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十五章 姐姐的百褶小短裙
    第二天,秦泽一如既往的锻炼身体,以他的性格很难想象自己会每天五点爬起来,在半亮的天空下跑步,修炼内劲。也许是平凡了太多年,做了姐姐秦宝宝陪衬太多年,心里积蓄了太多阴沉和不甘,忽然有朝一日,咸鱼看到了翻身的希望,小鸡遇到了连接着枝头的梯子,他心里的野望一下子被勾引出来。

    七点半到家,给秦宝宝带了早饭,姐姐一边吃早餐一边玩手机,修长白嫩的指头戳着屏幕。秦泽一边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一边啃包子。两人都不说话,但气氛丝毫不显尴尬沉闷,有种老夫老妻经历了岁月的安静平和。

    “今天不送你去学校了,我得早点赶到公司去。”秦宝宝吃完早饭,抽一张抽纸擦了擦嘴,“公司请了旗下一个二线歌星给我们做培训,猜猜看是谁?”

    “没兴趣。”秦泽在纸张上写着公式,头也不抬。

    秦宝宝一撅嘴,扭着屁股走回房间。

    片刻后,秦宝宝换好衣服出来,她今天没有穿ol套装,而是一条百褶小短裙,v领深青针织衫,里面穿一件蓝色单衣,鹿皮小短靴,两条白皙的大长腿光溜溜的没穿丝袜,耳朵坠着银色四叶草耳坠。

    秦泽顿时有种“瞎了老子钛合金狗眼”的震撼。

    他是十足的短裙控,但不是黑丝控,腿长的女生很多,如果不穿丝袜,腿型多多少少有缺陷,或者皮肤有缺陷。秦泽二十二年的人生中,阅美无数谈不上,偶尔“心潮澎湃”了还是会上网搜搜美女图片的,很少有见到能与秦宝宝媲美腿型的美女。穿短裙不穿丝袜,似乎只有秦宝宝有这份底气。

    两条腿白皙、修长、匀称,看着看着就有种想摸一把的冲动。

    秦宝宝嘴角微微翘起,走到桌边,转了一圈,百褶小短裙飞扬,得意道:“怎么样。”

    秦泽淡淡道:“一般般。”

    “先把口水擦一下,死变态。”

    “你说谁死变态。”秦泽大怒,心虚的抹了把嘴角。

    秦宝宝瞪着眼,弯腰把那张狐媚儿脸凑近,哼哼道:“一脸色相的看着亲姐姐的大腿,你不是变态谁变态?”

    “秦宝宝,注意你说话的语气。”秦泽恼羞成怒。

    “开个玩笑嘛,没趣。”秦宝宝撇撇嘴,“今天开始培训舞蹈,我这身衣服还不错吧。”

    秦泽一声不吭的去掀她的百褶小短裙,秦宝宝劈手打开,瞪眼儿:“喂喂,你想干嘛。”

    “你穿这种短到大腿根的短裙,跳舞的时候很容易走光。”

    “废话,老娘穿打底裤了。”

    秦泽“哦”了一声,起身收拾资料,塞进包里,和姐姐一起出门进电梯,他在一楼下,秦宝宝去地下停车库取车。秦泽刚出电梯,猛地回头,用手挡住缓缓关上的电梯门,“这几天在新公司适应吗?有没有糙汉子啊大肚子怪蜀黍什么的骚扰你?”

    秦宝宝很配合的捏了兰花指,眨巴眼睛:“你姐姐长这么漂亮,肯定有茫茫多的糙汉子惦记的啦,但我都不鸟他们。”

    秦泽嘿嘿笑道:“别被人下迷药,抱酒店啪啪啪。”

    秦宝宝一脚踹来:“你滚!”

    秦泽轻盈的躲过,一溜烟跑出大堂,他对娱乐圈这种鱼龙混杂的圈子始终抱着悲观态度,有些事情一定要提醒祸水姐姐,秦宝宝收到了,以她的聪明,自然知道怎么应对。话不说明,这是他们姐弟的默契。

    上午十点有一趟专业课,秦泽八点半准时到学校,熟门熟路的进了李教授的“工作室”。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李教授大嗓门的怒骂声。

    秦泽轻手轻脚进门,工作人员都到位了,他是最晚的一个。

    讲台上,李教授喷着唾沫星子怒骂,挨骂的可怜家伙,正是负责带他的杨晨。

    呵,有趣!

    秦泽心里幸灾乐祸,不动声色的坐在自己位置上。

    “你怎么回事,课题一点都没做,平时你可不是这样的,这下好了,没了你那份风险评估的预测,其他人的课题就衔接不上。我平时怎么告诉你的,严谨严谨,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这下好,所有人的进度都给你拖慢了。”

    “喝酒?喝酒误事不知道么,工作作风一点都不严谨,你将来在社会上怎么和人竞争。别人劝酒你就喝?不会拒绝啊,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自律吗!”

    杨晨耸拉着脑袋,任由李教授训斥。

    秦泽听了一阵子,大概知道什么事了。

    杨晨昨夜和朋友聚餐,喝醉了酒,回家脑袋昏昏沉沉,躺下就睡了,结果忘记做昨天交代下来的任务。

    昨天的任务秦泽是知道的,两份短线操作的风险评估,不算太难,麻烦的是需要查找、参考的资料太多,属于精细活。他在积分商城兑换了相关的知识,也花了两个小时才搞定。依照杨晨的能力,估计得四个小时以上。

    得,一早上的时间就浪费了,今天的进度也会受到影响。

    这项数模作业,还有一个星期不到就交工,李教授和他的学生组可谓争分夺秒。杨晨出了这样的纰漏,他能不火才怪。

    秦泽左右看了看,其他都人眼观鼻,鼻观心,各顾各的,也没人给杨晨说句好话。

    实在受不了李教授的叨叨叨,杨晨眼珠子一转,苦着脸道:“李教授,是我没有自我约束好,我认错,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犯。其实昨天我和许俊龙有做过分工,他的那份工作已经完成,本来每组三个人,就算我这边出了小差错,也很快就能弥补。但我们组就只有两个人,秦泽刚来什么都不懂,帮不上任何忙。我一个人做两份事,您瞧,我这边一出差错,整组的活儿就白瞎。况且,我们已经快临近交工时间了。”

    他来个祸水东引,不求让秦泽背锅,多少让他帮自己分担点仇恨。

    李教授果然停了下来,朝秦泽这边瞟了一眼,眉头悄然一皱。

    秦泽心说,卧槽你个瓜娃子,什么仇什么怨啊。

    我找你惹你了,昨天就在背地里说我坏话,要搞我。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哈喽kitty是吧。

    他从背包里整理出一摞资料,从里面找出自己昨晚做出的风险评估,包括公式、技术分析、理论分析以及相关资料。

    “教授,昨天你布置的任务我都做好了,你看看。”

    教室猛然一静,与本来安静的气氛不一样,前者是略显压抑的安静,这会儿一个个都转头朝秦泽看过来,是愕然、震惊的安静。

    杨晨惊讶过后,嗤笑道:“你昨天刚来,摸得清楚要求和内容嘛,什么都不知道你就乱做,一点都不知道严谨。你这个样子,李教授怎么放心把任务交给你?”

    其他人没说话,一脸看热闹的表情。

    李教授接过秦泽递过来的资料,他当然不能打击手底下的学生,扫了一眼,温和道:“秦泽,你有这份认真的心,是值得表扬的事情,不过你昨天才来,要多学多看,而不是盲目冲动的......咦?”

    李教授不说话了,仔仔细细看了几遍,惊喜道:“做得很好,很好。秦泽,招你来这里帮我做事,果然没错。”

    做得很好?

    杨晨一脸懵逼,探头探脑去看秦泽的那份风险评估。

    但李教授没给他看,哼了一声,把资料收入文件袋。

    在座几个实习生都是茫然震惊的神色,被惊讶到了,这小子深藏不露啊。向来吝啬赞赏的李教授,居然会说“招你来帮我做事果然没错”这种话,看神色还洋洋自得。

    大概只有秦泽听懂李教授话里的意思,他夸的不是自己,而是他背后的财大教授秦老爹。李教授应该是误会了,把这份风险评估当成是秦泽老爹的手笔。

    一千多块钱就能让同级的教授帮他做事,血赚了,当然洋洋得意。

    秦泽get了众人刮目相看的眼神,嘴角噙笑,看都不看面色难看的杨晨,从容淡定坐回自己座位。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小赤佬,跟我斗!

    我可是和秦宝宝斗智斗勇二十年的好汉,精通各种宅斗技能和密室暗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