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五百七十章 行刺
    “你非本界之人!”

    人形的兵主蚩见到方元,第一句话便是这个。

    “不是又如何?此时的世界,同样也接纳了我!正如接纳那头五行紫凤一般!”

    方元回答道,实际上,这个世界对于古辰或许更看重一点,毕竟相当于策反了一个未来的圣人!

    “的确,君为商之始祖,若是在数百年前,尊位或许还要超过吾等!”

    蚩以平静的声音回答。

    “嗯?”

    这种态度,反而令方元沉默了:“你并非真正的兵主!”

    “兵主是我,我非兵主!”

    蚩微笑了下,更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毕竟,这可是曾经巫族的怨念集合!世间恨之凝聚!

    但方元却是立即就懂了!

    真正的蚩,早在夏朝建立之时就兵败身陨,在曾经的夏末大战中,被召唤出来的也只是残魂,甚至又被消灭。

    此时的兵主蚩之神,早已不是原本的那个,而是在信仰洪流之中诞生的新神!

    虽然也与曾经的蚩之印记呼应,带着一点记忆与性格,但实际上,称之为军神、兵神更加适合一点。

    这就是神道的恐怖!

    于潜移默化之中,就更改了一切!

    现在的军神蚩,或许拥有曾经蚩的一部分记忆,但绝对不是以前那个巫族统领了!

    “不对……”

    方元目中金光一闪,蓦然又在兵主蚩的身上,看到了暗红色的可怕烈焰,正在熊熊燃烧着。

    “你身上,虽然大部分以信仰凝聚,却仍旧有着来自巫族的怨恨,必须获得消解!”

    方元嘴角噙着一丝自信的笑容:“这也是你之前关注我,我一召唤就现身的缘由,对否?”

    “正是!”

    蚩点点头,原本被金光掩盖的暗红色火焰瞬间遍布全身,化为了一个狰狞的魔神,隐约间,方元似乎听到了巫族的怒吼。

    巫族原本乃是世界土著,真正的主角存在,却接二连三地被梦师打压,最后传承断绝,岂能没有仇恨?

    这些,就是束缚此时蚩的锁链!一日没有摆脱,就一日不能晋升更高的境界!

    “到了我等境界,任何虚妄都不必说了……巫族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再无可能成就一霸!但我可以令其血脉传承下去!”

    方元一挥手,一道玄光浮现,里面是恶的身影。

    “此人得我赐予,改换血脉,已经变成新的巫族,若能开枝散叶,便能将纯血传递下去,尊神以为如何?”

    “惜乎,此人命不久矣,并且似乎无子!”

    作为神祗,一点相面之道自然精通,蚩就叹息地说着。

    ‘当然,如果给你找个百子千孙,福泽绵长的,我接下来怎么玩?’

    方元心里翻着白眼。

    “若无意外,此人在天命交替中必死!”

    蚩不满地望着方元。

    “以尊神的手段,再加上我之助,难道还改不了区区一个凡人的命运?”

    方元微笑以对,务必要将蚩拖上战车:“并且……你也感觉到了吧?此人家族的后裔,在未来又会承继天命,再开一朝!若换成他的后裔君临天下,岂非满足了尊神的宿愿?”

    此时兵主蚩的两大怨念,就是巫族天下,以及复仇!

    一旦恶的后代坐上天下人之位,那就可以说完成了一半。

    “要逆命而行,难!难!难!”

    兵主蚩思索了一阵,摇头叹息道。

    “左右不过一个西周罢了,并且……尊神莫非没有看出那头五行紫凤的跟脚?”

    方元抛出杀手锏。

    古辰第一次收割世界之时,就是依靠打败巫族上位,很不巧,那时候的统领,就是兵主蚩!

    “还是说……莫非尊神愿意见到那人重新登临圣人之位,与女娲地主神一般?此时一拼,你我联手,也不需逆转太多,只要不令西周得到完整的天下,那尊神就仍旧有机会复仇!”

    方元轻笑说着:“如今是敌是友,尊神可一言而决!”

    熊熊!

    霎时间,兵主蚩身上的暗红色火焰就是暴涨:“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却是答允了方元,实际上,祂也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善!”

    方元大喜,知道兵主蚩在中原文明之地虽然没有多少信仰,但四周野蛮愚昧之民却是多有信奉,东夷更是占据大头!

    有祂出手,大商顿时能增添三分胜算。

    “吾之祭司、巫祝虽然在东夷各部中有些威望,但要完成你之想法,还需杀掉一人!”

    兵主蚩说得就仿佛杀一只蚂蚁一样。

    “那个僭称东夷王的九凶部族长么?”

    方元立即知道是哪个。

    “不错!此人得女娲地主神庇护,我等无法出手,否则就是与圣人为敌,王者之战,需留待王者自决!”

    兵主蚩又透露出一个消息。

    “只要我们双方都不插手、偏帮……大商必胜无疑!”

    方元对此还是很有信心的,并且,又知道了一个秘密。

    兵主蚩与他,简直是天然的盟友,不仅只有他能够传播巫族纯血,还有要向古辰复仇这两个原因。

    其中真正敦促兵主蚩与女娲地主神为敌的,恐怕就是女娲插手东夷之事!

    不论任何神祗,对于侵犯自己权柄的行为,自然异常敏感。

    女娲地主神虽然强大无比,但冒然插手东夷之事,仍旧引起了兵主蚩的警惕。

    “如此甚好!”

    军神蚩身上的红色业火顿时尽数收敛,又化为英勇不凡的中年人模样,一挥手,一道灿烂的金光就破空而去,直向商营。

    “此时,王子盘尚有一劫,能否度过,就看你的了!”

    祂深深望了方元一眼,身形忽然消失无踪。

    金戈铁马的战场忽然粉碎,周围还是那处密林,一切宛若虚幻。

    但方元却是知晓,这一切并非虚妄。

    真实梦境之中,已经彻底凝聚的第三柄神剑,更是深刻地说明了这点。

    甚至,通过冥冥中的联系,他已经可以通过水火二剑,看到此时发生在商营内的一幕大戏。

    ……

    “好,大夫廉击溃东夷前锋,有大功!恶身先士卒,同样有功!”

    营帐之内,一片热闹场景。

    王子盘高举主位,举着酒爵:“大夫廉,回去之后,我便禀告父王,给你升爵!”

    “唯!”

    廉满饮酒杯,脸上全是喜色。

    他已经是上大夫,再升一级就是卿,真正的顶级贵族了。

    卿再往上,便是诸侯,这可并非简单地领封邑或者食邑,而是真正拥有诸侯国的存在。

    “大夫廉,饮胜!”

    气氛一时间到了高峰,而在这片喧嚣当中,黑冢与盖聂却还是站在角落,冷眼旁观。

    就在这时,水火二剑忽然长鸣,直接飞出,令两人面色狂变。

    嗤嗤!

    水火双剑散发剑气,如太极轮转,混若阴阳,蓦然杀向帐外。

    砰!

    帐篷化为蝴蝶飞舞,漫天碎屑当中,一道人影缓缓靠近,只是一人一剑,却如同千军万马一般。

    “何人刺我?”

    王子盘手掌平稳地端着酒杯,饶有兴致地看向来人。

    这些日子以来,他生杀予夺,号令万军,更养出了一股威严与肃静。

    但饶是如此,等到看清来人面孔的时候,仍旧不由瞳孔一缩:“是你!剑圣曹秋!”

    “秋……见过盘王子!”

    曹秋缓缓走进,手中古朴的长剑一挥,四周靠拢的甲士立即惨叫着倒飞出去,缝隙从盔甲上浮现,蓦然裂开,渗出大量血液。

    啪!

    营帐之内,原本还高坐的几名大商贵族顿时面色惨白,手中酒爵摔落地面。

    一人一剑之威,足以令千军俯首!

    “剑圣曹秋……你竟然擅闯军营,行刺王子?”

    一个胆子大的大夫站起:“莫非你不怕我商朝灭了你的曹氏剑馆?还有那些在商邑的弟子……”

    咻!

    曹秋斜瞥了一眼,直接一剑刺出。

    那大夫浑身一颤,额头浮现出一道血痕,笔直倒了下去。

    轰隆!

    顿时间,整个酒宴立即崩溃,卿大夫们双股战战,望着这个魔神般的身影。

    “料想区区东夷,也没有能打动剑圣之物,那是西周国的人?”

    王子盘整理了下衣物,从容说着。

    “好……儒家有言,君子死而冠不免,王子盘果非常人!”曹秋点点头:“可惜……雇主是谁,请恕在下不能相告!”

    “大胆!”

    恶咆哮一声,举起酒桌,猛地向曹秋砸来。

    曹秋随手一剑,案几破碎,恶倒飞出去,身上衣衫裂开,发出金铁交击之声。

    “咦?”

    曹秋收剑,望着生死不知的恶,却是略有些惊奇,但旋即脚步不停,走向王子盘。

    “且慢!”

    黑冢与盖聂手持水火两剑,走上前来。

    “你们也来阻止我?”

    曹秋瞥了一眼,旋即摇头:“若是你们主上在此,本人或许立即转身就走,但凭你们两个……”

    “口说无凭!”

    盖聂与黑冢都是大怒,舞动水火之剑。

    咻咻!

    剑气纵横,水火双剑合璧,竟然组成了剑阵,猛地笼罩下来。

    “嗯?”

    曹秋面色一变:“奔雷之剑!”

    轰隆!

    他一剑刺出,竟然携带风雷,与水火剑气狠狠在半空中交错,发出刺耳的长鸣。

    下一刹那,一声脆响就从交战中心传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