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五十一章 救人
    自从医术大进,又想更上一层楼之后,方元就命周家放出了些消息与规矩。

    他于幽谷之前,修建草庐小亭,想要求医问药的,都必须亲自前来这里,每天只治三人。

    并且,必须先付诊金,后方的幽谷也是禁地,若有违反者,直接轰出,永不再治!

    说实话,这样的规矩,自然很招人恨。

    但在此世界之上,强者才有话语权,比方元更怪的人也多得是,青叶城中之人,大多将这理解成神医的怪癖,也就信之不疑了。

    与小命相比,区区的一点规矩,又算得了什么?

    日久习惯之后,方元所立下的条款,立即就被当成金科玉律,严格遵守起来。

    “不过今天,有些奇怪啊!”

    方元坐定,面色有些狐疑:“平日往往一天都不见一人,这次竟然周文武与林本初俱都来了……”

    再联想到最近收治的病患,大多都是刀剑拳脚等外伤,方元顿时心里有了猜测。

    “进来!”

    “方居士有礼!”

    林本初命人抬着一个担架进入草庐,上面一名武者,面色惨白,丝毫血色都没有,宛若僵尸。

    再次见到方元之后,林本初不敢拿大,完全是按照当初面对问心居士的礼节了。

    他一躬身,神态诚恳至极:“还望方居士救他一救!”

    “药医不死人,这点还望林员外知晓!”

    听到方元以员外相称,林本初就知道昔日积累的情分已经耗完,不由面露苦笑,心里更是说不出的惋惜。

    方元没有管他,径自上前,掀起白布,仔细观看着伤势。

    “咦?”

    这一看之下,顿时就发现了不同。

    “方居士,如何?”

    林员外忐忑问着,似乎生怕方元吐出个‘不’字。

    “此人……应该是一位武破景关的小好手了吧,距离伤门,凝聚内力,也就一步之遥了……”

    方元看着这僵尸男微微凹陷下去的胸口,又是摇了摇头:“并且,修炼的也是一门极为阴寒凌厉的拳法,奈何不知轻重,挑衅内家高手,不仅阴寒拳息被尽数折返,还附带内力之伤……”

    “嘶……”

    林员外听了,却是倒吸一口凉气,连声音都发颤起来:“神医……你是说,伤他的是一位内家高手?!”

    “我骗你又有何益?”

    方元望了望林员外,翻了一个白眼:“打伤他的那人是谁?现在何处?”

    “这个,老夫也不知晓……无论如何,此人都是归灵宗弟子,僵尸拳封寒,还请贤侄速速救治……”

    林员外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之色,又异常诚恳地下拜道。

    “此伤……难,难,难!”

    方元起身,踱了几步,却是摇了摇头:“需知外伤好治,内伤难断,我无法保证能治愈此人……”

    随着他的叹息,林员外的一颗心就仿佛沉入谷地。

    “不过吊住他的小命,甚至令他清醒过来,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方元接下来一句,又令林员外恢复精神,心里更是差点叫骂出口。

    好在他也知晓此时面前之人万万不能得罪,连忙从袖口中掏出一个锦盒:“听闻神医对各类灵物与灵士杂闻有着兴趣,老夫不才,特寻来一枚朱果……”

    “什么?朱果”

    方元大喜:“那传闻中生服都能增长内力,一颗顶得旁人十年苦修的奇珍?”

    “呃……”

    林员外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之色:“朱果乃是天材地宝,老夫又怎么能弄得到手?倒是千辛万苦,才弄来一枚果核,还望神医笑纳!”

    方元白眼一翻,差点以为林员外是在报复之前的自己了。

    不过他还是将锦盒接过,打开之后,一枚暗红色的果核就引入眼帘。

    这果核大概婴儿拳头般大小,上面有着核桃一般的纹路,外表看起来朴实无华,但方元细细感应,在内部的确有着一股灵性。

    “嗯……确是朱果无疑……”

    确认了灵物之后,方元却更加感觉牙疼。

    这朱果纵然在灵植中也是大名鼎鼎的那一类,绝非红玉稻米、翡翠草等等的可比,奈何越是如此,对于环境的要求就越发苛刻。

    至少,随便找块地种下去,那必然十年八年也发不了芽的。

    而更加令人蛋疼的是,这玩意的成长周期非常坑爹,乃是以百年为单位,除非野外机缘巧合碰到,否则也只有那些传承千百年的大宗门,才舍得下心血培育。

    ‘若它能发芽,我的种植术就必然可以突破,奈何……’

    方元摇了摇头:‘除非在青峰灵地之中,配合我的专长异能,或许还有一点指望!’

    “神医……如何?”

    看着方元面上阴晴不定,林员外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忐忑问着。

    这朱果核作为灵物而言,实在是有些坑爹,奈何对方的要求太过苛刻,他尽力搜集,也唯有这个了。

    “嗯……看在你与我师父相熟的份上!”

    方元收好锦盒,取出一个布包,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排排细长的金针。

    咻!

    一针在手,他面色一肃,身上气势顿变。

    林员外望着此幕,却是有些恍惚,仿佛见到了问心居士复生一般。

    呲呲!

    方元运针如飞,双手化为一片残影,刹那间就刺中封寒身上十余处大穴。

    封寒的面色一变,突然一张口,吐出一口黑色的淤血。

    “呼……”

    虽然他清醒只是刹那,片刻后又昏死过去,但身上气息渐渐转为平稳,脸颊上也多了一丝血色,明眼人都可以见到乃是捡回了一条小命。

    “多谢神医!多谢神医!”

    林员外大喜,又似有些不甚感慨地道:“见到神医此针,就如同见到尊师一般啊……想不到神医小小年纪,就能尽得尊师真传,当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反正马屁好话不要钱,他自然尽挑好的讲。

    ‘这套金针刺穴之法,我之前虽然也会,但比起师父而言,完全是天壤之别,只是有了三级医术的加持,方才有着如此神效!’

    方元心里汗颜,面上却做出高深莫测之色,顿时令林员外更加敬畏起来。

    “病人已治,员外请回,恕不远送了!”

    见到林本初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方元却是干脆至极地一拂袖,做出送客之势。

    “唉……”

    林本初拱了拱手,带着下人仆役离开。

    而方元望着他的背影,却是暗骂了一句老滑头。

    若是自己真的留客,此人也必然不会竹筒倒豆子一般,将所知全部倾诉,九成九是虚虚实实。

    与其跟他打机锋,还不若去找周家呢。

    “方神医!”

    片刻后,周文武进来,立即行礼,语气神态俱都恭敬到了极点。

    “嗯?你受伤了?”

    方元摇了摇头,金针在周文武身上几刺。

    “多谢神医!”

    周文武原本受了点内伤,只觉内息运转不畅,此时几下针扎之后,却是通体舒泰,不由感激道。

    “闲话少提,外面究竟出了何事?近来你们三大家送来的伤员,也未免太多了一点……”

    方元皱起眉头:“并且尽数都是打斗之伤,对付区区一个郭家,不至于吧?”

    “神医自也知晓……”

    周文武面色转为肃穆:“我们三大家族达成妥协,要瓜分青叶县城,小人休养生息,又得到一批人手之后,便想着杀人立威,郭家乃是最好的靶子!之前计划,也跟神医说过……”

    “不错,可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方元点点头。

    实际上,他早就知道郭家有问题,却不跟这帮人说,打的就是一个投石问路的主意。

    “之前行事,一切顺利,郭家虽然悍勇,却又如何是我三家之敌手,连东成乡基业都要不保……”

    周文武说到这里,也有些疑惑:“但自从三日之前,郭家却似乎请得了强援,我等死伤惨重……这里还有一件奇事!”

    “哦?你说!”

    方元一摆手。

    “归灵宗不知如何,也似乎得到了消息,特意派遣一帮人手过来,为首者便是这个僵尸拳封寒,奈何……”

    周文武摇了摇头,显然也是对出师不利极为惊讶:“不过等到这里的事上报之后,宗门必然会加派人手,搞不好还有长老亲自带队!”

    他说这话之时信心很足,毕竟在他看来,在清河郡之内,没有归灵宗解决不了的问题。

    奈何方元却相当清楚,在郭家背后,还有着一个神秘莫测的势力,论实力绝对不会逊色归灵宗多少的。

    ‘两强相斗,迫在眉睫了啊……’

    虽然不知郭家是如何与背后的宗门势力接上线,但方元却是蓦然拨开迷雾,看到了当前形势。

    甚至,说不定林本初那头老狐狸,知道的都不如他多。

    “周文武!”

    想到这里,方元顿时有了决意。

    “小人在!”

    面对方元,周文武还是乖巧无比,立即躬着身子,竖耳聆听。

    “这次郭家之事,背后不太简单……”

    想了想,方元还是不想这个自己建立起来的外围死伤惨重:“宗门若有要求,你自然尽力满足,但切记不可亲身上阵,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

    ‘莫非神医觉得归灵宗会落入下风?’

    周文武心里一凜,顿生对方高深莫测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