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十八章 “闺蜜弟弟暗恋我”和“姐姐闺蜜爱上我”
    次日,六点。

    暑假后,秦泽把早起锻炼的时间表,从五点半推迟到六点,生活节奏没必要那么迅速。

    洗手间,哗啦啦的水声,还有刷牙的声音,门半掩。

    秦泽猜都不用猜,里头的是王子衿,秦宝宝属于能和被子多缠绵一秒是一秒的懒货,并振振有词:女人睡眠不足容易老。

    他在客厅里坐着,调出积分兑换商城,翻开各种分类。

    他现在的积分:400点。

    不多不少,兑换一些小技能可以,但兑换某一系统的技能,就显得不够用。比如炒股,炒股是门大学问,大抵分“技术分析”和“基本面分析”,对知识的覆盖要求很广,涉及很多行业的知识。因此积分兑换商城里不存在炒股技能的兑换。

    有人说中国的股市不存在技术分析这种东西,有道理但不全对。股市是一场博弈,庄家用尽手段吃散户,吃同级对手,散户想尽办法从庄家牙缝里抢食物。但散户永远不可能是庄家的对手,举个例子,庄家可以买通资讯,宣传利好消息,吸引散户进盘,然后高价抛出手里的股票,那些陷进去的散户被称为接盘侠。

    此外,还有一只看不见的幕后黑手在操纵股市,幕后黑手是无敌的,它纵横股市,大捞特捞,在它面前,任何机构都是散户。

    今年六月,幕后黑手又开始行动了,不愠不火的股市在短短一个月内,上升了几百指数。

    因此秦泽开始关注股市,希冀跟在幕后黑手屁股后面吃点汤,当然也做好被幕后黑手坑的准备。

    秦泽对股市有一种特殊的情怀,秦家曾经有过一段“艰难期”,沪市本地人视为命根子的房子都卖了一套。后来老爷子在股市纵横捭阖,赚了一桶金,才让家里渡过难关。老妈和姐姐崇拜死老爷子了。

    秦泽那段时间正好在读史,看着被家里俩女人崇拜的老爹,想起项羽见秦始皇出巡说过的话:彼可取而代之。

    王子衿从洗手间出来,瞧见秦泽坐在沙发上发愣,她也愣了愣,笑着打招呼:“起这么早?”

    “早起锻炼身体,见子衿姐在洗脸刷牙,就坐着等等。”

    “你也出去跑步?”

    “也?”

    秦泽和王子衿相视一笑:“一起去。”

    秦泽领着王子衿往附近公园小跑而去,六点半,天色大亮,车辆飞驰,早起上班的人已经出门了。

    王子衿穿着白色运动服,黑长直扎成马尾,活力四射,脖子搭着一条毛巾。

    秦泽一身价值百元的廉价运动服,商城促销活动时,秦宝宝顺手给他买的。

    “我们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秦泽扭头,笑道。

    王子衿眼波凝视他,眨了眨,好奇到:“为什么呀?”

    “因为七点半后,公园是广场舞大妈的地盘。”

    王子衿哑然失笑。

    五分钟后,他们跑进公园,沿着蜿蜒石板小路,慢跑。

    半小时后,秦泽停下脚步。

    王子衿随着他停下来,歪着头,好笑道:“不行啦?”

    秦泽笑了,他想起一个梗:男人不能说不行,不行也得行。

    当然,这种老土又低俗的话他不会说,说出来会在女生心里减分,但偏偏就有很多不成熟的男人,总喜欢在女生面前装逼,显得自己特立独行。其实,根据秦泽丰厚的理论知识得出结论,千万不要在女生面前轻易装逼,因为容易成煞笔。

    于是秦泽摇头笑道:“我留半个时辰练拳。”

    练拳?

    王子衿狐疑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哦”一声,“那我自己跑。”

    秦泽目视她缓缓跑远的背影,摸摸鼻子,好像似乎......不经意间装逼失败成煞笔了。

    他退到一边的草坪,闭上眼,脊椎微躬,双腿打开,身随气走,气随意走。

    双手环抱丹田,大圆覆小圆,不多时,便感觉一股热流从丹田窜起,跟随他的肢体动作,流向四肢百骸。有点类似传说中“搬运周天”的感觉。

    系统说,能量修炼手册,每天锻炼一个小时就够,多了也没益处。道理就像读书学习,埋头苦读未必就好,人的学习能力、锻炼能力,是有极限的。

    秦泽再次被广场舞大妈动感十足的音乐声惊扰,睁眼眼,双眸明亮清澈,神话内敛。

    石板路上,王子衿俏生生站着,好奇又讶然的眼神,正打量他。

    “太极拳?内家拳?”王子衿问道。

    秦泽沉吟片刻:“算是内家拳吧,不是太极,严格来说,不是任何流派,是我自己瞎捣鼓。”

    “我不信。”王子衿很不给面子的说。

    “我小时候肠胃不好,一运动,就吐啊吐的,后来听说练拳养身,就自己上网研究各种内家拳,七拼八凑,自创了这种拳法。别说,效果还真好,再也没吐过了。”

    “我肠胃也不好,”王子衿眸子亮晶晶:“你能教我吗。”

    “那不行,得交学费。”

    王子衿可怜兮兮道:“我没钱。”

    “那就不教了。”秦泽一口拒绝,能量修炼手册,需要系统来引导气感,旁人学了招式,也徒劳无功。

    “好吧。”王子衿惋惜道,笑容不减,不因此而生气。

    秦泽很欣赏她,这位姐姐落落大方,情商高,相处起来令人如沐春风。换成秦宝宝,就要撒泼打滚了。秦宝宝的行事准则:弟弟的东西就是姐姐的,姐姐的东西还是姐姐的。

    秦泽和王子衿结伴返回,绕过“翩翩起舞”的大妈们,王子衿香汗淋漓,不停出汗,毛巾擦了又擦,鬓发贴着脸颊,脸蛋酡红,娇媚动人。

    “秦泽,听宝宝说你现在实习了是吧。”

    “嗯。实习一年,然后毕业。”

    “投简历了吗?”

    “没有,暂时没想实习,待家里休息。”

    王子衿抿着嘴,笑道:“宝宝说你懒散,我还不信,觉得一个又会写歌,做菜又好吃的人,怎么可能懒散。现在我信了,但我觉得宝宝说的不对,你不是懒散,是......缺乏动力。”

    秦泽噗嗤一笑:“你干脆说我不思进取得了,不必这么委婉。”

    王子衿咯咯笑道:“给你留点面子嘛。”

    “其实吧,我从小就普普通通,不像秦宝宝,成绩优异,每次家长会,我家老爷子都面上有光。所以老爷子常常对我说:你要是有宝宝一半聪明,我做梦都会笑醒。我也觉得自己很一般,没什么出彩的,是个庸人,庸人就该有庸人的生活方式,出风头这种事,跟我没关系。我只要安安分分,就够了。反正大家都觉得我平庸,不会在我身上寄予厚望。”秦泽笑着说。

    王子衿颔首,面带微笑。

    秦泽看了她一眼:“这个时候,你不应该深情的鼓励我夸奖我么,趁机打开我的心扉,“闺蜜弟弟暗恋我”这种情节多有意思。”

    王子衿被他逗的咯咯大笑,花枝乱颤。

    她嘴角含笑,眼神带嗔:“我和你又不熟。”

    秦泽哈哈一下,眼角瞥见身后一辆电瓶车飞速驶来,直撞王子衿而去。

    “小心。”

    他手掌往王子衿肩膀一搭,另一只手顺势搂过小腰,猛地发力,王子衿一头撞进他怀里。

    电瓶车飞驰而过,仍然擦到了王子衿小腿。疼的她低吟一声。

    骑电瓶车的家伙转头看了看,发现没出大事,头一转,扬长而去。

    “赶着投胎啊,小赤佬。”秦泽朝他背影怒骂。

    大城市生活节奏快,赶着上班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也不能横冲直撞,害人害己。

    沪市地铁建成这么多年,经常出现意外事故,都是因为赶时间、人挤人造成的。后来在月台增设安全护栏、玻璃门,情况才好起来。

    扶着王子衿在路边坐下,秦泽挽起她的裤管,白嫩嫩的小腿,刮破了皮,渗出殷虹血迹。

    秦泽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涂点碘酒,三五天就愈合了。”说完,骂道:“他要是把你撞伤了,看我怎么揍他。”

    王子衿轻轻拉下裤管,笑吟吟道:“闺蜜弟弟还没暗恋我,你就想着让“姐姐闺蜜爱上我”了?”

    “这都被你看穿了。”秦泽嘿嘿道,心里对王子衿的认识又上了一层,大方、得体、自来熟,不扭捏,不过分矜持,开得起玩笑。

    为什么说不过分矜持,而不是不矜持,矜持还是有的,她不给秦泽碰她的小腿。

    秦泽绕路帮王子衿买了一瓶碘酒,王子衿自己付的钱,没给秦泽机会。早餐店买了小笼包、豆浆、油条,回到家,秦宝宝已经起床,见到两人联袂回来,半审视半疑惑:“你们俩干嘛去了。”

    “跑步。”王子衿笑着把早点放在桌上,转头进洗手间淋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