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收尾(补更5)
    “倒是风信子,你为何会在此处?”

    方元目光一转,似笑非笑地问着。

    “我受盟中之命,前来接应……”

    实际上,五大盟设立陷阱,这风信子正是界盟一员,此时特意要过来看看方元下场,结果却见到这幕。

    “哦,多谢!”

    方元笑了笑,表面上仿佛当真了:“既然如此,我们任务也算完成了,这就告辞,回归福地吧?!”

    “正是!正是!”

    周天忙不迭地附和着。

    这次任务险象环生,令他顿时怀念起后方的安稳生活来。

    “此事,恐怕要再议议!”

    风信子眼底顿时浮现出阴霾,旁边的兴云子顿时站了出来:“咳咳……你们两人虽然斩杀敌方大将,也算有功,但地穴被毁,祭坛布置功亏一篑,实在算不上完成任务。”

    “什么?”

    周天脸上泛起一丝怒色:“我们连斩三个九脉武宗,一个九窍灵士,已经是筋疲力尽,哪里还有余力阻止其他?兴云子大人你如此判定,是否太苛?”

    “任务如此,老夫又有何法?”

    兴云子双手一摊,眉宇间似有些狡黠之色。

    “风信子,你呢?是何意见?”

    方元却是根本不管,言语如剑,步步紧逼。

    “我的意见……自然是按照界盟的规矩来,此事,还是应当以兴云子的建议为准。”

    风信子缓缓说着,不知为何,看到地上的首级,还有方元淡漠的表情,心里更是大凜。

    “好,既然如此,我们也只好等待盟中裁决了!”

    方元相当光棍,逼出风信子真实的态度之后,相当干脆地一招手,与周天化为两道流光,消失在云雾中。

    原地顿时陷入一阵难言的沉默。

    良久之后,兴云子才缓缓开口:“此人能连杀九脉武宗,论实力,或许还要超过老道一筹,无限接近长老的境界了……贤侄如此,可是得不偿失!”

    “我也清楚!”

    风信子望着地上的首级,突然苦笑:“只是妒火上涌,实在无法控制,毕竟……我三岁开慧,五岁修法,求的就是一个顺心,原本以为到了此时,已经心境大成,再不为八方所动,孰料还是逃不过执魔与妒魔骚扰。”

    “初见那人时,对方不过初入虚圣,我还起了引渡之心,但到他突破四重后,已是妒意深深,现在更是如此……”

    眼见着被后来者超过,的确不是什么心平气和之事。

    “再说……我针对他,却并未完全是为了私心,而是为了本盟!”

    风信子说着,声音越来越大:“盟中用人之际,此人明明有着神通与实力,却一力推诿,这次最后关头,擅离职守,完全是没有忠心!”

    却不提自己用心险恶,安排着到这里当鱼饵之事。

    “如此背心离德,越是大能,越容不得了!”

    风信子眼神渐渐明亮,就带着一种正气凛然的味道。

    兴云子在一边听后,顿时无语。

    能将鬼魅之事,说得如此堂皇大气,此子也是个人才啊!

    ……

    另外一边。

    两道流光激射,从一处峡谷中飞出。

    一离开九绝山的地界,周天就兴奋地一声长啸,仿佛脱去了什么枷锁一般。

    那种绝天地通,空有一身修为却无用武之地的憋屈,他可是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周天,不若我们就此别过,如何?”

    方元深吸口气,真实梦境之内,丝丝梦元力落下,令八门剑阵越发闪耀。

    “这个……好,请大人放心,在下以道心发誓,绝不会泄漏一丝一毫有关大人的秘密!”

    周天神色肃穆,指天为誓。

    他们这种梦师讲究念头通达,以道心发誓,倒是有着一定约束力的。

    “随你便吧……”

    方元无语,若真的要以誓言禁制,又或者下什么手段,早在九绝山之内他就做了。

    既然留了周天一条小命,便不惧对方出去胡言。

    再说,即使此人守口如瓶,三个九脉武宗,一个九窍灵士的战绩,也足以说明一切了。

    只是,现在继续扮猪吃老虎,也没有什么意思。

    有时候,就应该亮出手上的底牌,才能引起忌惮。

    毕竟,此时大战愈演愈烈,若是还拿他当以前那个四重虚圣,说不定又要随意指派,扔到哪个战场上消耗了。

    之前隐藏,是为了保全自身,此时展露部分,同样也是如此。

    至少,风信子就绝对不敢处置自己,必须经过长老公议了,这也是拖延时间。

    毕竟,自己现在光论武道,应当能顶得上半个真圣,哪怕在界盟中,也是顶尖一级的战力了。

    ‘有权力,就有义务!有武力,就有底气!反正我现在有着镇抚使的位置与任务,又展露此等实力,盟中没有合适理由,也不能轻易动我……这也是组织的规则所决定的!无缘无故,怎么能对成员出手?不怕所有人心寒,离心离德么?’

    ‘这次展露实力,并且与风信子撕破脸,就是要引得炼火长老顾忌……他再敢如此,我大不了投靠其它派系!比如青木!’

    相互顾忌,就有了理解与退让的基础了。

    而趁着这段对方摸不清楚深浅的时间,自己还可以飞快提升。

    至少,这真身的潜力,就远远不至于此,甚至还可以尝试铸就武道圣体,成就真圣!

    “别的武宗,哪怕九脉,要凝聚圣体,也是难比登天,完全是积蓄不足,但我若不能突破,世界上就没有其它武宗能如此了。”

    自己真身,本来就只比真武圣体略逊一筹,并且得了巫族传承,积蓄深厚,再进一步也非是虚妄。

    到时候,自己武道真圣,完全可以与炼火长老分庭抗礼,如此才足以在这战乱之世存活下去,并且谋取最大的利益!

    ……

    “什么?你说那方小子武道近乎真圣了?”

    另外一边,梦界之内,风信子跪在地上,将事情一一禀告,这时再叩首:“我不敢虚言,根据从几颗首级,还有战场的还原,那人的确已经接近真圣,甚至九绝山之内,能与真圣分庭抗礼!”

    方元的肉身强横,不需武道元力支持,在九绝山之内简直如虎添翼,这方面,连普通的武道真圣都要望尘莫及。

    武道元力,也是元力的一种,自然要受到绝天地通的影响!

    “如此……可就麻烦了!”

    炼火长老眉头一皱,看着风信子的目光,更是十分不善起来。

    平心而论,以关系远近亲疏而言,自己自然要亲近风信子一点,可现在是什么时候?大战在即,每一分力量都十分重要,更不用说这等顶尖武力了,简直是影响某场战局的关键!

    可惜之前却错过了,甚至以为只是普通四重,还要压榨价值。

    此时展露这等实力,界盟之中,简直除了长老就无人可制,若再逼迫,说不定就一怒投敌!

    脱离界盟,必然被追杀至死,那小子不会这么傻,但投靠其它派系的长老,可实在不好说的啊。

    白捡一个顶尖战力,恐怕任何人都要笑不拢嘴。

    特别是青木那几个老不死的,一定很乐意看他的笑话。

    “你这事……办得有些差了!”

    这话虽然平淡,但落在风信子耳内,简直如同惊雷一般,手脚发软。

    知道这位长老的心理天平已经有了倾斜,若是不能平复下来,说不定就会拿自己当礼物,去挽回方元。

    一个四重虚圣,最多是炼丹大师,平时的价值或许很高。

    但与一个近乎真圣大能的梦师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真是……不甘心呐!’

    按照风信子的猜测,这实在非常有可能,不由连声道:“长老……这方元身怀绝世武力,之前却一直隐忍不发,这是早已怀怨在心啊!并且……此人一直龟缩福地不出,不见得会愿意为了长老而效犬马之劳!”

    这意思,就是方元虽然好,但早有二心,并且不愿出力,哪里比得上他这个鞍前马后,汗马之劳的心腹?

    “嗯……这话也是有理!”

    炼火长老捋捋胡须:“你去传书,言辞恭谨点,就说我要见见他!”

    “是!”

    风信子退出大殿,有些黯然,知道自己终究没有打消长老内心的想法。

    而与此同时,一种原本就深深扎根的嫉妒,更是不断蔓延开来,遍布整个心房。

    ……

    九绝山之外,方元却是没有离开,而是默默找了个隐蔽地点,结庐而居,服食炼元灵果,修炼武道,另外不断打探消息。

    “根据柳梦眉的传信,这次五大势力联手,以我们为饵,想狠狠坑一把朝廷,却没有成功……虽然剿灭了乱石阵分部,但高手都逃出,连一个四重虚圣都没有拿下,还被反杀了不少人……倒是外界阻击其它势力的队伍,有着不少战果,可算不胜不败!”

    他狠狠啃了一口灵果,看着九绝山的目光却是带着炙热:“此山对于梦师而言是绝地,在灵士武宗看来是险地与凶地,但对于我而言,却是大大的福地啊!”

    外人害怕绝天地通,但他此时肉身之力最强,不假外求,在此山当中却是如鱼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