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偷营
    烽烟冲天。

    近万人马围着一个小小的土围,已经猛攻了三天,却怎么也无法拿下。

    “牧主有命,谁第一个登上围墙,奴隶立即释放为平民,平民立即提拔为头人,头人就赏赐一百个奴隶!”

    一骑围绕着,大声呼喊,将赏格告知大军。

    对于头人而言,这当然不算啥,也不值得他们拼命,但对下层牧民与奴隶而言,却是改变命运的机会,顿时红了眼,哇哇大叫着,再一次发起了冲锋。

    “射!”

    土围之上,一道冰冷的声音当中,大量箭矢飞落而下。

    噗噗!

    血花飞溅,没有护甲的牧民纷纷倒地,甚至在同伴的践踏中惨叫而死!

    这土围在修建的时候,方元特意加入了一点棱堡的设计,确保不论对手从哪面攻上来,都将遭受到数个方向的火力攒射,再加上这些牧民防御稀少,简直就是一场屠杀。

    “不要怕!冲上去!”

    当然,这个世界还是与方元记忆中的不同。

    呼啸声中,十几名强大的先民联手,挥舞着手里的木盾,身形矫捷得仿佛灵猫,避开箭矢,飞快来到墙角,攀沿而上。

    “烧死他们!”

    这些都是胡勒部中一等一的勇士,一旦上了城墙,立即举刀横扫,普通兵士无一能敌。

    薇大喊一声,专管希腊火的士兵就上前,从管中喷射出火焰。

    哪怕再怎么力大无穷,武艺精熟,面对这个,勇士还是立即变成了火炬,惨叫着被推下城墙。

    “啊……萨满,速速加持!”

    底下,一个萨满冒死来到前线,吟唱着咒语,召唤出一片水流,洒落而下。

    呲啦!

    奈何希腊火遇水上浮,愈演愈烈,丝毫都没有熄灭的意思。

    还有几名勇士动用巫法,准备强行破袭,立即就被瞳与方元主持的军法队盯上,死得惨不忍睹。

    伴随着最后几个火人从城墙上落下,胡勒部战士激发的血勇之气终于散去,一股脑地退开。

    “该死!”

    看着这一幕的牧咆哮着:“将跑得最快的人抓起来,无论是平民还是头人,一律斩首!”

    “牧主……饶命啊!”

    “牧主……不要!”

    伴随着惨叫声,十几个头颅落地,余下者尽皆颤栗。

    牧这才点点头,命令周围亲兵去接应,回营休整。

    “该死……夏国当中,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天火,还有军队?”

    三日过去,万人骑死伤惨重,几乎折了两千,若不是还有一批援兵到来,就处于一个很危险的局面中了。

    就算如此,部落中的很多头人都不想再打下去,要离开去劫掠其它部落。

    “但这些蠢货,又怎么会懂?如果不解决掉这夏国北方最后的军队,一旦我们深入,必然会被两面夹击的!”

    牧盯着几乎被染成红黑色的土围,面色阴沉如水。

    打到这一步,就算他想退兵,都不可能了。

    草原上,绝对不允许失败与懦弱!一旦他这么做了,恐怕在半路上就会有头人哗变,抢走他的位子!

    “将黑叫来!”

    牧沉吟良久,终于又将眼睛如碧火的黑袍人叫到跟前。

    “见过伟大的牧主!”

    黑袍人怪笑一声。

    “那种像水一般的流动火焰,你能应付么?”

    牧沉着脸问道。

    “自然可以……先前您的萨满之所以不行,只是没有用对方法,还有人数太少……”

    黑袍人的声音中带着点干涩:“因此,要想彻底解决那支喷火焰的队伍,必须将全部的萨满团押上……但你跟我都知道,对面也并非没有强者,如果萨满团太接近的话,对方肯定会袭击的!”

    牧咬着嘴唇。

    对面的统帅他也清楚了,名为元,乃是斩杀了无支祁的强者!

    这样的人,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巅峰勇士,一旦被冲入萨满团中,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那还能怎么办?”

    牧皱起眉头。

    “伟大的牧主,只需要您再等一段时间,我族的援兵就会到来!”

    黑袍人躬身说着。

    “再等一段时间?”

    牧咬着牙,几乎要冷笑出声。

    他自然知道这些妖族还有四夷在准备着什么,与其劳师远征,不如直接攻打阳城!

    反正,北方这些,不过是他胡勒部一族的事而已。

    说不定,他们两败俱伤,反而更符合某些人阴暗的心理。

    ……

    “三日,差不多了!”

    土围之上,方元与瞳并肩而立,同样十分感慨。

    “敌人攻城三日,早已身心俱疲,又损失惨重,士气低落……”

    实际上,这时的部落大军,还十分愚昧与野蛮,几乎没有成建制的概念,与夏国士卒更是远远不能比。

    之前摧枯拉朽,不过占据了偷袭之力。

    一旦准备万全,立即就暴露出弱点。

    “传令下去,准备反攻吧!”

    方元一摆手。

    “是!”

    瞳一躬身,旋即走了下去。

    若是三日之前,凭他们这三千人不到,去冲击万人的胡勒部大军,肯定要被视为疯子。

    毕竟,对面也并非没有高手,哪怕四重虚圣,一但落入重围,再被萨满团牵制,恐怕也讨不了好。

    但现在,情况便大不相同。

    大军疲敝,连高手都战死不少,就有破袭的机会了。

    ‘想不到……这位大人对于战机的把握,也是如此妙到毫巅!’

    瞳暗自想着,目光中更多了一丝敬畏。

    时间入夜。

    乌云遮月,星光黯淡。

    一层雾气不知何时浮现,慢慢笼罩战场。

    土围悄无声息地打开,一队队士卒沉默着走出,列阵。

    当先的,赫然是方元、瞳、薇等一干勇士,能骑马而战。

    “今夜偷营,有胜无败!杀!”

    方元咆哮一声,一马当先地冲出。

    对面,胡勒部大营。

    此时的胡勒部哪里懂得什么安营扎寨,只当草原上一样,随意扎了一圈帐篷,更不用说三日血战,好不容易退下休息,牧民疲惫欲死,天塌下来都不醒的了。

    “杀!”

    方元咆哮一声,冲过警戒,直接在马上骑射,几个守夜的牧民顿时中箭倒地。

    霎时间,骑兵先杀入营帐,见人杀人,见帐烧帐,引起一阵大乱,旋即,当后面数百士卒也冲进来的时候,局面顿时无可阻挡。

    “敌人夜袭?”

    牧一骨碌从榻上翻身而起,匆忙爬出王帐,就见到外面火光冲天,整营大乱,不由目眦欲裂:“诸位头人,立即下去安抚牧民,萨满团镇压叛乱!”

    敌人只有数千,能偷袭的说不定只有数百!肯定造不成这样的大乱,唯一的解释,就是牧民骚动,同样乱了起来。

    此时别无他法,唯有狠狠镇压下去。

    “擒杀牧主!攻破胡勒!”

    大喊当中,十几骑同样看到了金色的王帐,飞驰而来。

    “保护牧主!”

    几个大萨满立即上前,口里念念有词,召唤诅咒与巫兽。

    “死!”

    方元眼睛里赤焰升腾,火行剑气略微转化,就汇聚于双眼之中,令赤眉鲜艳欲滴,两道火光就从瞳孔内飞出。

    嗤!

    这火汹涌澎湃,一下燃烧,将巫术破去。

    “哈哈……死!”

    他策马冲锋,瞬息间来到金帐之前,赫然是凡人巅峰的武技,手上剑影一闪,两个萨满的头颅就高高飞起。

    “走!”

    牧大惊,就要上马撤离。

    “是元!”

    黑袍人更加惊讶,声音都有些变形:“坏我大事,该死!”

    “有妖气?”

    方元微微一怔,此时弯弓搭箭,瞄准逃跑的牧,直接一松。

    咻!

    箭影一闪,其上带着火焰,一下穿透两个护卫,从牧的背后贯入,胸口突出。

    “我……”

    牧满脸不可置信:“我是草原狼主,怎么会死在这里?”

    奈何方元这一箭暗藏玄机,一股火力直接焚烧掉他五脏六腑,神仙也救不了,因此还是倒了下去,气息全无。

    “牧主死了!牧主死了!”

    胡勒部最后凝聚起来的力量见到这一幕,都是惊惶大叫着,终于彻底崩溃,四散逃亡。

    “休走!”

    方元却认准了这黑袍,直接追击,一前一后,奔出营地。

    “哼!”

    他一挥手,一道飓风浮现,当中剑影一闪,就飞射向前,穿破黑袍。

    那黑袍人滚落在地,发出一声惨叫,刚刚想用妖术遁走,就发现一柄碧绿色的短剑浮空,抵在天灵之上,惊人的剑气含而不发,顿时不敢再动。

    “之前是凡人征战,我还不太好意思用神通大肆屠杀先民,至于你……嘿嘿……”

    方元挑开黑袍,一头黄鼠狼就现形出来,浑身簌簌发抖。

    “隐龙卫的梦师?怎么只有这点修为?”

    这头黄鼠狼,显然连虚圣都没有达到。

    “小人只是一头小妖,还请大人饶命啊!”

    黄鼠狼连连作揖。

    他只是筑梦师境界,勉强达到梦游要求,若是死上一回,本源大损,后遗症比虚圣更加严重,这才是要命的事。

    “可惜……我知道你这一路只是弃子,又有何价值来买命呢?”

    方元叹息一声,绿色的巽风之剑知晓主人心意,直接一剿,黄鼠狼顿时灰飞烟灭,在这一刹那中,又有一丝真灵浮现,飞快被世界排斥而走。

    “真灵么……”

    他眼神幽暗:‘似乎长离圣人的遗藏中,就有截留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