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 第三百九十九章 狗急跳墙的晓冰工作室
    “要塞堡垒!”

    看到无忌手里的道具后,王羽他们几个瞬间明白了无忌的想法。

    要塞堡垒,这玩意和高级药剂配方一样,是游戏里最值钱的道具之一。

    而且这东西不像高级药方一样,到了游戏后期就会贬值,无论是游戏的那个阶段,要塞堡垒的价格都是只高不低的。

    最重要的是,药剂是面向所有玩家的消耗品,资金慢慢回拢,而要塞堡垒的使用群体,则是大行会。

    这些个大行会可一点都不差钱,绝对能够解决全真教现在的燃眉之急。

    “你打算把这东西卖给谁?”春翔问道。

    如果要出手的话,像要塞堡垒这种珍贵的行会宝物,是不愁有下家的,关键是这个价格能不能达到这个东西的价值。

    当然了,扔系统拍卖会,从理论上来讲是最好的办法,可是拍卖会有时间限制,从起拍到结束至少得48小时。

    况且系统拍卖会和人工拍卖会不一样,系统拍卖会完全是把东西扔那里,让玩家在规定时间内自由喊价,玩家多精啊,看到好东西肯定不会叫价,专等着最后一秒起拍(相信不少同学这么玩过)……到时候卖个坑爹的价格就糟了。

    “血色盟!”无忌笑着道。

    “血色盟?血色战旗会比别人价格高吗?”春翔疑惑的问道。

    有道是货比三家,全游戏几百个主城,行会数不胜数,有驻地的大规模行会也有上百家,只是确定一家行会的话,价格肯定会有偏差。

    “会!”

    “为什么?”

    “因为血色盟的驻地是中级驻地!”无忌道。

    “原来如此……”春翔恍然大悟。

    现在绝大多数的行会驻地都是低级驻地,要塞堡垒能够将行会驻地提升两级,所以其他行会提升后,是高级驻地,只有血色盟的驻地提升后是村庄。

    驻地级别的提升和行会级别的提升一样,都是越往后越难的,提升到高级驻地和提升到村庄比起来,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并非同日而语。

    “更重要的是,血色盟是咱们友情行会,有这种好东西不先给他们,也说不过去,就当互利互惠吧”无忌说道。

    “嗯嗯,我同意!”王羽举手表示赞同。

    王羽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血色战旗虽然是个二货,不过在全真教遇难的第一时间出来表态,可见这个人是值的交往的,哪怕是血色战旗说那些话是为了收买人心,但是很幸运,他真的把王羽收买到了。

    全真教的人向来散漫,王羽无忌春翔这三个有决策的人将事情定下后,其他人也都无条件的表示了赞同。

    血色战旗也是个很仗义的人,经过和无忌一番商讨,血色战旗最终把要塞堡垒敲定了一个让全真教和血色盟都十分满意的价格。

    就在系统公告血色盟建立了游戏里第一个村庄名垂青史的时候,全真教的高级药剂也摆上了王羽的杂货铺柜台。

    高级药剂和中级药剂的制作成本相差不算太大,再加上于晓冰工作室压低了材料的价格,所以杂货铺所出售的高级药剂价格仅仅比晓冰工作室的中级药剂价格高点有限。

    中间药剂的瞬回比例是30%,高级药剂的瞬回比例是60%,两者价格相差不大,属性却相差了一倍,性价比自然不言而喻。

    利益永远是让闹事者闭嘴的最佳利器,高级药剂一上架,晓冰工作室所谓的黑心商人的帖子,除了他们自己的马甲自言自语外,再也没人理会,谣言也不攻自破。

    杂货铺还是那个杂货铺,与前几天不同的是,原本火爆的晓冰杂货铺,除了一些新手玩家外,几乎门可罗雀。

    面对如此场景,晓冰工作室的老板李晓冰相当恼火。

    “你们说开店铺赚钱,但是这几天咱们的收益竟然不够店铺租金,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李晓冰的办公室内,晓冰工作室一种首脑面如死灰。

    “老五,主意是你出的,你跟我解释下!”李晓冰怒冲冲的问老五道。

    李晓冰是个商人,也是领导整个团队的人,自然不会因为这点租金而对员工发火,但是这次他真的怕了。

    李晓冰可是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了药剂行当,面对无忌的刁难,轻松识破,并摆了全真教一道,本以为对手会因此被彻底击垮,谁知道三天时间不到,情况竟然完全逆转了。

    人在害怕的时候会莫名的抓狂,李晓冰也不例外。

    老五欲哭无泪的说道:“我也没想到,他们竟然能做出高级药剂。”

    至今老五都不敢相信,高级药剂竟然会在这个阶段出现。

    “高级药剂,哼!”李晓冰冷哼一声道:“那你知不知道现在他们在做什么?”

    “不知道……”老五主管这么多城的生意,忙得不可开交,意识到余晖城全真教一伙人逆袭的时候,已经是今天早上的事了。

    “他们在大量收购材料!”李晓冰咬着牙说道。

    “啊……”不只是老五,办公室内的其他人,都惊了一身冷汗。

    “他们还有钱收购材料?”

    “怎么可能?赔了这么多还敢跟我们硬来?”

    办公室里响起了众人窃窃私语的声音。

    按道理说,但凡一个人将所有的一切赔个底朝天,都不会再此出手,谁知道全真教这伙赌徒不仅没有被击垮,反而发起了狠,跟晓冰工作室死磕起来。

    但是转念一想,也不难理解,人家能够制作高级药剂,放手死磕确实有些底气。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老五战战兢兢的问道。

    晓冰工作室在这场较量中唯一能控制的就是材料市场价格,最后出其不意的亮出了一个中级药剂这个底牌,才能将全真教击溃。

    全真教如果再想翻盘的话,只有大量的资金投入,投入超过了晓冰工作室,就能找回市场价格的掌控权,如果投入不够多的话,只能投多少赔多少。

    可如今全真教有了高级药剂作为底牌,再也不惧价格增长问题,而且还亮出了死磕的架势,如果不能找到同样重量级的大牌,晓冰工作室一个月来所有的投入,都将付之东流,然而能制作高级药剂的药剂师,哪有这么多。

    李晓冰咬牙道:“你死我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