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一百零二章 圆满(求收藏!)
    “元力……唯有灵士、武宗等强者,方可觉醒的天地造化之力……”

    马车粼粼。

    车厢当中,方元看似闭目养神,实际上却是无时不刻不在推演着元力的奥秘。

    “此世的力量体系,粗略分来,似乎有着两类,一类法系,一类体系……法系之路,一开始艰难非常,必得天资纵横之人才能入门,一开始是灵徒、丹徒、梦徒等等,非得跨入正式法师的门槛,才能练出元力,一步登天!”

    “体系略有不同,或者说只是法系的一个补充,武道十二关,自三吉开始,到二平、三险、四天门,循序渐进,都是为锻炼元力打着基础,不过前八关都是对肉身的锻炼,唯有四天门,才能慢慢刺激神元,因此即使十二关圆满的高手,到最后也不一定能彻底激发潜能,成就武宗!”

    “当然,我与他们不同,直接走法系道路都可行,武道不过是初期的护道手段,以及打基础的工具……十二关的天门,恐怕就是武道跃龙门前的最后准备,完全针对神元的关卡!”

    不得不说,这次的府城之行,对方元助益很大。

    即使只是最后这次远远地观摩灵士以上出手,感受着传播的灵压,都彷佛令他有了一点突破的征兆。

    这并非天赋异禀,仅仅只是厚积薄发罢了。

    “看来这些技能到了后期,也不是靠熟练度就能顶上去,而是与专长一样,都需要自身的感悟,或者某种契机……”

    方元瞥了一眼自己的功法栏,鹰爪铁布衫的熟练度赫然已经到了十一关99.99%!

    而伴随着自己的一点明悟,那最后的一点进度,在此时终于被填满!

    蓦然间,方元闭上双眼。

    呲啦!

    他感觉自己的眉心位置,灵台所在,赫然传来一声轻响。

    这并非真的响声,而是来自识海的震动!

    “唔……”

    方元轻呼一声,捂住额头。

    以往突破那种内力暴涨、周游全身的感觉并未传来,反而头昏脑胀,好像识海中被塞入了一块砖头一般。

    “这种感觉……是神元增长太快,身体有些承受不住了……”

    他有些骇然地看向自己的属性栏,顿时见到了那上面的变化:

    “姓名:方元

    精:8.0

    气:7.9

    神:5.5

    职业:梦徒

    修为:武道第十二关

    技能:黑沙掌【五层】、鹰爪铁布衫【十二层】(极限)

    专长:医术【三级】、种植术【四级】”

    “十二关的天门,竟然如此极端?”

    方元惊悚了:“精元与气元没有丝毫增长,但神元增加了1!”

    这种幅度,即使问心灵茶也比不上,堪称单次增幅之最了。

    当然,如此带来的后遗症,也非常之恐怖,令方元不得不放空心灵,什么也不想,慢慢让身体适应着暴涨的神元。

    在小憩片刻之后,他的精神立即恢复到了巅峰,眼睛中似乎有着丝丝电芒闪过。

    感受着比平常更快的思维速度,方元脸上闪过一丝喜色:

    “我虽然一开始神元只是平常人水准,但心境有着师父暗中培养,根基已有,后来又迭逢奇缘,以问心灵茶增长,配合武道突破,此时已经完全不逊色于那些天才!”

    “此时我的神元标准,即使在灵徒当中,也得是天赋异禀那一类!”

    识海一片清明,令方元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开始检查其它方面。

    “鹰爪铁布衫……十二层极限,果然,此门功法的极限,就是在这里了么?”

    他看了看标识,叹息着望向属性说明:

    “鹰爪铁布衫(十二层)——你已经将此门武功练至登峰造极的境界,纵然创始人也只能与你比肩!但由于鹰爪铁布衫的本身缺陷,无法再向上突破,凝聚元力!”

    纵然系统,也是毫不犹豫地给鹰爪铁布衫判了死刑。

    这就代表着,方元若是想走武道突破,就只有改修玄阴心法或者归灵心诀之类的高级武功了。

    “这个系统,这么没用啊……连为武功优化升级都做不到么?”

    方元默默吐槽了句,旋即摸了摸下巴:“不对……它的能力,似乎是以我的见识为基准进行的……”

    这个世界,一开始的武功从哪里来?

    自然是人创出来的!既然有人能创出武宗功法,那方元相信自己也可以。

    真正的大能,或许便可以将鹰爪铁布衫补足,推演出后面的十三层、十四层、乃至十五层来!

    当然,以他现在的见识,若自己动手,还是走火入魔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即使是采用入梦之法,在梦中推演,以我目前的修为,恐怕也无法将内力环境丝毫不差地模拟出来啊!”

    梦境中的死亡,自然不算死亡,甚至还可以模拟多种环境。

    如果足够真实的话,再构建一个大夏国都可以!

    因为有着这个便利,那些高阶梦师,往往就是功法的推演者,甚至可以为武者专门提供优化武功的服务,当然,收费也相当高昂。

    奈何,以方元目前的修为,还无法如此细腻地模拟出来。

    “不过……这也是一种修行,至少在梦中构建我真实世界的身体,模拟内力环境,总是要方便多的……”

    武者可以内视,论对自身的微观了解,的确方便至极点。

    只不过,等到方元能够真正模拟这一切,并且将梦中的自己走火入魔个几千上万次,试验出鹰爪铁布衫十三层之后,他自身梦师修为恐怕早已突破元力了。

    因此,对于武道而言,以效率而论,还是一个悖论。

    “不过,单纯作为梦师的修炼,还是可取的,记下了!”

    在心里的任务栏里默默加了一笔之后,方元掀开车帘,灿烂的阳光落下,令他眯了眯眼睛。

    “我入定了多少时候?现在到哪里了?”

    方元看向车夫,随意问着。

    “启禀大人!”

    这车夫来自白云商会,是玉新楼的手下,面对方元自然更加不敢放肆,点头哈腰地道:“您老入定已经大半日,此时我们已经入了清河郡地界,距离青叶城就只有两日之路程了!”

    “很好,将皇甫仁和与玉新楼叫来!”

    方元走出马车,随意命令一个青衫骑士下马,换了自己乘上去,原本还有些桀骜的骏马顿时老实下来,任凭他练着骑术。

    “大人!”

    没有多久,玉新楼与皇甫仁和联袂而来,特别是玉新楼,眉头深深皱着,脸上也有大片阴云。

    “哦?看你这样,莫非是幽山府城的结果出来了!”

    方元眼睛一亮。

    虽然打定主意不参与府城的浑水,但派出人手,打探消息,却是应有之义。

    “我们商行的一名骑士刚刚回来,现在府城的情况,很不好呢……”

    一提到这个,玉新楼的眼眶就有些泛红:“仅仅是寿宴之日的变故,火灾的蔓延,就令府城的平民死伤惨重,此时大批平民外逃,我的骑士甚至还见到了几个以前的伙计,都在逃难,据说现在的府城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战场!”

    “什么?”

    方元一惊:“那陆仁迦,竟然有着此等势力?”

    “一个丹师的关系网,是你难以想象的!”

    皇甫仁和苦笑一声:“此次陆仁迦暴起发难,幽山府六郡,起码有三郡明确对其表示了支持,甚至连幽山府兵中都被他拉拢了一个都统作为内应,关键时刻爆发出来,令府主一方死伤惨重!”

    “即使如此,我也不信幽山府主能在自己老巢输掉,再说,底层成败,又算得了什么,高层战力决斗的结果如何?那些武宗呢?”

    方元眉毛一掀,慨然问道。

    当然,最令他感兴趣的,还是刘衍与陆仁迦本人。

    “那种隐秘消息,谁能真正知晓,倒是小道传闻满天飞……”

    玉新楼摇了摇头:“据说咱们这位府主大人,乃是个隐忍的,明明已经延寿,却隐忍不发,准备将逆贼一网打尽,只是有些想不到幽山府的腐败程度,被陆仁迦鱼死网破了……并且,双方都似乎请了外援,最后的结果,是两败俱伤,但首脑未死,恐怕会发展成为持久战!”

    这说着,饶是这个富家公子,脸上都泛起一丝忧愁之色。

    兵连祸结,幽山大乱,最后苦的还是底层平民。

    甚至,纵然逃到了清河郡,也未必能躲得开战火。

    “嗯……刘衍与陆仁迦两败俱伤……这丹师,隐藏得够深啊!”

    刘衍府主本来就是幽山第一高手,但陆仁迦一个丹师,竟然都能与他拼至此等地步,实在让方元有些诧异,又问着:“师语彤等人如何?”

    玉新楼摇了摇头:“这次反叛的三郡宗派,归灵宗赫然在列,不过我倒是没有听说过这位宗主身死的消息,显然也是成功逃出去了!”

    这倒在方元意料之中。

    以师语彤的狡猾,若是逃不出来,才是怪事。

    “只是……看来这个世道,真的要乱了!”

    他望着驰道尽头,不由叹息一声:“传令下去,车队再加快进度吧!否则等到归灵宗动员起来,兵荒马乱,回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