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三百三十八章 钳制(为书友160628011142743盟主贺!)
    金阳福地,静室内。

    方元身上邪异的红光充满,又一下浓缩到指间,鲜艳欲滴,带着邪祟之意。

    熊熊!

    一蓬火焰熊熊燃烧着,似在不断剿杀,将这暗红逼迫于某点。

    “就是现在……滚出去!”

    方元一弹指,暗红蓦然凝结,宛若水晶一般,倏忽飞出,在墙上破开一个大洞,边缘还在不断腐蚀,冒着黑气。

    “呼……”

    这一点暗红色晶元被逼出体外之后,方元顿时感觉神清气爽,哪怕依旧虚弱,却也仿佛卸去了心头重担,一种冥冥中的危机感顿时消失无踪。

    “两个月来,我日夜运转赤霄九炼法,甚至达到了极限的九九八十一次,总算将真实梦境内的天邪力彻底清除……”

    实际上,若是换成普通梦师,哪怕是四重虚圣,如此高强度的炼化下来,少说也要元气大伤,甚至跌落境界。

    但对方元而言,在每日海量资源的堆砌之下,居然硬是维持在了三重位阶,没有丝毫掉落,反而因为不断纯化,梦元力与武道元力都是精纯无比,也是异数了。

    “此时我的状态,简直前所未有的好,只要等到这次行功的虚弱期过去,便可以尝试突破四重了……”

    虚圣四重,能点化灵性,乃是一个分水岭。

    不论选择何种道路的虚圣,在四重境界,威能都会有着一个暴涨,与之前截然不同。

    八门剑阵,更是如此。

    一旦凝练四剑,立即就可以组成四象剑阵,并且神兵有灵,威能都各自暴增,组合起来的增幅更是难以言喻。

    当然,四象剑阵一出,自己绝心居士传人的身份也就板上钉钉,昭然若揭了。

    因此,要么剑阵不出,要么一出四象,就必是绝杀!

    “不知不觉中……我也走到这步了啊……”

    方元喃喃着,目光中似有了精芒:“师父的大仇,我必然会报的!!!”

    七重虚圣,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岂会黯然身陨?必是在隐居元武大陆之前,就身受重伤,近乎油尽灯枯。

    哪怕他胸中自有沟壑,这传道授业解惑大恩,也是不得不报,必须接过复仇的种子!

    “当然……此时,为了蒙蔽天机,降低变数,还是尽量少提为妙!”

    敌人势力实在太大,容不得一丝一毫的轻忽!

    ……

    界盟。

    李禽木着脸,缓缓穿过一条青铜走廊,来到一处大殿中。

    “哈哈……李禽,想不到你也有如此狼狈的一天!”

    一个阴柔的笑声传来,在大殿中心,主座之上,一个阴柔秀士的身影凝聚而出,脸上带着笑意。

    “不得不承认,那方元的确是个天才,更是我的大敌!”

    李禽阴沉着脸:“此时……恐怕已经成为了我的心魔,他若不死,我修为再难寸进!”

    梦师之道,讲究念头通达,最忌讳的便是‘心障’!

    一旦内心有了挂碍,又如何能够勘破大千世界的迷雾,得见真我?

    “嘶……死敌?”

    秀士倒吸口冷气:“你要我帮你?”

    “嗯,此子现在是金阳福地镇抚使,有着十年休养生息,若坚守福地不出,一意积蓄的话,实在太可怖了……”

    李禽眼睛里面闪过阴沉的光芒:“你是云州司库使,各个福地的份额上缴都要经你之手,可有法子?让他得几次下下评,直接革了这差事?”

    这实际上,就是釜底抽薪。

    作为界盟中人,平时相当自主,唯一能牵制的就是定期任务。

    但方元有着十年不应期,李禽自然难以容忍,最好的法子,就是革除他的职位,令方元不得不重新接取界盟任务。

    到时候,以他的权限与地位,就可以上下其手了。

    虽然不可能明目张胆地调去参加必死任务,但徐徐削弱,压制晋升,有的是手段能将其整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金阳福地的份额,今年已经上交过……”

    云州司库使微微一笑:“不过……道友也算有着运气,并非没有机会,来看看这个,盟内刚刚下发的通知!”

    说着,一点玄光就自手上飞出,落入李禽之手。

    “嗯?征调资源,以各州为单位?好大的手笔!”

    到底是老牌虚圣,李禽立即闻到了不对味:“三军未动,粮草先行,盟中将有大动作?”

    “或是大战将起,又或者准备集中资源,攻略那几个世界,谁知道呢?不过这任务硬压下去,便有着伸手的余地!”

    秀士阴柔一笑,面色变得晦暗起来。

    “道友是一州司库使,这额度自然归你调配,略微增加一点,外人也说不得什么……”

    李禽沉吟道。

    “只是这方元,也并非个没跟脚的啊……不仅自身天资横溢,说不定哪天就做了我们同辈中人,并且还与风信子相善,乃是炼火长老一系!”

    “炼火与青木,本来就是互为敌视,这就不必说了吧?”

    李禽叹了口气,知道这老朋友虽然有些情分,但同样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货色,忍痛掏出一物:“这玄元晶乃是我多年珍藏,今日便送了你吧!”

    “哈哈……好!”

    秀士一见之下,顿时双眼放光,知道李禽这是在割肉了:“好!此事包在我身上!哪怕那小子要闹,以我四叶修士的权限,也足以压下去,任凭谁都说不出话来!”

    “拜托了!”

    李禽见此,心中一定,转身离开大殿,嘴角就泛起一丝冷笑:‘敢给老夫难堪,今日便要你个愣头青知道厉害!’

    ……

    聚灵阵内。

    漫步在田垄中,望着沉甸甸的黄粱米,方元脸上笑开了花。

    “若给外面的蒙田见到这一幕,必定下巴都要惊掉下来,可惜……这种闷声发大财的事情,还是隐藏越久越好。”

    有着种植异能,数月之中,已经足够黄粱米成熟收获。

    哪怕此灵米产量很少,一亩也有半石至一石,这合起来就是七十五石,一石一百斤,足足七千五百斤灵米,够一个梦师吃上十年!

    有着如此强大的资源进补,自己丧心病狂地赤霄八十一炼,也不过毛毛雨而已,损伤不了根基。

    “嗯?”

    巡视了几处,又发现小小的惊喜。

    几株形态宛若虬龙一般的黄粱米挺拔而起,带着矫矫不群之意。

    “又有异变灵种?大善,只是不知具体功效如何……”

    方元山河珠一照,顿时将这变异母株收取。

    如此大规模种植,自然有着零星变异,虽然不一定向着自己理想方向,但积少成多,培养优良性状,总能得出好的结果。

    他此时倒是觉得,自己越来越有某种大德鲁伊的风范了。

    “大老爷!”

    这时,走出聚灵阵范围,就见到等得焦急不已的蒙田与孟广两个:“祸事了,有特使前来,据说要提升今年上供份额!”

    “嗯?”

    方元略微皱眉,旋即一丝分神在梦界之中查询,顿时得到了消息:“的确有着这个通知,不过是各州分摊,也不一定有着多少,等我去见见便是……”

    大厅。

    “怎么那镇抚使还不前来,莫非是特意怠慢?”

    方元来到厅外,一个嚣张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接着就是一个清脆的耳光声响:“你等歪瓜裂枣,也敢来我跟前伺候?滚!”

    哭声当中,两名丫鬟脸上红肿,带着泪痕奔出,见到方元,又是一怔行礼。

    “罢了,你们下去吧!”

    方元心道来者不善,直接进入大厅,就见到一名黑衣梦师旁若无人地坐着,面前掀翻一张桌案,大量酒水珍馐四溅,一片狼藉。

    “你便是金阳福地镇抚使?本人周混,乃是司库特使!有令旨!”

    见到方元过来,这周混冷冷一笑,高举着一张公文,上面有着灵光印记。

    “区区一个筑梦师,还不是虚圣,便敢如此大胆?你的礼仪尊卑被狗吃了么?”

    方元冷笑一声,直接喝问。

    若是寻常任务,直接在梦界中通知一声就行,此时看这特使行径,云州司库必然已经与李禽同流合污,那自也不必客气。

    “你……”

    这特使一怔,旋即眼前一花,手上的文书瞬间消失,整个人就倒飞出去,脸上剧痛传来。

    啪啪!

    刹那间,他脸上就多了两个鲜红的耳光掌印。

    周混心里晕晕乎乎的,差点未反应过来,旋即便是怒火上涌:“你怎么敢?”

    “狗仗人势的东西,我为何不敢?”

    方元冷笑:“你修为如何,盟内有着多少地位?敢先挑衅我,给我脸色?你再动手,我就杀你于此,最多事后受盟内责罚,你要不要试试?”

    这公文乃是盟内大义,管它当中有无陷阱,自己都得接了。

    但接过公文之后,这特使自然就不是特使,只是普通成员,又是另外一番说法。

    这一切,都在规矩限定之内,偏生让人无话可说。

    “你……”

    周混目眦欲裂,愣是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他现在才想起来,对面是一个愣头青,万一真的惹怒了,不顾代价宰了他,那找谁说理去?

    ‘原本我只想借此折辱此人,在司库使面前讨好一二,此时看来,也是有着风险……难怪那些同僚都不愿来,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