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十三章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秦泽从门口望进去,这间教室与普通教室并无区别,只是桌椅都被清到教室后面,只留四五张课桌,摆着笔记本,桌前的学生或是抬头看过来,或是心无旁骛的做着自己的事。李教授五十多岁,两鬓斑白,八字眉,戴着一副土气的圆框眼镜,看着是个很严肃很不好相处的老学者。

    他从电脑上移开目光,转头看来:“进来吧。”

    秦泽点点头,走到讲台边。

    李教授扶了扶镜框,审视着秦泽:“今年大三了吧,明年下半年该实习了。”

    “是的,所以想提前锻炼自己。”秦泽说完,忽然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一丝紧张的情绪,依照他以往的尿性,受教授犀利的目光审视,不说两腿战兢兢,总该有些拘谨吧,可他心里很平静,平静的连自己都惊讶。

    李教授点点头,“虽然你爸跟我打过招呼,不过咱们就事论事,该有的考核不能少。”

    他从抽屉里取出一叠a4纸,上面罗列着许多课题,挑了几张出来,递给秦泽:“这是本次数模中的一小部分课题,比较浅显容易,你拿过去看看,我给你两个小时,随便你挑两道题,把解析方程式给推算出来。小刘,给他笔。”

    那名开门的女学生立刻递上来一支笔。

    秦泽也不废话,环顾一圈,发现没有多余的座位,就去教室后排自力更生的搬了一张课桌出来,轻手轻脚,尽量不发出过大动静。

    秦泽扑在草稿纸上推算方程,时而看看课题内容,好几次眼见要推算出完整方程,又不得不推倒重来。

    数模是门很高深的学问,而他现在做的,连数模都算不上,只是两万五千里长征中的一小步。数模又称数学建模,本质是利用数学工具解决实际问题的重要手段,再说的通俗点,就是用数学语言和方法,为某种事某种现象建立“方程式”。打个比方,某个数学家想预测天气,他就可以收集数据,建立一个庞大的数模,通过数模来推算明天的天气。

    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真正的预测天气,远比这个复杂。但其实气象局就是一个巨大的数学模型。

    经济学和数学是分不开的,数模也是其中很高大上很广泛的一种运用。

    秦泽推算了半个小时,额头渐渐出汗,总算摸到正确方向。还是数学根基太浅了,很多公式都要绞尽脑汁才能想起来。如果秦宝宝在这里,肯定哼哼两声,一把推在秦泽脑袋上说:“你给老娘死开,分分钟搞定。”

    都说男人天生逻辑性强,女人天生感性,因此男人理科强,女人文科好。但这规律搁在秦家姐弟俩身上完全颠倒,秦宝宝从小数学就拔尖,成绩没掉出过前三,自称理科女王。秦泽则文科更好一些,最辉煌的事迹是当年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拿过三等奖。

    幸好他知道自己不是聪明人,勤能补拙,没自暴自弃,才没被两道可以挡住百分之五十财大学生的题目给难住。

    时间飞快,李教授在助手们的协助下一点点推动建模进度,时而开个小会议,但这些都跟秦泽没关系。

    两小时后,李教授似乎才想起秦泽来,走下讲台,来到他桌前,也不说话,拿起他的卷子看,白纸上写着方程答案,字迹工整,有着让李教授一眼就喜欢的一丝不苟。再看草稿纸,涂涂改改,密密麻麻的推算公式,没有丝毫留白。秦泽的数学是老爷子一鞭鞭训练出来的。

    “还行!”李教授点点头,把纸张放回桌上,转身走回讲台,“都停一下手头的工作。”

    五六名助手抬起头。

    “给大家介绍一位新成员,金融系7班,秦泽,你们的学弟。”

    秦泽站起身,礼貌道:“请大家多多关照。”

    稀稀拉拉的掌声。

    李教授又说:“杨晨,这几天你先带带师弟,让他今早搞清楚我们的项目。我待会儿还有课,先走了。”

    一个穿蓝色t恤,浅白色休闲裤的男生点点头,满脸笑容:“知道了教授。”

    李教授离开了。

    来这里之前,老爷子已经跟秦泽详细说过,一个庞大的数学模型,不可能什么都李教授亲力亲为,所以他需要助手,助手的工资是每日两百,一个星期的时间。数学模型完成后,他可以拿到一千四。

    李教授本来是不愿意招在校学生的,手下的几个助手都是大四实习生,下个月就毕业那种。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才答应让秦泽试试看。

    秦泽在座位上等了片刻,见那位叫杨晨的学长埋头做事,就主动走过去,叫了一声“学长”。

    杨晨看了他一眼,随手从抽屉里取出一摞资料,不咸不淡道:“你自己先看看吧。”

    秦泽只好拿了资料回座位,耐心啃起来。一个好的私募公司应该有自己的专业市场分析人员,可见委托李教授的私募公司规模不大。组建一个完整的数模,需要海量的公式与数据。数学是世上最理性的东西,每一步都需要反复推敲。秦泽这一组负责的是收益率和风险评价这一块。

    资料里除了不算太详细的摘要外,还有一连串的符号说明。秦泽看起来有些吃力,掏出手机,网络搜索,逐个翻译。

    眨眼间到了饭点,教室里的学姐学长们各自去食堂解决温饱问题。秦泽本想拿出头悬梁锥刺股的劲头埋头苦学,但被掌管钥匙的学姐赶出去吃饭。

    因为时间有限,他随便吃了点饭,就匆匆赶回来教室。

    教室门虚掩着,露出一条缝,刚要推门进去,就听见里头有人说话:“晨哥,那新来的什么路数?咱们这数模辛辛苦苦建了一个月,离交货时间就一个多星期了,好家伙,他冷不丁的插进去,赚我们的劳动成本啊。”

    说话的家伙也是秦泽这一组的,名字就不知道了。

    杨晨哼了一声,“他爸和李教授好像是同个办公室的,关系户嘛,过来长长见识,混个零花钱。”

    “咱们这一组也就一万块的奖金,硬是被他分去一千多,奶奶的,够半个月的房租了。”

    “你不是还住在寝室吗。”

    “那也可以来两次大保健了。”

    “放心吧,今天有任务,他连基本情况都没摸清楚,到时候我再把一些课题分配给他,他要完成不了,呵呵,李教授肯定心里不喜。多来几次,说不定就会把他踢出去。”

    秦泽脸一黑,心说这俩小赤佬。他默默下楼,绕着教学楼溜达一圈,心里感叹,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种不见刀光剑影的厮杀,上了大学之后愈发残酷。不对,人生处处有争杀,小学中学也不例外,只不过那时候年纪小,喜欢以暴力方式表现出来。

    秦泽不喜欢这种藏在暗处阴损之极的勾心斗角,他还没有适应。

    十几分钟后,他上楼进教室,学长学姐们基本都回来了。那个叫“小刘”的学姐朝他笑了笑,秦泽礼貌性的回一个微笑。

    下午一点半有节专业课,下课后,秦泽拒绝了室友联机开黑的邀请,一头扎进建模资料堆里。他虽然不是秦宝宝那种天赋异禀的理科达人,但有一个优点让老爷子都称赞不已:每逢大事有静气!这是老爷子亲口夸他的话。

    到了下午五点,李教授回来了,各组分布下任务,在宣布今天结束之前,难得的想到了秦泽。

    “收益率和风险评估这一块的资料内容,都看的怎么样了?”

    “一个人瞎捉摸,还没吃透。”秦泽说。

    李教授眉头顿时一皱,看向杨晨:“不是让你带带他吗。”

    杨晨一脸无辜:“我给他资料了,让他不懂的随便问我,可一整天他也没什么问题,我还以为秦泽底子厚,自个儿融会贯通了。”

    尼玛,你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

    李教授看了秦泽一眼,也没说什么,宣布今天工作结束,李教授云淡风轻的态度,倒是让杨晨有些失望。只有秦泽隐隐能猜到他的心思,其实建模已经接近尾声,缺助手是真的,但怎么可能会邀请秦泽这样的半吊子入伙,多半是看在老爷子的份上。那天老爷子也隐晦的说过: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他。

    所以秦泽是不是混日子,李教授无所谓,有他爸在幕后帮忙呢。

    秦泽问杨晨要了资料,他倒是没拒绝,交给他一摞复印件,一个在校大学生,光看资料还能看出花来不成?

    散伙之后时间还早,他在聊天群上发言:“解放啦!”

    片刻后,李良回复:“快来快来,我们需要你主持大局,妈蛋,带不动他们。”

    赵八两跟着回复:“是我带不动你们,哥以一敌三,誓死不退,一回头,尼玛,队友呢?队友全死回温泉了。”

    然后是刘自强:“我就静静看你们装逼,不说话。”

    秦泽嘴角勾起,手机放回兜里,背着单肩包,小跑着往网咖方向前进。

    熟悉的位置,熟悉的三个牲口。嘴里叼着烟,斜斜靠在沙发椅上,因为等秦泽的缘故,李良抽空在看比赛视频,赵八两开着小窗口观摩岛国刘自强玩手机。

    秦泽习惯性叼上烟,开机,眯着眼吞云吐雾。

    “月底就暑假了,你说你瞎折腾什么。小心挂科。”李良狠狠抽了口烟。

    “赚点零花钱,总不能一直让姐姐养。”秦泽从包里掏出矿泉水,每人发一瓶。

    “投资方面的建模不好搞,需要考虑的因素太多,第一天感觉怎么样?”相对另外两人来说成绩最好的刘自强,拧开盖子喝了一口,笑呵呵的问。

    “难不难搞倒无所谓,就是今天碰到个贱人,心情不太好。”秦泽吐槽。

    “你有故事,但我没酒。说来听听?”李良顺便在电脑里邀请秦泽加入游戏。

    “一个傻逼而已,我会找机会弄他的。”秦泽撇撇嘴。

    “到时候千万要带上八两,用他的人间大炮狠狠戳那傻逼的菊花。”李良刚说完,忽然大惊小怪叫起来:“神经病啊,你邀请着菜鸟干嘛。”

    一个id叫做“小蛮腰”的家伙混入了阵营,正是那天把他们坑惨了的青铜菜b。

    小蛮腰热情的在房间里发言:“万岁万岁,大神你终于上线了。”

    “大神你们是开黑的吧。”

    “小女子今天连跪了三盘,又掉段了。”

    “大神带我上分带我飞,人家跟你开视频哦。”

    三个牲口都不愿搭理她,就连缺爱的赵八两也不屑和她说话,这年头,网上的人妖太多了。一想到屏幕对面是个糙汉子,甭提多恶心。

    秦泽玩味的回了一句:“裸(和谐)聊吗?”

    “讨厌啦!”

    屏幕一暗,进入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