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四章 面试
    星艺娱乐公司在内地是排前十的娱乐公司,旗下签约的艺人无数,一线明星也不少,拥有雄厚资本,整栋办公楼都是星艺的资产。

    秦宝宝绕着六边形的大楼转了一圈,全楼高30层,玻璃幕墙反射着刺眼的阳光。他们在楼后阴暗小道边找到了停车位。小宝马滑出一个完美的弧度,稳当当的停进去。秦宝宝高中就考出驾照,五六年的驾龄,不同于大多数学生考出驾照后锁在抽屉当纪念,她寒暑假甚至周末都会开老爹的车,载着秦泽到处兜风。开到哪里是哪里,然后坑秦泽的生活费,在午后的阳光里坐下来喝咖啡,吃吃东西。每当那个时候秦泽就很不自在,总有来来往往的路人被秦宝宝的美色吸引,这个瞟一眼,那个看一眼,感觉像是在围观大熊猫。

    下车前秦泽看了眼时间,显示九点半,开了整整一个小时。任务结束在十一点半,他还有两个小时。

    现在是上班高峰期,星艺娱乐办公楼前,西装革履的男人和打扮时尚的女人进进出出,能在这栋大楼工作的人都是白领金领阶层,都市高收入人群。秦宝宝见怪不怪,高跟鞋踩得啪啪响,倒是秦泽有几分拘谨,他还是大学生,没接触过这种阶层和场面。

    进入大堂,从前台姑娘那里问到面试地点,在七楼二号会议室,两人等了三部电梯,才等到空位置。本来以秦泽的意思是直接挤进去。但秦宝宝白了他一眼,说要是有人摸我屁股怎么办。

    秦泽心说,好有道理我都无言以对。

    其实秦宝宝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上初中的时候,坐地铁回家,恰好是下班高峰期,车厢里乘客接踵摩肩,有个电车痴汉偷偷摸了她的屁股。秦宝宝二话不说,转身一个膝撞,正中裆部。从那以后,她上下学都是老爹接送,或者打出租车。

    七楼,前台小姐给两人开了门禁,询问来意,笑着给秦宝宝一张号码纸,道:“会议室在左手边直走。”

    “谢谢!”秦宝宝把号码纸放进包包,牵着秦泽往里走。

    宽敞明亮的走廊上,或坐或站十几个俊男美女,一名打扮简练,穿ol套装胸,脖子挂着铭牌的女工作人员站在会议室门口。看见秦宝宝和秦泽后,面带笑容的迎上来,看都不看秦泽,“把履历和号码纸给我。”

    秦宝宝从包里掏出早准备好的履历,连同号码纸一起给她。女助理翻看了一下,确认有秦宝宝这么个面试员,礼貌道:“请稍后片刻。”

    秦宝宝拉着秦泽在楼廊上的座椅坐下,低头玩手机。

    秦泽小声道:“好气啊。”

    “气什么?”秦宝宝歪着脑袋,好奇的看他。

    “刚才她看都没看我。”

    秦宝宝吃吃笑道:“说明人家有眼力嘛。”

    “你看起来不太紧张啊。”秦泽捅了捅姐姐的小蛮腰。

    “你倒是很紧张。”秦宝宝说。

    “我不紧张,我就是感觉不自在,他们都在看你呢。”

    秦宝宝转头看向正装笔挺的帅哥们,有的人下意识回避她的目光,有的人自我感觉良好的微微一笑。秦宝宝展颜一笑,让很多男人心中砰砰狂跳。

    她收回目光,哼哼道:“别理他们,反正也习惯了。”

    “可我不习惯。你走到哪里都是大熊猫,而我就是大熊猫边上的竹子。”秦泽郁闷道:“竹子也有尊严的好不好。”

    “好啦好啦,竹子,让我这只大熊猫啃一口。”说着就把她精致的脸蛋凑过来,要咬秦泽的脸。

    秦泽赶紧推开她,小声道:“你干嘛啊,这么多人看着。”

    秦宝宝切了一声,继续低头玩手机,“我不紧张啊,没什么好紧张的,面试不成功,大不了换一家。娱乐公司挖掘新人的方式各式各样,普通人想成为明星,渠道也很多,各种唱歌类的综艺节目也不少。”

    “王力红!”

    “轮到我了?”

    “进来吧。”

    前一名面试者是个清秀可爱的小姑娘,垂着头,满脸沮丧。一副要哭的样子。

    “怎么样?通过了吗?”

    “面试都问什么啊?”

    立刻就有人上前打听,七嘴八舌的。

    秦泽也竖起耳朵。

    小姑娘摇摇头,“他们说我不会唱歌,也不是科班出身,没有达到签约条件。”

    这也是个想靠脸混娱乐圈的小姑娘呐。秦泽把目光看向身边这位也想靠脸吃饭的大美人。

    “干嘛,我唱歌也不错的。”大美人瞪了他一眼。

    时间过的很快,一个个面试者轮流进去,每个大概五分钟,有人面带喜色的回来,也有人沉着脸出来。

    一个帅气的年轻男人从会议室出来,喜气洋洋,睥睨自雄,扫了一圈走廊,大步走向秦宝宝,在她身边坐下,彬彬有礼道:“美女,我叫苟戴!”

    秦宝宝看了他一眼,微笑:“你好。”

    “你也是来面试的啊,我敢保证,你条件这么好,绝对能签约星艺。我们今后就是同事,中午一起吃个饭?”帅小伙被她的笑容给电到了。

    秦宝宝眼珠子一转,搂着秦泽的胳膊:“老公,中午吃麻辣烫好不好。”

    “好啊,但晚上不许吃麻辣烫。”

    “讨厌啦。”

    苟戴尴尬的走了。

    秦泽看着他灰溜溜的背影,朝秦宝宝龇牙:“麻辣烫这个梗太老了,下次换一个。”

    “秦宝宝!”

    女助理在门口喊。

    “到我了。”秦宝宝把包包交给秦泽,高跟鞋在水磨地砖上啪啪作响,臀儿扭动的格外风情万种。

    推开仿木大门,长长的会议桌摆在落地窗旁,面试官坐在会议桌后,三个大腹便便的大叔,两个中年妇女。

    大叔们看见秦宝宝进来,不约而同的双眼一亮。

    比照片更漂亮!

    难怪有信心混娱乐圈,这年头颜值不达标,还真没勇气去娱乐圈趟浑水。

    秦宝宝敏锐的察觉到炽烈的目光,由下而上扫视她的身体,像扫描仪似的。心里一凛,想起有一次秦泽给她说网上盛传一种划分男人和男孩的方法。很简单,小男孩见到美女,第一反应是看脸,然后一直看脸。等小男孩开了几次车,就会把目光从脸往下移,开始关注身材了。有朝一日,他们成了身经百战的老司机,看女人时永远是从下往上。

    秦宝宝当时就问,那你是什么级别?

    秦泽好不尴尬,强撑着说自己理论方面已经是老司机了。

    秦宝宝心说,尼玛都是老司机啊。

    她脸上不动神色,气质高冷,礼貌微笑:“各位老师,我叫秦宝宝……”

    一个中年妇女冷冷打断:“我们有你的履历。”

    秦宝宝精致的眉梢皱了皱,感受到了中年妇女的恶意。

    中年妇女身边的男人咳嗽一声,和颜悦色的暖场:“先坐吧。”

    秦宝宝点点头,坐在为面试员准备的椅子上,双腿并拢,双手叠在腹部。一双修长的美腿裹着肉色丝袜,格外诱人。

    居中那名中年男人目光扫过秦宝宝大长腿时,顿了顿,笑道:“秦小姐,我们看过你的履历,复旦大学毕业,又在外资企业工作了一年。在校、就业,都获得身边人的褒奖。你本该有更好的前途,为什么选择做艺人?”

    十几只眼睛齐刷刷的望着,秦宝宝端正坐姿,一点都不怯场,“这是我的梦想。”

    你有梦想你最大啊?中年妇女心里嘀咕。

    中年男人一笑置之,温和道:“实话告诉你,以你的学历和能力,我们很欢迎,但不是签约你做艺人。首先,你的专业不符,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演技这东西不是说学就能学会的。而从零开始的培训,我们更希望找有潜力的优质股。”

    秦宝宝心说这开局怎么不对呀,这是想刷我的节奏啊。

    “可据我所知,很多出名的艺人,都不是相关专业科班出生。”

    “那你知不知道他们跑了几年龙套?熬了多少年?”

    秦宝宝没话说了。

    “不如这样吧,我办公室正好缺个秘书,你有工作经验,能力出众,又是名牌大学毕业。如果有意向,可以来我这里,工资现在就可以谈。”

    这阴魂不散的秘书,老娘可受够了。

    秦宝宝:“这位老师怎么称呼?”

    “我姓张,人事部总经理。”

    “张总,你这么说我可不服气,我小学初中练过舞蹈,有基础,并不是一点底子都没有。而且我唱歌不错……”

    中年妇女冷不丁道:“青青子衿会不会唱?”

    秦宝宝点头:“会。”

    中年妇女抬手示意:“来,清唱一段。”

    秦宝宝抿了抿涂抹唇膏的嘴唇,清唱起来。她的嗓音有股柔媚的磁性,声线很撩人,唱这种沧桑感浓厚的歌曲,竟是相得益彰。

    中年妇女脸色微微一变,唱的太好听了,她原以为秦宝宝这种没受过专业训练,所谓“唱歌不错”是普通人眼里唱歌不错,或许还是别人吹捧的缘故。但她这段歌词唱出来,不能说完美,唱法上也有很多纰漏,但声音太好听了,酥酥麻麻,痒到人心里。

    “停停停!”中年妇女喊停,面不改色:“声音不错,但唱歌完全是门外汉,说白了就是瞎唱。你这种,去录音棚都很难修声。”

    秦宝宝脸色变得冷冰冰的,精致的脸蛋越发像是希腊雕塑,熟悉她的秦泽要是看到,就知道姐姐大人处在暴怒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