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猜测
    有着许仁这位读书人备询,方元对于这方天地的人族也多了一分了解。

    按照许仁所言,他所在的国家名为‘大楚’,北面还有‘大齐’、‘大梁’等国,呈现三足鼎立之局面。

    这大楚自太祖以来,传了十世,已见衰败之相,再加上支离破碎的地形等关系,朝廷对地方的掌控日衰,现出暮气。

    当然,在有识之士看来,楚国国祚虽衰,但几十年还是有的,因此也未到板荡之局,只是不可避免得有些小乱。

    “金泽府就在金庭湖边,百姓生活尚可,唯有两大患,一是水匪,二是妖乱,其中妖乱更盛!”

    许仁对着方元,长吁短叹。

    这郁闷大概藏在他心中已久,不过却无人可述说,此时经历大变,就竹筒倒豆子一般讲了出来。

    “哦?为何?”

    方元果然来了兴趣,细细查问。

    这才知晓,此方天地灵气充裕,各类妖族精怪数不甚数,特别是水系发达,各路水君龙君还好,那都是可获得一地县令知府亲自祭祀的,哪怕是强力的大妖,也有着固定的神庙,四季三牲血食供奉,算是交了保命钱,等闲不会轻易冒犯人界。

    但其它精怪之流,生性贪婪凶残,只要吃人,视苍生为蝼蚁,不受祭祀约束,那便无可奈何。

    方元再一问,原来以他的标准,居然都够得到专门建庙祭祀,有着县一级封号的程度了,不由更是无语。

    知道此方天地妖族与异类的势力之大,简直不可思议。

    再推而广之,又不由悲哀。

    “我若为官一方,必清理血祭水匪,保一方平安!”

    许仁说到后来,被方元影响,面色涨红,一吐胸意:“唉……妖乱人世,苍生何辜?要何时才能得着明主,拨乱反正?”

    “夫君!”

    婉儿怯生生地拉着许仁的袖子,这读书人才反应过来,马车上就还有两头大妖呢,连忙住口,面色讪讪。

    “哈哈……无妨的!”

    方元化出阴神,还是黑衣少年的模样,宛若常人,这时就微笑摆手:“我与这位道友修的都是天地大道,不需血食,只不过这世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人族若要发展,不应指望明主天数,还应在自强不息上啊!所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若能得这真意,则人道气数自凝!”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许仁眼睛大亮,若有所悟,突然起身,正了正衣冠,向着方元一拜,这就是真心实意了:“恩公真乃大才,这两句虽书上没有,但我却是越品越有味道,确该如此!我人道自强不息,便可得着气数……下官原本对金泽府之事还有疑虑,现在却是知晓该如何做了。”

    咕噜!咕噜!

    鱼缸内,金红鲤鱼吐着泡泡,传音道:“道兄之语,字字珠玑,只是为何匡扶人族,莫非想得人道气数?我观这许仁,小贵的格局是有,却难堪大任呢!”

    “你在乱说些什么啊?”

    方元翻了个白眼,他只是本尊为人身,有感而发罢了,这金红鲤鱼居然能牵扯到气数上去,简直令他无语。

    “你应该知道,这人道龙气,跟我们妖族的龙性完全是两码事,再说我区区一头小妖,哪敢谋划那个?不怕天谴么?”

    此世有着神敕,也有着命格气运之类的说法。

    但方元看了,却是嗤之以鼻。

    何为气运气数?实际不过是本身实力的体现罢了!

    哪怕是妖修,只要功行深厚,成龙化蛟,自然有着青紫之气加身,委实算不得什么。

    至于人道集众,神道祭祀之法,更是入不了他眼。

    毕竟一来牵连甚深,二来依仗太过,容易被反制,顾忌多多,哪有妖修来得自在?

    “这就是伟力归于个人,气数自凝啊!”

    方元心里默默感叹,也不多说,直接闭目修炼。

    这几日他也命许仁二人偶尔去江边,将李鸾奉上的水府开了,果然得了不少金银美玉,又有一些灵丹,正好吞食练功。

    他微微闭目,小腹中,一颗金珠就沉浮不定,散发出丝丝光辉。

    自从鲤鱼跃龙门,成功激发一丝龙性之后,他与这龙珠的联系就更加密切,虽然还是炼化不得,但已经可以略略借得光辉,改造蛇躯,大有好处。

    ‘总之绳锯木断,水滴石穿,我每日都用龙性炼化龙珠,久而久之,总能得些好处,对日后的化龙更是大有裨益!’

    他所修行的九变化龙诀,每三变为一个大关卡。

    从鲤鱼变到黑蛇变,是为鲤鱼跃龙门,成功之后可激发体内一丝龙性,从此不受水域限制。

    而从第六变的巨虺变到虬龙变,更是一个巨大的关卡,号称化龙大关,必有天劫!

    天劫者,在方元看来,就是此方世界天地人三才的反噬!毕竟之前修炼,吸收灵气,也就是天地元力太多,总要回报。

    “修行之道,可分内外,有着龙珠在体,化龙的内在要求我必可满足……只是还有外来劫数!”

    方元默默思索:“按照此方世界的规则,若积累功德,当可抵消一部分劫数……当然,只是抵消而已,最后到底能否度过,最关键还是自己本质……”

    他忽然睁开眼睛,若有所悟:“天地功德,能抵消天劫,人道功德,能抵消人劫……之前那齐湖水君,乃是外功不足,天地功德够了,甚至能拖延天劫时日,但人道功德不足,人劫厉害,自身实力又不够强行打破,因此只能陨落……不过他对这方天地有功,应当有着一丝重来之机……等一等,我似乎又变成了它的人道劫数,将它预备卷土重来的龙珠给夺了……此神之人道气数,实在是衰微到极点啊!”

    “不过……人道!此方世界的人道,究竟是指人族,还是妖族?”

    方元悚然一惊。

    这就是谁是天命主角的问题,世界潮流的脉络走向,若是把握住了,便是时代弄潮儿,好处之大,难以言喻。

    原本,此方世界异类如此之盛,妖族才是天地主角无疑。

    但齐湖水君为神之时,庇佑一方,对水族可谓颇多照顾,渡劫之前还出过血本,大大地散财,若妖族乃是主角,人道气数便不该如此衰微才对。

    “所以……只有一个解释,此神搞错了对象?”

    方元心中悚然一惊:“虽然妖族精怪势大,但人族才是日后的主角么?”

    这实际上就是一层迷雾,拨开了,一览无余,立即就得见了世界的真实。

    但强如齐湖水君者,都堪不破,就是因为先入为主,思维定势。

    妖族雄霸万古,其它各族哪里能敌?

    偏偏方元乃是穿越而来,骨子里就有着观念,感觉便是不同,立即就勘破了迷雾。

    “妖族衰败,人族兴盛,才是此方世界的大势!”

    “精怪神君,化身都是类人形,并非完全为图方便,而是早已说明一切!”

    方元眼中,蓦然一亮。

    轰隆!

    就在这时,外界一个闷雷炸响,寻常人只是吓了一跳,但落在方元耳里,更是惊心动魄。

    “咦?奇怪?”

    许仁掀开车帘,只见外面阳光垂落,清风拂面,不由一惊:“何故来个旱地惊雷?”

    他是凡人,浑浑噩噩,与妻子也就这么对付过去。

    反倒是李鸾,在鱼缸中吓得一动不动,显然也是感受到了天地之威。

    “秋风未动而蝉先觉……”

    方元装成受惊盘踞,心中却是冷笑:“天地佐证,看来我猜测无误了……这个世界上,总有奇人异士,能看到这点,有的推波助澜,有的不敢退出舞台,还要一搏,这就酝酿劫气,是为杀劫!”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他的机会。

    哪怕得了凭证,穿越而来,实际上还是异客,若做事出格,天劫之猛烈,必是寻常的十倍!百倍!

    但杀劫一起,气数混淆,就大有伸手的机会。

    “看来……这人道,还真该扶持一下了!”

    方元心里冷笑,看着许仁的目光就有了不同。

    原本只是用过便弃的弃子,现在看来,哪怕到了金庭湖,也要投入一点心力呢。

    “方才……是怎么回事?”

    李鸾躲在鱼缸中,身体几乎缩成一团。

    就在雷声响起的刹那间,她感受到了天罚的威严与力量。

    在那恢宏浩大的雷霆面前,哪怕是全盛时期的她,也只能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地化为齑粉!

    “有人触怒于天?那为何天谴不落?”

    良久之后,周围一无异状,李鸾勉强恢复心神,又有些奇怪,望向方元。

    此妖修神通过人,竟然能以鲤鱼之身化蛇,之前简直闻所未闻。

    甚至,每日与祂一起,她也能略微感觉到对方身上的堂皇威严,早已不复蛇之阴毒,乃是龙性与日俱增的表现。

    这种精进速度,委实不可思议,更令人惊骇无比。

    若说此人引发天怒,倒也有着可能。

    但此时望去,只见黑蛇鳞片倒竖,头颅昂起,也是一副受惊姿态,却没有遭劫,不由惊疑不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