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二百七十章 御剑
    明月高悬,周围只有河水哗哗流淌。

    老鳖死后,肉身精华被方元吞噬殆尽,只剩下一个龟壳,还有星星点点的光芒逸散。

    “如何?”

    方元似无意间瞥过李鸾:“李姑娘可有意神道?若是的话,这些请随意取用,想必凝聚一人道封号还是不难……”

    至于能否得天地加封,那就完全要看福泽与运气了。

    “若说神道,君早已占了黑子河三年,为何还是如此?”

    李鸾抿唇一笑:“我与你都志不在此,又何必多言?”

    “也是……”

    方元点点头,心里却有些惊讶。

    他是知道未来天地大劫,若受了香火愿力,说不得就得被挟裹,第一波顶上去,因此才退避三舍,只取灵脉水府。

    而这李鸾,应当还不知道大劫的事,但所做种种,却无不契合,这就不能不说是根基深厚了。

    ‘或许,此女也是大劫之下,妖族中的某个关键人物?’

    方元打量着李鸾。

    此种关键,按照他的理解,便是风眼水眼,必然吸引诸多力量汇聚。

    甚至,天意之下,连自己都未必没有受到一点影响呢……

    “这月色……”

    就在这时,李鸾似有所觉,抬头望天。

    刹那间,方元的神魂立即紧张了起来。

    在这皎洁的月光之中,他却感受到了一丝冰冷的杀机。

    “速退!”

    几乎只是心念一动间,他背脊拱起,就仿佛蓄满的长弓断弦一般,猛地一弹,闪电般没入河水之中。

    随后,他才看到半空中的动静。

    皎皎月光之中,一道剑影下落。

    此剑通体闪烁荧光,竟然仿佛与月色融为一体,从高空笔直坠下,带着森然杀机。

    之前方元的逃脱,明显令它一滞,这才改变目标,转向李鸾。

    “百步刺杀,飞剑之术!还是有人操控的飞剑!”

    方元见着云卷云疏,飞剑化为流光落下,心里蓦然响起一句诗——‘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若我不出手!这李鸾死定了!”

    他心念一动,水柱浮现,三道冰墙挡在李鸾面前。

    咻!

    流光落下,剑气爆发,摧枯拉朽一般,将三面冰墙射为蜂窝,漫天冰屑飞舞。

    但就是这一刹那的迟疑,终于令李鸾抓住机会,祭出了保命的底牌。

    “雷丸,爆!!!”

    她玉指一弹,一枚青色的雷丸飞射,一下炸开。

    一道青色的雷电浮现,笔直劈在剑光之上。

    “果然是雷法!”

    这股堂皇威严一出现,方元顿时感觉身上鳞片都有些竖起。

    雷者,为天地枢纽,造化至理,因此雷法也是所有术法当中威力最大的一类。

    此雷虽然不是天雷,但蕴含大破灭之力,便是比起天劫也是略微逊色一筹而已!

    当!

    一声轻响当中,漫天月色轰然破碎,剑光黯淡,现出一柄古朴的长剑来,三尺青锋,宛若秋水,剑柄处还有着一串红缨,随风飘舞。

    “啊……雷法!”

    一个神念从剑身上传来,旋即这飞剑竟然掉头,摇摇晃晃地飞走,哪怕受了天雷,速度仍然疾逾飞鸟。

    “道友没事吧?”

    方元爬上岸,似关切地问候。

    “幸得方兄你滞了他刹那,否则妾身恐怕连激发雷丸的余暇都没有了!”

    李鸾抚着胸口,似乎心有余悸。

    刚才那一瞬间,她几乎产生避无可避,今日必死的错觉!

    若是阴神被斩,哪怕还有着妖身,也是魂飞魄散,从此变成植物鱼了。

    “此人厉害,应当是人族中的奇人异士!”

    方元瞥向李鸾:“你在许家如此多年,竟然没有丝毫发现?也没有被人斩妖除魔么?”

    李鸾翻了一个白眼:“妾身在许家战战兢兢,收摄妖气,三年都几乎未曾现过身,哪如你一般,不仅来去从不遮掩,此次更是篡唆许县尊行此大事!必然是因为此举,惹得气数变化,引来了高人!”

    方元有些赧然。

    实际上,他这次对邪神动手,的确特意让许仁下了公文,还加盖官府大印。

    他又不傻,官府敕封虽然不如天地神位一般,能调集神职范围内的灵气,但也集了人道之运,等闲不易破之。

    但此种封赐,先请官府废之,那就半点能耐都没有了。

    只是想象不到,如此频繁的动作,终究引来了人族中的强者探寻。

    “也罢……正想见识一下人族的最高武力呢!”

    方元做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我要去会会那高人?你去不去?”

    “这个……敢不从命?”

    李鸾一咬银牙,看着飞剑遁走的方向,也是带着一丝恨色。

    再怎么通晓人性,她也毕竟是妖!不欺负人就算好的了,怎么容许被人欺负到头上?

    ……

    清风观内。

    清风真人端坐云台,手掐法诀,肉身僵寂,如同尸解。

    在旁边,还有几名忠心耿耿的弟子守护。

    吟吟!

    剑鸣声中,一道剑光就自外面飞来,落在清风真人身前。

    上面一个小小阴神浮现,正是清风真人的模样,对着肉身一扑。

    嗡嗡!

    光芒一闪中,这个肉身立即饱满丰润起来,清风真人睁开双眼,面上忽然一红,吐了一口鲜血。

    “师父?!”

    周围的弟子纷纷大惊。

    知道自家师父的飞剑之法,乃是元神遁出,附着于剑之上,能飞跃数十里杀人,神鬼莫测!

    更因为元神有着灵剑守护,安全方面该当无虞的。

    但现在景象,明显是刺杀失败,连神魂都受到了波及!

    “咳咳!那两妖厉害,速去拿我的天王保命丹来!”

    清风真人又咳出几口鲜血,面色白如死人,嘶声吩咐着。

    早已有着一名弟子,取来灵丹,侍奉着清风真人服下,他面色才稍微好看了一点,又指着几人:“通风、通火,速速去布置阵法,有……有强敌来犯!”

    此时以观内实力,逃跑只是下策,必然被追上,全军覆没。

    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借着地利,严防死守了。

    “遵命!”

    两名弟子下去,很快,从清风观四个角落,就刮起一团清风,将个道观团团护住,当中又有云雾升腾,遮蔽视线。

    法阵升起没有多久,两团妖风落下,却是方元跟李鸾到了。

    “看吧,这便是做贼心虚,绝对就是这里的人暗算我们!”

    方元瞥了一眼李鸾。

    这姑娘俏脸微红,之前还在质疑他的追踪之法,此时就被事实打击到了。

    “现在,应当是开打吧?不过之前还要先喊话来着……”

    方元慢吞吞地爬上前,声音却是化为飓风,扫荡全场:“里面的牛鼻子听着,你们胆敢暗箭伤人,就要做好被报复血洗的准备,我给你们一炷香的时候,速速出来投降,否则便烧了你这观,鸡犬不留!”

    “大胆!”

    如此嚣张的语气,里面的人终于忍不住,一个声音就传了出来:“尔乃妖孽,却窃居人间,蛊惑县尊,我们诛杀,乃是替天行道!”

    ‘能说出这话的,都不简单啊……偷袭都能如此冠冕堂皇,老小子你很有前途!’

    方元翻了一个白眼,开始准备破阵。

    “师父……那妖怪要入阵了!”

    法阵之内,几名弟子满脸紧张。

    “放心,此等粗苯拙物,又怎么能理解我人道阵法之奥妙精华?”

    清风真人面露一丝得色:“这手阵法,光用蛮力,起码也要大妖级别,方可破……见鬼!!!”

    他原本神态从容,一只手还在捋着垂发。

    但此时,双目圆瞪,宛若个蛤蟆,更是生生将自己的头发都抓了一把下来。

    在他面前,那条黑蛇破入阵中,东走走,西逛逛,竟然都找准了薄弱点,又发出法术,直接破坏。

    轰隆!

    阵眼被破,之前的大阵瞬间消失,现出清风观还有呆滞的清风真人师徒几个。

    “怎么可能?这可是我师门流传下来的秘阵!”

    清风真人面色讶然,又凛然挺剑,大步上前:“妖孽,你为何能破之?”

    ‘唉……跟这种人,实在没得谈了!’

    方元却是不答,看着此人的命格气数。

    因为修道,大体有着遮掩,不过自己修行更强,还是能看穿迷雾。

    “道术武功都是不错,当然,最关键的是身上有着余泽,这便是有着师门后台的气数加持……并且,看这情况,此人师门还得了天意眷顾……奈何,太独了一些,同是要匡扶人道的,居然还要先分个高下么?”

    方元见到这清风真人眼中的冷色,知道此人就是那种百折无回的性子,顿时也是有了决定:“杀!哪怕天意眷顾又如何?总不能他要杀我,我还要给他杀吧?至于有些逆了大势,必有后患,那也是日后的事了,不说可以功德弥补,就是不可,今日也必杀他在此!”

    心念一动,他顿时化为一道利箭,直刺上前。

    “看剑!”

    虽然元神受创,无法御剑,但清风真人的剑术也是高妙无比,一招刺出,蓦然化为火树银光,护住全身的同时兼杀敌,又没有丝毫烟火之气。

    “来得好!”

    方元尾巴一弹,蛇尾于间不容发之际避开剑刃,点在剑身之上。

    “啊!”

    清风真人暴退,声音里的惊惶怎么也掩饰不住。

    一条蛇,怎么可能还会武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