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十四章 没良心的坏东西
    “沿着江山起起伏伏温柔的曲线。”

    “放马爱的中原爱的北国和江南。”

    “面对冰刀雪剑风雨多情的陪伴。”

    “珍惜苍天赐给我的金色的华年。”

    “做人一地肝胆做人何惧艰险。”

    “豪情不变年复一年。”

    “做人有苦有甜善恶分开两边。”

    “都为梦中的明天。”

    “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

    “我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

    ............

    设备齐全的录音室,秦宝宝声嘶力竭的唱着,唱的嗓子嘶哑。但她声音柔媚磁性,唱不出歌曲中的激昂豪迈。用男人听了“微微一硬”的娇媚嗓音唱这种慷慨豪迈的歌,的确为难她了。

    秦宝宝唱了好几遍,依旧不满意,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微微喘息。

    负责调音的小伙子激动的站起来,啪啪鼓掌,隔着隔音玻璃朝秦宝宝竖起大拇指。

    “帮我删了吧。”秦宝宝意兴阑珊的走出录音室。

    回了她专属办公室,秦宝宝越想越气愤,越想越委屈,抓起手机就给弟弟发了信息:“老姐的新歌被人截胡了。”配了个“捶地大哭”的表情。

    左等右等,没等弟弟回复,秦宝宝又发了条信息,配“眼泪汪汪”的图片:“阿泽?”

    又等了好久,秦泽的信息姗姗来迟:“哦哦,在帮子衿姐做甜品。不说了,晚上再聊。”

    秦宝宝本来就憋屈、气愤,很想听弟弟的安慰,这下子,只觉一股无名怒火冲上心头,恨不得把桌上的物件统统扫落在地的那种。

    妈蛋,到底谁才是亲姐。

    秦宝宝伟岸的胸脯剧烈起伏,直接拨通秦泽号码,大声说:“秦泽你过来,我在公司等你,办公室b座2501。”

    电话那头,秦泽一脸懵逼的声音:“我去你公司干嘛呀,再说我还要做甜品......”

    秦宝宝带着哭腔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别废话,你快过来......”

    短暂沉默后,秦泽淡淡的“哦”了一声。

    他有点生气,姐姐太任性。

    下午三点半,秦泽来到星艺大厦,按照地址来到25楼,前台打秦宝宝电话确认后,放他进去。

    走在长长的廊道里,路过茶水间的时候,他听见两个女孩在窃窃私语:“听说公司本来给秦宝宝安排了一位写歌的老师,但被徐璐给截胡了。”

    “我也听说了,这下好啦,看她怎么在《我是歌星》舞台上出风头,我们都是同一届的艺人,凭什么她的待遇比我们高?”

    “哼哼,估计是跟哪个领导睡了吧,你看她长的那狐媚样儿,要说没领导睡她,我才不信。”

    “就算陪领导睡又怎样,徐璐可是一线诶,想要她的歌,她敢说不字?连个屁都不敢放。”

    “她都一个下午没出办公室了,不知道心里有多恨呢,哈哈哈。”

    “嘘,小声点,有人过来了。”

    秦泽如今耳目聪明,一字不漏的听在耳里,见微知著,顿时知晓秦宝宝遇到了什么事。

    秦泽按照门牌号找到办公室,推门而入,秦宝宝此时正端坐大椅,翘着修长二郎腿,左手置于小腹,右手端一杯浓茶。见他进来,秦宝宝放下茶杯,明眸中闪过一抹雀跃,喜滋滋道:“来啦。”

    秦泽冷笑不止:“挺大牌的啊,大明星召见我这个小老百姓过来,有何要事啊。”

    秦宝宝一贯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性子,咳嗽一声,淡淡道:“也没事,就是找你写首歌呗,有就快拿出来。”

    “没有。”秦泽转身就走,他是真的火,甜品做到一半,被她一个电话叫过来,现在要他的歌了?前天喷他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有现在?

    秦宝宝见他要走,顿时急了,踩着高跟鞋疾跑过来,抱住他捏门把手的右臂,气道:“你怎么这样,姐姐遇到大麻烦啦,你也不帮帮忙,走什么啊。”

    “某人前天还信誓旦旦的说,再也不用我写的破歌了,一扭头就忘了?”

    秦宝宝撇撇嘴:“小气鬼,我道歉行了吧,跟姐姐还有隔夜仇呀。”

    “嗯,我原谅你了。”秦泽点点头,“不过我真的没歌,抱歉啦,爱莫能助。”

    “不要这样嘛,让姐姐亲一下。”秦宝宝见道歉没用,立刻表示要亲秦泽,姐姐的套路。

    秦泽皱着眉头躲开姐姐的香吻,不耐烦道:“我还要回去给子衿姐做甜品,没事大老远把我叫来,神经病啊。”

    他凶了秦宝宝一句,甩开姐姐的手,拧开门,就要出去。

    临走前,回头看了一眼,秦泽呆住了。

    秦宝宝站在门口,泪流满面。

    秦泽顿时不知所措,姐姐虽然经常撒泼,嘴炮功夫不如秦泽,武斗也被处处压制,但韧性是很强的,吃了败仗,哼哼唧唧气一阵子,一转头,又恢复如初。基本没在他面前哭过,还哭的像只被抛弃的小猫。

    秦泽走回办公室,反身关上门,“你好端端哭什么。”

    门关上,秦宝宝像是没了顾忌,“哇”一声哭起来,哽咽道:“你走你走,我才不要你写的歌,我才不要,我们今天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

    “说什么昏话。”秦泽苦笑不得,“秦宝宝,你要这样我可真生气了,哦,就许你发脾气,我就没脾气?你那天嘲讽我太过了,当着子衿姐的面那么埋汰我,我不要面子的啊。现在一个电话把我喊来,就为了一首破歌?你新歌被人截胡了,你怪我啊?”

    姐姐前几天和他闹了小矛盾,当着王子衿的面儿毫不留情面嘲讽秦泽,搁在往日就算了,反正他们打嘴炮习惯了。可身边还有他心怀好感的王子衿,秦泽就觉得不能接受。秦宝宝也奇怪,逢着王子衿在旁边,就使劲埋汰弟弟,巴不得他是一条咸鱼。

    秦宝宝蹲在地上,哭花了脸:“你有脾气你走啊,别管我,你这个没良心的坏东西,姐姐对你这么好,你受点气就对我摆大老爷架子......呜呜呜......王子衿你才认识几天,就恨不得贴到她身上去......呜呜呜,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委屈,我的歌被人抢了,还不能闹脾气,得忍着,跟你说,你又不安慰我,就知道给子衿做甜品。”

    她越哭越伤心,上气不接下气,鼻涕眼泪一起流。

    秦泽软了语气:“好了啦,我错了,成不。别哭了,我帮写首歌,不,你要多少我有多少。”

    秦宝宝什么性子,你给三分颜色她就敢开染坊,越哄她,她哭的越凶,况且今天真受了委屈,弟弟又不爱她了,伤心的很。

    秦泽伸手去拽她,使了几次力,也没把她给拽起来,一张漂亮的脸蛋哭的一团糟,妆容都花了。

    无奈之下,他把姐姐横抱起来,放在办公桌上,抽出几张纸巾递给她,秦宝宝抓过纸巾,用力揩鼻涕擦眼泪,继续哭。

    秦泽忽然想起网上一个段子,说如何解决女人眼泪,网友们说,碰上一哭起来没完没了的女人,最简单的一个办法,二话不说丢在床上,操哭她。

    以毒攻毒,以哭止哭。

    秦泽当然不能做这么鬼畜的事情,操哭姐姐这种事,想想就好,啊......想都不能想。

    于是他只好默默递纸巾,什么话都不要说。一个殷勤递纸巾,一个不哭到天荒地老誓不罢休。整整折腾了半个小时,秦宝宝总算哭干眼泪,仍旧不罢休,抽抽噎噎,就是不肯停。

    “姐,我错了,真的。你别哭了。”秦泽叹了口气。

    你这样让我很尴尬。

    “你错什么了,你没错。”秦宝宝抽抽噎噎道。

    “姐姐不开心,就是我的错,是我这个做弟弟的没尽到爱护的责任,是我不走心,我失职,我该死。”

    秦泽哄姐姐向来很有一手的,见姐姐发泄的差不多,就展开糖衣炮弹攻势,反正怎么顺她心怎么说。无论多假都没关系,女人会自动当真。

    秦宝宝眼圈桃红,可怜巴巴道:“那我的歌呢?”

    “有有有,现在就给你写。”

    “真的有啊?”秦宝宝鼻子抽抽,神色一喜。

    她没想到秦泽竟然真的有歌,本来只是想和秦泽发发牢骚,宣泄一下心里的委屈,可秦泽爱答不理,还说给王子衿做甜点,她胸口就没来由的一阵憋闷,这才爆发小性子。

    秦宝宝如花似玉的俏脸刚刚扬起笑靥,猛地收住,瞪着红红的眼眶,气啾啾:“刚才不是说没有嘛,不是说没有嘛。”

    死掐秦泽的腰。

    秦泽嘴角一抽,还得忍着痛,赔笑道:“刚才是气话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成了吧。”

    秦宝宝吸了吸鼻子:“看你认错态度良好,暂且原谅你。”

    “你要什么歌?”秦泽问。

    秦宝宝一愣。

    “嗯?”秦泽看她。

    “你有好几首歌?”秦宝宝智商向来高绝,立刻听出秦泽的失言。

    “也没几首歌,就是怕和你的要求不符嘛。”秦泽补救。

    “情歌吧。”秦宝宝想了想,觉得情歌女王的称号还不错。

    “好,你把纸笔哪来,我帮你写......”秦泽忽然愣住了。

    脑海里,“叮,任务提示:帮秦宝宝拿到《我是歌星》节目总冠军,成功奖励积分500,失败扣除相应积分。”

    “怎么了。”秦宝宝见弟弟发愣,拉了拉他衣角。

    秦泽脸色不太好看,他现在的积分余额:378。任务奖励积分500,失败扣除500。也就是说,这一次他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一旦失败,积分负数,系统将自动脱离。他会变成植物人。

    game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