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息壤(为至尊宝盟主贺!)
    天色既明。

    胡勒部大营,已是一片狼藉。

    土围内的大军尽出,看守俘虏,打扫战场,还有搜集战利品。

    “大人……”

    瞳见到方元过来,顿时满脸喜色,递上一块甲骨:“统计出来了,这次我们杀伤过三千,真正被我方杀死的不过一千,其余都是营啸与慌乱中自相残杀的,俘虏四千,缴获各类兵刃五千把,粮食、青铜无算,还有两千多匹马!”

    “收获不错!”

    实际上,方元知晓,八成是之前胡勒部的劫掠,都归了自己,才有着这数。

    “经此一战,胡勒部精英尽数覆灭,只要得到消息,余下者立即就会北归草原,这次北方的战乱,终是解了!”

    方元随意说着:“所有战利品,我要一半,剩下一半你看着分,不要少了阳城那边的贡献!嗯,马匹我要多留些!”

    只要再找个马场,日后方山源源不断的骑兵,就有着落了。

    依照自己的方法训练,肯定比此时胡勒部这些半调子强多了。

    “这个自然!”

    瞳没有丝毫争锋的想法,直接恭敬说着。

    “此事已了,我们休整一日,立即去阳城救援!”

    方元眼睛一瞪:“薇,你押送战利品回去!”

    “哼!”

    少女气呼呼地哼了一声,奈何知道现在的自己根本违抗不了元的意志,只能暗自咬着银牙。

    ……

    阳城。

    原本的大夏王都,此时望着尽是一片肃杀之气。

    九黎大军汇聚,又有东西二部之助,势如破竹,直接在刑的领导下,杀到了阳城附近,朝发夕至。

    “杀!杀光这些夏民,为我九黎复仇!”

    一个大部落内,刑仰天咆哮,身上血纹隐隐,挥舞着手上的巨斧与大盾,砸向对面一个部落首领。

    “啊……你不能杀我!我是……”

    对面这首领,赫然也是一位界盟梦师,说到一半却是卡壳,脸上就带着些狠色:“去死!”

    轰隆!

    四面之上,诸多小小的阵旗浮现,汇聚为一个阵法,乃是梦阵师的杀阵!

    “哼……又是你们这种异人!”

    刑咧开大嘴:“可惜……这种小术,又算了的什么?”

    “你敢说我的真恶七绝阵是小术?”

    这梦师大怒:“七恶鬼将,给我杀!”

    嗷嗷!

    桀桀!

    从四面雾气中,就浮现出诸多身穿铁甲的鬼兵鬼将,相貌狰狞,嘴角獠牙现出,滴着血液,向刑扑来。

    “哼!”

    刑不闪不避,任凭鬼将刀枪砍在身上。

    叮叮当当!

    一片火星飞溅,他却是丝毫无损。

    “什么?我这刀枪乃是鬼气汇聚,不仅不输神铁,更有腐蚀之能啊……”

    这梦师首领大惧:“七绝恶鬼,给我杀!”

    “要死的人是你!”

    刑咆哮一声,身后浮现出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虚影,大手伸出,往下一拍。

    啪!

    仿佛拍苍蝇一般,整个阵法上的光芒立即消灭,甚至这梦师鼻孔中都流出两道鲜血,飞快倒退,显然是得了反噬。

    刑猎豹般扑上前,大斧猛地砸下。

    砰!

    巨响当中,这梦师顿时血肉成泥,死得惨不忍睹。

    “首领……首领死了!”

    这个部落的夏民见到这一幕,立即惊骇地四散奔逃。

    “哈哈……给我上,杀光他们的男人,抢走她们的女人,小孩高于铜剑的全部杀了,余下的贬为奴隶!”

    刑咆哮着,后面的九黎战士闻言,眼中都浮现出一抹血红,这都是理所当然之事。

    不如此,怎么宣泄被压制多年,不得不在南方瘴气之地繁衍的仇恨?

    顿时间,血火与哭泣,就蔓延至整个部落。

    外面,一个先民大汉看着这幕,脸上没有丝毫不忍,眉心裂开一道缝隙,浮现出第三只黑色的眼珠。

    ‘这刑……越发恐怖了!大巫之身巅峰,万法辟易,一出则法天象地,如神似魔,比主世界的真圣武者都不差……一出手就灭了这界盟四重虚圣,恐怕当年的兵主蚩,也就这种程度了!’

    “马猿!”

    刑大步走出来,目中似有着火焰:“再过一日,我就可以看到阳城的城墙了,你答应的盟友呢?”

    “这个……”

    这马猿大汉,自然是三眼马猴所化,这时就有些尴尬:“刑……你行军太快了,东西方的桑结与夸夷部虽然已经起兵,但遭到其它部落的抵抗,还需要十个太阳落下的时间才能杀到阳城……至于北方的胡勒部,已经败了!”

    “都是一群没用的废物!”

    刑冷哼着,从鼻孔中喷出两道白气:“特别是胡勒部,击败它的人,是谁?”

    “是夏国的封君——元!斩杀无支祁的英雄!”

    马猿说着,身上就一个激灵。

    唯有他,才真正知晓这涵义后面所代表的恐怖。

    “斩杀了无支祁么?”

    刑咧嘴一笑:“对阵之日,我会亲手砍下他的头颅!希望他不要像这些首领一样弱鸡,掐一下就死了……”

    “是!是!”

    马猿心里有些鄙视,旋即正色道:“虽然三部没法指望,但我们妖族已经发动,在夏国之内掀起水灾,特别是阳城,你会看到我们的友谊与力量的。”

    “很好,我期待着!”

    刑大笑着回答,等到马猿离开之后,立即转为冷色:“又是一个异类!这个世界的妖族,都是邪魔!侵害着我们的大地母亲,唯有我们九黎部,才是这个天地真正的正统——这是祭司门联手卜算出来的,绝对不会有错!”

    “阳城之中,也是一群异人邪魔占据,目前还有用得到妖族的地方,否则……”

    ……

    阳城王宫。

    “曦王,刑已经攻灭了天兰部,五万大军,只要一天就可以看到阳城的城墙了!”

    “曦王,水妖已经肆虐多日,各地损失不计其数,甚至已经潜伏到了阳城边上的阳河之中……”

    王座之上,曦平静而坐,宛若花岗岩一般。

    仅仅只是如此,就令殿堂内的焦躁之气不断化去。

    “报!”

    这时候,又有一名祭司匆忙求见:“曦王,北方传来消息,瞳与元联手,已经大破胡勒部,已经快速赶来!”

    “善!”

    听到这个消息,曦终于抿了抿嘴唇:“阳城之中,还有多少兵力?”

    “族人听闻九黎来犯,都是慷慨效死,若开大武库,能武装三万!”

    一个大臣出列说着:“只是阳河暴涨,更是心腹之患!”

    “此事甚易,句!”

    曦缓缓说着:“你去取息壤一捧,平了水患!”

    “诺!”

    句出列下拜,旋即走出大殿,来到王宫一处:“王上命我来取息壤!”

    实际上,这宝库看守者,也是梦师,早就得了消息,闻言立即各伸一只手,解开宝库禁法。

    句大步入内,就见各处光华灼灼,十分不凡。

    ‘夏朝的积累,都在这里了,可惜……虽然都是宝物,却无一件能带出去!’

    大夏统治九州,好东西自然不少。

    但那种能虚实转化,带到主世界的灵宝,要有也是归了圣人与七重虚圣享用,哪里有着他们的份?就算有他们的份,恐怕也没有那个功德能带走!

    这时来到宝库深处,就见一个台上,用白茅包着一捧黑土,平平凡凡,很是普通。

    “大人小心,这息壤若不得外面这层白茅隔绝,又落在地上,立即就会迎风见涨!”

    虽然对方不会不知,但职责所在,两个梦师还是提醒了一句。

    “这个我知晓,此物乃是先天土行精萃汇聚,能生生不息,当年圣人治水,也用的是它!”

    句抿了抿嘴唇,小心地将息壤捧在手里:“当然,此物终究也不能超越极限,最多长个数千丈,也就停了!此时拿来镇水,足以抵得一时之用!”

    当下捧着息壤,来到阳城城墙之上。

    “大人,您看!”

    下方,阳河暴涨,沸腾的水流不断拍击着城墙,令人心惊肉跳。

    甚至,在浑浊的河水之中,还可以见到大量的黑影。

    “去!”

    句默运神通,拿起息壤一洒,顿时没入河堤上的缺口。

    嗡嗡!

    大地一震,旋即就见这息壤不断增长,一下堵住豁口,并且不断上增。

    虽然阳河汹涌澎湃,水位也在不断上涨,但终究是堵住了。

    城墙上的士卒见到此幕,立即欢呼起来。

    而句却是在心里幽幽一叹:‘堵不如疏,此时虽然能镇压妖族,但等到日后爆发决堤,其祸更烈!曦晨长老心里,到底是何想法?’

    当然,此时大战在即,冒然揣测上意,大犯忌讳。

    这个念头只是心里一过,句就强行让自己遗忘掉,连想都不能想!

    “曦晨长老乃是圣人亲传弟子,神通广大,自有布置,我又何必管那许多,只要按照计划来便是了……”

    句喃喃着:“毕竟……这个世界,可是当年圣人成道所在,哪个敢怠慢了?”

    就算事情演化到无可挽回之际,也八成会有着圣人出手,拨乱反正!

    既然如此,那又有着何惧?

    他回想起曦晨长老的神态,当真是稳坐钓鱼台,任凭八方风来,我自巍然不动,顿时就是心服,又有些羡慕:“这就是大能心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