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诛邪
    高手相争,千钧一发,又怎么容许犯错?

    只是一个疏忽,清风真人的长剑就被荡开,一道黑光当胸穿过。

    噗!

    他肉身顿时枯萎下来,仿佛血肉精华在刹那就被吸尽,变成了一具干尸,朽木一般倒地,寸寸裂开。

    “啊……你好狠!”

    尸首上黑气一闪,一个阴神就浮现出来。

    这是清风真人的元神,若给走了,说不定还可夺舍或者投胎转世,后患无穷。

    小人恨恨瞪了一眼方元,手一招,剑芒闪烁,就要与剑合一,飞快遁走。

    “想跑?”

    李鸾蓦然上前,伸出纤纤玉手一点,一张大红网就现出,在半空中一罩,将灵剑截住。

    原本以她的法力,要拦截这灵剑乃是痴人说梦,但之前这剑已经被雷霆重伤,又没有与清风真人合一,受其主持,顿时宛若鱼儿落网,虽然左冲右突,奋力挣扎,却也无济于事。

    “你命该如此!”

    方元头上浮现出一只黑气大手,向前一捞。

    那清风真人的元神还想抵抗,但黑气一涌,带着腥甜之味,顿时头晕眼花,小人动弹不得,被一把抓住。

    “师父……”

    此时,这清风真人的几个徒弟才反应过来,目露惊骇之色,有的上前欲救,有的却是脚下发软,在打量着后路。

    “你不能杀我……我乃是玄真门弟子,天下修道正宗!你若杀我,后患无穷!”

    清风元神挣扎说着:“之前之事,是小道不对,但你已经斩杀了小道的肉身,莫非还不够么?”

    “……你相助那许县尊,也是义妖,若肯冰释前嫌,我们两家联手,黑泽县中有谁能敌?”

    此人口齿灵便,一条三寸不烂之舌施展开来,就连李鸾都是面露沉吟之色。

    毕竟,清风真人说得也有道理。

    不论是从宗门、功德、乃至单纯的利弊而言,杀了此人,都有些得不偿失。

    “切!”

    方元却是目中凶光一闪,黑色大手直接一捏。

    这元神小人惨叫一声,顿时被湮灭,这就是真正的形神俱灭,万劫不复了。

    “啊……师尊?”

    几个道人大惊:“你竟然杀了师尊?”

    “管他说得天花乱坠,之前刺杀我,后来也是心怀歹意,我又怎么可能被他蒙蔽?”

    方元冷笑一声。

    之前这清风真人的提议,看似化干戈为玉帛,实际上却是后患无穷。

    最关键的,就是他有后台,可以源源请得援兵,自己没有后台,话语权天生就弱,被发现之后立即有着不测之祸。

    因此,只能斩草除根!

    噗噗!

    但见黑光几闪,在场的道人顿时捂着胸口,软软倒了下去,鲜血潺潺流出。

    “道友……何必下此辣手?”

    李鸾见了,脸上却是露出一丝不忍之色。

    “这非我所定,而是在此人飞剑刺杀我们那一刹那,便已经无法挽回了……”

    方元现出阴神,脸色有些郁郁。

    他看向自己气数,只见周身香火萦绕,愿力点点,之前的人道功德甚至略有恢复,顿时就是冷笑。

    唯其不变,反而显得更加恐怖!

    ‘人族大兴,妖族衰落乃是大势,我打杀此人,也算得上逆天而行,居然没有显现?那只能说明一点,那便是天数乱我,看似寻常,实则已经准备酝酿杀劫!稍不注意,恐怕就有杀身之祸!’

    灵眼望气之类的术法,既然源于此方世界,自然也可以被世界蒙蔽!

    此时友方看来,都是一片吉气,高枕无忧,但仇敌看来,却是乌云压顶,此时不报,更待何时?

    “既然杀了,那也就杀了吧!”

    果然,李鸾对此也是一无所觉。

    她本来便不是人,此时见到几人身死,就好比人看到蝼蚁毙命,仁慈者略有感叹,一下也就过去了。

    “此人背后有着师门,斩草除根,断绝消息,也是一条路子!”

    这时就开始思索起清理后患,打扫战场的事情。

    将整个道观翻了个底朝天之后,还真发现了不少好东西。

    “啧啧……这些道人,当真豪富!”

    小院里面,已经堆了一堆零碎。

    黄金、白银、珠玉、论价大概能值个几千两,这都是百姓的供奉。

    而除此之外,又有许多瓶瓶罐罐,乃是清风真人炼的灵丹,让李鸾看得爱不释手。

    不得不说,在炼丹、阵法之道上,妖族实在差了人族老远,各种精微操作更是远远比不上。

    “呵呵……”

    方元见此,不由一笑:“你若想要,这些灵丹尽可取了去,那些药材留给我就行!”

    他缓缓上前,阴神之力催动,拾起明月剑。

    哪怕之前被雷击过,又失去了主人,此剑仍旧锋锐不减,散发寒意。

    “好剑!”

    他幽幽一叹:“满院灵丹钱财,恐怕都比不上这一剑啊!”

    此乃本命灵剑,要炼制非同小可。

    光是剑身材质,就不知道要消耗掉多少黄金、白银、玉屑、星辰钢,而练成粗胚之后,又要修道者日夜以灵力打磨,数十年如一日。不仅如此,每隔一段时间,还要以雪莲水、人参汤等洗涤,维持灵性,消耗简直是如山如海。

    因此这个世界的人族中,有着一句俗语,穷文富武,修法破家,当真不是虚言。

    “自古宝剑赠英雄,此剑与方兄,简直相得益彰!”

    李鸾也是个知情识趣的,知道自己这次根本没有出多少力,也没有颜面多要战利品。

    “善!”

    方元颌首:“将这些搬走之后,再放一把火,将此地烧了!切记此事谁都不要提,哪怕许仁,也不要说,我们今夜只是清理邪神,其余一切与我们都没有关系!”

    “妾身自然知晓干系!”

    虽然不知道为啥方元不愿让许仁来善后,但李鸾还是答应下来。

    ……

    黑子河,水底灵穴之内。

    方元盘踞,现出阴神,打开灵眼,又是冷笑:“大劫将至!必得先增强自身再说!”

    若气数中有着显现,那他反而不怕,最多以功德抵之。

    但现在一无异状,那却是最大的凶险,连挽救都不给你机会,一发作就要命!

    “不过,哪怕天机遮掩,我也能猜出一些,我气数衰微,将有大劫,奈何伟力归于我身,因此要杀我,只有从两个方面入手……”

    方元默默思索着。

    若他是人、是官,八成就要因为一点小事被上峰问罪,再削职,加惩之类,说不定还会有着疾病暗生。

    但他是妖,伟力归于自身,这些通通无用,剩下的可能便很小了。

    “唯有直接的杀劫,才能对付我,此时有着两方面,第一就是那清风子的师门玄真道!虽然我杀人灭口,但修道者善能卜卦,说不定就有人心血来潮,算出了蛛丝马迹!

    而第二,就是更高级的妖神!毕竟,我在黑泽县伐山破庙,动静如此大,怎么会不激起反噬?”

    分析明白之后,方元顿时冷笑连连。

    此时要想渡劫,什么都不可靠,唯有提升自身实力一条路好走!

    他沉吟一下,吐出一口长剑,剑身半透明,正是那柄明月。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看着剑身上的铭文,又不由叹息:“此剑要想利用,就必须重新祭炼!”

    他之前取了这剑,自然有着准备。

    “去!”

    此时心念一动,七七四十九枚骨珠就飞出。

    这还是前代那邪神之物,被他超度了幽魂的真灵,却保留着煞气、怨恨等等,凝聚于珠内。

    砰砰!

    骨珠碎开,大量骨粉就附着于明月剑之上,又有丝丝黑气涌入。

    “加上这一道灵材,我给它再炼一遍,当可将清风真人的影响全部除去,虽然已经不能再作为本命飞剑,但也可利用其锋芒了!”

    要说炼器之道,方元涉猎不深,但此时只是给一柄灵剑进行再加工,又有八门剑阵的经验,还是勉强可以办到。

    这时嘶啼一声,大量的妖力就席卷而出,将长剑整个包裹在内。

    一枚枚骨珠不断炸开,融入长剑之中,原本的灵剑顿时带着一丝白骨色泽,变得越发妖冶起来……

    一晃七日过去。

    “收!”

    方元妖力一收,顿时现出一柄雪白的骨剑来!

    这剑似正似邪,仿佛用骨骼锻造而成,通体放出妖冶的光芒,更有丝丝黑气缠绕其上。

    “白骨诛邪剑!以杀戮多妖的灵剑为材料,又被我加入七七四十九名童男童女的怨恨,杀妖斩鬼,无往不利!”

    方元阴神浮现,一道神念就烙印上去。

    被重新祭炼之后,原本明月剑中的抗拒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被方元真身一口吞下。

    “好,现在就是尝试那个的时候了!”

    此时,他眼中蓦然放出一丝坚毅之色:“去吧!”

    咻!

    身体之内,白骨诛邪剑上射出一道流光,轰然斩在龙珠之上。

    “呜……”

    方元身躯一震,几乎要内伤,一瞬间金光大放。

    而在他神念当中,那颗龙珠也是一动,中心隐约浮现出青龙之影,一点金色的碎屑就落了下来。

    “炼化!”

    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但方元瞬间全身膨胀,有着一种吃撑般的错觉,立即闭目,进入了深层次的修炼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