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死士
    “秦卿、秦云姐弟求见?”

    白驼会馆之内,方元看着手上的拜帖:“这是何人?”

    “最近数年内逃来的大乾罪民,为秦家之人……”

    阿休达抱着弯刀,在旁边补充:“有着一些忠心的仆从守护,为首的‘周老’应当有着十二关圆满的修为,更修炼了一门秘法,曾经在武宗面前抵挡数十招方才落败!”

    哪怕同为聚元境之下的武者,彼此间也还是有着区别,这老周无疑是最为顶尖的那一批。

    当然,这种实力,在方元看来,还是两个字——蝼蚁!

    “不过……左右我也无事,见见又何妨?让他们进来!”

    方元一摆手,没有多久,阿休达就领着三人进来。

    为首者是一名少女,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眉目如画,皮肤光洁,大腿修长,充满了一种青春的活力。

    特别是她微微抿起的樱唇,带着坚毅的味道,显然这三人之中,是以她为主。

    这便是秦家大小姐,秦卿了。

    至于旁边的秦云,虽然外貌不错,也有着内力境的修为,不是一条废柴,但就有些唯唯诺诺的感觉,立即被比了下去。

    ‘有着如此一个强势的姐姐,哪怕再天才,心性受挫,最后也会泯然众人……’

    方元看着这一幕,暗自想着:‘雏鹰不能总是庇护在母鹰的羽翼之下,总得独自面对风雨,才有成材的机会!’

    当然,这是别人的家事,他自然懒得开口,目光转向那老周,又有了一点兴趣。

    这人修炼的武功暂且不说,那股秘法的气息,却令方元有些熟悉的味道,再回想一下,当即找到了源头,乃是在杨凡真实梦境当中,收获的诸多秘术之一。

    “山岚?”

    他轻轻开口,吐出了两个字。

    “什么?”

    这名号落入老周耳中,却是如同惊雷一般!

    他所修炼的秘法,的确名为山岚,能大幅度增加防御,短时间内如同巍峨山岳一般,不可撼动,这才能在武宗攻击下支撑。

    但面前这位陌生的武宗,不仅给他的危险乃是所经之最,更一眼便看穿了他修习秘法的底细,这就非同小可!

    “大人果然目光如炬!”

    老周干笑两声。

    在对秘法知根知底的武宗面前,他可没有自信能支撑多少时间。

    “好了,闲事休提,秦卿是吧?你们姐弟找我,究竟所为何事?”

    方元一拂袖袍,直接说道。

    “小女子闻听大人正在搜集三界山之情报,特意前来送上!”

    秦卿笑了笑,旁边的秦云立即贵跪步上前,双手高举过头,献上一册秘录。

    “嗯?”

    方元略微一翻,眼神就有些被吸引住。

    三界山的情报,他已经收集了很多。

    但这份资料的详实程度,却又要超出白驼商会的一筹。

    ‘竟然摸索出了幻梦界出现的时间与概率……这得牺牲多少人才能有着如此深入的研究?’

    他看着年轻的秦卿姐弟,摇了摇头:‘不是他们!应当是机缘巧合,继承了前人的成果,又或者是秦家探索出来的消息?’

    “此物,很是不错!”

    大厅之中一片寂静,唯有方元翻阅的沙沙声。

    秦卿本来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虽然表面镇定,内心早已七上八下,此时听到方元点评,终于安心了下来。

    “这东西,我就收下了,你们想要什么?财富?灵丹?还是秘笈?”

    方元随意问着。

    “都不用!”

    秦卿咬了咬牙齿:“小女子听闻大宗师想逆行三界山,不知道可否捎带上小女子与弟弟,我们两人都有几手武功在身,不会是累赘的!”

    “不可能!”

    心里的预感成真,方元却是断然拒绝。

    开玩笑!

    三界山的危险本来就已经令他心里发寒了,再加上两个拖油瓶?这是嫌弃自己死得不够快么?

    底下,秦云身体一颤,脸色发白,心里失望已极。

    “大人的手段,自然不是小女子能够猜测的,但对于三界山必然还是有着顾虑……”

    秦卿没有放弃,依旧在侃侃而谈:“物资与武功方面,大人天纵之才,超出我们良多,准备也必然比我们充足,但缺少了一样东西!”

    “哦?是什么?”

    方元右手搭着下巴,略微起了一点兴趣。

    “死士!”

    秦卿毫不犹豫地回答:“三界山何等危险?大人还缺少一批探路石,并且,还要自愿,又有一定自保之力!”

    此言一出,旁边的阿休达立即动容。

    没有错!

    三界山中,危险重重,若是事事都以身犯险,那方元哪怕有着九条命也不够死的。

    这时候,就需要探路石。

    但若心不甘、情不愿,到时候只想着逃跑甚至误导,又有什么用?

    或者重金砸来亡命之徒,实力又普遍没有保证,实在难以两全。

    只能用死士!还是忠心耿耿的死士!

    但这死士没有大家族投入血本,数十年,几代人的培养下来,又怎么可能有着成果?

    秦卿胸有成竹,望着方元:“大人只需要顺路捎带小女子与弟弟便可,作为回报,小女子可以提供一批十八人的死士,最差也有内力境修为,想必足够在三界山中消耗了!”

    “倒是有些道理……”

    方元微微一笑,这女人心思不错,将什么都考虑到了,但唯独漏了一点。

    自己的神通广大,又岂是她能够尽数掌握的。

    有着入梦之法,加上丹师之术,若是肯在瀚海城中沉寂一段时间,未尝不可积累出一批死士大军。

    当然,如此一来,费时费力不说,又有逼良为娼之嫌。

    倒是一切让秦家姐弟出面,自己便不用脏手,省了许多麻烦。

    他看向秦卿,目光灼灼:“只是你的死士,又如何保证?”

    “小女子与弟弟虽然在家族内斗中失败,但也并不是一事无成,相反,之前还对那嫡子产生过巨大威胁,否则又怎么会被逼得逃亡?”

    秦卿提到这个,眸子里的恨色不减:“这黑羽十八骑,便是当初我们自家族中获得的,发过血誓之后,一生一世便只会对我们姐弟两个效死,哪怕让他们自尽,也不会有着丝毫犹豫!”

    “你旁边这位武者,也是么?”

    方元随意一问。

    “自然是……”

    秦卿脸色略微有些发白:“不仅如此,周叔还是黑羽十八骑之首!他们每个人修炼的秘术都各有特色,联起手来,哪怕两三个武宗都是不惧!”

    ‘强调价值,看来还是怕我实验?’

    方元注视着秦卿,嘴角带起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这女人,到底太嫩了,这是年龄的局限……不过,若她真的牺牲手下不皱一下眉头,我就要更加提防她了……’

    心里虽然如此想着,他却开口:“好,你命令他自尽吧!”

    “什么?”

    心里最坏的预感出现,秦卿面色更加苍白,旁边的秦云更是差点跳了起来。

    “若你指挥不动这些死士,证明不了他们的价值,我为何要带上你们两个累赘?”

    方元好整余暇地道。

    “小姐!?”

    老周瞳孔中放出一丝坚毅之色,看向秦卿。

    “你……你……”

    秦卿咬了咬银牙,撇过头,将泪水强忍回去:“自尽吧!”

    “遵命!”

    老周大声答应,一拔弯刀。

    蓬!

    大厅里仿佛有着一轮明月闪过,带着些微的血色。

    哗啦!

    一串血珠洒落,在地面上染下点点红梅。

    “周叔……”

    秦云到底只是历练出了一张皮,立即泪水溢满眼眶。

    “哭什么哭?”

    方元却是不耐烦地一挥手:“他还没死呢!”

    “嗯?”

    秦卿一怔,旋即就看到老周咽喉上的确有着一抹刀锋,入肉甚深,差之毫厘就要毙命,但就在这一丝一毫的差距之际,却是被一只手掌牢牢地抓住,毫厘都前进不得。

    一线天堂!一线地狱!

    ‘想不到我对力量的把握,已经到了如此妙到巅毫的程度,好!很好!’

    方元见此,满意点头。

    别人只以为他神功无敌,又对自己有着极大自信,才来开这个玩笑。

    但实际上,只有他才清楚,自己刚才,只是随手实验一下罢了。

    反正若是自己操控力不到家,死的也不是他!

    若被秦家姐妹听到方元的内心活动,此时恐怕要冷汗淋漓,毛骨悚然。

    哗啦!

    方元一弹指,刀锋顿时被弹出,他取出几枚金针,飞刺穴窍,轮指封血,一举一动宛若行云流水一般。

    “好了,他只是皮肉伤,包上灵药,休息一夜,又是一条好汉,不会耽误三界山之行的……”

    处理完伤口后,方元起身,拍了拍手:“如此一个好手,损失在这里,的确有些可惜……”

    “大人的意思是?”

    秦卿心里激动,再次确认。

    “不错,三界山之行,你们的确有些用处的!”

    方元点头:“若你们保证,一路上完全听从我的指挥,不违背分毫的话,我的确可以带上你们!”

    “多谢大人!”

    秦卿狂喜,立即带着秦云拜下。

    ‘这对姐弟,甘冒如此大险,也要回到大乾,看来所图非小,或许有着可用之处!’

    方元看着这一幕,却是心里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