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二十五章 送礼
    “老先生说笑了……”

    方元摇摇头:“一个大家族,利益纠缠之下,总有不满者!”

    “居士此话,当真至理名言!”

    周通一怔,想不到方元竟然如此世情洞察,老练豁达,怎么看怎么不像少年。

    “老先生找我,恐怕并非为了这事吧?”

    方元吹了口茶盏中的白气,盯着周通,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实不相瞒!”

    见此,周通也没有丝毫隐藏的想法:“老夫今日就准备回转青叶城。”

    “哦?这是为何?”

    方元心里有了猜测,脸上却带出一丝疑惑。

    “老夫今晨接到消息,青叶城发生大案……本宗宋长老的爱子宋玉杰,还有一名外门采买,竟然都被杀于城中,那凶徒最后甚至还纵火烧宅!”

    “嘶……”

    方元表情十分‘惊讶’:“如此穷凶极恶,究竟是何人?”

    “我也不知,反正这次死了独子,宋长老必然要癫狂,整个青叶城都得大地震……”

    周通摇了摇头,方元的演技太好,再说他根本也没有向这方面怀疑,因此完全不知道那个穷凶极恶之徒就坐在自己面前。

    只是方元还从他的瞳孔中,看到了一抹隐藏得很好的幸灾乐祸之色,看来他与那个宋中果然是两个派系,看到彼此倒霉都相当开心的。

    “既然如此,我就不留周老先生了!”

    方元端起茶杯,微笑说着。

    “哪里哪里!”

    周通老脸一阵尴尬,别人都端茶送客了,他还死皮赖脸地留在这里不走,确实有些难看。

    但没办法,他还真有事要求方元。

    看了看周围,周通一咬牙,蓦然半跪下来,行大礼:“居士救命之恩,已是没齿难忘,只是老夫此时又有事不得不请托居士,还望居士千万莫要推辞!”

    “既是不情之请,又何必再言?”

    方元微微抿了口茶,差点令周通老爷子一口气上不来,活活噎死在那里。

    他总算看出来了,这个能妙手回春,更有诸多神异的居士,实际上性子淡漠到了极点。

    奈何他此时不求对方不行。

    死了儿子的宋中,完全是个疯子!

    他害怕自己一出去,会被波及,甚至直接死掉!

    虽然他与宋中都是一个宗门之人,之前从属于不同的敌对派系,但也从来没有撕破脸。

    只是此时,他可不敢以正常人的思维来衡量宋中了。

    而方元的反应,虽然有些过了,却还在他的预料之内。

    毕竟,对方又不是他老爹,更对他有救命大恩,为何还要继续帮他?

    周通深吸口气,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底牌:“听闻居士对武道有兴趣?之前就曾以一株红山参,换了三本武功秘笈?若老夫这里有更好的呢?”

    “嗯?”

    听他这么一说,方元倒是来了一点兴趣,右手略微一扶:“起来说话吧!”

    “唔?”

    感受着传来的巨力,令自己身不由己地站起,周通面上不由浮现出一丝诧异之色。

    “这……”

    他可是破了第五关景门的武道好手,否则也捞不到一个归灵宗外门执事的位子,此时纵然大病初愈,武功也是非同小可。

    对方单手就让自己毫无反抗之力地站起,可不是全无武功的样子。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我的确对于一些高级武功有着兴趣!”

    方元毫不否认地道。

    毕竟,未来要突破伤门关,必须要更高级的武功心法。

    “只是……莫非周老爷子要送我归灵宗的秘笈……那我可就敬谢不敏了,不是谁都想惹上归灵宗,再被追杀,不死不休的!”

    方元微微一笑,神色有些戏谑。

    “那怎么可能?给老周我八个胆子,也不敢如此害人害己啊!”

    周通连忙双手乱摇,从怀中取出一本古朴的线状秘笈:“此部《铁布衫》,乃是老夫年轻时,机缘巧合所得,绝无半点后患的,更可与鹰爪功相配,组合为鹰爪铁布衫,本门执事冷面铁鹰余秋冷,就擅长此功法,闻名郡内……”

    “原来如此!”

    方元点点头,立即就想起了退婚之时,陪着林员外前来的那个武者。

    当时还不怎么觉得,此时细细回想,就知道对方不论身份、武功、都要超出面前的周通不止一筹。

    至于鹰爪功?这是比黑沙掌流传还要广泛的功法,更有诸多分支。

    比如以铁布衫气功的防御为主,所组成的鹰爪铁布衫,又或者专注攻击力,增加力气的大力鹰爪功,更有剑走偏锋的炎爪手、寒冰鹰爪等等……到了此时,纵然连创始人复生,见到如此多如牛毛的支脉,必然也要一头雾水。

    ‘鹰爪铁布衫,倒是与硬气功一般,专注于防御,又有鹰爪攻击,堪称攻防一体!’

    对于这个,方元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

    这鹰爪铁布衫虽然看着比较大路货,但在各大宗门之中,也是只有经过考核的内门弟子才有资格习练的。

    方元沉吟了下,却没有冒然接过秘笈,而是饶有深意地瞥了周通一眼:“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不知道周先生你又有何求呢?”

    周通闻言,脸上立即闪过一丝不好意思之色,转瞬即逝:“小居士对老夫有着救命大恩,不说区区一本秘笈,纵然上刀山、下火海,我周某人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只是如今外面局势风谲云诡,也只能厚颜恳求小居士一事了……”

    他沉声问道:“不知居士觉得小女文馨如何?”

    “呃……”

    方元翻了个白眼,差点以为这老不羞为了拉拢自己,准备将女儿都送到自己床上了。

    “很活泼……”

    他无语了半天,终于憋出一个评价来。

    “那就好!”

    周通长松口气:“实不相瞒,小女顽劣,老夫实在难以管教,不如请居士收小女为徒,如何?”

    “不成!”

    方元立即摇头:“在下何德何能?可做令爱的师父?还是另请高明吧。”

    他可不想被塞一个麻烦到手,同时也相当敬佩周通的脸皮,连这种事都提得出来,当真是无敌了。

    毕竟,自己与那周文馨,搞不好还是对方年龄要大一点点的。

    “居士就不考虑一下?”

    周通有些失望。

    让女儿拜方元为师,乃是他深思熟虑一夜,灵机一动的结果。

    这是一石数鸟之计,其一可拉拢方元这个神秘的‘高人’,其二至不济也能让女儿受得庇护,再说,不论方元武功如何,又或者是否精通其它技艺,但只要将这手医术学个七七八八,日后也当可安身立命。

    奈何他千算万算,就是算不到自己女儿与面前这位居士早有交集。

    “在下从无收徒之念,还请先生将此收回吧!”

    方元将秘笈一推。

    他可不想将那个刁蛮小姐带到身边来,形成麻烦,虽然那小妞打扮之后,似乎长得还算不错,并且师尊有命,徒弟不得不为,调、教起来,仿佛也挺带感的……咳咳……想歪了……

    “唉,那是小女无福!这秘笈还请居士万万不要推辞,否则老夫真是汗颜无地了……”

    周通长叹一声道。

    “如此,多谢了……”

    对这秘笈,方元还真有些兴趣,再说他刚刚救了对方一条命,拿报酬也是心安理得,既然周通一力坚持,那就收下了。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老小子的节操,已经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一见方元收下秘笈,周通顿时满脸带笑,又看了看周围:“居士果是清贫,久居深山,身边也没个使唤之人,就由老夫做主,送你一个奴婢,以备帚扫之用!”

    “不必了吧?”

    方元拒绝道,他秘密太多,留一个亲近人在幽谷之内,那是嫌暴露得不够快么?

    至少在掌握能守护这些的力量之前,该保密的,还是要保密。

    “就这样了!”

    孰料周通大手一挥:“此也是你林叔叔的意思,放心,那奴婢我已经狠狠教训过一次,任凭你怎么打骂,都是无所谓的!”

    他似乎生怕方元推拒,立即起身就走,到了幽谷之外。

    方元这才发现,等候在外面的大波人马已经在拔营,一副准备随时就走的样子。

    “老夫告辞了!”

    周通肃穆行礼,一挥手,大批周家人顿时跟着离开。

    “唉……贤侄啊……”

    林本初走在最后,看向方元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惋惜:“原本除了蕾月之外,我还有几女……可惜可惜……奈何奈何……”

    “怎么回事?”

    方元看得一头雾水,旋即发现大队人马之后,果然留下了一个娇弱的人影。

    “周大小姐?”

    他看过去,就见周文馨双眼通红,有如核桃,仿佛刚刚大哭过一场,更是满脸委屈之色。

    “怎么了?”

    周文馨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对方元福了一福:“奴……奴婢见过公子!”

    “靠!”

    方元双眼瞪大,对于周通的节操有了新的认识,更知道为何林员外走之前,为什么是那副奇怪的表情了。

    感情周通送徒不成,竟然不管不顾,直接安了一个奴婢的名义,将周文馨送到了自己身边!

    “见鬼!”

    看着旁边委委屈屈的周大小姐,方元一瞬间头大如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