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五百六十九章 谈判
    黑冢与盖聂抱着长剑,冷冷注视着进行的军议。

    他们经过方元培养,此时几乎有着万人莫敌之勇,被王子盘毫不犹豫地收下,礼聘为客卿,甚至还能参加此种等级的讨论。

    哪怕只有旁听的资格,也足以令许多低级的士大夫羡慕。

    “这次东夷联军的领头者是九凶部,其成员披发纹面,以铜为兵,凶悍非常……九凶乃东夷第一大部,这次全民皆兵,出三万人,首领自封东夷王,为各部盟主……”

    “此时东夷大军,有着八万,已经入侵大商,占据了晖、业两个城邑,都进行了屠杀。”

    “我大军已经到了怀水,再过三日,便可与其对峙!”

    ……

    王子盘穿着方伯的具装,意气风发:“善!我大商之军乃百战强兵,号令一统,敌人入我境内,劫掠成风,军纪必然败坏,只要摆开阵盘,堂堂正正地大战,我方必胜!”

    这一番话说出来,不少老成持重的贵族就是暗暗点头。

    大商国力还是要超过东夷,这次只要不行险弄险,稳扎稳打,几乎没有失败的可能。

    就连黑冢与盖聂都是十分佩服,如此举轻若重,大巧不工的做法,的确是有条不紊的正道气派。

    “我们大军扎营,必须夯实基础,各师旅分开……另外,安排人员守夜,防止蛮人夜袭!”

    王子盘显然早就想好了计谋,此时一条条说出,都带有不少可行性,再在其它卿大夫的补全下,很快就形成了一个严密的计划。

    “照此来看,有着王子盘领军,大商必胜无疑……为何老师却有些担心呢?”

    盖聂望着这一幕,默默想着,忽然间,眉宇一挑。

    叮铃铃!

    在他怀中,天蓝色的长剑无风自鸣,一下震惊四座。

    “有人!”

    盖聂想也不想,长剑直刺。

    咻!

    一道寒冰剑气浮现,没入地底,飙起一道血箭。

    嘭!

    一个人头从土中飞出,落在地上,看得王子盘等人面色连变:“有刺客!”

    “盖聂先生剑术天下无双,此手剑气之法,百步之内,无人能敌啊!”

    诸多卿大夫先是脸色苍白,随后立即大赞盖聂,几乎要将他捧为大商第一剑客了。

    殊不知盖聂收回长剑,也很有些奇怪。

    他感觉得很清楚,刚才这一剑,并非是他主动刺的,而是手里的长剑仿佛有着灵性一般,拖着他找到了敌人!

    ‘这就是老师常说的以人御剑,还有以剑御人的区别么?’

    盖聂默默想着。

    “此必是东夷刺客!”

    有人将头颅端详了下,见到对方脸庞上的黑色纹身,立即下了论断。

    黑冢与盖聂对视一眼,却是看到了对方眸子里的那一抹凝重。

    虽然人是东夷之人,但这种遁地之法,却罕见非常,像是故意而为啊。

    ……

    因为王子盘遇刺,虽然有惊无险,整个军营内的戒备还是又增强了数分。

    到了第二日,大商先锋顿时与东夷之兵遭遇。

    前面,一个小小的城邑冒着浓烟,血火直冲九天,隐约间还有大量的哭喊声传来。

    “可恶!来晚了一步!”

    大夫廉此时管着千余人,看着前面燃烧的城邑,狠狠一咬牙:“继续前行,见东夷人,杀无赦!”

    “诺!”

    军队缓缓向前,没有多久,从混乱的城邑中,一队东夷人冲了出来,他们身穿各色兽皮,形貌野蛮,多纹身,挥舞着各类武器,宛若野兽一般杀至。

    “蛮人犯我国疆,杀我子民,此仇不共戴天,当尽杀之!”

    廉咆哮一声,见到数百蛮夷杀红了眼,竟然敢直接冲阵,也是大怒:“攻!”

    他毕竟比东夷还多了点理智,虽怒不乱,当先命令弓箭手进攻,射出一轮箭雨。

    噗噗!

    东夷人中,血花飞溅,一个个蛮夷倒地,变成刺猬,终于令他们有些狂热的脑袋清醒下来,知道面前的军队与可以肆意屠杀的平民不同。

    “步卒压上!”

    在号令中,恶身先士卒,挥舞着铜锤飞扑而上。

    此时的他,只感觉原本的神力获得了增幅,几乎源源不绝,将铜锤舞成了旋风,所过之处,蛮夷尽皆变成肉饼。

    “哈哈!”

    恶大笑一声,又任凭刺来的铜剑砍在身上,虽然没有丝毫防御,却发出洪钟大吕一般的声响。

    “这才是我想要的战斗!”

    他狞笑着,一铜锤下去,对面刺剑的东夷人立即变成了肉饼。

    这人仿佛也是首领,见到他死了,原本的东夷人立即一哄而散,尖叫着向城内逃去。

    “此城新破不久,东夷人散开,难以凝聚……乃大大的机会!”

    廉目中精光闪烁:“驱赶他们入城,杀尽东夷人!”

    “杀!杀杀!”

    恶明白老爹的意思,身先士卒,刀枪不入,宛若魔神,驱赶着东夷人冲到城内,将原本勉强维持的纪律破坏殆尽。

    “东夷人人数虽然比我的先锋多,但此时分散开,眼中又只有青铜铁器、珠宝与女子,还能剩下多少实力?”

    廉毫不犹豫,跟着这些崩溃的士卒冲进城池,放手大杀!

    他预料的丝毫不差,东夷人本来就纪律淡薄,此时屠城之后,就更加没有了顾忌,街道上随处可见披着丝绸,抱着瓦罐女人的游兵散勇,在成建制的军阵面前,根本是不堪一击。

    到了黄昏,黑暗降临之时,整个城邑已经重新挂上了玄鸟之旗,原本的火灾也被飞快扑灭。

    “父亲!”

    恶兴奋地挥舞着手臂:“此战我们以一敌十,击溃了东夷的一个万人部啊!杀伤过千,收复城池,父亲当有大功!”

    “呵呵……痴儿,功劳如何,当是方伯定论,岂有你插嘴的份?”

    廉笑呵呵地,显然心情不错,又注意到了恶身上衣物的残缺,显然都是刀斧的划痕,露出光滑的皮肤,不由又是眉头一皱:“我儿也要多加小心才是!”

    “放心,我得师尊传法,有刀枪不入之躯,放眼天下,谁能杀我?”

    恶傲然一笑,像极了不知天高地厚的莽汉。

    “唉……”

    见到这一幕,廉也只能无奈叹息。

    ……

    “两军前锋交接,东夷先败?”

    没有多久,消息传开,莫阁蹲守在一处山洞中,脸上就露出恶毒之色:“不行!不能令商军如此顺利下去!”

    他是知晓自家公子之打算的。

    商军可以胜,但必须是惨胜,耗时持久,甚至大败一场,精锐丧尽,连王子盘都死在这里,就更是再好不过。

    但此时看来,商军竟然有着那么一丝势如破竹的味道,如何能不令他心惊胆颤?

    “上次的刺客也是无用,竟然尺寸之功未建就被杀了,枉我费那么大的心血,硬顶着军气,将他送入军营!”

    莫阁起身,走出山洞,遥望商军大营。

    只见那边层层叠叠,极有章法,巍峨凝重,如同山岳,不由更是心里大凜,向着旁边之人恭敬行礼:“还得请剑圣出手!”

    这人其貌不扬,眸子却宛若星辰,抱着一柄古朴长剑,正是剑圣曹秋!

    闻言,瞳孔中仿佛有着雷电闪过:“西周侯于我有大恩,秋无以为报,甘为刺客……只是,这就是最后一次了!”

    像他这等剑豪,又怎么甘愿日后都受制于人?

    “这个自然……公子午有言,只要你取来王子盘的首级,以往之事,俱都一笔勾销!”

    莫阁面上一抽。

    “善!”

    曹秋沉默良久,宛若一尊雕像。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声音又缓缓飘入莫阁耳朵:“但是你……必须同去!”

    “这个自然!”

    莫阁咬咬牙,答应下来。

    虽然他精通五行遁法,但仗之闯荡军营,也绝非什么轻松之事。

    当然,为了这次行刺十拿九稳,又或者纯粹是为了安曹秋之心,他也丝毫拒绝不得。

    ‘以剑圣的勇武,只要能潜入帅帐,王子盘必死无疑吧?’

    莫阁默默地给自己打气。

    至于弑杀王子之后的曹秋如何逃跑,门人弟子又如何面对商朝接下来的怒火,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

    这一夜必然不会平静。

    就在莫阁与曹秋即将进行博浪一击的同时,方元也来到了前线,去见一个人。

    人的称呼有些不太确切,应该说是……一尊神!

    虽然是一处普通的密林,但伴随着神域的降临,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金戈铁马,流血漂杵,原本的丛林仿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战场。

    一个个身材高壮,神通惊人的战士,发出猛虎一般的咆哮,与另外一支军队杀在了一起。

    “这是……当初的巫夏争霸之场景!”

    方元若有所悟,见到巫族血流满地,大势将倾的场景,不由又是一声冷笑:“尊神还放不开么?”

    嗡嗡!

    霎时间,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原本的战场消失不见,唯有一团金光徐徐下落,化为人形。

    方元虽然见过完全形态的兵主蚩,但这种寻常人的形态,还真是第一次见。

    只见一名中年站在远处,身穿金甲,浓眉大眼,相貌英武非常,带着难以言喻的魅力,泛着精光的眸子直接望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