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十九章 八块腹肌的奇男子
    秦泽淋浴出来,光着膀子,穿一条大裤衩,身躯矫健略显消瘦,没有多余的赘肉,腹肌已然成型,他这半个月的艰苦锻炼,把本来就不多的赘肉磨去。

    秦宝宝兴致勃勃欣赏弟弟的身材,啧啧连声,说违心话道:“有几块肉了不起?炫给谁看呢。”

    目光流连,看了又看。

    就像男人蹲食堂品评这个妹子腿长,那个妹子腰细。女人同样会欣赏男人的身材。

    秦泽憋着气,让八块腹肌愈发明显,得意道:“炫给你看的,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秦宝宝故作茫然:“什么约定,我们有做过约定?”

    “妈蛋,就知道你要赖账。”秦泽翻白眼,一边擦头发,一边往房间走。

    王子衿笑着问:“宝宝,什么约定?”

    秦宝宝撇嘴,低声道:“我和他打赌,他要是练出腹肌,我就做饭一个月。但我分分钟能赖掉,他还拿我没办法。”

    “你们姐弟俩真有意思。”王子衿笑的欢快,旋即嫉妒道:“好身材是不是你们家的遗传?你和秦泽身材都这么好。”

    “你也很好啊。”秦宝宝嚼着油条。

    “我特别长肉,不锻炼的话,一个月能重五斤,真羡慕吃不胖的人。”

    秦泽和两个姐姐吃完饭,时间是八点半,他见秦宝宝仍旧穿着睡衣,拖鞋,巍然不动的模样,问道:“今天是周末?”

    “不是,星期五。”秦宝宝答道。

    “那你还不去上班?瞧瞧都几点了。”秦泽立刻提醒,督促姐姐赶紧准备上班,这些年又当弟弟又当爹。他要是不管秦宝宝,她能一觉睡到中午。

    “不急,”秦宝宝霸气的挥挥手:“吃完了,我们来谈点事儿。”

    姐姐难得这么严肃。

    “什么事。”秦泽问。

    秦宝宝把手机递过来,屏幕上有一条资讯:《我是歌星》第二季开播时间,2017年7月13号。

    “so?”

    “没悟性,活该一辈子没出息。”秦宝宝抛来一个娇媚的白眼:“我说过要参加第二季节目的吧,节目里参赛的都是小歌星,但对姐姐来说是货真价实的大佬,我一个新人,怎么跟歌星斗?”

    秦泽挥手就给了姐姐一记手刀,砍在她脑瓜上,不耐烦道:“md,你有话就说,磨磨唧唧。”

    秦宝宝破天荒的没跟弟弟厮打,撅着嘴:“所以我主打的宣传是“原创”嘛,我向公司承诺,自己作曲自己写歌,公司决定倾斜资源捧我。既然要写歌,灵感很重要,迟到什么的也就不重要啦。”

    “你真是作死。”秦泽捂脸:“哎,秦宝宝,你说你哪来的自信啊,什么海口都敢夸。”

    秦宝宝眯着眼睛笑:“不是还有你嘛。再说了,也不是全都得我自己写,毕竟再有才华的歌手,也做不到量产。公司的意思,是看我参赛后情况来定,如果收获大把大把人气,就给我安排作曲人,当然,对外宣布还是我写的。”

    “那你慢慢创作。”秦泽听后,耸耸肩,起身往房间走。

    秦宝宝一把拽住他,“你今天就把那首歌写出来。”

    王子衿听了半晌,此时插嘴道:“隐形的翅膀?嗯嗯,那首歌很好听。”

    秦宝宝扭头道:“不是那首,他还有一首半成品的歌,可好听啦。”

    王子衿顿时眸子亮晶晶。

    秦泽本想拒绝,因为他没兑换那首歌,系统有规定,试听的歌曲,不能以任何形式,任何理由传播。而一首歌大概三十点积分。

    “叮!主线任务,人前显圣(4/15):帮秦宝宝补完《传奇》。成功奖励积分70点,失败扣除相应积分。”

    “好少。”

    秦泽暗自嘀咕一声,不为任务突兀出现而惊讶,系统说了,任务的出现,取决于宿主内心的欲求。这次任务,应该是来自秦泽想在美女面前装逼的欲求。

    美女不是指秦宝宝,而是王子衿。

    秦宝宝这种穿开裆裤就认识的女人,秦泽半点都没有要装逼的欲求。

    “拿纸笔。”秦泽摆架子,指使姐姐。

    秦宝宝屁颠颠跑房间里,找出纸笔。

    秦泽在空白纸上刷刷刷写着歌词,还带现场创曲,画五线谱,标注音符。唬的秦宝宝和王子衿一愣一愣,都瞧傻了。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秦宝宝参照曲谱,唱的磕磕绊绊。加入星艺娱乐的半个多月,她受过专业的训练和学习,如今曲谱也能看个半懂了。

    “我唱一遍给你听。”秦泽压了压手,示意姐姐安静,等两个大美人投来亮晶晶的目光,咳嗽一声,正襟危坐,提气,放开歌喉:“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

    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

    想你时你在天边

    想你时你在眼前

    想你时你在脑海

    想你时你在心田

    ............”

    清朗低沉的声音缓缓飘荡在大厅,让人听着就感觉一股淡淡的惆怅与深情。秦泽的唱功还是不错的,关键是声音好听,气息绵长,很适合唱歌。秦宝宝早非吴下阿蒙,对比曲谱,能听出他几处细节上的失误,但无妨碍她惊喜,不是弟弟的歌声,而是这首歌,太tm好听了。

    王子衿啪啪啪鼓掌。

    秦宝宝笑逐颜开,下意识就想如往常般,亲弟弟几口,考虑到身边多了个外人,改为“笑摸狗头”,夸奖道:“姐没白疼你。”

    “叮,任务完成,奖励七十点积分。”

    秦宝宝喜得神曲,斗志昂扬上班去了,顺手带走了曲谱,说要请公司专业的队伍录伴奏。

    家里就剩下秦泽和王子衿。

    秦泽专注于他的股票大计,怀抱儿时“彼可取而代之”的梦想。王子衿坐在沙发另一头,戴着耳机,追电视剧。不知何时,秦泽从屏幕挪开目光,伸手去拿茶杯之时,发现王子衿坐在他身边,关注着电脑,不知她坐了多久。

    “最近股市挺火的。”王子衿率先开口。

    “因为有咱们伟大的政府在推动嘛,14年的牛市后,大盘指数半死不活走了三年,17年年初,突然峰回路转,半年时间,大盘指数上涨百分之五十,只要稍微关注一下新闻,就能发现,新闻说什么行业好,什么行业的股就稳涨。傻子都知道是那只幕后黑手在推动。”秦泽笑着说:“这些都是我家老爷子说的,我借花献佛,说错了,你别笑。”

    王子衿翘了翘嘴角:“你打算趁机捞一笔?”

    “有这个想法,可惜没钱。”秦泽笑呵呵:“王大小姐,要不你投资点?”

    王子衿可怜兮兮道:“哪是什么大小姐,我也穷的叮当响,都来投靠你们姐弟啦。”

    秦泽笑了笑。

    “宝宝老跟我抱怨没钱没钱,该不是变相的赶我走吧。”王子衿问。

    “秦宝宝要是不想你住进来,她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来沪市前打消念头。我们是真的没钱,她这个人你不了解?赚多少花多少,工作稳定的时候,情况还好。可她放着大好的前程不要,非辞职当艺人。每个月工资三千块,可惨了。”

    “所以啊,为了脱贫致富,你要好好帮你姐。”

    秦泽一愣,恍然大悟,“子衿姐,你说了半天,原来是挖坑让我跳。变着法子说服我支持她。”

    “是啊是啊。”王子衿被揭穿小心思,一点都不尴尬,顺着话题:“你看,你会作词作曲,宝宝长的漂亮,唱歌好听,妥妥的黄金搭档。可你干嘛这么抵触她走娱乐圈呢。”

    “不是我抵触,是我家抵触。所以我跟着抵触,叫做政治正确。”秦泽有利用姐姐做马前卒的打算,同时也忌惮老爷子知晓真相后的雷霆怒火,他自己也是进退两难,犹豫不决。

    “再说,娱乐圈水多深啊,潜规则各种各样,小明星想出头,得一路睡上去。尼玛,秦宝宝这姿色,不出两年,保准成黑木耳。”

    “去,”王子衿打了秦泽一下,半嗔半怒:“有你这么说自己姐姐的?”

    晚上七点,秦宝宝一个电话打过来:“秦泽,晚上别烧了,我们唱k去。”

    “唱你妹的k啊,”秦泽没好气道:“你知道我不喜欢去那种地方。”

    “我没妹,我只有弟,”秦宝宝道:“我也不喜欢去,但陈青虹和张雅死活要我去,估摸着又要介绍男朋友啦。我一个人不想去,你陪我,顺便把子衿也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