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十四章 误会
    病房的气氛诡异的一静。

    秦泽一头雾水,心说有什么问题吗?李教授您一脸懵逼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你说数模做好了?”李教授不敢置信。

    “好了,我给带来了,您看看?”

    “你爸不是没空吗,这几天都在忙。”

    我爸有没有空,有关系么。

    秦泽回应:“啊,我爸是挺忙的。”

    “那数模......”

    “我做的。”秦泽笑容满面。

    又有装逼的机会了。

    李教授一听,好不容易生起的希冀,瞬间破灭,勉强一笑:“你有心了,不过我已经答应赔偿了,不过你放心,该给你的工资,我还是会给你。”

    李教授妻子胳膊肘碰了碰他。

    秦泽忙说:“李教授,我真的做好了。”

    李教授侧头,朝女人道:“苏总,我这就给你汇款。”

    女人瞥了眼秦泽,道:“拿出来看看。”

    秦泽摸不准她的身份,朝李教授投去眼神。

    李教授有种“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的洒脱,“那就看看吧。”

    秦泽打开电脑,电脑没关,处于待机状态,屏幕几秒后亮起,他插入u盘,点开,然后把电脑推给李教授。

    李教授本来不报什么希望,直接拉到最后一页,看了一眼最终算式。紧着,他就眼珠子瞪的滚圆,死死盯着那道算式。

    女人问道:“有没有问题?”

    李教授不答,颤抖着左手操纵鼠标,查看住院之后的数模内容,一遍遍在心里推演,心情也由翻江倒海的激动转为平静。

    “没问题,完美答卷。”李教授大笑道。

    老秦果然够朋友,不枉多年的同事之谊。

    至于秦泽说“我做的”这种话,谁信谁傻子。

    女人诧异的挑了挑眉头,“好,我验证一下。”

    她接过电脑,登陆自己邮箱,把u盘里的数模文件,通过自己的邮箱传输出去,掏出手机拨通电话:“小徐,让投资部的人测验一下。”

    女人挂断电话:“稍等,十分钟。”

    十分钟后,女人电话响了,她接通后,点点头,一改冷淡表情,浅笑道:“李教授,数模没问题,感谢您的帮助,合作愉快。”

    变脸可真快!

    李教授妻子翻了个白眼,脸上笑逐颜开,结结实实松了一口气。

    “酬金会在五分钟后打入您账户,请注意查收。”女人说完,把文件、合同等物品收入公文包,踩着高跟鞋离开。

    “秦泽,真的谢谢你,谢谢你了。”李教授的妻子感激的说。

    秦泽摆摆手,心说,别忘了给我钱就行。

    他收到系统提示声,任务完成,积分到账。

    解决了心头大石,李教授气色都好了,笑容满面:“秦泽,等我伤好了之后,请你和老秦吃个饭,对了,你的银行卡账户是多少,回头我把工资打给你。”

    “支付宝转账吧,就我手机号码。”秦泽有些受不了夫妻俩的热情,说了几句话,告辞走人。

    早上十点,老爷子给学生们讲考试的重点内容,直到下课,他踩着铃声走出课堂。裤兜里手机铃声响了。来电显示:李成仁。

    电话一接通,李教授感激不尽的致谢声滔滔不绝:“老秦啊,多亏了你,哥哥欠你一个大人情,你知道我儿子年底要结婚,婚房的首付没攒够,可没想到出了这么档子的事,要不是你仗义,哎......”

    “你都这么忙了,我还麻烦你,挺不好意思的。等我出院了,再请你吃饭。这个恩,太大了......”

    老爷子不得不打断他,“老李,你说什么呢,什么恩情,什么麻烦我。”

    “哈哈!”李教授爽朗一笑:“你跟我还讲究,就是数模的事啊,秦泽前几天接手过去的,今天我都做好违约赔偿的准备。要不是你啊,我老婆非得闹得不可开交。”

    “数模?我没帮忙啊,你误会了吧。”

    “嗨,你别闹,不是你做的,难不成还是秦泽独立完成的?我前前后后弄了一个多月的东西,专业性和复杂性,即便普通老师都搞不定。我理解你,不想让我觉得欠你人情是吧。”

    老爷子顿住脚步,瞪大眼睛:“你是说,你的建模已经完成了,是秦泽做的?”

    “什么叫“是秦泽做的”,不是你做的吗?”

    “可我真不知道。”

    “......”

    片刻后,老爷子和李教授齐声道:“秦泽做的?”

    我的儿子不可能这么厉害。

    秦宝宝下班回家,掏出钥匙打开家门,就闻到浓郁的香味从厨房飘进来。

    熟悉的香味一下子勾动她肚子里的馋虫,秦宝宝最爱吃小鸡炖蘑菇,并且痴心不改,怎么也吃不腻。

    她高跟鞋都没换,啪嗒啪嗒小跑进厨房,看见弟弟忙碌的身影,挥舞锅铲炒菜,砂锅里煲着小鸡炖蘑菇。狠狠咽了咽口水,“小泽子,本宫回来了,赶紧好酒好肉端上来。”

    秦泽头也不回,谄媚道:“皇后娘娘稍等片刻。”

    秦宝宝换了高跟鞋,盘腿坐在沙发上,打开客厅的液晶电视,一边看新闻一边等着吃饭。

    秦泽做好饭菜,就要往饭桌上摆。秦宝宝指着玻璃茶几,囔囔道:“放这里放这里。”

    于是姐弟俩就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搁在家里绝对不能这么随便,老爷子的规矩,吃饭只能在饭桌上。秦泽小时候非常讨厌吃晚饭,因为晚饭时间往往与动画片播出时间重叠,每次吃饭都得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乖坐板凳。久而久之,反而锻炼出超强的意志力。

    晚餐比较简单,荤菜小鸡炖蘑菇,两碟素菜:干煸四季豆、蒜泥白菜。秦宝宝基本不吃饭,下筷如飞,光顾着吃钟爱的小鸡炖蘑菇,一边烫的哇哇叫,一边往不停往嘴里塞。

    秦宝宝看的是某部重播的音乐类综艺节目,灯光交替的舞台,哥特风格时装的导师,选手在台上尽情高歌,台下挥舞着海浪般的荧光棒。这是时下最火的一档综艺节目,名字似乎是《我是歌星》。

    秦宝宝腮帮鼓鼓,声音含糊:“看,这就是姐暑假要参加的选秀节目,老弟,你等着姐一鸣惊人一飞冲天吧。”

    秦泽虽然不太关注综艺节目,但《我是歌星》第二季在暑期开录,这几天新闻铺天盖地的推广,他想不知道都难。

    “参加节目的歌手底子都很扎实啊,你行不行。”秦泽质疑。

    “看不起姐是不是。”秦宝宝怒瞪弟弟。

    秦泽提醒道:“你要做好东窗事发的准备,迎接老爸老妈的怒火。”

    “闯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说啦。”秦宝宝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秦泽一看姐姐飘忽的眼神,心里就是一凛,“你别想拉我背锅。”

    手机铃声响起,姐弟俩的铃声一模一样,两人齐齐摸向自己的手机。

    “老爷子!”秦泽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老爷子。

    秦宝宝立刻调小电视声音,附耳过来。

    电话接通:“阿泽,饭吃了没。”

    “正在吃。”

    “你姐回来了吗。”

    “回来了,正看电视呢。”

    “吃饭看什么电视......我教你们的规矩都忘了?”老爷子不悦道。

    秦宝宝打了秦泽一下。

    “伤好些了吧。”

    “嗯,好多了。”

    “哦,问你个事儿。”

    “爸,您说。”

    “是这样的,今天老李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感谢我帮他做数模什么的,我就告诉他,我不知道数模的事情。他的数模我还是了解一点的,很专业,也很复杂,所以我就奇怪,你是怎么办到的。”

    秦宝宝眨了眨眼,不明觉厉。

    秦泽往后靠了靠,避开姐姐,语气平静:“就这么办到的呗,我也研究了很长时间才吃透的,是挺难的......”

    “少给我打马虎眼,你什么水平我不知道啊?”

    秦泽生气了:“爸,就是我自己做的,你爱信不信。”

    “你这是什么态度,越来越没规矩了。”

    老爷子一发火,秦泽怂半边,“爸,还真就是我做的,要不然谁做的,秦宝宝?你觉得现实吗。”

    “......也是。”老爷子的嘀咕道。

    秦宝宝拿筷子敲打秦泽的脑袋,气呼呼的瞪眼。

    秦泽解释了半天,老爷子勉为其难相信了,感叹道:“你小子,最近越来越开窍了,大器晚成啊。”

    秦泽心说,谢您夸奖,大器晚成不至于吧,我还年轻。

    父子俩结束通话。

    秦泽一拍脑袋:“姐,给你看个东西。”转身进房间,拿着一叠红爷爷出来,“这是我做数模挣的钱。”

    秦宝宝眼睛一亮,伸出小舌头舔舔手指,哗啦啦数钱。九千元整。抵得上她以前一个月的工资。

    秦宝宝把厚厚一沓钱塞进牛仔裤口袋,笑眯眯道:“阿泽终于是能养家糊口的男子汉了,姐姐口头表扬一次,这笔钱就充公了,当做我们生活开销的公费。”

    秦泽表示赞同,其实李教授给了他一万元的酬金,但藏私房钱是男人的天性,他偷偷留了一千块。

    吃完饭,秦宝宝靠着沙发,舒服的摸着小肚皮,哎呀一声:“昨天的衣服忘记洗啦。”

    这么说着,却一点都没有要起身的意思,笑吟吟的看秦泽。

    秦宝宝贼的很,知道弟弟“心怀愧疚”,趁机把活儿都摊给他干,自己能偷懒就偷懒。

    秦泽果然妥协,无奈道:“我帮你洗。”

    反正就是扔进洗衣机的事儿。

    “内衣和衣服裤子分开哦。”秦宝宝不忘提醒一句。

    “知道啦。”

    秦泽进了洗手间,把姐姐的ol套装丢进洗衣机,再把那套粉色内衣裤拿出来,这时,脑海中响起系统没有起伏的声线:“宿主,七天时间已到,系统自动抽取能量。”

    下一刻,秦泽只觉眼前一黑,双腿一软,噗通栽倒在地。好半天就缓不过来。

    客厅里的秦宝宝听到动静,跑进来探查情况,瞧见秦泽倒在地上,吓的花容失色,以为他旧伤复发什么的。

    “怎么了怎么了,是伤口又裂了吗,摔疼没有。”秦宝宝半天没把他搀扶起来。

    “我,我腿软......”秦泽虚弱道。

    感觉就像狂撸了十次八次,亏空的厉害,站都站不起来。

    “怎么就腿软了,你的伤在肚子.......”她忽然不说话,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秦泽压在身上的一抹粉色,那是她的内衣。

    腿软,内衣......

    秦宝宝不由的浮想联翩,再想起一个星期前秦泽“过激”的举动,脸色大变。

    “秦泽你这个变态。”秦宝宝脸色涨的通红,恶狠狠瞪着他,“你是不是拿,拿我内衣撸......”

    秦泽目瞪口呆。

    “就算,就算你想那个,也,也要等伤好了吧。”秦宝宝咬着唇,快气哭了。

    球都麻袋,姐你听我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