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 第八百二十八章 你好欺负啊
    看到王羽被致盲,利群心中兴奋无比,二话不说,张弓搭箭,对准王羽就一支接一支的射了过去。

    利群同学离王羽的距离不过是四五米,弓手弹道本就奇快,这种距离下射击就算是睁着眼的人,也难以闪过,何况是被致盲的王羽。

    须臾间,箭支就飞至王羽身前。

    就在此时,王羽突然出手,双手左右一拨,箭支纷纷被击落在地。

    “咦?”利群见状大惊,连忙后退了两步再次对王羽发起了射击。

    数只箭矢带着风声呼啸而至,这一次王羽即没躲避,也没有将箭矢击落,利群的箭矢射到王羽身上,直接穿身而过。

    “哗……”一声玻璃的破碎声,王羽变成了碎片。

    “是残像!”看到这一幕,利群大惊,连忙往后使了个闪避,转身就往后跑,结果刚跑了一步,就撞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利群惊恐的抬起头仔细一看,王羽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而利群撞到的,则是王羽那魁伟的身躯。

    “你撞到我了,快道歉!”王羽瞎着双眼,十分地理直气壮。

    “对……对不起。”利群惊慌的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又很天真的问道:“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想得美!”王羽手一伸,巨大的巴掌像抓篮球一般扣住了利群的脑袋。

    别看弓手手长腿长,攻击犀利,但是其在所有的职业中判定是最弱的,甚至不如废柴格斗家。

    被王羽这种近身大师抓住,利群哪里讨得好去,王羽连技能都没用,利群也挣不开王羽的魔爪。

    王羽人高马大的,胳膊又长,用手抓住利群的脑袋胳膊往前一伸,任凭利群怎样手舞足蹈的甩王八拳,都碰不到王羽半分。

    “尼玛!”利群也感受到了王羽的恶意,顿时恼羞成怒,随手抽出一把金光闪闪的匕首就往王羽胳膊上砍去。

    王羽松开手掌,一个反抓将利群的胳膊拧到背后,随手大拇指屈指一弹,弹在了利群的匕首柄上,利群手里的匕首脱手而出,扎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

    随即王羽一脚踏住利群的后背,将其踩在了脚底。

    “妈的,有本事你给老子一个痛快地!”利群在王羽脚底,一边挣扎一边怒吼。

    “不急!”王羽道:“你就是刚才用脚踩翻滚的马里奥脑袋的那个弓手吧。”

    “你……你没有瞎?”听到王羽的话,利群大吃一惊。

    方才和赤炎战队战斗的时候,利群的名字是没有显露的,所以按道理来讲只要王羽不看到脸面,就不会知道利群是哪个,王羽现在瞎了双眼,竟然认识利群,怎能让他不惊讶。

    王羽叹气道:“瞎了,还有好几分钟才能解除呢,不然你以为我跟你废这话干嘛。”

    王羽在现实里也不是盲人,就算他再怎么精通气息的运用,缺少视野的战斗终究不习惯,此时拖时间竟然是为了解除致盲。

    这倒也正中路西法下怀,毕竟王羽有没有视野区别并不大,如果没有了致盲标识,下面的选手应该也不会轻敌。

    “既然瞎了,你怎么知道是我?”利群的思绪依旧在王羽为什么认出自己上面。

    “你的招式和攻击习惯啊,我感觉的到。”王羽闲聊般的说道。

    “感觉的到?”

    听到王羽的话,不仅是利群,台下其他人也都茫然了,为了玩家情绪,游戏里的感知系统是很低的,感觉这个词明显不适合这个环境,王羽用感觉就能判断招式和攻击,这对寻常人来说,简直太玄幻了。

    利群自然不会信王羽的鬼话,但是受人所制,利群也不敢指着王羽的鼻子说他吹牛逼,愣了半晌后才幽怨问道:“前面这么多对手,为啥只欺负我一个。”

    “这个嘛……”王羽毫不避讳的说道:“你最好欺负嘛,其他人我都按不住,我瞎着眼也不好抓。”

    “……”

    王羽的话句句扎心,利群同学无语哽咽。

    利群判定比王羽低,又被王羽反手擒拿想跑都跑不了,王羽半蹲着踩着利群的后背,二人一上一下,天南海北的胡扯,几分钟后,王羽的致盲终于解除。

    重见光明让王羽懂得了珍惜眼前的美好。

    “嗯,和你聊天挺开心的。”王羽放开利群的手,站起身来。

    利群喜出望外:“那你是不是要……”

    “砰!!”

    利群的放开我三字还未说出口,王羽一脚带着雷光落下来,瞬间踩爆了利群的脑袋。

    “咦?刚才下手太快了,他想说啥来着?”王羽摸了摸后脑勺,满脸的疑惑。

    天真的利群被传送回阵营,眼里含着泪花,幽怨道:“麻痹的,连话都不让人说完。”

    看到自己的手下这么丢人,路西法差点没被气疯,但是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半点法子。

    王羽第五局的对手玉溪是法师,路西法这个圣骑都干不过王羽这个瞎了眼格斗家,法师就更没有什么指望头。

    眼看赛场上的王羽杀死利群后,跑到了撒旦战队出生点守株待兔,路西法俨然已经看到了第二场的结局。

    如今第二场已经成为定局,就算第三场大获全胜,撒旦战队也扭转不了这个局面。

    然而路西法和无忌有言在先,要不死不休,谁投降谁是孙子,敢反悔就是乌龟王八蛋。

    是当孙子还是当乌龟王八蛋?这是个难题……最好的结果当然是什么都不当。

    可是前两场已经被人撸了两次秃头,第三场一定不能输的那么惨。

    要知道以前撒旦战队虽然也不是好名声,但起码实力还是人所共知的,第三场如果再拿个鸭蛋,撒旦战队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想到这里,路西法咬了咬牙把槟榔叫道了身边道:“你去一趟行会仓库,把我哥他们的装备拿来。”

    “这……这不好吧。”听到路西法的话,槟榔浑身一震,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

    “难道你第三场还想被人剃秃头吗?”路西法等着槟榔道。

    “不想……”槟榔拼命的摇头。

    “那就快去!”路西法道。

    槟榔惊慌道:“我会被打死的……”

    “没事!”路西法说:“出了事我抗着!”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