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十一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秦宝宝“哦”了一声,往床头一坐,凑过来看电脑:“你在捣鼓什么东西,股票?”

    屏幕上红红绿绿一大片让她脑仁疼的k线。

    秦泽盯着电脑,挪了挪身体,给她让出空间,压低声音道:“我们不是经济危机了嘛,想看看股市里能不能捞点钱。”

    “你有心了。”秦宝宝开心的摸摸弟弟的脑袋,瞬间变脸,哈哈大笑:“就你还炒股,你是这块料么。”

    “你能当明星,我为什么不能炒股。”秦泽翻白眼反击。他确实有点抓瞎,股市水太深,本来他可以直接兑换技能书,但系统“电量”不足,处在睡眠状态。秦泽不敢打扰它。

    接下来就是姐弟俩“相爱相杀”的日常。

    “妈,你怎么不给他洗头,脏死了。”

    “妈,秦宝宝烦死了,你快带她回去。”

    “妈,秦泽摸我屁股。”

    “妈,救命,秦宝宝扯我伤口了。”

    洗手间,秦妈叹了口气。

    ............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欢快的童声响起,那是秦宝宝的手机铃声。

    “喂,爸,什么事啊。”秦宝宝扑到沙发上,从包包里掏出手机。她脸色忽地一正,听完,轻声道:“嗯,嗯......我会跟他说的.......好的,再见爸。”

    “什么事。”秦泽看她脸色,就知道有事。

    “老爸一直守在派出所,刚刚警察告诉他,审讯结果出来了,捅伤你的石奇峰,是受一个叫做杨晨的家伙指使......好像是你们学校的?”

    秦泽顿时目瞪口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杨晨,他甚至怀疑过张明玉。毕竟那群小混混是明显找茬,冲着他来的。而他狠狠打了张明玉的脸,两次。

    可他与杨晨并没有太大冲突,我都还没主动打你脸呢,你就派人玩死我?

    什么仇什么怨啊。

    秦泽把他和杨晨并不算矛盾的矛盾告诉姐姐,姐姐是职场老手,至少在秦泽这里是老手,撇撇嘴,“这就是所谓的利益相悖啦。那个张什么玉的,丢脸就丢脸了,顶多恼一阵子,他又没什么损失。但这个杨晨,你把他组长的位置挤了,奖金就少了,实打实的利益损失,肯定得找人“做掉”你呀。”

    “生意人都这样,你打他左脸,他还会把右脸凑过来,只要你能给他利益。可你如果侵害到他利益,你们就算没有仇,也要把你往死里整。”

    秦泽震惊了:“为了几千块钱,把我往死了整?”

    秦宝宝分析:“应该只是找人打你一顿,最好能拖累你的工作,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个地步。”

    秦泽记下来了,引以为鉴。

    想起自己因为这点小事被捅一刀,很是冤枉,无奈道:“总有刁民想害朕。”

    秦宝宝又“摸头杀”,腻声道:“皇上放心,此事交给国丈和臣妾处理,定叫那些乱臣贼子灰飞烟灭。”

    秦泽龙颜大悦道:“爱妃有心了,今晚翻你牌子。”

    秦妈刚好洗手间出来,拎着他的内裤,咳嗽一声,好笑道:“你们啊,多大的人了,还挺幼稚。”

    秦宝宝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第二天中午,沪市公安局在官方平台公布处理结果,王国民开除党籍,并且追究其法律责任。

    而石奇峰、杨晨,检察院在今早收到伤情鉴定报告后,确定为轻伤,对他们提起刑事诉讼。秦泽因伤在身,不必出庭。由老爷子做诉讼当事人。

    饭后,护士姐姐来给秦泽伤口涂抹药水,吃惊道:“你伤口愈合的很好,可以提前拆线了。”

    秦泽精神一振:“现在就可以拆了吗?才三天而已。”

    正常情况,七天才能拆线,秦泽这种伤口,估计还要更长。

    护士姐姐想了想,“等明天我再来看看,可以的话,就让医生帮你拆线。”

    伤口已经长出鲜红嫩肉,秦泽也觉得没有昨天前天那么疼了。只要不使劲按压,不剧烈运动,基本已经没什么影响。系统说七天便可以痊愈,诚不欺我。之所以恢复的如此快速,他估计是“能量修炼手册”的功劳。

    到了晚上,秦宝宝和老爷子一同来医院,姐姐今天穿了ol套装,头发亮丽,末梢打着小卷,一副职场女白领的形象,多半是故意在父母面前刷“存在感”。

    老爷子给秦泽说了公诉案件的进程,半个月之内应该就能结束,因为这件事社会舆论太大,又不是什么重大刑事案件,所以案件进展快速。一般刑事案检察院会在一个月之内做出决定,重大、复杂案件延长半个月。

    此外,老爷子叹道:“李教授今天下班的时候,过马路没注意红绿灯,被车撞断了右腿。现在正躺在这家医院里。”

    这家医院距离学校最近,学生有个头疼脑热,身体不适,一般都选择来这里就医。

    秦泽吃了一惊:“怎么会这样。”

    “杨晨是他的学生,因为你的事,被警察拘留,学校那边已经决定开除他。李教授觉得,是他的原因,导致你进院、杨晨刑拘,难免精神恍惚。”老爷子道:“小腿骨折,多出肌肉挫伤,右手腕骨骨裂,没几个月的调养别想恢复。”

    “真够不幸......”

    话音未落,脑海里“叮”一声清脆声响,系统久违的声音:“主线任务:人前显圣(3/15),接手李教授的基金投资分析数模,四天之内完成,成功奖励250点积分,失败扣除250点积分。”

    秦泽眼皮子一跳:“要不我去探望他吧。”

    老爷子点点头:“他在楼下3014病房。”

    父子俩说话时,病房门推开,有人闯进来。一家人闻声看去,脸色立刻阴沉,来的是一对中年夫妇,正是石奇峰的父母。

    两人神色略显憔悴,也没了趾高气昂的姿态,不过说话语气依旧冷漠:“这件事我们私了,说吧,你们想要多少钱。”

    秦泽虽然法律知识不深,还是有些了解的,皱着眉头:“公诉案件,不是说我们说不告就不告的。”

    “如果有当事人的谅解书,我儿子可以减刑。”中年妇女从包里摸出一张表格,丢在床上,淡淡道:“我知道你们家是普通人家,这样,我赔你们十万,你签个字吧。”

    谅解书又叫做“和解协议书”,有了这张东西,法庭会考虑减刑。按照法律,故意伤害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只要有了原告的谅解书,他儿子就会减刑,甚至缓刑,而一旦缓刑,通过上下打点关系,将事情从大化小,从小化无。

    老爷子不悦道:“我们不会签谅解书的,请回吧。”

    之前这对夫妇以势压人,捅伤人还不算,反咬一口,讹诈他们医疗费。更是扬言要把秦泽拘留。秦家四口一直憋着这口气,现在知道低头了,可就这样,态度也仍然恶劣,以为有钱了不起?有钱能解决一切?

    中年妇女脸色恼怒,冷笑道:“钱不够是吧,行,十五万,多了你们也别想,十五万是极限,这笔钱,够你们家奋斗一年。再说你儿子也没什么事,躺医院十天半月就好了,多划算。”

    秦宝宝怒极反笑,抓起协议书撕碎。淡淡道:“我们家的确普通,但还真不缺这十几万。我这个弟弟呢,是家里的独苗,做姐姐的我从小恨不得捧在心口疼,现在被你儿子捅了一刀,也不要你什么钱,只要你儿子乖乖坐牢就成。协议书就免了,咽不下这口气,你可以试试去上诉,看法院支不支持你。现在,给我滚出去。”

    中年男人低吼道:“你们别太过分,我儿子还年轻,总得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秦宝宝直接爆粗口:“去你妈的改过自新,狗娘养的东西。”

    虽然“从小捧在心口里疼”这种事完全不存在,但秦泽还是在心里为姐姐点一百个赞。

    中年妇女尖叫着扑上来抓秦宝宝的脸:“我哥被你们害惨了,连我儿子也不放过,你们这群畜生,我跟你们拼了。”

    眼看着尖锐的指甲就要抓破秦宝宝那张娇媚的脸蛋,老爷子和秦妈都没来得及反应,秦泽一掀被子,从床铺上跃起,一脚飞出去,将中年妇女踹翻。

    他自己也踉跄坐在床上,感觉小腹火辣辣疼痛。

    老爷子和秦妈那么有素质的人,不禁变了脸色,冲过去与两人扭打起来。

    病房里的动静,惊动了护士站的护士,两个粉红色护士服的姐姐跑进来劝架,大声说:“你们别在医院闹事,不然我报警了。”

    好不容易把四人拉扯开来,不多时,警察也来了。问清楚原由后,严厉警告两人,并将人带走。

    这么一闹,老爷子和秦妈都有些意兴阑珊,又怕那对夫妇再来闹事,就让秦宝宝留在医院陪夜。然后夫妻双双把家还。

    秦宝宝立刻抗议,但抗议无效。

    父母一走,秦宝宝就把气撒在弟弟身上:“看吧看吧,都赖你,我才不要睡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