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四十四章 “情侣”一日游
    吃完秦泽的做的午饭,王子衿揉着微微发胀的肚皮,她本该食欲很差,每次来大姨妈,整个人蔫了吧唧,食欲不振。可秦泽的厨艺让她一改往日的颓废,吃了两大碗饭。人都精神起来了。

    一边在心里埋怨秦泽做菜太好吃,一边羡慕秦宝宝有个“专用大厨”。

    饭后,王子衿和秦泽出去散步,秦泽指着路边随处可见的共享单车,提议道:“我们骑车逛街吧。”

    王子衿顿时意动,时隔多年,她很久没在沪市游玩。

    “这种车子怎么用?”

    “你用手机扫描二维码,下载app,支付定金,就可以骑啦。每次收费一元。”秦泽说:“共享单车很流行的,许多上班族的钟爱。每天早上骑着它去地铁站,我偶尔也会骑单车去学校。”

    王子衿咬了咬,摇头:“要不算了吧,我没钱。”

    秦泽无语:“你真的假的?一百块都没有?”

    王子衿可怜兮兮的点头。

    秦泽心里是不太相信的,但也不至于去追问,这么点情商总有的。

    “我发个红包给你。”秦泽说。

    王子衿想说,你骑车载我吧。眼波流转,瞧见共享单车真的就是单车,没有安置载人座椅。抿了抿嘴:“好吧,等我有钱了还你。”

    他们两人骑着车,漫无目的在大城市的街道游荡,秦泽考虑到她大姨妈探亲,刻意放缓速度。以至于他们骑了一个多小时,才到浦东。

    两人都是一身汗,停在路边喝水。

    沪市做为全国最大的金融中心,浦东就是这座金融中心的核心。而陆家嘴是浦东的核心。东方明珠塔就在这里,秦泽小学的时候,学校还组织过东方明珠塔春游活动。当年它是这座城市的招牌建筑,如今它已经过气了。08年环球金融中心竣工,取代了它在sh的地位。外地人来sh旅游,东方明珠塔是必选项目,但本地人是不稀罕来的。

    王子衿指着现如今的sh第一高楼,雀跃道:“那座楼是什么?以前我在沪市上高中的时候,它都不存在。”

    “sh中心大厦。”秦泽眯着眼,眺望睥睨无双的高楼,“16年建成的,那时候秦宝宝还在国开行大厦上班,我来过几次,每天一个样,建的可快了。现在它才是sh第一高楼,世界排名第二。”

    sh中心大厦是sh的第一高楼,跟金茂、环球金融中心呈三足鼎立之态屹于陆家嘴,非常具有现代感和时尚气息。

    王子衿兴奋的点点头:“我们进去看看?”

    秦泽犹豫道:“要门票,很贵的。”

    王子衿歪着脑袋,漆黑眸子一瞬不瞬看着他。

    秦泽嘴角抽了抽:“好吧,我也没去过,就当是开开眼界了,sh最高观光平台嘛。”

    去年中心大厦建成后,秦宝宝曾经拉着他来玩过,不过那时候只接受内部测验的观光票,不对外开放。后来年底又来过一次,人山人海,看不见尽头的队形让姐弟俩头皮发麻,就一直没玩成。

    王子衿绽放出璀璨笑靥。

    即便不是休息日,中心大厦的旅客也是多的令人发指,秦泽排队起码半个小时,总算买到观光票。

    坐下宽敞豪华的电梯,速度达18米/秒,一分钟不到,抵达561米高度的第121层观光厅。哗啦啦的涌出电梯,王子衿小声在秦泽耳边道:“工作人员的英语真蹩脚。”

    “比我好多了。”秦泽哈哈一笑。

    接下来,两人便被眼前雄壮的景色震惊,整个pdx区尽收眼底,黄浦江静谧流淌,船舶川流不息。金茂、环球金融中心、东方明珠塔都被踩在脚底下,以往高不可攀的摩天大楼仿佛纸糊的玩具,延伸到视线尽头。

    王子衿兴奋的拍照,拉着秦泽的一起自拍。两人脑袋靠在一起,笑容灿烂。

    王子衿拉着秦泽走到玻璃幕墙边,身下就是五百多米高空。发现秦泽脸色僵硬,腿有点颤抖,眨眨眼:“你有恐高症?”

    秦泽僵着脸,点头。

    王姐姐顿时笑的前俯后仰。

    王子衿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不理睬某人悲愤的眼光,轻声道:“我想听你唱《向天再借五百年》。”

    秦泽没好气道:“没心情。”

    王子衿抿嘴轻笑:“拉着姐姐的手。”

    于是秦泽握住她柔软小手,战战兢兢贴近玻璃幕墙。

    “唱吧。”

    秦泽略带颤抖的声音,唱完一首《向天再借五百年》。

    王子衿又开始笑。

    随后,他们到科技馆体验了一遍免费vr,游戏类型单一,只有“高空独木桥”。就是从几百米的高楼里伸出一根独木桥,人走在上面,可以体验“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惊险刺激感。有恐高症的秦泽死活不体验,王子衿没玩过vr游戏,兴致勃勃的戴上游戏眼镜,走在一根木板上,秦泽站在一边看着。

    从旁观的角度来看,其实是一根平平无奇的木板,但在体验者眼中,脚下是几百米高空。3d效果格外逼真。

    王子衿走独木桥似的战战兢兢,明明是平地,她却东摇西晃,好像随时都会摔倒。慢慢吞吞走到木板中央,然后她小心翼翼跪伏下来,顺着木板往前爬,秦泽瞅了眼显示屏,此时的王子衿正在缓缓爬向木板的尽头,尽头下方是几百米高空,云雾缭绕,街道高远。

    秦泽蔫儿坏,在她恰恰爬到尽头时,从后面推了一把。王子衿顿时从木板上滚了出去。这姑娘发出一声穿金裂石的尖叫,蜷缩着身体,一动不敢动,只顾着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

    在她的视野里,自己正从几百米的高空直线下坠。

    “哈哈哈......”

    周围的人笑了起来。

    秦泽笑的前俯后仰。

    工作人员走过来帮王子衿摘去vr眼镜,脸上洋溢着打趣的笑容。

    “秦泽你太坏了啊。”王子衿这么个端庄大方的姑娘,追着秦泽一路打,从121层追到119层。

    “我错了我错了......”秦泽求饶,站着不动给她狠狠掐了几把。

    “宝宝说的太对了,你就是个坏胚。”

    “你不是不恐高嘛,哈哈哈......”

    “那也不能把我,把我从楼上推下去呀。吓死人了。”王子衿回忆刚才的惊险体验,心有余悸,眼角含泪,又掐了秦泽几把,把他的胳膊都掐青了。

    尽管手臂淤青了,秦泽仍然要暗赞一声王子衿的好脾气,换成秦宝宝,这会儿保准一边哭一边和他真人pk。

    忘了说,秦宝宝也有恐高症。

    “哼!”王子衿瞪眼:“惩罚你请客,我想喝咖啡。”

    119层有一家西餐馆,两人点了三十元一杯的咖啡,坐在玻璃幕墙边,喝着咖啡,欣赏辽阔壮观的景色。

    “是不是有种大难不死的感觉?”秦泽笑嘻嘻道。

    “你还说。”王子衿抿了口咖啡,愤愤不平。

    “这叫做合理发泄,有心事别总憋在心里。对身体不好,会得抑郁症。”

    “你怎么知道我有心事。”王子衿眯眼。

    “你平白无故来sh投靠秦宝宝,还一分钱都没有,纸巾姐,你是有故事的女人呐。”

    王子衿扶额:“是子衿,不是纸巾,你们sh人分不清平舌音翘舌音的嘛?宝宝就是因为分不清,才给我取了个“纸巾”的绰号。”

    “诶,说对了,”秦泽点点头:“整个沿海地区的口音都这样,尤其zj,完全没有平舌音和翘舌音的区分。不过我们自己是习惯了。”

    “姐姐跟你透个底,”王子衿故作神秘道:“我是离家出走的。”

    “秦宝宝离家出走我相信,你嘛,不像。”

    “我家里逼着我嫁人,就是那种万恶的包办婚姻,我当然不答应啊,就和家里大吵了一架,收拾东西出来了。”王子衿语气有些低沉:“他们就把我信用卡、银行卡都冻结啦。”

    “等等等等。”秦泽摸着下巴:“你家里人给你包办婚姻,你不同意,他们就冻结你的经济......纸巾姐,你确定你说的不是小说里的桥段?”

    王子衿郁闷道:“真的啦。”

    “别逗,都什么年代了,还包办婚姻。包办婚姻就算了,凭什么冻结你的信用卡银行卡,哦,银行是你家开的啊,你家里说冻结......”秦泽悚然一惊。

    王子衿“嗯”了一声:“我太爷打过抗战,我爷爷打过解放战争。我爸是当官的,冻结我银行卡信用卡,还不是他一个电话的事。他就是想用下三滥的法子逼我就范,想的美。”

    秦泽咽了口唾沫:“你家,是不是住bj的四合院?”

    王子衿点点头:“小时候是住在那里,不过现在不是了,住......”

    秦泽再吞唾沫:“中南海?”

    “什么啊,”王子衿好笑的看了他一眼:“我爷爷还是住在四合院里,老人家嘛,恋旧。我们早搬出去自己住了。”

    秦泽差点就要跪下来说:女侠,请收下我的膝盖。

    “子衿姐......我这么叫你没事吧,不算冒犯吧。秦宝宝知道吗。”

    王子衿托着腮帮:“应该心里有数,我爹在沪市当市长的时候,我就来这边读高中咯。她知道的,不过她没详细问,我也没说。”

    秦泽感觉脑门上一颗惊雷砸下来,眼前的这个姐姐是货真价实根正苗红的红二代。

    天了噜!

    “纸巾姐,你们京城,是不是有什么京城四少啊什么的。”

    “噗......”王子衿差点一口咖啡吐他脸上,笑的直咳嗽:“秦泽,你小说看多啦?”

    “难看不是?”

    “是是是。还有京城四大美人,十大家族,三大古武门派,如今呢,正好有一位不知来路传承不明的年轻人横空出世,在京城耀武扬威,打了京城四少的脸,挑翻了三大古武门派,十大家族有的恨他入骨,有的想尽办法要招揽他。四大美人都被他收入后宫,夜夜笙歌。总之局势一片混乱,暗流汹涌,我这种风暴边缘化的小丫头,吓的胆战心惊,跑来沪市避避风头。”

    秦泽心有余悸:“原来京城如此混乱。”

    王子衿笑的滑到桌子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