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 第九百零一章 再见乌尔图斯
    既然名额有限,自然是动作越快越好,如果是剑指苍穹这种不差钱的行会,肯定就要撕卷轴飞过去了,但是传送卷轴这种东西属于稀有品,在余晖城这种玩意已经被血色盟和剑指苍穹这俩大行会垄断,大家不能用飞的,只能在脚力上下功夫。

    出了城主府,一部分有财力的玩家纷纷召唤出坐骑,直奔城门外而去,引得后面其他玩家羡慕不已。

    要知道虽然游戏已经开启了坐骑系统,但是现阶段坐骑依然也是稀罕物,最便宜的移动速度+10%的小黄马,都得近千金币一匹,高级一点的就更不用说了,目前只有那些高手玩家才消费得起。

    远的不说,就全真教这伙人,有坐骑(轻功)的也只有王羽一人而已。

    要不说游戏和现实直接挂钩呢,从代步工具就能看出玩家的等级差距了。

    最牛逼的神豪可以坐飞机,开不起飞机的土豪可以开车……而寻常中产阶级玩家还停留在跑路阶段。

    看到大家绝尘而去,血色战旗不慌不忙的掏出卷轴想要传送过去,却被无忌伸手拦下:“卷轴不要钱啊,你给我五百金,我能送你到副本门口。”

    一个卷轴上千金呢,这点路就用卷轴,一向小气的血色战旗看来也是豁出去了。

    “额……”

    血色战旗愣了一下方才想起落日峡谷就在全真教的驻地门口,传送阵可以直接传过去。

    一路出了城主府,三人刚要去传送阵,只见一页书和另外两个姑娘也跑了出来。

    这几个姑娘也属于那种混的比较凄惨型的,一页书还好,好歹是一个高手玩家还是个隐藏分支职业,曾经和江湖独行客一起做过任务不说,又有阵营副本收益肯定是不差钱的,老早的给自己搞到了一匹价值不菲的白马。

    但夏天看雪和冬天看花这俩妞混的就比较凄惨了,堂堂行会会长,竟然跟在一页书马后面跑步,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俩是一页书的跟班呢。

    看到王羽三人没有传送,也没有骑马,一页书奇怪道:“你们也跑步啊?”

    “啊,一起不?”无忌热情的邀请一页书。

    不待一页书回答,夏天看雪警惕道:“你想干什么?不会是想绑架我们吧。”

    “你们大爷的!”无忌无语哽咽。

    看来全真教的土匪形象在其他玩家心目中已经根深蒂固了,短时间内估计很难挽回形象。

    看到无忌被怀疑,王羽从一旁解释道:“我们传送的,带你们一路。”

    俩姑娘星星眼:“哇,铁牛大神好体贴……”

    “我靠,没天理了……”血色战旗看到王羽这个在余晖城令人闻风丧胆的杀人魔被夸体贴,和无忌一起抱头痛哭。

    “他们怎么了啊?”姑娘们好奇这俩大爷们为啥泪流满面。

    王羽擦汗:“兴许是看到有姑娘同行,把他们给激动坏了。”

    拖王羽等人的福,夏天看雪俩姑娘虽然没有坐骑,却以最快的速度传送到了落日峡谷。

    落日巢穴副本,就在全真教驻地的门口位置,这让姑娘们再度唏嘘不已,常言道人以群分,全真教果然是流氓组织,竟然和这些匪徒是邻居。

    …………

    落日巢穴是一个三人本,看来是系统为了防止玩家作弊刻意设置的限制。

    毕竟现在玩家被npc坑的多了,一个个也都长了心眼,系统上有对策玩家下有对策,别看任务限制三人不假,玩家们喊上几百人先把boss打残血,让最后三人补刀效果其实也是一样的。

    现在副本只限制三人进入,就避免了这种情况。

    由于传送的原因,两队人如今已经领先其他人一大截,相视一笑,先后进了眼前的副本。

    落日巢穴的等级并不高,是个35级的副本,系统还不至于贱到让三个玩家刷高级本的地步。

    副本里的怪物,也多是落日流氓之类的精英小怪,对于45级的玩家来说不算太难对付,在王羽这等高手眼里自然如同是砍瓜切菜一般。

    王羽三人挥动着兵器,一边打一边往前跑,三人就像大功率的推土机一样,直接就杀出一条血路,推到了boss乌尔图斯面前。

    乌尔图斯还是当年那个乌尔图斯,人高马大,身披重甲,手中一柄金丝大环刀,威风凛凛的居高临下坐在座位上,只不过这家伙的重甲上刻满了魔法符文,同时脖子上多了一圈缝合的痕迹,原来丫的脑袋是直接缝上去的。

    这个设定让王羽连连感叹,想不到游戏里的医学水平这么高,被砍掉的脑袋都能接回去。

    魔化的乌尔图斯(lv45)(暗金boss)(精英)

    hp:3000000

    mp:20000

    技能:崩山击、裂地斩、旋风斩,嗜血狂暴。

    天赋:魔化

    背景介绍:乌尔图斯死后,落日盗贼团一蹶不振,为了重现盗贼团往日荣光,匪徒们花高价请来邪教徒将乌尔图斯复活,复活后的乌尔图斯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看到王羽三人杀上门来,乌尔图斯并没有多看三人一眼,而是杵着一柄大刀端坐在那里十分的淡定,给人一股强大压迫感。

    “嗨,咱们又见面了。”虽然知道乌尔图斯已经不记得自己,王羽看到这个老朋友,还是忍不住打了个招呼。

    谁知原本端坐在座位上十分淡定的乌尔图斯闻言抬起头,看到王羽的面庞后略显惊讶的说道:“又是你?”

    “诶?”见乌尔图斯居然还认得自己,王羽和无忌都不由得一愣。

    这货明明只是个精英boss啊,怎么有这么高的ai,难道是进化了不成?

    血色战旗看王羽的眼光更是惊若天人。

    什么叫做牛逼?这就是!连任务副本的boss都和人家这么熟,一般人谁有这脸面。

    “你还认识我?”王羽好奇的问道。

    “当然认识你!”乌尔图斯站起身来,长刀一摆,冷着脸道:“我是死过一次的人,其他事已经对我不重要,我就是因为你才复活的。”

    在游戏的设定里,在落日峡谷等着被人杀的乌尔图斯只是一个分身投影,只有在守卫行会驻地时候的那个乌尔图斯才是真身,所以乌尔图斯虽然被王羽杀了两次,可是按照系统理论,其实只杀了一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