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十三章 我来交任务
    暴雨渐渐停息,夏季的暴雨,能坚持两个多小时,已经很坚挺了。

    夜深了,病房寂静,玻璃隔音效果很好。秦泽挨着姐姐睡,秦宝宝背对着他,两人隔着大概一根指头的距离,淡淡的发香涌入鼻腔。虽然身边躺着的美人是姐姐,可一个波大腰细大长腿的姐姐,秦泽心里仍然涌起几分异样。他还没女朋友。

    胡思乱想了片刻,为自己心里的邪念深深羞愧,到了后半夜他才睡过去。

    翌日,七点半,秦宝宝的生物钟准时醒来,睁开眼,扫了扫病房的陈设,想起自己是给弟弟陪夜,在医院睡了一晚。

    背部贴着温暖的身体,又舒适又温馨。秦宝宝嘴角翘了翘,昨晚睡的很舒服。同时又觉得些许尴尬,平日里嬉笑打闹很多,但同床共枕这种事,十岁以后就没发生过。

    小时候秦泽跟她一起睡,她得给他掖被子,摸摸头,像照顾布娃娃那样。

    为了避免过会儿更尴尬,秦宝宝轻轻移动身子,尽量不惊扰睡梦中的弟弟。可这时,她忽然感觉大腿间顶着一跟坚硬的东西,在她缓缓移动身子的时候,身后的弟弟本能的锢住她的腰,用力撞了她屁股几下。

    秦宝宝脸都白了,顾不得什么尴尬不尴尬,一掀被子,惊叫的跳下床,感觉自己被玷污了。

    秦泽惊醒,看见姐姐羞怒交集的脸色,再看看自己晨勃坚挺的裤裆。窘的恨不得穿越时光到昨晚,把秦宝宝一脚踹下床,他昨晚做了个绯色的梦,今早难免“情难自禁”。

    秦宝宝红着脸,嫌弃的看了看他的裤裆:“真恶心,连姐姐都能硬。”

    一万点暴击伤害!

    秦泽嘴角抽了抽。

    碰上如此尴尬的事,秦宝宝也不好多待,把病号服换下来,回家拿舞蹈服去了,待会还要上班。

    两天后,秦泽换了病号服,背着笔记本出院,给老妈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医生说他伤口恢复的很不错,拆线后,再过一个星期,差不多就痊愈,但要记住一点,近一个月内都不要剧烈运动。

    秦泽很想摆摆手说:那是普通人,大爷有外挂在身,不同寻常。

    秦泽伤口终究没好利索,不宜久坐,便没去学校上课,让老爷子请了长假。期末的时候直接考试。他在家里捣鼓李教授的建模,读书赚钱都是其次,做任务才是重中之重。

    秦宝宝这几天不爱搭理他,也许是那天早上弄的太尴尬,感情再好也是姐弟,拿小弟弟顶姐姐屁股蛋这样的事,被老爷子知晓,秦泽怎么也是个五马分尸的结局。

    这天,早上六点半,秦泽准时起床,洗脸刷牙,因为不能剧烈运动,只好终止晨练。在客厅里打了一套内练法。

    秦泽查过国术资料,发现系统馈赠的十二段锦,与内家拳很相似,有个共同的特点:不疾不徐,意在养气。

    一个小时后,神采奕奕,精神抖索。

    下楼买了两份早点,默默吃完自己那份,考虑到姐姐在和自己打冷战,就不敲门提醒她起床了,写了一张纸条留桌上,背着电脑,带上u盘,离开家门。

    八点,秦宝宝起床,脚上踩着粉红色人字拖,穿布袋熊睡衣,在空荡荡的客厅张望了一下,看见秦泽的人,小声嘀咕:又死哪去了。

    她洗脸刷牙回来,发现桌上摆了一份早点,压着一张纸条,秦宝宝脑门贴着刘海贴,抓起一只小笼包就咬,顺手拿起纸张看起来:

    姐姐大人:

    我去医院了,您吃好睡好,吃完早点出发,别迟到。晚上给您准备小鸡炖蘑菇。

    秦泽!

    秦宝宝嗤了一声,满脸不屑,但微微翘起的嘴角出卖了她。

    这是弟弟变相的讨好、认错。

    其实秦宝宝早就不生气了,毕竟那天晚上是她硬要睡秦泽的床,而她这个弟弟,长这么大没正儿八经交过女朋友,唯一一次还给她搅黄。气血方刚,早上有反应是正常。她就是觉得尴尬,回忆起那天被秦泽的小弟弟用力顶了几下,脸上就火烧火燎的尴尬。

    两人都长大了,永远回不到儿时。

    同一时间,李教授在病房里接待了私募公司某位领导。

    “苏总,您看我们这合约是写的早点九点前,您在等等,等等。”李教授小心翼翼的说,神色难掩焦虑。

    女人穿一身dior的黑色套裙,蹬一双细高跟的红底鞋,长发盘在头顶,戴一副细框眼镜,一双素白的长腿匀称笔直。她指了指手腕那块江诗丹顿的37时区世界时腕表,面无表情道:“八点半了。”

    这个女人年纪不大,漂亮的一塌糊涂,高级职场套装,配上她清冷淡漠的表情,气场格外强大。竟让阅历丰富的李教授颇感如芒在背。他妻子在苏总进屋后,倒了一杯茶,就坐在沙发上没说过话,委实是插不上话。

    双方僵持了一下,女人从手边的文件袋里取出一份违约合同,高跟鞋哒哒哒走到床头,放在床头柜上。

    “数模不是半个小时能搭建好的,虽然我不是这个专业的。”女人居高临下俯视李教授:“违约就是违约,签字吧。我不想到了月底还迟到,全勤奖500元。”

    李教授脑门都渗出细汗,抓起电话就打:“小王啊,你们人都到齐了吧。”

    “齐了,教授您吩咐过的,今天咱们提前一个小时来学校。”

    “那你赶紧把东西汇总一下,我这边急着要完整的数模。”

    “正在组建,教授您别急。”

    “能不急吗,九点之前要搞定,记得要测验一变,千万别出错,出错了。都是白搭。”

    “明白。”

    李教授挂断电话,赔笑道:“苏总,您再等等。”

    女人不说话,翘着二郎腿。李教授能把建模完成,再好不过,因为涉及公司马上要进行的一笔投资,股市基金,一天一个变化,慢一步,都是巨大的损失。

    几天前,李教授满怀希冀,寄托在秦泽或者说老秦的身上,可通过微信教师群,他知道老秦这几天都在忙活期末考试,以及儿子的官司。压根没时间弄他的数模。

    八点四十五,李教授手机铃声响起。

    李教授急忙接听:“小王,你赶紧把东西发我邮箱,快点啊,这边客户等着呢。”

    电话那头传来急切、带着哭腔的声音:“李教授,对不起,我们弄错了,弄错了......数模没验证成功,哪里出问题了,我们也不知道。”

    李教授脑袋轰隆一响,心脏都停跳了几下,急切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不是每天都有打电话指导你们嘛,为什么就在搭建组合的最后一节出问题了。”

    “我们......我们也不知道。”

    “那就赶紧找问题啊,一个个环节排查,是公式弄错了,还是计算出问题了,或者是函数曲线错了?”李教授急的脑门直冒汗。

    “教授......对不起,我们会尽力,但,但九点之前肯定来不及了,现在已经8:50。”

    李教授挂断电话,愣愣发呆。

    果然还是不行。

    他妻子有点气急败坏:“你不是说老秦会帮忙的吗,你不是信誓旦旦的吗。这下好了,一分钱没赚到,还是倒赔十万。”

    李教授哀莫大于心死,面无表情道:“苏总,我们赔。”

    女人点点头,从公文包里取出另外一份文件:“这是赔偿合同,你签个字,把钱打到我们公司的账户上。”说着,她又拿出公章、印泥。

    女人刷刷签下自己的名字,敲了公章,把合同递给李教授:“先赔付,再签字。”

    李教授叹了口气,左手操纵手机,输入对方公司账户,支付赔偿金......

    “咚咚咚!”

    敲门声在这个时候响起。

    女人微微一笑,起身去开门。

    秦泽背着电脑包,站在门口,见到开门的女人,愣了愣,眼里闪过一丝惊艳。

    眼前的女人有一张九分的脸蛋,发丝绸缎般光亮,末端打着细碎的小卷儿,一身比秦宝宝还要高出几个档次的ol套装,腰细腿长还不满足,穿了三英寸黑色高跟鞋。

    颜值比秦宝宝差了一点点,身段不够火辣,但胜在匀称,最引人瞩目的是她的气质,没来由让秦泽响起一个词:清丽脱俗。

    这漂亮姐姐是谁,李教授的女儿吗?

    女人朝他微微颔首,返身走回病房。

    “李教授,如果没问题,就付款吧,我赶着上班。”女人站在床脚,催促一声。

    秦泽跟着走进病房,打招呼道:“教授,我来了。”

    李教授正要付款,愣了愣:“秦泽你怎么来了。”

    秦泽给他问的一怔:“我来交任务啊,数模做好了,你不是今天和客户交接吗,我没来迟吧。”

    交任务?数模做好了?

    李教授茫然看着他。

    女人愕然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