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八章 像突然地高歌
    秦泽掏出手机,在“303宿舍群”里发了一条消息:“不逃课的,奖励一根冰棍。”

    很快有人回复:“秦教授太阴险,不敢逃课。”

    “我能把奖励换成女朋友吗。”

    “男人从不舔冰棍,请给我买甜筒。”

    秦泽笑了笑,手指飞快:“充气的女朋友行不行?那就统一点,大家都吃甜筒。我刚路过小卖部,买了甜筒就去教室,门口等你们。”

    说完,他把手机放回兜里,走进校区一家小超市。

    每人一根甜筒,买好之后,拎着塑料袋优哉游哉往教学楼走。

    教室门外,秦泽背靠栏杆,面朝教室,掏出一根甜筒吃起来。距离上课还有十五分钟,三三两两的学生捧着书,结伴走入宽阔的阶梯教室。

    五个班一起上的公开课,教室能容纳五百人。

    “秦泽!”

    不远处有人喊了他一声。

    秦泽转头,脸上浮现笑容,三个吊儿郎当的家伙结伴走来,中间是一米九的魁梧敦厚汉子,东北汉子赵国山,小名八两。膀大腰圆,肌肉壮实,平时说话,一口一个“俺”。赵国山名字太土气,秦泽几个喜欢叫他赵八两。

    赵八两左边是个眉目清秀的家伙,李良,沪市本地人,家境比秦泽殷实,老爸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外贸公司,李良名下就有三套房子。妥妥的富二代,不过为人和气,很好相处,就是喜欢逛夜店,自称老司机。

    最后一名是个外貌普通的青年,刘自强,苏州人,家境普通,才情普通,长的也普通,和秦泽都是“路人甲”属性。平时最喜欢挂在嘴边的格言是“男儿当自强。”

    这三人就是秦泽的室友。虽然秦泽不住校,但寝室床铺是保留的,只需向学校缴纳住宿费即可。每学期的期末,他都会在学校住一个月,头悬梁锥刺股。

    秦泽把甜筒分给室友们,赵八两一口就咬了半个,瓮声瓮气道:“秦泽,今天睡不睡宿舍?”

    “干嘛。”秦泽看了他一眼。

    李良舔了口甜筒,挤眉弄眼:“上次你给八两下载的16g都看腻,骚汉子春心思动,奈何没有新鲜血液补充,晚上和五指姑娘玩耍都没劲。”

    “去去去!”赵八两一拍李良,把他的小身板拍在墙上。

    刘自强笑看着两个室友打闹,朝秦泽点点头。

    秦泽笑道:“回到我把迅雷账号给你,你自己下载。”

    李良吃了一惊:“呦,你舍得把藏宝库的钥匙交出来了?是不是在外面金屋藏娇了?”

    “滚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姐姐住一起。”秦泽作势要踢,李良慌忙跃开,“从今以后,我要戒骄戒躁戒撸。”

    “上完课一起吃个饭,然后网咖连坐去。”秦泽提议。

    室友们一致同意。

    “话说回来,你不是说你姐姐长得很标志吗!肥水不流外人田,要是她还没男朋友,就给咱们介绍介绍呗。我就算了,毕竟老司机,还不想找女朋友管着,但八两又老实又强壮,器大活好,还有老刘,虽然闷骚了些,但每天看他俩晚上左右手互搏,我都替他们揪心。”李良一把搂住秦泽的脖子。

    “你滚!”

    三个人一起朝他吼。

    四人靠着护栏吃甜筒,嘻嘻笑笑,临近上课,走廊那头又走来一群人,虎虎生风,气势十足,看架势有点像古惑仔压马路。为首的是个帅哥,发型很潮,两鬓推光,顶部头发做了定型,双耳戴着银色耳钉,穿着黑色紧身t恤,白色牛仔裤。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来。

    这个社会既然有秦泽这样的路人甲,当然就有受人追捧的主角,秦泽认识这位剑眉星目帅气凛然的家伙,校草谁不认识,这家伙叫张明玉,zj人,名副其实的富二代,据说家里有三家上市公司,资产几十个亿,相比起来,李良在他面前就是土鳖。大学可不比初中高中,中学追捧是学霸,学霸受老师欢迎,受女同学仰慕,学霸是学校上层人士。到了大学,学霸就不值钱了,拼爹才是王道。但家里有钱,又是学霸就不一样了,张明玉就是这样的人。

    又有钱,又是学霸,偏偏长得还帅,简直不给秦泽这些路人甲留活路。张明玉开学第一天就火了,因为他开着保时捷跑车来学校报到,被人拍照片传到校园论坛。女生们都喊着要给他生猴子。

    张明玉一进教室,秦泽几人就听见里头传来不小的喧哗声,夹杂着女生们的惊叹声。

    李良酸溜溜道:“真牛气,家里有钱了不起啊。”

    赵八两接着说:“长得帅了不起啊。”

    刘自强幽幽道:“学霸就了不起啊。”

    秦泽最后总结:“好想干死他。”

    马上上课了,秦泽一伙人迅速吃光甜筒,走近教室。宽阔的阶梯教室,黑压压坐了两百多人。这间大教室可以容纳五百人,因此不显拥挤。秦泽等人挑了个人不多的位置坐下,张明玉坐在他们左手边靠近走道的位置,正低声和同伴交谈,张明玉四周的位置都被觊觎他美色和金钱的女学生占据。

    这种人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的焦点。

    秦泽旁边还有几个女生,兴奋的交谈着:“张明玉耶,张明玉也来了。”

    “好帅啊,要是我能做他女朋友就好了。”

    “去去,我才是他的真命天女,只是人家还没注意到我。”

    “年少多金,学习成绩又这么好,简直是国民男神,我要是能和他谈一次恋爱,也不枉费上学四年时光了。”

    “做梦呐,人家女朋友是系花好不好。”

    “哼,我们要坚信系花什么的,都是明玉欧巴人生中的风景,我们才是欧巴的归宿。”

    秦泽心说:妈的智障。

    这时,一个女生拿笔头捅了捅秦泽的胳膊,不耐烦道:“哎,同学,你挡着我拍照了。”

    秦泽一转头,看见那几个女生拿着手机拍照,不用猜,肯定是要发校园论坛炫耀,标题一定是《惊现男神张明玉》之类的,因为这类帖子太多了,他看过不少。

    李良黑着脸说:“要拍照出去拍,现在是上课时间。”

    女生嗤笑一声:“你管得着吗,又不是拍你。你谁啊。”

    “嫉妒校草的呗,看他一脸羡慕嫉妒恨就知道了,长这副歪瓜裂枣模样。”

    “你给我们拍,我们还不拍呢。”

    “辣镜头辣镜头。”

    “哈哈哈!”

    李良气炸了。

    秦泽扯了扯他的袖子,摇摇头,没必要和女人吵架,吵输了丢人,吵赢了也不是什么光鲜事。

    上课铃声响起来的时候,教室门口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穿着休闲西装,油头梳的一丝不苟,国字脸,神情严肃,人到中年,有一股内敛的气质。大概就是所谓的男人四十五十一枝花。他一出现,教室立刻安静下来。

    秦教授来了!

    秦教授扫了一眼大教室,满地的点点头。打开幻灯机,从公文包里掏出教材,朗声道:“今天咱们就不点名了,也省的你们两次三次的帮同学喊“到”,每次我看出来,都不好意思点破你们。”

    教室里一片哄笑声。

    “今天给大家讲讲国际金融的两个重点知识:外汇理论与实务、金融工程,翻开书本......”

    秦泽缩着头,尽量不让老爷子关注到,漫无目的的翻看积分商城,兴致勃勃。这节课并不是专业课,期末考试也是开卷考,他不担心,反正期末的时候老爷子都会把一摞教材摆到他面前,把里面的重点内容标注出来。他只要顺着老爷子的思路补习就好。不说门门优秀,挂科是肯定不会的。

    一堂课渐渐进入尾声。

    “下课之前给大家布置一个任务。”秦教授在电脑上打开一张幻灯片,通过投影仪投射在大屏幕上,竟是密密麻麻的俄文。

    什么鬼?

    学生们懵逼了。

    “这个段落节选自俄国经济学家安德烈?彼得的《百年货币史》,安德烈一直是俄国饱受诟病的经济学家,所著的盘里下载,把它翻译出来,并写一篇不少于一千字的读后感。作业发到我邮箱就行了。”

    秦教授又在秀他的俄文了。

    所有学生不约而同的想。

    秦泽默默捂脸,老爹精通俄文、英文、日文,时不时的就会在课堂里秀一下。

    “秦教授,不必了。”只见张明玉忽然站起来,脸上很有种“主角”的淡定:“правыониилинет,ноязнаютолько,чтоянепомнюниодногоднявмоейжизни,когда6ыянепринадлежалейинечувствовалнадсо6ойеёвласти.онанепокидаетменяденьиночь;ятоженевыказываюпоползновенияудратьотнеё,—связь,стало6ыть,крепкая,прочная........”

    他竟然以一口还算流利的俄语,把文章段落朗诵了一遍,期间有些许生涩的发音,不过除了秦教授,没人能听瑕疵,满堂的妹子们惊为天人,尖叫不断。

    秦泽的几个室友脸色都变了,尼玛,长得帅又有钱,还比你有才华,苍天不公啊!

    张明玉顿了顿,胸有成竹道:“这篇段落讲述的是从金本制货币时代过度到信用纸币时代,所引起的一些社会变化。作者对信用纸币的未来给予厚望,以及一些对未来金融的推测。不得不说,这是个很有远见的经济学家。”

    “啪啪啪!”

    掌声响起,妹子们激动的面红耳赤。

    这时,秦泽收到一则信息:“有任务提醒,请宿主查看!”

    “天呐,张明玉还懂俄文。”

    “不愧是我的男神,人家好喜欢。”

    “太惊艳了,这男人太优秀了。”

    “听说他家里有一家上市公司就是俄国资金方注资合作的,会俄文也不奇怪。”

    “谁在说我家明玉是纨绔富二代,我跟谁急。”

    “就是,有些男生自己家境不行,还不肯努力。就知道羡慕嫉妒恨。”

    最后说话的那个女生狠狠瞪了李良秦泽几人一眼,她刚才拍照被几人挡住,起了口角。

    “指桑骂槐说谁呢。”李良怒了。

    “同学,你现在丑陋的嘴脸让我很不开心。”刘自强说。

    赵八两不说话,瞪了那女生一眼。但人家根本不怵他这彪形大汉。

    “呦,还不让人说了。”

    “就是,一辈子穷屌丝的命。”

    “活该没女朋友,瞎子才看上你们,根本没法和我的男神比。”

    “看看这同学多有自知之明,一句话也不说。”

    一个女生用嘴朝秦泽怒了努。

    一阵窃笑声。

    秦泽转头看了她一眼,忽然站起身:“秦教授,我有不同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