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君子斗智不斗力
    城主欸,多少人想当都当不上,风云天下这行为一点也不像当了城主的模样啊,难不成是高兴的失了智?

    “尼玛!”

    风云天下紧握双拳,悲愤的吐出一句话:“老子被坑了!”

    “被坑了?”大家闻言怔了怔,纳闷道:“不会吧,你不是当上城主了吗?”

    “嗯!”风云天下点了点头崩溃的说道:“这城主就特么是一个坑!”

    说着,风云天下把自己的任务共享了出来。

    任务:重建家园

    等阶:s

    任务介绍:受命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作为天龙城新的城主,你有义务带领大家重建家园。

    任务内容:你的主城严重被毁,需要重新修葺,修葺费用1000000金币,筹备时间还剩1天。

    注:此任务乃城主强制任务,到期限未能缴付修葺费用,将绑定城主玩家,强行扣除。

    “靠!!”

    看到风云天下的任务介绍,众人也傻眼了。

    喵的,还特么可以这样玩?

    难怪全真教的人得到印章后竟然拿出来拍卖,原来他们一早就知道这个事情。

    一百万金币,或许对于风云天下而言并不算什么事,可是买印章已经花了一百万,当城主又要花一百万这不明显是坑人吗。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道理大家都懂,可吃个饭,给厨子老板各付一份,这吃相就有点过于难看了。

    风云天下一向自视甚高,丫不是生气自己多花了一百万,而是生气自己花了钱,却被人当了冤大头。

    风云天下也是个要面子的人,所谓不蒸馒头争口气,被全真教这般设局戏耍,风云天下怎能咽得下这口气。

    思及此处,风云天下的怒火直接烧到了脑门,忍不住愤怒的叫道:“妈的,全真教这群垃圾,我跟你们没完,大家跟我走,我要去余晖城灭了他们!”

    说着,风云天下转过身就要上飞艇去余晖城找全真教的人玩命。

    老虎等人见状连忙将风云天下按在了原地,并劝解道:“你冷静点风少,余晖城可是全真教的地盘,那些人实力据说也不弱,咱们这几个人去了也是送死,不如等老鼠来了从长计议。”

    风云天下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劝,挣扎着叫道:“老鼠不是睡觉去了吗?从长计议个屁!”

    要说老虎几人装备和技术都不错,按住风云天下倒也不是件难事,可架不住人家风云天下是老板啊,哪里敢下死手。

    就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光芒一闪,老鼠凭空出现在了老虎和风云天下跟前。看到几人正在那里拉扯,老鼠顿时一脸懵逼:“怎么回事啊?我才离开多大会你们就掐巴起来了?”

    老虎闻言满头大汗的回道:“老板要去找全真教拼命,老大,你快来劝劝他。”

    “啊?你们也知道了?”听到老虎的话,老鼠有些诧异的问道。

    “知道什么啊?”然而老鼠此言一出,其他人更诧异了。

    老鼠道:“粉雾技能啊?我已经查到了。”

    “哦?”听老鼠这么一说,风云天下立马冷静了下来,然后问道:“说吧,那技能是怎么回事?”

    老鼠道:“刚才我发了帖子,这种粉色的雾还真有,而且不止一次出现过。”

    “在哪出现过?”

    很显然,相对于把自己当煞笔的全真教,风云天下更痛恨把自己脱得光溜溜的劫匪们。

    一听说这有劫匪的消息,风云天下迅速把全真教一伙人丢到了一旁。

    老鼠道:“有说是在雷暴城的,有说实在战神城的,而且这粉雾每次出现的时候,全真教的人都在现场,所以我怀疑这雾应该是全真教的人放的。”

    “日!”经过老鼠这一通分析,众人均是惊叹不已:“全真教!!怎么又是全真教!”

    “我只是分析而已!”看到同伴这副表情,老鼠连忙解释道:“其实这些粉雾和当时的环境也有关系,谁也不敢确定这些雾就是全真教放的……”

    “妈的!”

    就在这时,风云天下粗暴地打断了老鼠的话道:“肯定是那群家伙没跑了!原来是这群王八蛋!我说他们当时怎么这么好心把印章还回来呢。”

    “?”老鼠满头雾水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你看这个!”风云天下随手把自己的缴费任务共享了出来。

    “我曰!”看到风云天下的任务,老鼠登时惊道:“还真是这群家伙!”

    印章是全真教的人拍卖的,全真教的人自然知道印章的坑爹之处。

    若换做其他人,拿到印章绝逼没有还回来的道理,然而劫匪却果断又把印章塞了回来,这正说明劫也对这个印章很熟悉。

    原本老鼠还在纳闷为什么劫匪会把印章还回来,此时看到风云天下的任务,立马恍然大悟。

    拿坑钱的东西往外拍卖也就算了,还堵着拍卖会场抢东西……这特么都是一群什么货色,还真和传说中一样,什么都敢干!

    “那个……”老虎想了想问道:“咱们现在要不要带人去余晖城找他们理论?”

    无论是风云天下还是老鼠老虎等人,大家都不是打碎了牙往肚里吞的主,既然确定了凶手,就没有忍气吞声的道理。

    “理论?”老鼠冷笑道:“你觉得那群家伙是讲道理的人吗?”

    “这个……”

    老虎语塞。

    全真教的人做的都是不讲理的事,和他们理论那不是开玩笑嘛。

    “再说了!”老鼠又道:“余晖城可是全真教的地盘,别说咱们天下盟这几口人还没全真教的人多,就算咱们也是天下末世那种万人行会,贸然去余晖城,那不是找死吗?别忘了,那可是守城战打赢了整个光明阵营的主城。”

    “那……那我们怎么办?”这个时候,风云天下也冷静了下来,掂量了一下老鼠所说的话后,憋屈的问道。

    老鼠思索了一下,淡淡的说道:“君子斗智不斗力!既然咱们不能去余晖城教训他们,那就让他们来咱们这里好了。”

    “他们要是不来呢?”风云天下问道。

    “哼!”老鼠道:“只要有便宜,他们就会来的,咱们可以如此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