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王女
    在方元看来,自从剿灭陆仁迦之后,刘衍这位幽山府主的心,就开始不可避免地膨胀了起来。

    此世同样有着否极泰来的说法。

    陆仁迦反叛,看起来对于幽山府是一次巨大的冲击与伤害,但实际上呢?因为叛军刚刚集结,就被方元的斩首战术宰了陆仁迦并两大宗主,立即大败,根本没有兵连祸结,蔓延全府,十室九空的惨状,损伤元气什么的也就无从谈起。

    更不用说,借着事后清洗与严厉打击的机会,刘衍大肆排除异己,将原本掣肘的宗派与世家势力几乎扫荡一空,六个郡尽数驻扎府兵,收回治权,这一出一入,实力更是大幅度地增长。

    至少,夏国另外的两个府,就绝对没有这种情况。

    按照方元的看法,这简直就是在内部彻底推行了削藩,集权程度大大提升。

    如此实力暴涨之下,生出一些心思就在所难免。

    更不用说,刘衍本人已经是聚元境巅峰,触摸到通元境那层瓶颈的顶尖灵士!

    “根据周文武与陈家的打探,这刘衍消停了会之后,立即就开始小动作不断,这半年多来,更是有着将触手伸到外府的意思……或许已经付诸实施了!”

    之前的陆仁迦之乱,方元就猜测有着外来势力插手,这次刘衍得势,不狠狠报复回来才是怪事。

    就方元所知,在这一年中,幽山府兵便连连扩招,为此不惜放低标准,让三关武者同样入选,靠着此种手段,此时人数已经上了三万!

    “这种种迹象,实际都不难猜出刘衍的动作……”

    方元叹息一声:“甚至……连王室都坐不住了!只是他们不去幽山府,到我这里来做什么?故意拖我下水?”

    一想到这里,心里顿时有些郁闷。

    “让那使者前来见我!”

    方元来到主厅当中,直接一摆手。

    作为法武兼修,都突破元力境的奇才,特别是如今才刚刚二十岁,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的妖孽,他自然有着这个底气。

    “遵命!”

    周文武显然也不觉得方元召见一个王国使者有什么不对,躬身退开。

    没有多久,几名女子就自门口进入,亭亭袅袅地拜下:“小女子谢灵韵,见过方大师!”

    为首的女子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眉心贴着一片花瓣,瀑布一般的黑色秀发只简单地扎了个髻,任凭其余垂落在肩头,带着落落大方的味道,与师语彤相比又是另外一种滋味与风情。

    “你姓谢?”

    方元眉毛一挑:“不知谢泉与你是什么关系?”

    这谢泉,自然便是当代夏国国主!

    奈何君威不盛,像方元这样的灵士武宗,完全可以直呼其名,任何人都不敢追究。

    本来他还不至于如此,但此女自王都而来,第一个拜见的就是他,根本就是一副不管不顾拉他下水的架势,坑他之前都没问过他的意见,方元能给好脸色才怪。

    “正是家父!”

    谢灵韵苦笑一声回答,看着年轻的方元,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

    “原来竟然是王女大驾光临,当真是失敬失敬!公主莫怪!”

    方元很没营养地说着,眉宇间也没有半点恭敬的味道。

    谢灵韵旁边的两名侍女脸上立即带着愤愤之色,唯有谢灵韵面色如常:“小国寡民,怎敢妄称公主?”

    此种态度,倒是令方元略微高看了一眼:“不知道谢王女此来,所为何事?”

    “自然是为消弭大祸而来!”

    谢灵韵正色道:“灵韵闻得幽山府主刘衍有意进取,攻打夏阳府,到时不论谁胜谁负,必然生灵涂炭,危害远胜幽山府上次内乱,因此不自量力,欲来调解一二……”

    “此事,你应该去找幽山府主,为何找我?”

    方元摸了摸下巴,有些不解。

    “小女子人微言轻,只得请大师相助!”

    谢灵韵忽然拜了下去:“上次内乱之时,大师快刀斩乱麻,令幽山府免了一场兵祸,功德无量,这次危害远比上次更大,还请大师助小女子一臂之力!”

    这话诚恳,方元就略有些动容:“起来说话!”

    一摆手,元力外放,一股柔和的力量顿时将谢灵韵托起。

    ‘这种力量……果然是灵士武宗,非同小可!并且也如传闻一般的年轻老辣!’

    谢灵韵望着方元,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绯红。

    为了笼络这样一位天才,她父王又怎么会在乎一个女儿?此次派她前来,也未必没有这方面的意思。

    舍弃一个女儿,换得一个强援,但凡成熟的政治家,都会知晓该如何做。

    奈何方元根本就不是急色之人,更何况身边有的是想自荐枕席的女子,也不至于专挑麻烦下口。

    “若你以为我对府主大人有何影响力,那真是遗憾,你找错人了!”

    方元摇摇头,语气冰冷,几乎令谢灵韵的血液都为之冻结。

    “更何况,你这次前来拜访,也小小的算计了我一下,居心不良,我为何还要帮你?”

    他又反问一句,言辞如刀,步步进逼。

    谢灵韵一滞。

    她突然改道前来,自然有着这方面的意思,原本以为这少年宗师也只能吃了这暗亏,即使说服不成,制造间隙也是不错。

    但想不到对方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直接将潜规则摊到了阳光下说。

    ‘此人没有丝毫少年人的骄傲与虚荣,更摒弃了一切虚妄,所在意的唯有实实在在的利益!’

    谢灵韵的心猛地一沉,知道要今天达成目标的可能,已经变得非常之渺茫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她深吸口气,态度一改:“方大师同样也是夏国之人,难道就没有半点忠君爱国之心?并且……既然你已经见了我,又如何洗脱嫌疑?”

    谢灵韵说出这话之时,心里委实忐忑,本以为方元会勃然大怒,想不到对方只是怔了片刻,旋即鼓掌大笑。

    “哈哈……说得好!”

    方元赞叹连连:“到了此时,王女才总算现了些真颜色!”

    “大师莫非有意相助?”

    谢灵韵眼睛一亮。

    “我本山野之人,不想参与这等烦心之事,并且县官不如现管,我只知上头有幽山府,至于夏国王室,却是鞭长莫及……”

    方元幽幽一叹,顿时令谢灵韵脸颊血红。

    大权旁落,本来就是王室心中永远的痛,此时更是被血淋淋地挑开伤疤。

    “更何况,要化解间隙,岂不简单?”

    方元脸上浮现出一丝诡秘的笑容:“你说……若是我斩了你这王女,将首级封匣,交给府主大人,能否取信他呢?”

    “什么?!”

    谢灵韵身躯一震,后面两个侍女更是立即起身,简直下一刻就要拼命一般。

    虽然即使再来二十个,在方元面前也是送死的份而已。

    “你很幸运,虽然有些冒犯了我,但我还是很宽宏大量的,更不会一言不合就杀人立威,你走吧!”

    方元摆摆手:“该去哪里,就去哪里,不要在青叶城停留!”

    “那……”

    谢灵韵嘴唇一动,显然还有些忘不了自己的使命。

    “至于合作?”

    方元的笑容转为嘲讽:“我从来不和算计我的人合作!”

    听到这个回答,谢灵韵心里一叹,幽幽行了一礼,与侍女缓缓退下。

    ……

    “方大师!方大师!”

    就在这谢灵韵一行被撵走之后不久,伴随着一个铜锣般的声音,牛都统顿时风风火火地闯入城主府,八头牛都拉不住。

    “牛顶天?”

    正在后院指点陈子英的方元一怔:“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了那夏国王女路上转向的消息,俺跑死了一匹军马,才赶到的这里!”

    牛都统摸了摸脑袋,憨厚一笑:“俺特意来提醒你,那女人就是一个祸水,千万莫要沾惹啊!”

    “多谢牛兄弟!”

    听到对方是为报信而来,哪怕有些晚了,方元还是颇为感激。

    “唉……若是之前,这等小事,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府主大人最近的脾性却是越发喜怒无常起来,上月只是为了一件小事,便狠狠训斥了项子龙兄弟一顿,令他在三军面前大失面子……”

    牛顶天幽幽一叹。

    方元听了,却是目光一闪。

    天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此时的刘衍,竟然看着都有那么几分倒行逆施的味道了。

    ……

    “公主殿下……”

    王室车队,最大的车厢当中,一名侍女愤愤不平地道:“那方元太过可恶,竟然如此羞辱于您!”

    “自身没有足够的实力,又怨得了哪个?”

    谢灵韵对于此却是明显没有多少在意,甚至笑得彷佛一只小狐狸:“并且……我们也不算全无收获,至少,便知道这方元与刘衍并非一条心,甚至是貌合神离,这不是一条十分有价值的消息么?”

    “我这次前来幽山府,乃是身负重任,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看着幽山府城的方向,谢灵韵的脸上闪过一丝浓郁的忧色。

    她此次前来,既是使者,同时也带来了王室最后的条件。

    若刘衍还一意孤行,恐怕也唯有开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