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七十一章 人心
    深夜下的青叶城,显得十分静谧。

    林家大宅座落于青叶城正中,伴随着之前的宋中疯狂,周家倒下,林本初林大员外算是春风得意,坐稳了第一家族的位子,表现在宅邸上,便是修建了一座更加金碧辉煌的大门,外加一对青石狮子。

    此地方元略微有些熟悉,之前还是孩童的时候,曾经跟着问心居士拜访过一次。

    而在此时,韩长老与一干归灵宗弟子,自然也是借宿其中。

    等到子时时分,换了一身夜行衣的方元,直接潜入林家主宅,对那些护院打手与归灵宗弟子视若无物。

    纵然已是深夜,几幢房屋中仍然传出点点烛火。

    方元随意瞥了几眼,就向林员外的书房潜了过去。

    呼呼!

    他轻轻一跃,上了房顶,略微掀起一块青瓦,借着灯火看向里面。

    林员外乃是暴发户,在这一代起家,书房也布置得乱七八糟,书架上杂乱的书籍堆在一处,又摆放了诸多名贵装饰、古董,显得相当艳俗。

    而此时,书房内灯火通明,在林老爷子面前,还有着一个倩影。

    “林蕾月!想不到她也在此?!”

    方元见了,心里略微一动。

    当然,他乃是九关高手,特意收敛之下,下面的父女根本发现不了丝毫。

    “什么?你还没有突破内力?”

    林员外听着女儿叙述,起身踱走几步,面色阴晴不定。

    纵然他是乡下暴发户,此时也非常清楚,女儿若不能尽快突破伤门,在归灵宗的地位便不会稳固。

    她乃林家的招牌,一旦倒了下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乖女儿……到底怎么回事?以你的天资……以你的天资……”

    林员外很想说些什么,奈何对于通灵月身什么的一点概念都没有,只能无奈地打着转,蓦然一挥手:“若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跟爹爹提!”

    虽然林员外十分清楚,以归灵宗总舵之力,加上师语彤的援助,都无法令林蕾月突破,林家纵然倾家荡产又能如何?但此时还是不由说着,神色中带着狰狞。

    “爹爹……没有用的……”

    林蕾月低头玩着裙角,忽然幽幽一叹。

    “你……唉……”

    林员外脸上带着肉疼之色:“你可知那方元也晋升内家高手,在青叶城中更是有着好大的名气,周家几乎变成了跟班,连张家都得给着面子……”

    退婚之事,在世家当中并非秘密。

    很显然,如今的方元爬得越高,名气越大,在林家脸上扇的巴掌就越发响亮。

    这还是林蕾月在的情况下。

    若她突然死亡,又或者困在某一关卡太久,连师语彤都失去信心的话,那林家的未来,可就是一片灰暗了。

    爬得这么高,再跌下来,可是会死人的。

    “唉……”

    林员外长吁短叹:“早知如此,当初就不……”

    “一切已成定局,还请爹爹不要再说了!”

    谁知道一提到这个,林蕾月的反应比林员外还要大。

    “蕾月……难道你……”

    林员外吃惊非常,似乎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黯然离开。

    吱呀一声之后,书房内就只剩下林蕾月一个人。

    “方元……方元……”

    寂静当中,只听到林蕾月低低喃喃着,忽然一声长叹,当中所包含的情绪,当真千言万语也难以尽述。

    “……”

    无意中听到隐私秘密的方元将瓦片盖好,悄然遁走。

    以林蕾月的资质,困顿伤门如此之久,的确十分奇怪。

    但直到现在,他才恍然明悟,原来其中竟然有着自己的原因。

    “难怪之前打探我……”

    方元还没有自恋到以为人家姑娘对他余情未了,那接下来的情况,就很好猜测:“心魔么?想不到我对她的影响,竟会如此深刻!”

    修炼当中,遇到心魔,只有两种方法可以解决。

    一种强行破除,还有一种,则是……

    一想到这个,方元顿时觉得非常无语,更生世事奇妙之感。

    ‘莫非这就是对她的惩罚么?这可不关我什么事啊……’

    以他的性子,不论对方想来软来硬,必然都是抵抗不从的。

    而此时的方元可以断定,自己的成长速度,必然远超林蕾月,甚至师语彤,也就是说,终对方一生,都将难以摆脱自己的阴影。

    此种惩罚,简直比杀了她都要可怕与恐怖。

    ……

    此时的林蕾月如何,对方元而言完全是清风抚絮,不介于心了。

    早在一开始,他就是无所谓的态度,此时自然更不会在意什么,刹那间就将她抛在脑后,一意寻找韩长老所在。

    ‘按照我之前的施针,他必会沉睡到现在才醒!’

    方元静静等待,忽然听到一处灯火凝聚的院落传来惊喜的呼声,顿时知道找到了正主,潜伏过去。

    “以我目前的武功,唯有韩长老全盛之时,才有可能发现!”

    方元绕开诸多明哨暗哨,来到房屋一侧,神元汇聚眉心,向外散开。

    这是他从血魔经上学到的一个小技巧,此时用出,识海之内就仿佛出现了一个上好厢房的模样,里面家具摆设都一清二楚,在床榻上则躺着一名老者,此时猛地起身,吐出一口淤血。

    “韩长老!”

    一个身影大步上前,语气焦急,在方元识海中自动浮现出鲁至森的面孔。

    “无妨……此是好事!”

    韩长老吐出一口淤血,却是胸怀大畅:“老夫饿了,上碗人参乌米粥来……”

    “好!”

    鲁至森大喜,答应一声:“韩长老可大好了?”

    “只是复原小半,这位方神医却也并非徒有虚名之辈,与他相比,本宗的医术供奉,却一个个都成了废物一般!”

    看得出来,韩长老对那些供奉的怨念很大,又看了看周围:“这是林宅,我们回来了?”

    “不错,您自从施针后就一直昏睡到现在,神医开了方子,吩咐让长老好好调养,七日后再去!”

    “嗯!”

    韩长老哼哈一声,又一口口吞食着小米粥,突然道:“管枫!看好四面,我与鲁长老有话要说!”

    “遵命!”

    外面一个声音答应一声,几名归灵宗弟子顿时巡查而来,密布四方。

    此种做法,除非硬碰硬,否则必然要泄漏。

    方元冷笑一声,默默退出房间范围,神元之力却高度集中,里屋的对话源源不断传来。

    “有着管枫在外,我等说话,便可放心许多……”

    韩长老略微点头,面色一下阴沉下来:“那方元……武功如何?你与他交过手,应当知晓的吧?”

    鲁至森一怔,旋即道:“武道七关,未曾突破四门……我在他手上撑不过几招,实在惭愧!”

    “嘿嘿……七关高手,纵然在清河郡也足以闯下大名了,但老夫今日所见……那方元似乎还隐瞒了不少呢……”

    韩长老冷笑一声,想着对方针刺而来的画面。

    说实话,他没有反抗的原因,是早就知晓,以他重伤之身,对方若真的有着什么歹意,也绝无还手之力的。

    但他当时准备了秘法,爆发起来,纵然死关高手都可一战,为何有着此种感觉?岂不早就说明了一切。

    “你是说……死……死关?不……不可能,他才几岁,纵然从娘胎里开始练起……”

    鲁至森声音中带着颤抖,显然为方元的绝世之姿而感到惊讶。

    说到一半,他突然顿住,因为若按林家的说法,那方元习武才刚刚一年!

    “明白了吧?纵然林家情报有误,此人乃是从小习武,也是不得了的天资了……此次若非宗主事忙,恐怕都会亲自前来……”

    韩长老闭上眼睛:“你知道此点就行,老夫之前已经留了一手试探,其余的,等到伤势复原之后再说吧!”

    “遵命!”

    鲁至森答应下来,面上却浮现出不安之色。

    “哈哈……莫非你以为老夫在玄阴心法上做了手脚?”

    韩长老明显看出了什么,哑然失笑:“老夫这条小命还需要对方救治,又怎么会在这方面做手脚,生怕对方看不出破绽?给的自然是真品!”

    只是他有一点没说,真品自然是真品,但经过师语彤鉴定,此功法修炼到深处,却是还会有着一些不妙影响的,比如心性变化,乃至体质转变等等。

    这种变化非常缓慢,不修炼到高深境界根本发现不了。

    而真等到那个时候,便已经无法回头了。

    ‘林蕾月才是宗主亲传,此人纵然能够拉拢,日后给一供奉便足够了,哪里还能让他发展,对少宗主形成威胁?’

    韩长老默默想着,眼睛里面却是浮现出精光:

    ‘并且……此人的存在,对于林丫头而言,还是一重障碍,那丫头还以为我们看不出来,却不知晓,宗主之前便嘱咐过老夫……’

    ‘等到这次痊愈之后,便替林丫头一劳永逸地解决此事!’

    ‘至于那方元,必要榨出他的秘密,若能顺从,还可给个供奉养着,收为臂助,若不从之……哼哼……’

    ……

    在烛火之下,鲁至森看着面色忽然晦暗起来的韩长老,却是突然后背一凉,打了个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