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二十九章 舆论的重要性
    下午六点半,秦宝宝和老爷子来医院探望秦泽,老爷子白天累的心力交瘁,坐在沙发上,看着微博评论,他手机上没有微博app,用的是秦宝宝的手机。

    “一个国家,不可能所有的人民公仆都是正义、公正的,总有害群之马。现在的年轻人啊,还是太偏激了。”老爷子一边看评论,一边摇头叹息。

    什么对国家失望,什么揭竿而起,什么别怪我移民。

    真敢说啊,在我们那个年代,只能说:共产主义好。

    秦宝宝俏生生站在病床边,和弟弟相视一笑,娇声道:“爸,现在偏激的键盘侠多了去了,老弟他就经常在网上骂来骂去。”

    秦泽狠狠瞪了她一眼,你不黑我会死啊。

    老爷子收了手机,上上下下打量秦泽,看的他直发毛,不咸不淡道:“你还挺有心机的嘛。”

    秦泽干笑:“我不是说了吗,那女人怎么就能摸到病房来,一口咬定我打他儿子,这肯定是警察那边泄露的啊。我就想着,不管有用没用,先录下来做证据,总没错。”

    老爷子叹道:“老了,还是你们年轻人机灵。”

    秦泽暗笑,随着网络的发展,信息传播太快了。舆论有多重要?毛主席曾经说过:“中宣部是阎王殿。”而现在,网络舆论是弱化版的中宣部。

    老爷子坐了一会儿,就走了。留下老婆和女儿照顾儿子。秦妈出去买水果给女儿吃,留下姐弟俩在病房。

    秦宝宝坐在床头,上闹的挺大,我感觉要出事。”

    “那可不一定,毕竟只是舆论,咱们的公关也很强大,发微博“澄清”一下就可以了。网民就三分钟热度,过阵子就安分了。”

    “说实话,我心里挺不爽的,他那个外甥,经常惹事。没少进派出所,闹大了才好,让他吃吃苦头。”

    王国民的做派,早让一些人看不顺眼了,不是所有人都没正义感的。

    恰好王国民从办公室出来,大伙儿瞬间噤声,各忙各的。

    “你们在说什么呢。”王国民扫了一眼。

    “没什么,没什么......”众人敷衍道。

    王国民进了所长办公室,所长和王国民是大学同学,十几年的同窗好友,他有今天的地位,全靠老同学帮忙。王国民抛给老同学一根软中华,自己点上一根,吞云吐雾。

    所长瞟了他一眼,皱眉道:“你可真淡定。”

    王国民一愣:“怎么了。”

    “还不是昨天的事。”

    “嗨,你放心,他们也就蹦跶几天罢了,改天我把那个小子拘留了,他们家立刻服软。”王国民满不在乎的摆摆手,这种事他干的多了,又没死人,普通人家不至于纠缠不休,敲打几下,基本就认栽了。

    所长也愣住了,“你还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啊。”王国民疑惑道。

    所长点开微博app,把手机滑到他面前:“你自己看。”

    王国民茫然拿起桌上手机,定睛一看,脸色顿时一变。手机上播放的是一段十三分钟的视频,里头的场景正是他前天晚上在医院和那一家子的对话,包括他离开时甩下的狠话。

    “这小赤佬敢阴我。”王国民脸色铁青。

    所长沉声道:“你也别太慌,上面今天早上已经问过我了,我回复这是一场民事纠纷,只是被打伤的人是你外甥,所以你言语偏激了些。”

    毕竟这么多年的同学,他不可能不帮忙,这件事,就目前而言,虽然麻烦,但不是不能解决。第一,没死人,就不算大事。第二,捅人的也被打伤,可操作空间很大。

    比如前年闹出派出所打死人的事,想压都压不下来,社会舆论形成的洪流就能把你淹死。如今的状况,网民愤怒的原因是执法人员以势压人。

    不过所长也不会把话说死,拍着胸脯做承上舆论情况,是愈演愈烈,还是渐渐平息。

    结果谁都没想到,网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继王国民那段视频后,又有一人发表了一篇视频。

    视频中是一名二十几岁的青年男子,他手持身份证,以录像形式拍了这段视频:

    “我叫徐春晖,这是我的身份证,今天录这段视频的原因,我要实名举报,江湾区派出所警长王国民,包庇亲戚,践踏法律。去年三月,我在xx酒吧和石奇峰起了冲突,就是王国民的外甥。起因是一件很小的事,我撞了他的女朋友,姑且算是他女朋友吧,也有可能是酒吧带出去的女人。当时我道歉了,可他根本不讲理,与几名同伴围殴我,导致我右臂骨裂,事后我报警,但警察连监控视频都没看,一口咬定是我先动手打人,认定是民事纠纷,我负全责。并且拒绝开“伤情鉴定委托书”,拒绝抓人,我坚信法律的公正、公平,向上级部门提起投诉,向检察院提起投诉,但,一年多来,我并没有得到回复。当时处理这件事的警察,就是王国民。直到昨天看到微博中的那段视频,我决定不能沉默下去。我所说的都是事实,绝无半句虚言。如果说我传播谣言,只管来,我是实名的。”

    视频里的徐春晖深吸一口气:“因为我始终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我不信披着绿皮的狼,能一直只手遮天下去。我要讨回公道,让那些高举“人民公仆”旗帜的畜生,得到应有报应。”

    视频只有两分钟,但却在几个小时之内在网络上疯传,与那篇#杀人不偿命,小小警察只手遮天#交相辉映,如果说之前还有人自以为理性,质疑那段视频,现在则是一边倒的舆论。

    从早上到中午的短短三个小时,沪市公安局官方微博,下方评论达到骇人的一百多万条。

    无数人@沪市公安局。

    一片骂声。

    当王国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派出所所长一个电话,把他叫到会议室。

    王国民推开会议室的门,椭圆形长桌端坐三四个人,都是所里的领导。

    “大家都在啊。”王国民毕竟是体制里混了多年的老油条,脸上还是很镇定的,习惯性的给几个同事发烟,但今天大家都没接烟,让他有点悻悻然。

    所长盯着他:“网上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看过了,”王国民点点头:“老徐啊,这事情虽然棘手,但也不算麻烦不是吗。第一,那个徐春晖没有证据,所里都没立过案,他口说无凭,能拿我怎样。这是法治社会,舆论再大,也得讲究证据不是吗。”

    几个和他关系不睦的领导,眼神玩味,你还知道法制社会啊,你做的那些事,咱们又不是不清楚,要不是你和所长关系好,早把你给举报了。不过大家都不是高风亮节的清官,谁没做过以权谋私的事?不出事,心照不宣,出了事,我们也不会给你瞒着。

    一个老资历的领导拍桌子:“这件事闹的这么大,你三言两语就搞定了?现在外面不知道多少眼睛盯着呢。万一再有人跳出来指控你,看所长还能不能给你兜着。”

    王国民不以为意:“没证据能拿我怎样。”

    所长脸色却变了:“老张,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可是半点不知情。”

    尼玛,什么叫做我一直给他兜着,几个意思?想把我搞下去是吧。

    王国民听的一愣,愕然看向老同学:“老徐......”

    所长摆摆手,面无表情道:“老王啊,你跟我十几年的交情,但我真不知道你居然私下里干了这么多事情,我就算想帮你也无能为力了。”

    王国民呆住了,微怒道:“不是,你几个意思啊,不就是网上一些流言吗,有什么大不了。”

    “有什么大不了?”某个领导冷笑:“你这话可要记住了,上级的官方微博都给人骂惨了,好家伙,平时没什么人关注,现在都几百万的评论了,你是没见过那些人的评论,字字诛心呐。”

    “这事儿我们可不知道,全是你一个搞的,到时候问起来,我们如实说,你的锅我们不背,别牵连到我们。”另一个领导淡淡道。

    “什么牵连,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王国民脸色也变了。

    “老王啊,你准备一下吧,分局已经派纪委的同志过来调查了,”所长摇摇头,“网吧的监控你没销毁吧,不然又是一条大罪。诶,别怪我不帮你,我现在也麻烦了,估计要背处分。”

    王国民手上的烟掉落在地,失魂落魄的靠在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