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二十六章 秦泽的嘴炮
    秦宝宝一身ol套装,正是她上班时穿的那身,下班回家的路上,接到老爸电话,说秦泽受伤在医院,二话不说就要过来。可儿子受伤是大事,老爷子让她先去接老妈,并把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秦宝宝一听弟弟被人捅了,小手一抖,小红马差点撞护栏上,所幸秦泽没大碍,就算这样,她也憋了一路的火气。

    此刻见到老爷子在病房里吞云吐雾,柳眉倒竖,高跟鞋踩的噼里啪啦响,劈手夺过烟蒂,扔地上踩灭:“爸,你一天不抽烟会死吗,病房里不能抽烟,秦泽还躺床上呢,你让他吸你二手烟?你这老爸怎么当的。”

    秦宝宝一肚子火气找到了宣泄口,弄的老爷子分外尴尬。

    秦妈是个风韵犹存的美妇人,这么形容似乎有点不正经,总之是个人到中年,颜值不减当年的女人,身材保持的还算好,就是眼角多了细密鱼尾纹。

    母女俩长的不太像,母亲是端庄类型的美人,秦宝宝则一张狐媚子脸,太妖娆太勾人。

    秦妈红着眼眶说,儿子啊,你把妈吓坏了。要是出个好歹,妈也不活了啊。

    秦泽说,还是妈好,爸刚才还教训我来着呢。

    秦妈就说,别理他,就会窝里横,儿子被人捅了,他还装大尾巴狼。

    老爷子尴尬解释:“我不是也被吓到了嘛,让他以后长点记性。”

    秦妈丝毫不理他,坐在床边,柔声说:“怎么就和人打架了呢,你从小就乖巧。”

    秦泽委屈说,我也不知道啊,碰到一群挑事的小混混,一言不合就打我。

    秦妈说,挨千刀的赤佬,活该抓起来坐牢。

    母子俩絮絮叨叨说话,秦宝宝坐在一边抹眼泪。

    “儿子,你饿不饿,妈给你买点吃的。”秦妈说。

    “医院对面就有粥铺,”亲宝宝抽抽鼻子,说:“妈,我去买吧。”

    “哐”一声,病房的门推开,进来的是一对中年夫妇,气势汹汹的环顾房内。

    老爷子眉头一皱,“你们是......”

    他话没说完,身体发福的中年女人指着秦泽,吊着嗓门大声怒骂:“就是你这个赤佬,打伤了我儿子。”

    老爷子脸色猛地一沉:“你们是那个小混混的父母?”

    “什么小混混,你嘴巴放干净点。”中年男人指着老爷子怒喝。

    老爷子道:“上梁不正下梁歪。”

    秦妈骂道:“混账东西。”

    中年妇女大嗓门道:“你们一家给我等着,别以为打了我儿子就没事,等着坐牢吧。”

    秦宝宝怒了:“是你儿子捅伤我弟弟,我们还跟你没完呢。”

    “放你娘的臭屁,我儿子从小乖巧,根本不会跟人打架,要不是你家这个赤佬挑事,他会打人?别以为我们家是好欺负的,我儿子鼻子被你打断了,你今天不赔医药费出来,你去法庭告你。”中年妇女大声囔囔。

    老爷子沉声道:“你儿子携管制刀具伤人,上了法庭,也是你们没理。”

    “什么管制刀具,别跟我上纲上线,你们动手打人,还不准我儿子还手?”中年妇女骂骂咧咧:“就这样的惹祸种,捅死了才好。”

    秦妈气的浑身颤抖。

    这一家子,把他儿子捅伤了,现在还倒打一耙。

    老爷子是大学教授,泼妇骂街的事做不来,简直是被吊打的份儿。秦妈自小家教优渥,年轻的时候属于文艺女青年,骂不出脏话,翻来覆去就是“不要脸”、“你别太过分”不痛不痒的话。秦宝宝倒是想直接上去抽那泼妇两嘴巴子,但被秦妈拉住,气势汹汹的瞪着凤眼。

    趁着那女人喘气的空挡,秦泽道:“你儿子是谁。”

    “怎么,装孙子?打人不敢承认?”中年妇女睥睨群雄,呸了一口。

    “那是你儿子?见人就咬,不知道的还以为谁家的狗没栓好。”秦泽“大吃一惊”。

    “小杂种,你嘴巴放干净点。”

    “老母狗,你嘴巴也没见多干净。”

    “你再说一遍。”中年妇女指着秦泽,气的浑身发抖。

    “我又不是你儿子,让吠就吠。”

    老爷子目瞪口呆。

    秦妈微微张嘴。

    秦宝宝眉开眼笑,她是知道秦泽的嘴炮功夫,往常斗嘴,她就没赢过一次。当然,在父母面前,秦泽是很有礼貌,不可能说脏话的。大概就孩子在家里,和在外面的区别。秦泽混迹各种贴吧、论坛的老司机,见过各种神评论,各种骂人不带脏和骂人全是脏的话。

    来啊,咱们比比嘴炮,我身后的是万千网友。

    “老娘不让你蹲局子,就把名字倒过来写。”中年妇女大声骂着。

    “丢你老母。”

    “你说什么!”

    “逗比,你儿子是逗比,你也是逗比,你全家都是逗比。”

    “......”

    “你儿子死没死,没死跑这里来哭丧,滚回去看看咽气没,咽气了老子好把葬礼钱给准备准备。”

    “......”

    “懒得跟你们这种没素质的畜生吵,吵赢了比畜生还畜生,输了连畜生都不如。”

    “你等着坐牢吧。”中年妇女尖叫。

    “你去告我啊。”

    “别以为我不敢。”

    “你去告我啊。”

    “我儿子要有什么......”

    “你去告我啊。”

    “......”

    “你去告我啊。”

    “......”

    “告我啊。”

    兴许是动静有点大了,把护士从护士台那边引了过来,敲了敲门,警告道:“这里是医院,吵架出去吵。”

    中年妇女显然意识到自己嘴炮功夫比对手弱了一个层次,而且闹大的话,被人围观的滋味不好受。恶狠狠的瞪一眼秦泽:“赤佬你等着。”

    “你去告我啊。”

    又是这句......中年妇女脸都绿了,怒气冲冲的出了病房。

    终于安静了,秦泽龇牙,腹部火烧火燎的疼痛。随后,发现病房诡异寂静,老爷子和老妈目光愣愣看他,反馈出同一种意思:原来你是这样的儿子。

    秦泽在父母心中的印象是:稳重、成熟、礼貌、温和,就是没出息了些。但父母眼中的孩子,和外面的孩子,总有差别。比如有些孩子,在外面肆无忌惮的与朋友嬉笑怒骂,“你妹”、“滚犊子”、“我日”这样的词汇层出不穷,回了家,你和你老子说:“滚犊子”试试看。

    一大耳刮飞过来。

    秦宝宝使劲憋着笑,丹凤眼眯着月牙儿。

    “那个,妈,我饿了......”

    姐姐指望不上,只有自己来打破尴尬的气氛。

    “等着,妈给你买去。”秦妈也不好在这里训斥他。

    老妈一走,秦宝宝俏脸猛地阴沉,“爸,我们是先去起诉还是什么?”

    老爷子道:“明天先去警察局立案,之后等伤情鉴定结果。轻伤及以上,就是刑事案件。问题是,秦泽也打伤人了,据说是鼻梁骨折,也属于轻伤,这样的情况,不适合追究刑事责任规定,而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案件规定......”

    姐弟俩面面相觑,一脸懵逼。

    他们对法律知识也就懂一丢丢的皮毛,听老爷子说了半天,只有一个感受:不明觉厉。

    秦宝宝跺脚,赌气道:“不行,他捅了阿泽,就是他的错,我们一定要告他。”

    秦泽感动道:“姐,我没白疼你。”

    秦宝宝做了一个“笑摸狗头”的动作:“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嘛。”

    “哪里哪里,是我悉心照顾你长大成人。”

    “屁勒,是姐一把屎一把尿拉扯你长大。”

    姐弟俩又开始扯皮。

    老爷子皱了皱眉,一个眼神甩过来,姐弟俩立刻熄火,老爷子在家里的威严是不可撼动的。

    “告他也可以,我们提起诉讼,网吧不是有监控吗,到时候我找一找法学院的同事,让他们帮忙打官司。”

    秦泽忽然想起一件事:“爸,那女的怎么知道我在这个病房,刚才做笔录的时候,警察都不告诉我们那家伙在哪里,只说在这个医院。”

    “没准是摸上来的。”秦宝宝说。

    “那也没这么快,他们那边同步做笔录,挨过摸过来,不需要时间啊,而且她是一口咬定我打他儿子。”秦泽道。

    他话刚说完,病房门又给推开,一个中年警察走进来,身后跟着雄赳赳气昂昂的那对夫妇。

    “我是虹口江湾派出所警长,王国民。”中年警察扫了一眼,在秦宝宝身上顿了顿,看向病床上的秦泽:“你是秦泽吧。”

    秦泽点头:“是我。”

    “哥,就是他,是他把我儿子打伤的。”中年妇女指着秦泽,眼睛喷涌怒火。

    哥?

    秦泽心里一凛。

    中年警察瞪了她一眼,不咸不淡道:“我接到报案,说你打伤了人,之前做的笔录不够详细,现在要重新做一分笔录。”

    秦泽假装玩手机,偷偷打开录像功能,然后把手机握在手上,镜头斜斜对准三人,他皱着眉头说:“我要看你的证件。”

    警匪片间谍片看的多了,知道取证的重要性,不管用不用得到,先录个视频。

    中年警察不耐烦的掏出证件,示意了一下,也不管秦泽有没有看清。

    秦泽道:“虹口江湾派出所警长,王国民同志,是吧,你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