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七章 秦泽和大学
    两公里路跑跑停停,把秦泽累的不行,平日里虽然不爱运动,但慢跑两里路总不是难事,可想而知,白天是真被系统掏空了身体。

    公园里万籁俱寂,郁郁葱葱的草坪,修建整齐的灌木,精心栽培的花朵,还有一根根静默的大树,路灯洒下橘黄的光晕。

    秦泽坐在公园长椅上喘气,汗水顺着脸颊一滴滴滑落。肺像是老旧的鼓风机:“呼呼呼......”

    歇了几分钟后,他起身在公园里慢跑,路边偶尔有车辆飞速驶过。运动从来不是秦泽的长项,他从小肠胃不好,剧烈运动后必定要呕吐。所以除了体育课外,基本不进行身体锻炼,上学的时候看着男生们在篮球场上纵横,场外是女生们呼唤加油,他心里其实很羡慕,而以他的身体和技术,是没资格在篮球场上露脸的,上场了也只能充当背景和路人甲。所以只能远远坐在草坪上,叼根草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表示自己不喜欢篮球也不屑女孩们的欢呼。

    他慢跑十分钟,然后走五分钟,如此坚持一个小时。冲锋衣被他仍在了长椅上,t恤被汗水浸透。

    “系统,系统......我觉得我要抢救一下。”秦泽瘫坐在草坪上,不停干呕。

    “抱歉宿主,系统不具备医疗功能,但你可以从系统里兑换中医或西医技能。”

    “还能兑换医术?”

    “可以!”

    “算了吧,没有行医执照,我会被警察叔叔抓走的。”

    “宿主真是榆木脑袋,枉费你看了那么多小说,就没有一点点领悟?”

    “你是说在公园里偶遇突发疾病的老爷爷,或者在大马路上碰到被车撞的小萝莉,又或者......拜托,你也知道是小说呐,换了你是病人,你会让一个外行人给自己治病?治死了咋办?丁点也不符合逻辑。”

    “据资料显示,很多老中医、野郎中,都没有行医执照。这种事情,还得看宿主自己努力。”

    “我现在就想留着积分点,应付你下一次的任务。”秦泽一边与系统较量槽技,一边休养生息。

    五点半,天色青冥,夜幕淡去,即将天亮。

    秦泽总算缓过劲来,在公园的草坪上站定,轻纳一气,拉开架势。双手虚抱丹田,左手下压,右手上扬,双手之间的距离达到极致后,又缓缓合拢,随后以丹田为心,双臂画出一个大圆,与此同时,双膝微屈。

    他的呼吸变得时快时慢,暗合着肢体动作,吐纳故新。

    秦泽闭上眼睛,放空大脑,什么也不去想,凭借本能反复打出十二段锦。不知过了多久,丹田内升起一股暖流,涌向四肢百骸,通体舒畅。他沉浸在这种状态中,直到感慨激昂的音乐声响起,像是劈开混沌的神斧那样劈进秦泽脑海。他从奇妙的状态中惊醒,天色已经大亮,公园外的车辆也多了起来,不远处的小广场上,一群练功服的大妈踩着轻盈的步子左右左右......领舞的大妈手上还握着一把风骚的扇子。

    旁边的录音机里播放着时下最流行的动感民谣。

    秦泽掏出手机一看,已经七点半,不知不觉练了两个小时。

    他捡起草坪上的冲锋衣,甩在肩膀上,小跑着往小区方向跑。

    路过早餐铺子的时候,顺手买了两碗豆浆,两屉小笼包,四根油条。

    掏钥匙开门,秦宝宝的房间开着,洗手间传来哗哗的水声,应该是姐姐在洗澡。秦泽把早餐在桌上摆好,肚子饿的咕噜噜叫唤,还好他的牙刷毛巾都是放在房间的,否则等秦宝宝洗完澡,人都饿死了。

    秦泽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翻看积分商城,里面的储存堪称海量,攘括了各行各业,各种技能。这简直就是宝山啊,秦泽觉得自己要尽快熟练运用里面的东西,否则遇到任务的时候也不至于抓瞎。

    这时,秦宝宝洗完澡出来,穿着浴袍,脑门上贴着刘海贴,脸蛋白皙透红。

    秦泽觉得姐姐扎丸子头露刘海,会更加漂亮,但秦宝宝的省美观觉得自己齐刘海更靓丽。

    秦宝宝拉开椅子,还没坐下,就伸手捏起一只包子往嘴里塞。鼓着腮帮子说:“早上去哪儿了?”

    “跑步锻炼去了。”秦泽不动神色的收了系统界面。

    “就你还跑步?”

    秦宝宝听到这话,一手掩嘴,表情夸张,以“呵呵呵”的笑声表达自己的不屑。

    “你别笑,最多半年,哥就是身怀八块腹肌的奇男子。”秦泽哼哼。

    “别说半年,你要能坚持一个星期,下个月做饭我包了。”秦宝宝撇撇嘴。

    “那我现在就认输。”秦泽立刻还击。

    秦宝宝活了二十五年,都不知道炒菜时先放油还是先放菜,煮饭时先放米,还是先放水。

    恼羞成怒的姐姐打了秦泽一下。

    秦泽吃完自己那份早餐,忽然想起一事,“对了,再给我点钱。”

    秦宝宝眉头一皱,足以让百分之九十的女子羞愧的丹凤眼一横:“上个星期不是给你五百生活费吗。真找女朋友了?”

    “别这样看我,你生日的时候,蛋糕是我买的。妈蛋,花了我三百大洋,你那帮闺蜜就是败家娘们,一口没吃,全用来抹脸了。”

    秦宝宝似是松了口气,踩着拖鞋屁颠颠跑回房间,拿着手包出来,抽出五百软妹币搁在桌上:“省着点花哦,我刚辞职,新工作只有三千基本工资,咱们往后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啦,可不能问老爹老妈拿,否则又得被老头子唠叨。”

    “你不是签约当明星了吗,明星就三千工资啊?”秦泽一脸“我读书少你别骗我”的表情。

    秦宝宝一翻白眼:“不是还没出道嘛,娱乐公司每年签约的艺人多了去了,能混出名堂的也没几个,都是些不愠不火的半吊子。而且明星也不在乎基本工资的。我还有三个月的培训期,培训完了才能出道,这段时间就只有一点点基本工资的微薄收入。”

    秦泽顿时升起时不我待,抓紧赚钱的念头。

    他家虽然是本地人,也有两套房子,但这些是不动产,真正的存款其实不多。用沪市本地人的话说:有钱的都不是我们本地人,有钱的全是外地人......

    秦泽搬来和姐姐住之后,家里就断了他的生活费,他的花销全是秦宝宝承担的,一年四季,一季三套衣服,还有手机,还有笔记本,都是秦宝宝给他买的。

    心里想着要赚钱,但嘴上肯定不会说出来,秦泽踹了踹秦宝宝的小腿:“那你还傻坐着干嘛,赶紧培训去,不混出个人样别回来见我。”

    秦宝宝大怒,在桌子底下还击,给了他一顿佛山无影脚。

    早上八点半,秦宝宝风风火火上班去了。

    秦泽到浴室冲澡,麻利的脱掉t恤裤子,正要往竹篮子里扔,冷不丁的就看见竹篮子里躺了一堆衣物,最上面的是秦宝宝昨天穿的黑色蕾丝内衣,秦泽的第一念头就是:“听说网上有美女卖原味内衣,不知道秦宝宝的能卖多少钱?”

    上午10:00,秦泽背上姐姐给他买的hermes包,走出小区,搭乘地铁前往大学城。

    这片大学城扎根着许多名牌学府,复旦啊同济啊理工啊,相比起来,秦泽念的财大就显得不愠不火,不垫底,但和那些重点大学又相去甚远。简直是秦泽的绝配,高不成低不就,念着同样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大学。用秦宝宝的话说就是:这很秦泽。

    当年老爹是想把唯一的儿子培养成复旦优等生,奈何独苗不争气,退而求其次考一考同济理工什么的。但最后秦泽读了财大。老爹恨铁不成钢之余,也没法说什么,因为秦泽义愤填膺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

    老爹就是财大的教授!

    红色的墙体,红色的楼顶,阔气的校门,秦泽垫着单肩包,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入熟悉的校园。

    宽阔的双向车道,两侧绿树成荫,打扮清凉的女生捧着书走在人行道上,或三两成群,或孤身一人。时而有车辆驶入校园,低速缓行。

    秦泽今天穿了连帽卫衣,又背着单肩包,看起来有几分高中生的味道。他其实不喜欢背单肩包,但他又不得不背着,毕竟不是住校生,课本教材一大堆,不背不行。再说这包是秦宝宝给他买了,花光了她的年终奖。

    今天中午有一堂国际金融相关的公开课,下午两门专业课,本来他是可以在家睡个回笼觉,吃了午饭在来学校上课。但负责这门课的教授是出了名的小心眼,时不时的就会来一次测试,测试成绩直接与期末总成绩挂钩。不少学生都被他坑惨了,因此很少有人逃他的课。对于这位教授的评价,学生们看法一致:蔫萝卜辣心儿!

    这位教授姓秦,没错,就是秦泽他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