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三十一章 麻烦
    清晨。

    青峰灵地周围,浓雾内部,方元紧张地盯着悬崖动静。

    在那里,一抹鬼鬼祟祟的白影匍匐着前行,仿佛做贼一样,来到寒池旁边的白色沙滩上,伸出利爪,飞快地掏摸着什么。

    “啾啾!”

    悬崖绝壁之上,大量的红眼白鸟展翅嬉戏,悠闲地梳理着羽毛,却没有发现沙滩上的异状。

    没有多久,白影成功撤退,回到浓雾之内。

    “哈哈……花狐貂,做得好!”

    这白影,赫然正是花狐貂。

    方元终究舍不得这里的灵肥,让花狐貂故技重施,前去盗挖。

    毕竟,这花狐貂体积较小,皮毛又是极好的保护色,再加上速度飞快,纵然被发现了也来得及跑掉,自然是做此事的不二之选。

    而有了方元这个同伙之后,效率又有不同。

    他取下挂在花狐貂脖子上的布囊,望着里面满满的灵肥,脸上露出喜色:“好,再来一次,一季的红玉稻米与灵茶,就都有着落了!”

    “咯咯!”

    花狐貂不甘寂寞地举起小爪子,似乎在讨价还价。

    “好啦,一两灵茶,我知道,少不了你的!”

    方元面色有些发窘,觉得这花狐貂精明了不少,竟然学会与自己商量条件了,嗯!此风不可涨!

    “快去!”

    他一瞪眼,花狐貂尾巴一甩,屁颠屁颠地再次踏上了盗挖的路途。

    它可不管方元如何,只要答应了条件就好。

    “如此灵地……却暂时不能属于我,当真可惜……”

    方元看着青峰山,眼中闪过一丝惋惜之色。

    他当然知道,这片灵地当中的好东西还有不少,奈何这群红眼白鸟,就是整个灵地的霸主,有着它们存在,自己根本无法对灵地进行任何开发的。

    因此现在也就先只能完成进山的主要目标,获得足够的灵肥再说了。

    “只是这灵肥……”

    方元望着悬崖之上,不时降落的白点,脸色更加发囧了:“见鬼……想不到,现在我与花狐貂,都是做着掏粪工的工作!”

    没错!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方元已经发现了,那片白色沙滩,实际上就是悬崖上那群红眼白鸟的专用排泄地!

    那些具有不可思议神效,能促进灵植生长的灵肥,实际上就是鸟粪石!

    这实在是一个很令方元无语问苍天的发现。

    当然,不管多么囧,掏粪工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还是得继续下去。

    “不过,鸟粪石本来就是一种天然的高效肥料,这些鸟粪石还是异种红眼白鸟,甚至灵鸟所遗,有着此种效果,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方元从小农活做惯了的,自然没有什么别样的想法,略微思维发散了下之后,又盘点起这次收获。

    通过花狐貂坚持不懈的盗挖,或许也要加上那些红眼白鸟漫不经心的缘故,方元可算收获颇丰,慢慢一箩筐的‘灵肥’,足够他将红玉稻米再开垦收获一次,外加采摘一次灵茶了。

    并且,他也抓住机会,狠狠偷袭了几只落单的红眼白鸟,饱餐了好几顿鸟肉,总算报了之前被追得狼狈不堪的一箭之仇。

    实际上,真正原因还是方元贪图鸟肉的功效,与花狐貂狼狈为奸,疯狂地狩猎红眼白鸟。

    而很快,鸟群也学得精明起来,极少在悬崖之外的地方停留,若有也是数只一起行动,鸟王更是开始频繁地巡视领地,令方元不得不遗憾地停止了猎杀行动。

    说实话,当他第一眼看到那仿佛大鹏一般,双翅张开足有丈许的红眼白鸟王,也是相当震惊。

    对方绝对是灵禽,这点毫无疑问!

    甚至,纵然几头统领级别的白鸟,赫然也到了灵兽的级别!

    察觉到这点之后,方元顿时就对短期内掌握整个青峰灵地的计划死心了。

    “咯咯!”

    花狐貂飞快撤回,又带来满满一布袋灵肥,此次行动可谓大获成功。

    这很正常,毕竟纵然这群红眼白鸟与人一般聪慧,又有哪个会专门看着自己的排泄物,生怕别人偷走的?

    “该走了!”

    背着满满一箩筐的收获,方元走出浓雾,回望一片迷蒙,说出了梦中世界的一句名言:“我一定会回来的!”

    在这一刻,身上集中了所有败犬怨念的方元,并不是一个人!

    ……

    “红眼白鸟们,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将这个灵地变成我的灵田……”

    对于一个爱好种田的人而言,看着一大片好地抛荒,简直就是该天打雷劈的罪过。

    纵然这次收获满满,但他心里对于红眼白鸟的怨念,那也是不用提了。

    方元带着满腹怨念,还有更多的收获,踏上归路。

    这次的路途倒是比前来时要顺利一点,当幽谷赫然在望的时候,方元在脑海中已经浮现出未来灵茶与灵米大丰收的景象了。

    但他来到谷口,面色顿时一变:“有人!”

    幽谷附近,一片狼藉,更是带着血迹,明显是有人来过的迹象。

    “从痕迹上来看,并不是很久!”

    方元摸了摸草叶上的一抹鲜血,眸子幽深,放下竹篓,大踏步进入幽谷之中。

    “出来吧!”

    花狐貂嗅嗅地面,顿时就朝精舍扑去。

    方元站在精舍门前,淡淡说了一句。

    片刻之后,什么回响都没有。

    方元眉头皱起,一挥手,花狐貂顿时扑进精舍,又探出小脑袋,显得有些疑惑。

    “嗯?”

    方元大踏步入内,见到一人仰躺在地上,脸色惨白,胸口带着血色,面容自己却是十分熟悉。

    “周家的周文武?他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他上前摸摸周文武的脉搏:“伤是重伤,不过虽然昏迷,却还要不了命……只是这个小混蛋,竟然这么大摇大摆地逃亡到我这里,嫌我麻烦不够多么?”

    方元很是无语地吐槽,旋即来到门外。

    就在刚才,花狐貂向他示警,代表着又有陌生人靠近。

    “来者何人?”

    他来到屋外,顿时就见到了一个身穿黑衣劲装,面目阴狠,大约三四十岁的中年人。

    “咦?竟然能发现我?”

    中年略微有些诧异,面上却傲气不减:“本人乃是归灵宗长老——宋中麾下,大弟子宋三,奉命追杀周家余孽,你若识相……”

    “哦!那余孽就在屋里,你带走吧!”

    方元淡然点头,顿时令宋三一口气噎住,想好的威胁话语都说不出来了。

    这种‘我还没吓你,你就自己先交待’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面前这人,完全不按常理来啊!

    宋三颇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旋即就看到周文武仿佛被丢垃圾一般丢了出来:“我与这人只是简单的医者与病人家属关系,你将他带走吧!”

    对于方元而言,周家是什么人?

    自己救了周老爷,收了他的秘笈,又庇护了周文馨一段时间,堪称仁至义尽。

    再为了他的儿子跟别的高手拼命,难道自己原本姓雷?

    “果然是周文武!”

    宋三上前,仔细辨认了下,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神色,又转过身,看着方元:“你是这里的医者?”

    “略微懂点医术皮毛而已……”

    方元点点头。

    “那之前周老爷的毒,也是你治好的?”

    “毒?!”

    方元瞳孔微微一缩。

    自己知道周老爷是中了情人醉,周老爷也有着察觉,但这人怎么会知道的?

    除非,就是他这一系势力下的手!

    “什么毒?我不清楚!”

    方元谨慎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识时务,知进退!’

    宋三见着这样的方元,不由暗自点头,知道这次若是自己另外的师兄弟执行,或许都会高抬贵手,放这个医者一马,再结下善缘什么的。

    如此知情识趣的人,世上可是很少了。

    奈何遇到了刚刚被师尊训斥,心情极度不好的他,那就纯粹是倒霉了。

    宋三面色阴沉,脸上带着狞笑:“周文武这小子穷途末路之下,谁都不去找,偏偏来找你,由此可见,你必然是周家同党!”

    这句话一出口,他立即见到对面少年的脸色沉了下来。

    “我明明不想惹事的……”

    方元幽幽叹息一声:“为何有的人,就是这么急着找死呢?”

    嗖!

    话音一落,他整个人顿时化为一道黑影,迅捷无比地疾扑上前,浑身皮肤都带着一种精铁的漆黑色泽,仿佛穿上了一层铁衣一般。

    “鹰爪铁布衫?!”

    对这门名气颇大的功法,宋三自然也听说过,不止听说过,甚至还见过余秋冷出手。

    而看对方的功力,最多也就三四层的样子,又怎么可能是他这个第五关的武者之对手?

    “小子找死!”

    宋三嘴角狞笑扩大,右手握拳,气力凝聚,就要狠狠捣出。

    但就在这时,方元脸上也是浮现出笑容:“白痴,你中计了!”

    半空当中,他招式顿变,化爪为掌,中心带着一圈黑色,倏忽拍下,力发千钧,仿佛大锤砸落一般。

    黑沙掌,第五层功力!

    “你……”

    宋三面色立变,被一巴掌甩飞出去,在半空中狂吐鲜血。

    “原来是你!”

    他趴在地上,嘴角溢出鲜血,不知道有多么悔恨。

    几乎是刹那间,他已经猜到,面前这个人畜无害的少年,就是杀害宋玉杰的真凶,奈何此时的他,却根本无力将这个消息传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