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胜
    “陆大师,不对劲!”

    片刻之后,石堡之外,化骨门主的面色顿变:“这阵图的吸力,越来越强,我恐怕最多只能再坚持一盏茶的功夫!”

    “怎么可能?”

    陆仁迦摇了摇头,突然面色一怔:“莫非他们在里面合力破坏,逼得灵阵不得不开始修补,耗费元力?”

    他虽然不是阵法师,但也粗懂一点内容,不算两眼一抹黑的睁眼瞎,还是推测出了一点东西。

    “单个的武宗或者灵士,绝对没有如此的破坏力,他们在汇合!”

    “那该如何是好?”

    化骨门主大叫:“陆大师,快想个法子!”

    “我乃丹师,又非灵阵师,还能怎么办?”

    陆仁迦登时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不过纵然他们合兵一处,要想攻破这灵阵,也绝非容易之事……”

    砰!

    然而,就在他话语落下的一刹那,石堡顶端,一声巨响传来。

    “天火燎原!!!”

    刘衍爆喝一声,青色的火焰四溢,爆炸开来,挟裹着诸多巨石,到处飞溅。

    哗啦啦!

    在顶部冒出一大团火焰烟花之后,整个石堡表面突然浮现出无数蜘蛛网一般的冰裂纹,不断扩张,顷刻间遍布整个灵阵,又在一阵积木碎裂的声音当中,灵阵仿佛用沙丘堆砌的城堡一般,整体土崩瓦解开来。

    “啊!”

    化骨门主惊叫一声,看着手上的阵图。

    此时,一点火焰在阵图中心形成,不断蔓延开来,三两下就将阵图烧成了灰烬。

    这倒不是刘衍所为,而是这灵阵之图本来就是一次性物品,用过了就会自然销毁。

    “哈哈……陆仁迦,你很好!”

    尘土飞扬中,刘衍的身影大步踏出:“居然还能给你找来一张阵图,若是在决战中突然用出,老夫与诸位兄弟恐怕要死无葬身之地了,现在看来,是天意要眷顾我,灭了你!”

    他虽然自信满满,目光却不自觉地瞥了旁边云淡风轻的方元一眼。

    这位幽山府主心里却是非常清楚,若不是方元拥有异能,可在灵阵之内还大略感知周围动静的话,哪怕是他都只能在灵阵内被活活困死!对这阵法无可奈何的。

    如此看来,这天意不是别人,正是这位新加盟的天才啊!

    “走!”

    看到刘衍等人破阵而出,陆仁迦与化骨门主都是亡魂大冒,不暇思索地夺路奔逃。

    “追!”

    刘衍当然不会放过这千载良机,猛地一声长啸。

    “铁翎黑鹰!”

    方元高喝一声,云层当中,铁翎黑鹰的身影就飞落下来,蓦然俯冲,令方元轻松跃上它的背部。

    “可惜老夫的追风隼有伤在身,否则……”

    木离道人嘴里念念叨叨的,速度却是丝毫不满,与刘衍前脚后脚地同样来到鹰背。

    纵然铁翎黑鹰乃是异兽,体形庞大,加了这三人数百斤的重量,背上也是绝无一丝余暇,还剩下的牛顶天等三个武宗就只能施展开轻功,向陆仁迦追去。

    “哈哈……陆仁迦!哪里走?”

    刘衍傲立鹰背,意气风发,而陆仁迦看着这一幕,脸上却是充满绝望之色。

    他怎么也料想不到,这头灵鹰竟然如此灵性,看到主人被困,还能暗藏在云层中,含而不发,只等最后一刻的翻盘!

    此刻灵禽一出,他能逃掉的概率,顿时渺茫到了极点。

    “啾啾!”

    骤然间,铁翎黑鹰一个俯冲,已经来到了陆仁迦的前方,堵住了去路。

    方元与刘衍顿时从鹰背上一跃而下,各自挑上了对手。

    秉承着柿子拣软的捏之想法,方元对上化骨门主,将陆仁迦交给了刘衍这个老冤家。

    反倒是木离道人,还在铁翎黑鹰背部盘踞不去,身上灵光闪烁,似在准备什么灵术。

    ‘这老滑头!’

    方元心里暗骂一句,看着面前对手,却不怎么担忧。

    纵然化骨门主威名响彻幽山府,一手化骨掌法专破硬功,连他都有耳闻,但那又如何?

    即使对方全盛状态,方元也是丝毫不惧,更不用说此时的化骨门主伤上加伤,元力大耗,一副苍白无血的脸色,好像不用方元出手,下一刻就会自己倒了一般。

    “你可还有什么遗言么?”

    看到这一幕,方元顿时摇摇头,直接了当地道。

    “老夫……”

    化骨门主自然认得方元。

    不得不说,在今日来犯之敌中,除了刘衍之外,给他印象最深刻的,便是这个年青人了。

    对方一开始伪装成武宗,直到迷魂雾出手,才暴露灵士身份,心思深沉。

    更不用说,与自己齐名的黄昆门主,也是死在此人手上,被一爪破脑!

    此时被对方盯上,后面还有三名武宗追赶,天空中还有一位灵士随时支援,当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已到山穷水尽之时!

    他都是如此,陆仁迦的情况自然更加不堪。

    “陆老贼!”

    刘衍看着面前狼狈不堪的陆仁迦,脸上却是带着一丝快意:“当初你反我之时,可曾想到今日?”

    “嘿!”

    陆仁迦冷笑一声:“左右不过成王败寇罢了,老夫只是不甘,天为何要灭我!”

    说到这里,他向方元所在望了一眼,话语间竟然有些郁闷。

    想来也是。

    若方元没有加盟幽山府,刘衍绝对不敢如此冒进,甚至还成功了!

    没有这出的话,等到陆仁迦准备万全,再雷霆出手,绝对可以将刘衍拉下马,占领一府,坐上府主大位!

    只可惜,此时一切都成了梦幻泡影。

    当然,若是方元知道他的内心想法,必然要嗤之以鼻。

    这中间的裂痕,早在陆仁迦将归灵宗拉入阵营之时,就已经决定了。

    更不用说,还有一个灵音在师语彤身边助纣为虐,此种情况之下,他又怎么可能不对陆仁迦下手,以绝后患?

    ……

    咻!

    只是在这短短片刻间,局势又有了变化。

    一道血芒自丛林中浮现,仿佛箭矢般激射而来,隐约可见内部一个狂霸桀骜的人影。

    “休伤吾主!”

    在血光之后,天残地缺两大武宗同样疾驰而来,神色惶急。

    山穷水尽之时,陆仁迦一方的生力军终于赶到!

    “死!”

    看到局面突生变故,下一刹那,方元立即悍然动手。

    他开口爆喝,原本的先声夺人之法此时经过改进,威力暴增了何止数倍?以他的神元为后盾,一喝之下,配合梦师的迷魂术法,纵然灵士都要恍惚一个刹那!

    咔嚓!

    借着这个机会,他身影一闪,来到面色呆滞的化骨门主面前,右手成爪,毫不犹豫地捏碎了此人的脖子。

    砰!

    尸首倒地,又被陆仁迦那边传来的火焰波及,瞬间化为飞灰。

    在看到陆仁迦援军到来,甚至有着翻盘可能之后,刘衍立即绝招尽出。

    “烈焰滚滚!天地烘炉!”

    他周身火焰萦绕,大量的青色火焰升腾,想要将陆仁迦灭杀。

    奈何此人丹师出身,最不惧的便是火焰,若不是刘衍境界要高他一筹,恐怕还无法顺利压服。

    陆仁迦此时身上就换了一件银色披风,隔绝火焰,且战且退。

    “啊……这是你逼我的!”

    蓦然间,从战圈中传来一声大吼,还有惊人的灵压。

    巨响之中,陆仁迦明显动用了某种秘法,与刘衍两败俱伤,大口吐着鲜血,身上的银袍也变得破破烂烂,飞速前进,眼见就要与血魔等人汇合。

    “加持!禁绝!”

    半空当中,木离道人的灵术也终于准备完成,他挥手一指,数道绿光落下。

    方元身上笼罩光晕,顿时觉得暖洋洋的,之前消耗都恢复不少,而陆仁迦的速度则是一下变慢。

    “走!”

    他眼珠爆红,蓦然咬碎藏在牙缝中的一枚丹药,竟然摆脱灵术影响,眼见就要来到血光防御中。

    “去吧!”

    咻!

    只是,就在这时候,一道碧绿色的光芒却是突然激射,如同长虹贯日一般,在血魔的面前,狠狠扎入了陆仁迦的脖子!

    “咳咳……”

    陆仁迦倒在地上,双目见着这绿光散开,露出的奇异古匕,面上的表情怪异至极点。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死在自己的兵器之下!

    “主人!”

    血光一滞,从背后浮现出两道人影,赫然是天残地缺,半跪在地,看着渐渐失去气息的陆仁迦尸体,泪流满面。

    “这些都是余孽,不能走了一个!”

    刘衍胡须上满是鲜血,向赶来的牛顶天三人命令道:“务必要赶尽杀绝!”

    “诺!”

    牛顶天几人呼喝一声,顿时围了上去……

    ……

    数日之后,一个震惊夏国的消息传开。

    外界以为必将连绵漫长的幽山府内战,以一种令人不可思议的速度落下帷幕。

    幽山府主刘衍抓住良机,亲自带领所有战力,深入险地,一举将陆仁迦斩首,顺带灭杀了化骨门主与黄昆门主。

    再加上一个早就被擒拿下来的师语彤,这次带头造反的势力首脑全军覆没,叛军立即大溃。

    此外,天残与地缺两名武宗,同样被围攻致死,陪了主人一起上路。

    倒是还有一个血魔,见势不妙,竟然施展了一种极为奇妙的血遁之法,顺利逃脱,成为了唯一的余孽。

    刘衍声威大震,而作为此役最大功臣的方元,却是有意低调,默默蛰伏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