<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六十七章 让他光棍着吧
    第二天,网上新闻争相报道。

    《摇滚界的震撼:离歌》

    《我是歌星再出精品歌曲:秦宝宝你这是要逆天吗》

    《离歌问世,或将成为摇滚界开派之作》

    《李学刚折戟沉沙,惨败新人之手》

    《音乐界鬼才,离歌作者是谁》

    《年度火热词汇:秦宝宝弟弟》

    uc:《李学刚听了流泪,观众听了沉默》

    早上八点半,秦泽站在马桶前,一边尿尿,一边和姐姐通话。

    “早料到我要火了,没想到这么火,手机叮叮咚咚的新闻推送,全是《我是歌星》,还有我名字呢。吓死宝宝了。”

    秦宝宝的声音压得很低,鬼鬼祟祟的。

    “妈呢?”秦泽问。

    “在做早餐,我躲到洗手间给你打的电话。爸在客厅看报纸。”

    “他们没发现什么吧。”秦泽不自觉的压低声音。

    “没有。”秦宝宝小声道:“我把家里的网线给剪了,爸妈保证上不了网。”

    秦宝宝和他有过一番讨论,总结出父母知晓真相的三个渠道:网络、电视、亲友。

    二老的手机里没有新闻app,手机渠道排除,母亲不会也不爱上网,老爷子倒是经常上网看财经新闻、股票。虽然他本人对娱乐圈毫无兴趣,但现在广告植入无处不在,财经网也会有广告新闻。所以秦宝宝去剪了网线,杜绝这一隐患。

    最大的难题是“亲友”,父母不关注娱乐圈,亲戚朋友总有人关注吧,在信息大爆炸的现在,女儿成大明星父母却一无所知,不可能。

    “亲戚家的几个同辈我都打过招呼了,他们不会去说,至于爸妈的朋友,我就没把握了。”秦宝宝小心翼翼的说着话。

    “瞒的过一时,瞒不过一世。这是迟早的事情,你要做好心里准备。”秦泽安慰,“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能成材,届时,木已成舟,老爷子再反对,你就用钞票狠狠摔他脸上。”

    “呸,你嫌我命太长?”秦宝宝脑补了那个画面,逗的咯咯直笑。

    秦泽忽然想起一事,沉着脸说:“秦宝宝,接盘侠是什么意思。”

    “啊?”秦宝宝语气茫然。

    “你回忆一下,是不是和子衿姐说过什么不该说的话。”秦泽阴测测道。

    “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秦宝宝装傻,并迅速结束话题:“哎呀,老妈叫我吃早饭,不说了,拜拜~”

    “喂喂......”

    秦泽喂了两声,手机传来盲音,她挂了。

    秦宝宝挂断电话,长长吐出一口气,旋即咬了咬银牙,气呼呼的给王子衿发去一段信息:“王子衿,你可以的,我说秦泽是接盘侠的事情你也告诉他了。咱们的革命友谊呢,咱们的姐妹之情呢,你给我等着,要是今晚我被他揍了,你也别想好过。”

    王子衿发来一个“疑问”的表情:“宝宝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别装傻。”秦宝宝回复“掀桌”的表情。

    “你是姐姐你还怕他?”王子衿“惊讶”的表情回复。

    秦宝宝“呵呵”回复:“他会把我按在沙发上打屁股,高中以后,我就没打赢过他。”

    王子衿发了一个“老子吓的小鱼干都掉了”的猫表情。

    这姐弟俩......

    秦宝宝回复“敲脑袋”的表情。

    王子衿:“谁让你说他坏话,接盘侠是贬义词。是男人都会生气。”

    她网上查了。

    “所以我只跟你说咯,我把你当闺蜜,你却出卖我。”

    “问题的重点是,有你这么说自己弟弟的吗。”王子衿无奈道:“好啦好啦,我错了,我之前不知道接盘侠的意思。”

    “秦泽要揍我的话,你得阻止。”

    秦宝宝最怕挨揍。

    “好吧。”

    餐桌上,秦宝宝眉飞色舞的与闺蜜聊天,她身边坐着秦妈,对面坐着一家之主。

    老爷子指头敲敲桌面,训斥道:“吃饭的时候,别玩手机。”

    秦宝宝撇撇嘴,乖乖把手机放一边。

    老妈笑道:“阿泽怎么不回来。”

    秦宝宝喝了一口热粥,咽下,应付着母亲的询问:“我高中同学来我那儿玩,秦泽留着陪她。”

    老妈来了兴趣:“男的女的。”

    “女的,我闺蜜,长的可漂亮了。”秦宝宝眯着眼笑,“阿泽一见人家,都走不动路了。”

    秦妈哦了一声,居然有几分失望。

    老爷子眉头一皱:“别老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太漂亮的女人也不一定适合做媳妇。”

    秦宝宝撒娇道:“妈,你看爸他......”

    老妈不满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哦,我女儿不漂亮?她是不是就嫁不出去了。”

    老爷子语塞。

    太漂亮的女人怕儿子驾驭不住,所以老爷子不喜欢太妖艳的女人,但,家里有一个妖艳的祸水闺女。

    “宝宝啊,妈给你说,今晚相亲的对象很优秀,是妈一个好朋友的远方亲戚,家世清白,人品也好,妈可满意了,你可不能像以前一样,象征性的见人家一面,就说看不上眼。你都二十五了,再拖下去,真成了三十岁的老姑娘。”

    秦宝宝心说,我大学毕业两年都不到,怎么就是老姑娘了。

    “知道了妈,你别唠叨啦,你儿子不一样没女朋友嘛。”

    “你这孩子,就不能好好听一听长辈的话。把你的终生大事安排好,妈才有心思给秦泽找媳妇。省的你们......长幼有序嘛,姐姐都没嫁出去,弟弟反倒先成家立业了?”秦妈孜孜不倦的教诲女儿,未了,忽然道:“对了,那个王子衿怎么样啊,改天带家里来看看。”

    秦宝宝一脸茫然。

    “你不是说阿泽喜欢人家嘛。”

    秦宝宝眉头轻轻一颤,急忙摆手:“嗨,我就随便说说,子衿她眼界可高了,看不上你儿子的。您别瞎操心了。秦泽就让他光混着吧。”

    一直沉默不语的老爷子忽然道:“宝宝,我问你。阿泽最近在家里都做些什么?”

    “整天宅在家里呗。”秦宝宝漫不经心。

    老爷子一拍桌子,怒道:“好好说话会不会,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敷衍了事,哪里学来的态度。”

    秦宝宝吓了一跳,她向来很怵老爷子。哭丧着脸:“爸,我每天上班,怎么知道他在干什么呀。晚上在家里看他经常上网看股票,也不知道捣鼓些什么。”

    “股票?”老爷子眉头一挑:“他有说什么嘛。”

    秦宝宝咬着筷子,眼睛朝天花板上看,回忆道:“唔......说股市要飞涨了......他要在股市里打捞一笔......说不能光看着老爹你得瑟,他也要赚大钱,把你比下去......大概就这些吧。”

    秦老爷子嘴角抽了抽,股市确实要飞涨了,不过寻常人还看不出来,能看出这点的,都是专业人士或者资深股民。秦泽却看出来了,老爷子又欣慰又惊喜。

    又问:“他有学俄语吗。”

    秦宝宝噗嗤一笑:“他英语都一团糟,还俄语......”被老爷子狠狠瞪了一眼,乖巧道:“我没看他学过。”

    老爷子皱着眉头沉吟,再问:“有看专业知识的书吗?”

    “大概有吧,厚厚几大本摆客厅里,不过没见他翻过。”

    另一边,秦泽提出今天去看电影,不过这次他学乖了,征得王子衿同意之前,他绝对不买电影票。

    王子衿在沪市没几个要好的朋友,她周末很闲,想了想,就答应秦泽的约会邀请。

    秦泽兴冲冲的掏出手机买电影票,把近期上映的电影给王子衿看,询问她的意见。

    忽然,他的手机响了,陌生来电。

    “喂,你好。”

    “秦泽?”

    电话那头的声音清冷悦耳。

    秦泽一愣,声音有点耳熟,想不起在哪儿听过。

    “是我,你是哪位。”

    “裴南曼。”

    对方直截了当的自报姓名。

    略一回忆,他立刻记起在外滩边闹过一场乌龙的熟女少妇。

    “裴姐,你好。”

    裴南曼淡淡道:“考虑的怎么样。”

    秦泽回应:“抱歉,我不准备入职你的安保公司。”

    裴南曼“嗯”了一声,似乎不意外,道:“找到工作了吗?”

    “没有。”

    “和你商量个事。”

    “你说。”

    “我家里有个小孩,比较闹心,学习成绩很不理想,请家教也没什么用,性子野,整天在学校惹事生非,暑假了又囔囔着想学跆拳道、搏击、格斗……”

    “可我没有做家教的经验。”秦泽懂了,“而且裴姐你手底下……人才这么多,教几手硬把式还不简单。”

    毕竟是开保安公司的。

    “财大毕业的高材生,又是理科生,足够了。我和他父亲有过约定,这件事我的人不好出面。正好你身手还不错,又能教他学习,又能投其所好。”裴南曼声音轻柔,有着少妇独有的软濡和知性:“一个星期保证十个小时的授课时间,一个小时我给你100元。一个暑假。”

    秦泽虽然不知道家教市场的收费标准,但心算一下,一个月大概4000左右,这样的家教收费不是没有,但肯定不是他一个大学生该有的薪酬待遇。

    “来不来?”

    秦泽向来是贫贱能移,威武能屈的孩子:“好。”

    三十万投股市,短时间内不会使用,姐姐的底薪又指望不上,家里财政枯竭好一阵子,做个兼职也不错。

    “给我地址,我让人来接你。”

    “不用了,还是你给我地址,我找过来吧。”

    “我中午有事,没时间等你,我让司机过来接你。”

    女王少妇说完,挂断电话。

    这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呐,就是不知道是否刚愎自用。秦泽感慨着,编辑短信,把地址发过去。

    “谁的电话?”王子衿好奇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