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十四章 混毒
    “俺是这里的采药人,之前看见那么多血,还有尸体,可真是吓坏了,你们莫不是遇到熊瞎子……”

    那少年郎絮絮叨叨地说着,有些憨傻。

    韩寿武者出身,只是闻了一闻药汤,就知道里面绝无问题,不由小口小口地喝着,感觉腹中略微有了一些暖意,看向少年的目中又带着一丝阴狠。

    虽然得这小子相救,但为了保密,等到恢复一些之后,还是得将他灭口了才好。

    嘴上却感激道:“我们兄弟骤遭大难,得小兄弟相救,实在感激不尽,你说尸体……莫不是我那大哥……死了?”

    他脸色一下呆滞,顿时大滴大滴的眼泪就落了下来,端得是情真意切,纵然方元也不由在心底默默给他点了个赞。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那大哥我已经给葬了,改天等你好些了,再带你去认认路,好启出骸骨,落叶归根……”

    方元安慰道。

    “那真是不胜感激,救命大恩,无以为报,我们兄弟二人,来世就是当牛做马,也要报答小兄弟你的恩情!”

    韩寿此时一无所知,还在大飚演技。

    “呵呵……不必如此,不必如此!”

    方元摸摸头,很是憨厚地笑了。

    此时的韩寿跟个植物人类似,连动个身子都需要方元帮忙,自然打不了什么坏主意。

    倒是观察过周围,确认是深山中一处所在之后,顿时放下心来,看着方元自顾自在一边看书,又有些好奇:“小兄弟,你看得什么?”

    “这可是俺爹传下来的好东西!”

    方元将书册往前面一送:“就是有好些字俺不认识……”

    他看向韩寿,眼睛里面顿时闪过一丝不好意思的光芒:“要不你给我念念?”

    “唔……筋骨爪节,以筋为重,形意次之……宛若猛鹰,迅捷疾扑……这不是鹰爪功么?”

    韩寿看了几行,心里顿时有些不屑。

    但再看看那小子有些急切的脸色,心里暗自一笑,脸上却是做出踌躇之色:“这……可是武功秘笈啊,给在下看好么!”

    “反正我也看不懂,要不大哥你教教我呗!”

    方元脸上故意带着一丝急迫。

    ‘嗯,这是你自取死路,可怪不得我了!’

    韩寿心里暗道,脸上却做出大义凛然之色:“小兄弟你救我性命,区区解读几个字,又算得了什么?”

    “那就太好了,这几个字怎么念?”

    方元脸上做出迫不及待之色。

    “嗯,这是关元,代表身上的一个穴位!”

    “这个呢?”

    “骨海!”

    “气元!”

    ……

    韩寿随口解释,心里却在暗自冷笑。

    若真是按照他解读的来习练,不用多久,这个山野小子就要自己走火入魔而死了。

    ‘这人……果然心如毒蝎!’

    殊不知方元心里,也在暗自齿冷:‘反倒是林本初林员外给的,没有什么问题。’

    这个道理很简单,他自己可是识字并且通晓医术的,若是林员外给的秘笈有问题,以韩寿的见识,大可照本宣科地解读出来。

    但现在,他故意曲解,反倒是显得另外一位比较无辜了。

    “哦,韩大哥,这个字怎么读?”

    想到这里,方元的眼眸里就闪过一丝冷色。

    “这个啊,念命门,为身上一处要害!”

    韩寿随口编了一句,突然间面色一变:“你怎么知道我姓韩?”

    “不止呢,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解读的!”

    方元跳开数步,脸上露出冷笑,悍然摊牌。

    韩寿脸上一红,知道自己心急之下,随口解释,没有细细推敲,顿时跟前面冲突,露出了马脚。

    但下一刹那,他脸色就变化了:“小子,你装傻诈我?”

    “韩寿,你这个师门败类,我们彼此彼此罢了!”

    方元三两步跳出门外,隔得远远地叫喊。

    “该死,好滑溜的小子!”

    韩寿恢复极快,此时手上已经扣了一枚铜纽扣,只等对方靠近,凭着几门刺激气血,压抑伤势的自残之法,也要射杀了那小子,却想不到对方如此滑溜,顷刻间就跑了没影。

    “等一等,刚才是韩某不对,小兄弟你若肯救治在下,在下愿意将师门真正的神功妙法传授给你!”

    现在敌暗我明,纵然不放火烧屋,只是每天不送饭,韩寿都要倒霉,只能服软道。

    “罢了,几本粗浅武功都敢如此,我又怎么敢学你的‘神功妙法’?”

    方元的声音中带着戏谑:“韩兄实力惊人,还是请乖乖去死好了。”

    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论智谋心计,乃至武功,自己都根本不是韩寿的对手。

    并且对方伤势看起来很严重,但保不准什么时候就恢复过来,或者强行镇压下去,因此还是不受诱惑,直接送对方去死好了。

    自己宁可从头开始,习练没有问题的粗浅武功,也不能与虎谋皮。

    “好小子!”

    韩寿眼珠一转,不知道又要想着什么阴谋诡计。

    这时候,方元幽幽的声音就传了进来:“韩先生,你也不必想着什么阴谋诡计了,因为你的小命,现在已经掌握在我的手里!”

    “你的手里?!”

    韩寿冷冷一笑:“之前的药汤,没有丝毫问题,本人又怎么会……”

    话到一半,突然停住。

    因为他赫然想到自己之前昏迷,落入对方掌中,岂不是想怎么摆布就怎么摆布?

    “不错,我在你之前的绷带中,混入了绮罗香,此香原本只有净尘止血之功,对人体殊无害处,只是若遇到了药汤中的参合子,就有些小小的麻烦,会令患者肢体僵硬,甚至部分腐烂……”

    “混毒?!”

    韩寿面色肃穆,微一运气,的确感觉到四肢僵硬,但脸上却露出冷笑。

    纵然对方再怎么智谋百出,也毕竟只是个普通人,又怎么知道他这种连破五关的武道高手之恐怖?

    区区混毒,以自己的内息与身体素质,撑过一段时间,也就自会消去。

    现在需要做的,只是如何将这可恶小子赚进来一举灭掉,又或者稳住,争取时间。

    “哦?看起来你对自己很有信心!”

    方元的声音传了进来,带着一点诧异:“看来武道高手,的确有把握对付这种毒素?”

    听到这个,韩寿的心一下就宛若沉入无底深渊。

    因为对方语气自信,似乎丝毫都没有害怕或者恐惧。

    反倒是他,在之前短暂地压制下毒素之后,却是骇然发现,四肢的僵硬感又浮现上来,甚至皮肉都开始了明显的腐烂。

    “忘了告诉你……我配置的混毒,加入了其它材料,效力更加非凡哦!”

    听着屋内不断传来惊人的惨叫,方元的面色淡漠,近乎古今无波,又看了眼自己的属性:

    “姓名:方元

    精:1

    气:1

    神:1.4

    年龄:18

    修为:无

    技能:无

    专长:医术【一级】、种植术【三级】”

    “医术【一级】——能治疗简单伤势,包括轻微类的外伤,通过草药,可以获得额外的治愈加成效果。”

    “额外的治愈加成,反过来,做成毒药,也有着增幅啊!不过,最关键的因素,恐怕还在珠尾蛇之毒吧?”

    等了片刻之后,屋内已经没有了人声,只有令人毛骨悚然的腐蚀声还在不断传出。

    方元用白布捂着口鼻,施施然走进,旋即就看到了被腐蚀得千疮百孔的木板床,以及地上的一滩脓水。

    “效果如此之好?”

    这么可怕的效果,顿时连始作俑者的方元都有些傻眼:“倒是省了处理尸体的麻烦……”

    他将零散的衣物拾起,准备一把火烧了,彻底毁尸灭迹。

    这韩寿来历明显非同小可,更代表着麻烦,方元利用完之后就准备撇个一干二净,丝毫都不准备沾惹的。

    “倒是……为了什么宝物叛门?”

    他看着韩寿的靴子,脸上带起一丝笑意。

    对方将东西藏得真是十分不错,若非一清醒过来之后,就下意识地瞥了靴子一眼,纵然方元也有可能遗漏过去。

    他立即上前,掏出匕首,将韩寿的云靴大卸八块。

    在右脚靴底的夹层中,一张黑色的牛皮纸就浮现出来。

    “这就是他不惜叛门,击杀师兄,也要独吞的宝物?”

    方元看着黑纸上鬼画符一般的线条,不由十分无语地猜测:“藏宝图?似乎还是残缺的……见鬼了……”

    这东西藏得十分严密,错非将靴子拆开,根本发现不了丝毫,令方元清楚知晓韩寿对于此物的看重。

    只是一份残缺的藏宝图,纵然到手了,又有什么用呢?

    方元对此十分不解,但还是决定将它收好,旋即打了个火堆,将韩寿的衣物彻底焚烧,污水洗了,抛入深谷。

    从此,韩寿这个人,就真真正正地从世界上消失,任凭谁也找不回来了。

    “只是忘了问他到底是哪个宗门的了,附近的大宗门,似乎只有一个归灵宗?”

    在毁尸灭迹之后,方元才有心情胡思乱想:“没有拿到神功秘笈,也有些可惜,不过相比于风险而言,如此还是完全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