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十一章 秘笈(求支持)
    林员外倒是个信人,没有多久就让人送来了一个小包裹。

    或许是因为心中有愧,又或者这些粗浅的入门武功在林员外看来实在算不得什么,竟一下就送了三本过来,倒是令方元有些小小的惊喜。

    此时,他就盘膝坐在青石上,身边跟着花狐貂,小心地翻开了一本秘笈的扉页。

    “黑沙掌?”

    方元先整体看了看秘笈,就见这书册古旧,上面的字体遒劲有力,又略微有些模糊,边角处带着破损,显然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代人的研读,蕴含古意,简直就是一件古董了。

    “竟然将原本送来了,看来林员外倒是没准备坑我……”

    方元见了,心里暗暗点头。

    这种武功秘笈什么的,纵然一点小小的差错,结果就有可能天差地别,新抄一部,哪里有原版的好。

    他光是抚摸着这古册,就知道当年那位武者,在这上面必然倾注了大量心血。

    “也是……即使是最粗浅的武艺,只要能广为流传,必然有着独到之处!”

    再看看其它两本,也跟这个类似,方元不由有些汗颜自己的小心思。

    他特意要求流传最广的,自然也是为了方便查证。

    反正一开始对方所给的秘笈,他是一部都不准备练的。

    毕竟,武功可不比其它,另外一个世界中的知识更是告诉他走火入魔的可怕。

    “现在看来……似乎有些小人之心了……”

    方元沉吟了一下:“再说,我还有着医术傍身,光是研究不练的话,应该也可以看出一点问题。相比较而言,外功之类的,比内功要好点,纵然里面有着陷阱,也不容易出大事……”

    虽然这是另外一个世界中的知识,但也不妨碍方元拿来推测。

    想到这里,他又放下了手里的秘册,翻了翻另外两本。

    “鹰爪功?似乎那个归灵宗的执事,冷面铁鹰也会这样的功夫,但对方会的八成就是秘传,比街面上烂大街的普通版本好得多了……”

    三本秘笈当中,有两本都是外功,最后剩下的一本却是无名功法,讲究的也是如何锤炼自身,增加抗打击能力,似乎还有些呼吸技巧,据作者所说,习练到大成,一口气憋住,足以应对普通钝器的打击。

    在包裹里面,还有一张小小的纸条,写了三本秘笈的来历。

    “黑沙掌,为清河郡拳师大家寇封所著,流传最广,门客献上。”

    “鹰爪功,庄客孟元所献,为最普通基础,若要习练至高深境界,需要特定的内功心法!”

    “最后这一本是最粗浅的气功,不,根本就只是一些呼吸与挨打技巧的总结,连原著作者都没有起名字,因此就叫硬气功……”

    ……

    方元看到最后也确认了,这三本武功,果然都是最烂大街的货色,没有一本精品。

    当然,纵然再粗浅的武功,也是一套传承,千锤百炼,普通人得到其中一门,就勉强可以安身立命,传家糊口,因此还是算比较珍惜的。

    用一株六十年的红山参换来这个,只能算不亏不赚。

    “并且……没有污秽、破损、涂改……林员外诚意还是有的。”

    方元长出口气,开始一本本仔细看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小半天的时间过去,夕阳渐渐沉下,橘红色的光辉洒遍大地。

    “咯咯!?”

    “咯咯?”

    旁边的花狐貂,见到方元全神贯注地盯着秘笈,有些好奇地凑过小脑袋,奈何那上面的字符对于它而言就如同天书一般,看得头晕眼花,终于放弃,轻巧地跳入了密林里,没有多久,就拖着一只肥硕的野兔跑了过来,放在方元脚下,眼巴巴地盯着他,黑色的瞳孔里面仿佛冒出了钩子。

    “哈哈……就知道吃!”

    方元合上最后一本硬气功的秘笈,立即看到这幅模样的花狐貂,不由又哈哈大笑起来。

    夜色渐渐朦胧。

    火堆旁边,方元将野兔剥皮洗尽,涂上酱料烤了,又扯过一只前腿,将剩下的丢给迫不及待的花狐貂,自己则是默默思索着今天从秘笈上看到的内容。

    ‘这个世界的武学,似乎比梦中世界要高明不少……并且体系化,规范化……比如黑沙掌与鹰爪功,就是纯粹的外功,利用药物刺激身体,内功则是讲究呼吸法与行气路线,更高级的还有存神观想之类……而不论任何功夫,都有着具体而一致的等级划分,那就是金锁重楼十二关!’

    这个名词在三本秘册中都被反复提及,方元细细研究之下,也终于勉强弄懂了其中意思。

    “按照此世武道理念,人的身体是一个潜力无穷的大宝藏,只是又有诸多关卡,限制了力量的发挥,武学之道,一开始就是要一重重地冲破这种关卡,不断挖掘自身潜力!”

    秘笈中所言,这样的关卡,在人身之内共有十二道,合称为金锁重楼十二关。

    武者每破一关,实力都会有着不同程度的提升,越到后期越为恐怖。

    而连破十二关之后,便是‘武宗’之境!

    此等人物,纵然归灵宗之内,也唯有一人而已。

    “身体内部的十二重关卡……听起来倒是与医术中的十二正经,奇经八脉等等的描述有些类似,一开始的武学修习,实际上是冲脉的过程?”

    “十二重关卡,就是十二重境界,唯有一一突破之后,方可成就武宗之境!蕾月那丫头,竟然如此天赋异禀么?”

    略微理解其中难度之后,方元登时有些疑惑了。

    在他印象当中,那丫头的武道天赋,有着这么恐怖?

    “不过我当时也看不出来,倒是师父应该察觉了什么,这婚事订得有些蹊跷……”

    一想到问心居士,方元就不由幽幽叹息一声。

    老家伙对他倒真是相当不错,什么都为他考虑好了,奈何逝去得太早了一点。

    若是活到现在,见到林员外的嘴脸,又不知道该是一个怎样的表情?

    一念至此,嘴里浓郁的烤兔肉都突然间没了香味。

    方元意兴阑珊地起身,又整理了一下,开始就着月色泡茶。

    于这坐忘茶道之中,缅怀问心居士,是他独特的纪念方式。

    “嘶嘶!?”

    旁边的花狐貂看得似懂非懂,但也竟仿佛感受到了方元心中的悲怆情绪,没有一如平日般嬉闹。

    ……

    幽谷深深,山中无日月,转眼就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候,一日清晨。

    方元照例早早起来,饮完早茶之后,开始下田耕作。

    红玉稻田之中,一株株稻苗生长了齐腰高,甚至顶端结出了沉甸甸的稻穗,令稻苗弯下腰来。

    方元将灵肥化开,融入山泉水中,倾泻入稻田,顿时波光粼粼,带着一股馨香之气。

    “咯咯!”

    “咯咯!”

    旁边,花狐貂上窜下跳,显得很是兴奋。

    它虽然看不上刚刚成长的稻苗,但如今已经快成熟的红玉稻米,却是令它兴奋非常。

    “记住,不许偷吃!”

    为此,方元不得不郑重警告它,又连连允诺加大每天的茶水份量,才总算勉强安抚下去。

    “之前的稻种不多,这次能收获几十斤就相当不错了,不过这次之后,稻种就可以继续种下去,下次就可扩大种植规模……”

    方元很是欣喜。

    实际上,这批红玉稻谷的长势,简直超出他的预料,生长周期更是短得惊人。

    这第一肯定是花狐貂带来的灵肥之功,而第二,也得益于他本身的种植术加成,才造就了如此不可思议的奇迹出现。

    “花狐貂,你放心,等到收获之后,肯定要给你一次吃得饱饱的!毕竟这里面也有你的一份功劳!”

    方元抚摸着花狐貂毛绒绒的脑袋,安慰道:“还有灵茶,也快第二次长茶叶了……”

    他脸上带着微笑,心里充满了丰收的喜悦。

    每日例行的巡视过后,方元又来到精舍,看着桌面上并排摆放的秘笈。

    “这三本功法,我都已经倒背如流,并且与本身医学与梦中记忆相互论证,似乎并无什么不妥之处……那就练练?”

    方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跃跃欲试,但旋即还是摇摇头:“不行!不怎么保险!看来我真是个怕死鬼啊,为今之计,只有再去一趟县城,花费代价,收购一本看看,又或者传个人练练……”

    武功秘笈不是什么寻常东西,实际操作起来,方元也没有多少把握。

    “那小贼就在里面!”

    “围住了,不要让他跑了!”

    “快,上啊!”

    ……

    突然间,谷外一阵吵杂声传来,令方元不由皱起眉头。

    “什么事?”

    他打开院门,顿时见到一伙人气势汹汹地从谷口进来,为首者赫然是周文馨那个傲娇大小姐。

    “你个小贼!”

    见到方元,周文馨新仇旧恨顿时上头,连声音也变得尖锐起来:“你欺辱我在先,用假药害我父亲在后,今日可不能绕了你,给我上!”

    一挥手,几个豪仆顿时气势汹汹地上前,将方元团团围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