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地图(2000补)
    “人心思定,根基渐稳……”

    万丈高空之上,一头异种黑鸟张开翅膀,悍然入侵幽山府领空,背上还驮着一名道人。

    庞大的幽山府城,在高空俯瞰仍旧令人震撼,那高达巍峨的城墙、还有横平竖直的街道、以及上面蚂蚁大小的黑点……一切的一切,无不在说明此城已经彻底脱离了战争的阴霾,甚至,连民心也开始思定下来。

    小民最为随波逐流,不论是之前的刘衍、现在的方元、又或者武国来,照样该种田种田,该缴税缴税。

    若是能略微松手,给点仁政,那立即就会受到圣人一般的吹捧。

    此时的方元既然展露出了将武国驱逐而走的能力,自然也渐渐获得了认可,属于幽山府主的权威在不断增强。

    道人叹息一声,心知自家主人的谋算或许要打个水漂,再联想到对方那神鬼莫测的手段与年纪,更是心里无底。

    此时,下面一片喧嚣,显然也发现了大鸟上的人影。

    “啾啾!”

    就在道人露出一丝矜持之色时,一道白影突然从城主府内飞出,长鸣有声,拦在黑鸟面前。

    “好一只灵鸟!”

    感受着座下黑鸟的紧张,道人嘴角露出苦笑:“有此鸟在,幽山府城的上空也是可保无虞,日后贫道也难以随心所欲了!”

    “你且放心,我与你家主人有旧,这次也不是来开战的,这便下去!”

    道人对红眼白鸟王说着,又拍了拍黑鸟的脑袋,顿时在对方的护送之下缓缓降落。

    “哈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木离道兄,你骗得我好苦!”

    城主府前,方元头戴金冠,长身玉立,身上纹着一条虬龙的锦袍摇曳生辉,特意迎接出来。

    “府主说笑了!再说您也不是瞒得老道好苦么?”

    道人见此,脸上苦笑更甚。

    这人,自然便是之前刘衍的好友,实际上为夏国王室暗间的木离道人了。

    “之前之事,你我各有苦衷,就此揭过吧!道人乃是稀客,还请入内奉茶!”

    方元一笑了之,摆了摆手。

    他跟刘衍倒是没什么交情,虽然前任府主之死,此木离道人至少要付三成的责任,却也不关他的事。

    并且对方此时还是代表夏国王室而来的使者,因此早就将牛顶天等可能发生冲突之人调走,一路过来,也没有发生什么麻烦。

    “那便却之不恭了!”

    木离道人再次稽首行礼,看向红眼白鸟王,又是好生羡慕:“此鸟神骏不凡,府主又添一大臂助!”

    他虽然隐藏身份,做了暗间,但对灵禽的喜爱却不是假的。

    可惜之前的追风隼已经陨落在夏阳府,靠着夏国王室之助,好不容易找到这异种黑鸟,算是个补偿,却连追风隼都比不上,这时见到这更胜铁翎黑鹰一筹的红眼白鸟王,干脆将头深深埋起,好像个鹌鹑鸵鸟一般,当真是高下毕现。

    “机缘巧合而已!”

    方元笑了笑,与木离道人来到客厅,两个丫鬟上了昙茶,恭敬退下。

    “唉……”

    木离道人举起茶盏,望着这灵茶,顿时心里又生出几分物是人非的感慨来。

    “此时道长前来,必是代表夏国王女,本府在此先谢过!”

    方元略微抱了抱拳。

    之前他写信缓和关系,谢灵韵与兰笑生同样不想掺入幽山府的浑水,彼此都是蒙混过去,倒也相安无事。

    只是在他们看来,幽山府在武国大军面前根本回天乏术,落败只是早晚问题罢了。

    想不到苍山城一战,方元以两万破十万,打得武国落花流水,声威大振,又定下百年之约,权位巩固,自然忙不地继续派出使者,前来交涉。

    不过此时,有着武国的前车之鉴,再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单独来犯,反而还要紧张方元对夏阳与清泉、乃至夏国王室下手。

    “本属一国,不必客气!”

    木离道人说到正事,脸色也变得肃穆起来。

    “不知使者前来,所为何事呢?”

    方元直接发问。

    有着武国国书在那里,想必纵然是方元想要继续回归夏国序列,谢灵韵也不一定愿意接手,否则国君信誉就全毁了。

    当然,能见到武国无法吞并幽山府,对于她而言也是一个极为不错的消息。

    “我们王女的意思,是既然幽山府自立自强,那便是大好事,纵然府主想要开国,我夏国也必然十分支持的……”

    木离道人笑眯眯地道。

    “哦!”

    方元冷笑一声:“那就是要将我幽山府单独划出来,当作夏、武两国之间的缓冲?还要为你等肩负起监视防御武国的重任?”

    木离道人心里一沉。

    因为这次前来,王女耳提面命,基本就是这个意思。

    让幽山府与武国对峙,夏国则是可以在后方提供支援,能将这个局面维持下去便好。

    毕竟,此时王室已经收回半个夏阳府,若得以休养生息,的确可以慢慢复原,再尝试解决清泉府。

    只是想不到这个少年府主眼力过人,一下就看到了这点,甚至毫不客气地宣之于口。

    “府主大人快人快语,便是这个意思!”

    木离道人点点头,他毕竟也是灵士,见到方元如此,说话也变得十分干脆起来:“为庆贺府主登位,王女还准备了一份重礼,已经在路上了!”

    ‘外强中干!’

    听到木离道人承认,方元心里又是一笑,知道此时的谢灵韵,肯定怕死自己出兵夏阳府,将她好不容易收拾起来的大好局面毁于一旦。

    甚至不仅是他,就连清泉府府主兰笑生恐怕都是一般想法。

    ‘此时我若强行插手,他们两家倒搞不好真的要联合起来,甚至拉上武国对付我,若我退一步,兰笑生八成就要与夏国王室翻脸……’

    这种种算计,都是史书中早有先例,两世为人的方元自然不会糊涂。

    当即微微一笑:“既然如此,本府便多谢王女成全……幽山残破,最近是再无什么兵戈之念的了,倒是你我两方可多多亲近!”

    “正是如此!正是如此啊!”

    木离道人大喜,旋即体会到方元话语中涵义,俨然将幽山府与夏国并列,端得狂傲无比,不由又是黯然。

    ……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打发走木离道人之后,方元低垂眼睑,眸子一下深沉起来。

    这次幽山之役,算是赢得漂亮,又未暴露根本实力,但饶是如此,也足够引起各方忌惮了。

    等到局势略微稳定之后,各种试探拉拢、暗间密谍,必然接踵而来,纷乱无比,令人烦不甚烦。

    不仅如此,一旦确定他乃是第二个刘衍,联合剿杀什么的也必然少不了。

    虽然方元不惧,却也懒得与对方见招拆招。

    “不若直接将权力下放,我在外界逍遥好了!”

    幽山府主之位虽然权力甚大,却也是一个靶子,一旦执着于权势,立即就被固定,只能被动应付。

    方元却是准备隐居清修一段时间,化被动为主动。

    至于舍不得权势?

    不说他根本就不是这种人,关键还是自身实力到了,权势不过随之而来的物品罢了。

    纵然分权给下属又如何?他本身实力又有谁能拿走?更不用说还掌握着大义名分,即使有着不开眼的跳出来,也只是随手碾死的蚂蚁。

    哪怕深山出来之后,外面是天翻地覆,有着一身修为与操纵奇花异草之能,在哪里不能打开局面?

    所谓的幽山府主,在方元而言,也是随时可以弃若敝履的东西。

    想到就去做!

    不过,在动身之前,一些事情也不妨早做准备。

    “府主大人!属下求见!”

    外面,玉新楼与皇甫仁和,捧着诸多古卷轴,恭敬求见。

    “进来吧!”

    方元暗中摇头。

    自从他继任府主之后,这些原来的下属却是越发恭敬起来,简直是战战兢兢,越发生份,令他略微有着一点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大人,我们奉命,整理府库藏书,又多方收集,夏国并附近武国、朱国……乃至元戎大草原的地图,已经尽在此处!”

    “嗯!”

    方元随意捡起一卷,这地图是用上好羊皮纸制作,浸泡了药水,防虫防蛀,饶是如此,边缘处也浮现出点点黑斑霉痕。

    虽然这些地图都是前人绘制,未免有些失真,但大体应该还是不差的。

    他先打开总图,一块三角状的大陆立即印入眼帘。

    在这大陆之上,夏国的标记十分显眼,位于中心,旁边毗邻着的便是武国,疆域比之还要大了近半,这两者占据了大陆的十之四五,旁边又有朱、雁、其等小国,除了朱国稍微大点之外,与幽山府相比也好不到哪去,充满了一种小国寡民的味道。

    “这三面的大海,史书中称为‘渊’,传说无穷无尽,没有边界,连生灵都很少……”

    方元的目光越过大陆,来到地图最北,看着一片辽阔无比的草原。

    “这是元戎大草原,有元国,以弓马立国,国民逐水草而居……”

    “要前往大乾帝国,必须横穿草原,这是必经之路!”

    方元看着地图,目露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