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五百零五章 离开
    “绝心,动手!”

    澹台鬼镜飞快倒退,身手敏捷得不像个老头,大喝一声。

    澹台绝心面色阴沉,手上浮现出一柄刻满各种铭文的匕首,向方元捅去。

    这柄匕首在澹台家的法器中,完全可以排到前五位!拥有强大的诅咒之力,普通鬼魂,甚至能被彻底退散,消失很长一段时间。

    只不过,因为鬼魂的不灭特性,仍旧不能被彻底杀死。

    当然,越是强大的诅咒,就越是危险。

    此时可以看到澹台绝心握着匕首的右手,赫然已经变成了森森白骨。

    噗!

    匕首划过澹台灭明的身影,没有带起丝毫血花,一道黑影一闪。

    “鹰爪,冲拳!”

    澹台绝心只觉得小腹中传来一阵剧痛,竟然连身经百战的他都无法忍耐,半跪在地上。

    与此同时,一道小小的身影在场地上飞快移动,宛若蛇形,避开了几道弩箭。

    ‘澹台家的道具,主要还是用来对付鬼魂的,当然,哪怕普通人中的高手遇到,也会瞬间被剥夺心智,任凭宰割,但我不同!’

    澹台家的驱鬼手段,自己了解大半,并且体质惊人,还有恶鬼吸引火力!

    方元飞快攀上一面围墙,身体轻盈得如同一只燕子,在翻过墙壁的最后,他转过头,赫然看到了那个仿佛被冻毙的男人身影,正在族老团中移动。

    与自己这个人不同,对方是真正的鬼!并且,绝对远超普通鬼魂,否则又怎么会被家族寄予厚望,用来对付门的诅咒?

    嗡嗡!

    一个极寒的力场张开,仿佛这个世界一下变成了冰天雪地。

    “老七、十八?”

    只是一个呼吸,两个族老就瞬间死亡,一个身体四分五裂,一个头颅掉了下来,唯一的相同点,就是身上同样出现了紫黑色的冻伤!

    如果不是有着这恶鬼在牵制这些族老,恐怕他们第一时间就会催动之前种下的其它手段,给方元带来巨大的麻烦。

    “这边……翻过墙之后,是厨房区,防备最低!”

    方元飞快穿墙过巷,早就摸透了澹台家的地形,对每一条巷道都了如指掌的他,直接躲过诸多危险,来到最外面的围墙。

    “嗯?”

    就在这时,一种可怕的波动,在背后爆发。

    方元豁然转身,望着祭堂的方向,在那里,一种迷离感不断蔓延,甚至连建筑都开始虚幻起来。

    “冥界?门的诅咒提前爆发了么?”

    此时哪怕他回去,也扭转不了大局,还是打定注意离开。

    “最外围的围墙,是澹台家最后的屏障,或者说,一层结界!我肯定是被防备的重点!”

    只是靠近围墙,他身上的蝌蚪咒印就开始发作起来,明显是被针对了。

    “物理的破坏,根本没有作用……甚至还会被直接转移……要想破坏,只有依靠鬼的力量。”

    方元脸上露出冷笑,瞳孔中放出金芒。

    在他的感应中,那个被释放出去的厉鬼,赫然已经来到了周围!

    “封灵体质的释放恶鬼,并非真正的解除封印,一段时间之后,还是会被拖回我的体内……”

    方元全神贯注地观察着周围:“当然,这种释放,也非常凶险,因为被放出来的厉鬼,一定会想尽办法地杀死我!获得真正的自由!”

    封灵体质的使用,也并非全无危险。

    甚至,每一次释放恶鬼,都是在走钢丝!

    当然,面对这种已经被封印过的恶鬼,还是有着一定的优势,比如强化的感应能力。

    再加上火眼金睛的异能,方元顿时看到了东边地面上,蔓延而来的一串脚印。

    “它的气息……变弱了!”

    通过联系,方元却更加骇然:“只是与门后面的诅咒接触了一瞬间,就被重创么?那个门之诅咒,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脚印赫然已经蔓延到他身前。

    强烈的危险感袭击而来。

    “在这里!”

    方元立即转身,胸前似浮现出一个漩涡,双手前抓。

    一个全身紫黑色的恶鬼浮现,旋即被他胸口的漩涡吞噬进去。

    “结束了!”

    方元看向自己的双手,上面浮现出一层黑色,带着僵硬的感觉,仿佛被冻伤一般。

    “这个体质,还是有着危险!”

    此时他毫不犹豫,将双手覆盖在墙上,猛地一翻。

    波!

    仿佛穿越过某层水幕,一个荒郊野外浮现在方元眼前,不远处还有一片茂密的树林,隐约可以看到一条小路。

    “最后借用一点恶鬼的灵力,果然打破了结界……虽然代价就是双手的冻伤!”

    方元往后一看,整个澹台古宅,此时竟然都变得虚幻起来。

    一座隐约的门之虚影,在古宅中心浮现,竟然将整个宅邸都吞噬进去!

    古宅所在,变成一片平地,仿佛根本就没有什么建筑。

    “被拉入冥界了么?不过以澹台家的底蕴,还有这幢古宅的防御,想必还是可以撑下来的,虽然……会死掉很多人!”

    如果力量足够,方元或许会选择跟澹台家的人一起探险,但此时,还是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新的世界,我来了……”

    他看向天空中的太阳,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

    陈公馆。

    陈公馆的馆主陈心博,是商界的成功人士,据说有着超过八位数的身家,却在事业的最巅峰期引退,在乡下修建了公馆,带着一家人隐居。

    此时,已经五十多岁的陈心博却是一脸忐忑地看着面前的人:“马侦探,一切就拜托你了!”

    “请放心!陈先生!”

    被称作马侦探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穿着夹克衬衫,脸上戴着眼镜,有着一种精明的气质:“我的事务所,就是专门处理这种麻烦的,有关的灵异事件,交给我你大可放心!”

    在他旁边,一个六岁大的小女孩,穿着可爱的公主服,扎着两条羊角辫,正在舔着圆形的棒棒糖,闻言却是翻了一个白眼。

    当然,她的这种表情,没有被对面的陈心博看到,即使看到了,恐怕也会不以为意。

    此时抓着马侦探的手,连连摇晃,就好像看到了救星:“当然……马侦探您的大名,敝人已经在报纸上久仰了,只要能解决这里的异常,报酬一定会让你满意!”

    “请先说说经过吧,越详细越好!”

    马侦探抬了抬眼镜。

    “好的,那是从一个月前开始,我馆里面的下人,就说看到了一个白衣女人的身影……这个我当然不信的,但到了最近,她出现得越加频繁,甚至上个礼拜,我亲眼见到了她,而那天之后,我的一个仆人就消失了,哪怕报警也找不到……”

    陈心博叹了口气,揉了揉眼睛:“从那时候开始,公馆里面就人心惶惶,有着闹鬼的传闻……我也是不堪重负,才找到了你的事务所。”

    “白衣女鬼么?我明白了,那个失踪的下人,叫什么名字?稍后我可以看看她的房间么?”

    马侦探回答道。

    “当然可以!”

    陈心博脸上浮现出喜色:“当然,马侦探你远道而来,请先好好休息,吃过午饭之后再工作吧!”

    等到他眉头略松,背负双手离开之后。

    哐当!

    马侦探关上大门,脸上带着一丝兴奋的窃喜:“哈哈……小玲,听到没有?我们要发财了!我就说么,现在这个时代,不打广告,有谁会注意你啊?这个陈心博,明显做了亏心事,自己吓自己,嘿嘿……看我怎么让他大出血一回!”

    “是是是……”

    小女孩停下了舔棒棒糖的动作,又翻了一个白眼:“你找人在报纸上编故事,就是为了吸引这种冤大头来!”

    “嘿嘿……世界上没有本侦探破不了的案子!”

    马侦探豪情万丈,只是下一秒就原形毕露,讨好地望着小女孩:“……只要你帮我!小玲啊……你一定要帮你老爸这次啊!以后我每个月再给你加十根棒棒糖!”

    “起码二十根!”

    “不行,你要考虑我们事务所的经费啊,十五根最多了!”

    “成交!”

    马小玲眼睛笑成了月牙,只是下一刻,又变为凝重:“不过爹地,这里恐怕不会那么简单呢!”

    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做出这种沉思的动作,实在很惹人怀疑,但知道女儿早熟的马侦探却是不以为意:“怎么不简单,难道不是有人在扮鬼吓人么?”

    “不是……我怀疑,这里恐怕有真正的‘鬼’呢!”

    马小玲脸上闪过一丝惧怕。

    “什么?”

    马侦探几乎跳了起来,声音一下提高了八度,不停地转着圈子:“亏了亏了!早知道真的有鬼,我应该问他多要点的……”

    “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么?”

    马小玲无奈地耸耸肩膀,忽然间,眼前仿佛看到了一道一闪即逝的白影。

    那是一个女人的身形,长长的头发下面,是一双血红的眼睛。

    “啊!”

    她尖叫一声,整个身体都抓在马侦探腿上,好像一只树袋熊。

    “怎么了?”

    马侦探转过头,一无所获。

    “这里……这里很危险!我们还是离开吧!”

    马小玲手里抓得死紧。

    “不行,我已经答应人家了,事务所的招牌不能砸在这里!”

    马侦探脸上带着难色:“再说,如果没有这笔进账,我们事务所的租金都交不出来,难道下个月开始露宿街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