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清风(为紫轩仙尊盟主贺!)
    检测出盗版!  “好一手偷天换日!”

    方元抚掌:“得此异宝镇压气数,许廷日后必然能有所成就,你要分他气数功德?增进道行?”

    “不错,妾身负血海深仇,不得不报!”

    李鸾面现坚毅之色,一口承认,又现出阴神,郑重拜下:“还望道友助我,事成之后,愿为奴为婢,粉身碎骨偿还!”

    “免了……”

    方元一拂袖,“如此麻烦的事情,不要来找我!不过我们此时目的倒是相通,有着互相借力之处!”

    此女对头,八成也是安江龙君那一等级的,方元可没兴趣给自己找不自在。

    但不得不说,有她助力,自己的计划也能更加顺利。

    “当然可以……”

    李鸾狐疑站起,有些惊疑不定。

    蛟龙之珠,乃是何等重宝?

    哪怕她已经言明此种没有多少龙性,不能助蟒蛇化龙,但也可镇压气运,得之好处多多。

    在方元发现的那一刹那,她已经准备不惜代价将此妖留在这里了,却想不到对方竟没有丝毫贪念?

    但能不与这个救命恩人,又深不可测的黑蛇妖动手,自然是极好的。

    她心里略微一松,手上却没有丝毫懈怠:“还请道友发个誓来,天地为证!”

    此方天地有着大能,发誓不应,一时没有什么,但未来天劫之时,自然有着显现,是以哪怕龙君都有所顾忌。

    “敝人可指天为誓,绝无丝毫觊觎许廷蛟龙珠之想法,若违者,天厌之!”

    方元一翻白眼,又看向李鸾:“如此,可以将你手上的雷丸收了没?”

    “抱歉!”

    李鸾脸上一红,将雷珠收起,再次肃容下拜:“妾身实在是小人之心了……”

    “好了,那现在你可以交待了吧?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方元盯着金红鲤鱼。

    “妾身……乃是原本齐湖水君之女!”

    李鸾咬着银牙,终于开始招认。

    “什么?”

    方元这才惊讶起来,深感世界之小,此方天数之离奇,也实在令人嗟叹:“行了,你接下来什么都不用说了……”

    光是猜测,他都能猜出此女的经历来。

    无非是父君身死,立志报仇,忍辱负重,潜入龙宫,盗窃重宝那一套。

    至于一条蛇蛟为何会生出鲤鱼女儿来?蛟性本淫,根本不必解释。

    只是可惜这李鸾隐忍与心计都不错,却差了一点运气,盗出的蛟珠虽然也是至宝,却无法助她化龙,又被追兵重伤,幸得许家解救,又见得许廷出生,这才动念取其气数修行。

    “这女人,应当还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方元望向李鸾:“不过她毕竟看到了我的黑鱼身,或许有着猜测?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在对付齐湖大妖上面,我们本来便是天然的盟友!”

    ……

    “咦?这是……”

    黑泽县东,有着一家道观,名为清风。

    这清风观的观主,传闻中是一位有着神通的高人,年轻时曾仗剑除妖,颇为闯荡下了一番威名,号称‘明月神剑’,等到年纪渐长,便退隐于此,论看相问卦,解梦占卜,那也是极准的,因此香火很是不错。

    当然,这位清风真人近些年来修为大进,不再理事,鲜少出手,一应观内事务都由几个真传弟子打理,自己一意清修。

    “师尊!”

    此时,清风观内,一名年青道士来到后花园,顿时小小吃了一惊。

    原来他的这位真人师父,不知何时,竟然已经结束闭关,望着县内一处,面色肃穆。

    “是通明啊?你的望气之法应该也得了几分诀要,你来看看!”

    清风真人起码有着八十高龄,此时看起来不过中年,面色红润,扎着道髻,两边乌发垂下,一看便是有道高人的形象。

    此时目视县衙方向,瞳孔中有着光华闪过。

    “遵命!”

    这通明一个稽首,旋即打开灵眼,用望气之法看向县衙:“赤气如云,冲天而起,宛若火光……此县人道气数大盛啊!并且赤气之中又有一书卷,色成五彩,光华灿烂,这是文思之气,许大人进士之才,当可保一方安宁,此县百姓有福了!”

    “咦?”

    再看片刻,他神色一变:“后衙之内,又似有着黑光,这是兵戈杀伐之气,莫非县尊大人要动兵?”

    “还有呢?”

    清风真人面色不变,接着问道。

    “徒儿愚钝,再多却是看不出了……”

    通明道人汗颜。

    “能看出这些,那卷望气之法,你已习得五成了……”

    清风真人叹息:“在这兵气之中,混杂的乃是妖气!恐怕县衙之中,有着妖孽作祟,并且已经混到了县尊亲近人的地步……”

    “妖孽?”

    通明道人一个激灵,有些手足无措:“这该如何是好?”

    “自然是除了!”

    清风真人露出一丝杀气:“将为师的剑拿来!”

    “诺!”

    通明道人回转屋内,没有多久就捧着一剑出来。

    这剑鞘平凡,普普通通,但清风真人掐了个剑诀,握住剑柄,略微用力。

    咻!

    龙吟炸响,庭园中就蓦然多了三尺青锋,宛若秋水,动人心魄。

    通明道人只是望了一眼,就觉双目刺痛,不敢再看。

    心知这柄神剑追随师父杀伤诸多妖孽,灵气汇聚,几乎已经成就剑灵!普通道者,根本驾驭不住。

    也唯有师尊,才能以无上剑诀,驱使如意,百步飞剑,不论人妖,皆是难挡锋芒。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明月剑啊,想不到我还有再动用你的一日……”

    清风真人面色一怔,心里却是百味陈杂:

    ‘人族大兴,乃是天数,我门乃道修正统,又是纯粹人族,师门祖先神游太虚之时,才偶然得了天机,命大开山门,我等真传弟子尽数下界,匡扶人道……’

    ‘我扮作侠客,行侠仗义三十年,方才得了启示,未来风起云涌,这黑泽县便是一处,因此才来隐居,收几个徒弟张目……’

    ‘但想不到,这大劫关键人物,竟然与妖族有染!有妖修要扶龙庭,分我气运功德?嘿嘿……’

    虽然目标相同,但这事还是万万忍不得。

    哪怕此事有益苍生,也只能我道门来做,妖修做了,便是给未来留了一线生机!又分润了师门功德。

    断人财路,若杀人父母。

    断人功德气数,那就是灭了满门的血仇!

    ‘不论这妖是得了什么启示,还是机缘巧合,必不能让其成事,坏了我门的气数!’

    清风真人眸子幽幽,泛出冷色来。

    ……

    黑水将军庙。

    这黑水将军,与之前的黑子河神一般,不仅时不时勒索血食,更是要上岸吃人的货色。

    明月高悬。

    庙中却是忽然一声炸响,地面抖动,如同地震一般。

    “出什么事了?”

    被惊醒的庙祝披着外衣,来到庙内,突然间目瞪口呆。

    砰!

    巨响当中,只见原本还端坐神坛,相貌威严的黑脸将军像,脖颈中浮现出一道裂痕,竟然直接从中断开,圆滚滚的头颅滚落在地,骨碌碌直转,不知道砸坏多少供品祭器。

    “将军……将军爷!”

    虽然只是一个神像,但这代表的意味,却是令庙祝不寒而栗。

    轰隆!

    忽然间,又是一声巨震传来,大地开裂,一道黑气突出,里面隐约有着一物,磨盘大小,伸出四足,亡命般向不远处的小河爬去。

    “休走!”

    在后面,同样也是一道黑光闪烁,爬出条大黑蛇,仿佛黑色闪电,拦在前面。

    被这光芒一摄,这庙祝终于抵受不住,直接昏死了过去。

    “嗷嗷!”

    这逃跑的巨鳖见前路被封,终于停下,探出脑袋,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同为妖族,你为何来找我麻烦?”

    “龙套不要说太多!”

    方元根本懒得废话,又一甩尾,数道水箭立时飞出。

    嗤嗤!

    不仅如此,水箭在半空中自动凝结为冰棱,威力顿时更上一层。

    冰,水为之,却寒于水!

    化为黑蛇之后,方元的控水神通升级,又无师自通冰系天赋,此时施展出来,周围气温都是暴降。

    砰!

    在老鳖面前,土层开裂,自动浮现出一层土墙抵挡。

    奈何只是刹那,整个土墙就被冰晶蔓延,轰然碎裂,紧随其后的冰刺刁钻地避开了坚硬的甲壳,直接刺入肉中。

    噗噗!

    这老鳖先是五肢一下缩入背中,旋即一震,又软趴趴地伸了出来,大量的血水外溢。

    “好一手冰系术法!”

    人影一闪,李鸾的阴神浮现,眉宇间还带着惊骇:“那一丝寒意,直接冻结了这老鬼所有的生机,又不多一分,不少一厘,如此控制,简直神乎其技!”

    “此老鳖也是个功德衰微的,之前你又查过,没有多少跟脚,打杀了也就打杀了……”

    方元爬上前,尾巴直刺入鳖壳之内。

    嗤嗤!

    一道道红线浮现,沿着鳞片爬升,看着十分诡异。

    而片刻之后,老鳖血肉顿时消失无踪,只剩下了一个空壳。

    虽然方元看不上普通血食,但这大妖的精华自然不在其内,甚至,吞食完毕之后,他的身躯又长了一截,鳞片上甚至带了一丝暗红色的花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