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三百三十五章 黄粱(为书友160628011142743盟主贺!)
    金阳福地内。

    一道阵法升腾,将百亩良田笼罩。

    丝丝缕缕的元气,甚至化为灵雨,迷蒙落下,滋润大地。

    此乃方元亲手布置的聚灵阵,划分公私,别人也无话可说。

    当然,实际情形如何,他自己清楚。

    这阵看似聚灵,实际还有封锁迷困之效,毕竟这百亩准备种黄粱米,必有异常。

    “但也没关系,有着阵法,这些奴仆谁敢擅闯,我直接杀了,不算不教而诛,谁也说不出话来!”

    方元心里默默想着:“此地,主要是为了收集变异灵种,等到日后有了完全私有的灵地,再尝试耕种。”

    “对我目前而言,吃黄粱米也足够了!”

    虽然上交大部分,但只要有着种子,自己还怕没有资源么?

    “并且,留下的部分,除了种一百亩之外,还可以吃上几次!正好尝尝鲜!”

    方元来到后厨,命其它仆役离开,自己煮了满满一锅黄粱米。

    等到饭成之时,香飘十里,连他都不自觉地抽了抽鼻子。

    “《灵鉴》有云:黄粱者,穗大毛长,谷米俱粗于白粱,而收子少,不耐水旱,极至珍稀。食之香美,逾于诸粱,人号为仙品!实际上,因为带有梦性,更是梦师最好的食物!”

    他拿起玉碗,盛了满满一碗、堆起冒尖的黄粱米饭,夹起一筷送入嘴里。

    “香软酥糯,口感不错!”

    实际上,到了他这一步,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单纯的味觉口感早就满足不得。

    但此时,吞咽着黄粱米饭,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爽感就自腹中升腾而起,甚至一路浸到心里。

    “此米中正平和,善养元气,自不必多言……”

    方元默默体会着丹田内的暖流,这暖流汇聚一团,丝丝缕缕,宛若温泉一般抚过全身,最后又形成一股,沿着脊柱大龙直上,突破金关玉锁,叩问天门,灌入灵山紫府。

    “对神元有益的灵物,当真是少见……最关键的还是并非地品天品的孤本,而是可以广泛种植的,这就更难能可贵了!”

    真实梦境之中,丝丝缕缕的黄光浮现,受此刺激,神元一下高速恢复,吸引冥冥中的伟力下落。

    这黄光居中,与神元还有伟力一合,顿时形成了水银一般的梦元力,层层积蓄,飞快铺满底层。

    “嗯……若是天天都吃黄粱米,我梦元力的恢复速度可以加快三成!”

    方元真灵见着这幕,却是心里一喜,微微点头:“更不用说,还有这吞噬一丝梦性的好处了,积少成多,也不可小视啊……大善!”

    当下外面也放开肚皮,一个四脉武宗饭量甚大,直接将满满一锅灵米吃完,这才意犹未尽地摸摸肚皮,准备下田耕作消食。

    等到他离开走远,神念一动中,还可以见到几个迫不及待的影子冲进厨房,贪婪地嗅着空气,甚至在争抢那口铁锅。

    ‘莫非连刷锅水也要……’

    一念至此,心里顿时囧了一下,不再细看,来到田亩中。

    “嗯……地力甚足,比元武大陆上的灵地都要好了不少!”

    他抓起一把土壤,这土呈玄黑色,颗粒饱满松软,泛着亮光,似乎可以攥出油来,并且,在黑土地表层,还凝结着一层白霜。

    这并非水汽凝霜,而是元力具现而得,相当于元晶碎屑了,乃是自己布置的聚灵阵吸引而来。

    “哪怕这种,比起洞天来还是有所不如……”

    哪怕是这人间顶级的福地,与自己在长离洞天中的所见一比,顿时还是摇头:“哪怕圣人已去,这洞天之中的环境,也不是外界可比。”

    以此时金田福地的土壤肥力,黄粱米也不是不能种,但少收欠收,是必然的,还需要投入大量资源弥补,得不偿失。

    “争取保留性状不变,寻找出对环境要求低些的异变种来。”

    方元的想法很简单,这一百亩都是实验田,必然要种黄粱米,自己再堆砌资源,就是赌它的异变概率。

    若是能诞生高一级的仙种自然更好,诞生不了也不需强求,退而求其次,取其茁壮者,能适应环境就好。

    这些种子有了,等到日后自己再得了私人灵地之后,便可以立即大量种植。

    “甚至,再退一步,就算这黄粱米极难变异,只要有我的种植异能在,保证些收成还是可行,至少不会亏本……”

    他看了看自己的属性栏,特长种植赫然入目:

    “种植术【五级】——你是种植界超乎想像的宗师!但凡经过你种植的植物,不仅会产生异变与觉醒,本身生长周期更是会视情况而缩短!”

    当下拿起锄头,将黄粱稻谷一粒粒种下。

    因为有着秘密,不能假手于人,又必须发挥异能,当然得亲力亲为。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从来都是如此,世界大道,隐藏其中矣。

    ……

    “方元!方元!”

    界盟山中,一座偏殿内部,上次被方元吓走或者说气走的李柏咬着牙,看着手上的情报,磨着牙齿:“不过一个半途出家的货色,侥幸到了虚圣,就敢不将本少爷放在眼里……是!我奈何不得你,但我家根正苗红,虽然比不过夜家,但也效忠盟内三代,还会被你欺负?”

    当即脸色涨红,来到里面大殿,啪得一声就跪了:“爷爷!你可要给孙儿做主啊!”

    “出息!”

    大殿正中,云床上的人影似有些无奈。

    自己家族血脉淡薄,哪怕用尽心思培养羽翼,后辈之中也只有此一人成就,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入梦师,但也算一步登天,脱离凡俗,有着隔代传人,自己这一支在盟中的地位就稳固了,因此平时多有青眼。

    但现在看来,还是有些难堪大用。

    “爷爷……孙儿乃是按照您的意思,才去追求那夜家姐妹,我家新立,虽然有着爷爷镇压,却没有多少底蕴,若得了夜家,才是真正扎实根基啊!”

    李柏毕竟不是呆子,眼珠一转:“此时夜家姐妹却抬出这方元……孙儿当然不是觊觎美色,只是盟内资源有限,一家起必有一家落,这方元实是个人才,若再被他得了根基,我家地位便岌岌可危啊……”

    “这句……倒有些道理!”

    人影点头,现出身形,乃是温文尔雅的中年人模样,他便是李柏的祖父,界盟四重虚圣——李禽。

    “界灵,给我方元的资料……”

    身在梦界界盟山,又是四叶修士,权限不小,一念之中,就得到了方元的基本资料,比李柏更为详尽。

    “年不过二十许,就虚圣三重?果然是天才种子!”

    李禽看了几行,不由微微点头,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新人崛起,盟内老牌派系还没啥,我们这种根基不稳的,的确要狠狠吐出些利益来……此时已经是金阳福地镇抚使么?竟然是托了风信子的关系,背后站着炼火长老……”

    “爷爷……那炼火长老何等大能?麾下羽翼无数,天才也是不少,岂会投下多少关注?咱们家也不是挂靠在青木长老名下的么?”

    李柏连忙道。

    “话是如此,但这个风信子与他交往却是深厚,此人新晋四重,已是炼丹大师,盟内地位一下提升到五叶!”

    李禽不疾不徐地说着,心底也暗生一丝不忿。

    自己当年投入界盟,可谓当牛做马,奈何终究是一代,披荆斩棘,资源匮乏,好不容易才积累到突破四重虚圣的资源,算是让自己家族在界盟中扎下根来,饶是如此,依旧不算真正自己人,到现在也不过四叶权限。

    但这风信子,乃是嫡系中嫡系,突破后直接提升权限到五叶,还要压自己一头。

    当然,理由对方是炼丹大师,贡献突出,但实际上谁不清楚,这就是嫡系待遇!

    自己也好,其它后来人也好,哪怕眼红也只能看着,若有怨言,更多的勘磨立即就会接踵而至。

    还有这方元……

    虽然这人经历与自己类似,但李禽可丝毫没有帮扶一把的心思。

    他吃够了苦头,心底阴暗想法,自然要见到其它新人也同样受罪,方才痛快。

    虽然加入这体系,一开始艰难,但现在有了点地位,反而要维护了,不说恩怨,光看这方元短短时间之内,破格提拔到三叶,就极为不顺眼。

    于是就道:“但风信子毕竟不是方元,并且此人新晋,也没有多少势力,不一定会死挺方元……乖孙你等着,看我给你找回场子!”

    同处一盟之内,互相打杀那是不可能的事,真闹大了谁也讨不了好处。

    但在规则之内,利用体系压人,这李禽却算是轻车熟路了,这也是被坑出来的经验,说多了都是血泪。

    ‘自古官大一级压死人,哪怕界盟当中比较宽松,但同样也是如此,要不动声色间,给些雷霆尝尝,太简单不过了……嘿嘿,新人么,总要过这一关,玉石不打磨,不能成美器,我这就是在栽培你啊!’

    李禽心里暗笑,充满了某种报复的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