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八十一章 词锋
    “神医不在,之前白貂尊者又是不敌,这帮人来势汹汹,该如何是好?”

    周文武瞥了旁边的韩长老一眼,心里暗暗焦急。

    面前这位鹑衣百结的老者,号称‘鹤翁’,乃是幽山府一位名医。

    这次到来,自然是听说了方元幽谷神医的威名,有着几分砸场子的味道。

    即使周文武这地头蛇立即得到消息,飞马赶来,还请来了外援,奈何韩长老圆滑无比,丝毫责任都不想揽上身,唯有靠他自己出头。

    “哼!左右不过一头畜生,不通礼仪,竟然还敢暴起伤人,胡某之前不过给它一点教训罢了!”

    鹤翁身边的一名武者冷笑道。

    他气机过人,双眼中精光外放,相貌倒是颇为俊朗,只是眉宇间又带着一股淡淡的邪气。

    周文武顿时不敢说话了。

    因为按之前韩长老所言,这位叫做胡宇旭的青年,赫然是一名凝练了阴阳二气,只差一步就要踏入十一关地元境界的四天门武者!

    刚才错非有着花狐貂,他搞不好就直接闯入幽谷了。

    饶是如此,花狐貂也挨了他一剑,没有讨到什么便宜。

    只是他同样忌惮那貂儿疾如闪电的速度,还有幽谷复杂陌生的地形,不敢冒然闯入,这才形成僵直局面。

    却不知晓,原本他以为躲在幽谷中,随时准备偷袭的灵兽,早已搭上铁翎黑鹰,去寻找强援去了。

    实际上,若不是方元有着严令,让铁翎黑鹰不得现于人前,两头灵兽合力,这胡宇旭也是万万无法匹敌,但外面这群武者一拥而上的话,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既然那方元避而不见,我等一起上,冲进幽谷,逼他出来如何?”

    胡宇旭眸子里带着危险的光芒,又讨好地瞥了一眼鹤翁。

    就见此老老神在在地捋着胡须,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

    他何等精明?知道就是默认的意思了,不由期待地望向鹤翁身后之人。

    此次这位名医虽然带了一堆帮手过来,但实际上真正能挑大梁的,也唯有两个四天门而已。

    一个胡宇旭自己,还有一个,便是鹤翁身后这个一直抱剑矗立的中年了。

    这武者虽然看着外貌只有三四十来岁,但眉毛雪白,眼睛里面带着沧桑之色,显然年纪不是很小。

    “张生,如何?”

    胡宇旭期待地问道,若是他们两人联手,自问可不惧那头白貂灵兽分毫。

    毕竟,此人剑法高明,一身武功更是直入十一关的境界,论名气还要压过他一筹的。

    “我受鹤翁恩惠,答应为他出手一次,但只是护送而已!”

    张生摇了摇头:“主人既然不在,我们如此擅闯,又岂是为客之道?”

    “好!”

    韩长老在旁边听了,却是微微颌首:“素闻苍水郡张生不仅武功高强,为人更是急公好义,正气凛然,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此言一出,鹤翁的眸子却是一黯,似带森然之色:“韩长老,你身上之伤老夫也看过,若你信得过老夫的话,由老夫亲自为你诊治,三个月内,可包管痊愈!”

    “嗯?”

    韩长老悚然动容,有些举棋不定起来。

    说实话,他最近一段时间被方元治疗,总是有些心惊胆颤的,特别是对方似有意拖延,已经略微令他有了一些不耐烦的感觉。

    若是别无选择,那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但如今,鹤翁竟然保证能令他三月痊愈?

    韩长老低垂下头,眸子里带着深沉的光芒。

    “胡宇旭,你去再叫一次门,若那方元还不出来,便带阿大、阿二闯进去,将神医请出来!”

    鹤翁沉声说道。

    “遵命!”

    两名武者从他身后闪出,赫然都是第八关的武者,并且容貌相似,乃是孪生的兄弟。

    与张生这等还有个性,只是单纯为了报恩而来的武者不同,这对兄弟便是纯粹的唯命是从,仆役一般了。

    听到这个命令,张生面露不忍,韩长老嘴唇一动,却没有阻止。

    唯有周文武,实在推脱不得,只能挡在谷口,脸上带着无奈之意。

    他当然没有愚忠到为了方元送了小命也在所不惜的地步,奈何要害被制,也只能如此了。

    “嘿嘿……一个小小的内息武者,竟然还敢挡在我等前面,勇气可嘉!勇气可嘉!”

    胡宇旭眨着桃花眼,里面似乎有着莫名的神采。

    不知道为何,被他眼睛一盯,周文武顿时浑身汗毛倒竖,整个人都是一激灵,感觉一股庞大的压力宛若排山倒海一般席卷而来,不由连退数步,脚下站立不稳。

    在一个四天门武者的注视之下,他竟然还未交手,就有了溃败的征兆!

    “不错,的确勇气可嘉!”

    就在这时,一个温和的声音从谷内传来,周文武顿时浑身一震,站定了脚步:“神医来了!”

    “诸位远道而来,与我为难,做着恶客,到底是为何?”

    清清如玉的声音中,一个少年飞快自幽谷中出现,步履潇洒从容,三两步就到了近前,又带着一点压力,令抱剑的张生眼睛豁然一亮。

    “咦?”

    韩长老望着此时的方元,神色却是蓦然一变!

    因为对方竟然给他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这并非是医术,而是来自武功!

    甚至,冥冥中的灵觉,令他知道纵然自己功力尽复,对上这个少年依旧非常危险,不由心里大凜!

    之前方元收敛武功,看着人畜无害,此时略微展露了一点轻功造诣,顿时震慑四方。

    “周文武,你做得不错,退下去吧!”

    方元拍了拍周文武的肩膀,顿时令后者受宠若惊。

    实际上,错非要遮掩铁翎黑鹰,他还能来得更早一点,不过此时也算恰到好处,至少韩长老的动摇,还有周文武的坚定,都是被他看在眼里,顿时就觉得周文武值得培养一二。

    虽然方元明知道周文武是迫于自己手段才如此的,但那又如何?做事论迹不论心,不管此人心里如何想的,但至少做出了行动!这就足够值得奖赏!

    ‘纵然一条看门狗,做得不错也是要给根骨头的,更何况……这周文武的武功还是太过低微了一点,不到六关内力,还是无法撑起门面!’

    方元思忖着,以自己手上的积累,帮助周文武飞快度过这个关口,只是小菜一碟。

    做老大的,就是要让小弟时常能得到好处,才能积累服从与忠心。

    至于后面的背叛什么的?只要他能保持如此进步速度,周文武一辈子也休想赶上,再说他也不会让狗链子松开的。

    “你便是那幽谷神医?”

    胡宇旭望着方元,神色轻佻。

    毕竟,按照他的经验,真正的医者,不到五十岁以上,拥有数十年行医问药的经验,根本不敢称高手。

    这少年如此年青,也不是什么驻颜有术的老怪物,一看便是欺世盗名之辈!

    “嗯?”

    方元眼睛望过来,那种深不可测的目光,顿时就令胡宇旭心里一凜。

    “十关阳气高手?”

    他喃喃了句,胡宇旭刚刚露出矜持之色,耳边就传来方元淡然的话语:“你虽然是十关武者,但气血两亏,根基虚浮,眉宇间带着青气,乃是体内阴阳失衡之故……论根基扎实,还不如一个普通的九关武者,这突破阴阳二气,用的恐怕是歪门邪道、采战之法吧?到底祸害了多少人?”

    “什么?”

    胡宇旭连退数步,额头冷汗一下就流了下来。

    他所修炼的功法,名为采阴逆元功,乃是邪派功法,修炼速度极快,在突破阴阳二气上更是有着独到之秘。

    但想不到,只是一见面,就被人看出了跟脚。

    虽然他行动隐秘,但着实祸害了不少良家妇女,若是联系起来,恐怕立即就要声名狼藉,光看同来张生等一干武者惊疑不定的目光,他就知道他们已经起了疑心!

    “原来此人竟是如此不堪,难怪武功进展飞快……”

    “我也听闻过,这胡宇旭极为好色,纳了不少美妾……甚至还有龙阳之好……”

    “我想起来了,那名传苍水郡的采花大盗花蝴蝶,每次出现之时,似乎胡宇旭便要失踪一段时间,不会就是……”

    细碎的私语声传来,令胡宇旭几乎吐血。

    “一派胡言……”

    他义正词严地道:“本人修炼的乃是寒水诀,绝非什么邪门歪道,你不要血口喷人!”

    “是么?那真是可惜!”

    方元瞥了他一眼,神情中满是怜悯:“那邪门功法虽然进展尽快,却也有隐患!毕竟你的阴阳二气都是掠夺自他人,每日子午之时,可有感觉二气失衡,阴阳冲撞的痛苦?性格大变的滋味又如何?”

    “还有,终你一生,恐怕都无法突破地元境界,这些事情,那本魔功上有没有记载,你旁边这位医师,有没有提醒过你?”

    “你……你怎么知道?”

    胡宇旭声音一下尖锐,带着惶恐之意,仿佛最大的秘密被人看穿一般。

    而话一出口,他顿时知道自己失言。

    “好啊!”

    张生冷然道:“原来你竟是此等人,我张生羞与你为伍!胡宇旭,你记住了,今日看在同为鹤翁所请份上,我不动你,但日后再被张某人见到你做那恶事的话,当心我剑下无情!”

    “啊!”

    胡宇旭面上仿佛开了一个染料铺,诸多颜色一一闪过,蓦然大叫一声,掩面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