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第48章
    "将军, 大夫说您要少饮酒。"

    苏凌然袖摆宽大, 提着那个酒坛, 走在街上, 嘴角还带着酒渍, 闻言回头对侍卫笑了笑,羞红了路边几个小媳妇的脸。

    他身上上次战役的伤口还未愈合, 不能饮酒。

    "无妨。"

    这时候街上已经暗了下来,街边的店家亮起了灯笼,人来人往,大姑娘小媳妇戴着花,提着篮子说说笑笑,他难得有了一丝畅快, 也不知道是酒带来的, 还是这幅热闹平和的场景带来的。

    苏凌然突然停了下来,旁边是一个卖小玩意的小摊子,摊主是个瘦小的老头,见他停下来,热情的招呼道。

    "这位老爷可要看看,给家里的孩子带个什么东西也是好的。"

    苏凌然仔细在一堆瓷人里看了看,放下了一块碎银,拿走了一个唇红齿白的瓷娃娃。

    心里还是想着白天的那个孩子,不大的年纪, 也如瓷娃娃一样唇红齿白,一身整齐衣裳, 穿着小靴子,精精神神的,看着叫人心里喜欢,若是他的孩子还活着,也要这么大了。

    苏凌然觉得林乱还小,却没想到他自己那么大的时候却已经是战场上的老手了,当时他父亲和哥哥战死在沙场上,只剩他一个男丁,所有人都以为苏家要没落了,谁也没想到,那个从小就在上京丝竹管弦声中长大的孩子,会成为战场上的不败神话。

    苏家依然人丁稀少,但却比从前名声更甚,比一家三代都在战场上的叶家更受皇帝信赖。

    毕竟,自从苏老夫人去世,苏凌然姐姐出嫁之后,苏家只剩一个人了,并没有什么威胁。

    苏凌然今日很轻松,他就保持着那样的好心情回了府,难得去了一趟自己当年的小院,那是他当苏家儿子的时候住的地方了,若是没有当年那事儿,现在这个院子是要给他的孩子的。

    现在他住在主院,更大,更富丽堂皇,也更冷清。

    苏凌然当年自己的小院虽然还是按时派人来打理,但到底多年没人居住,也现了几分冷清败落的迹象。

    他叫人点了灯,屋子小,点了两盏油灯就已经亮堂堂的了,书房里摆满了古籍,那些都是他当年的宝贝,轻易都不叫别人看的,稍微磨损了一点就要心疼好久,如今却早被遗忘在这里,数十年没有翻过了。

    苏凌然却没有管,只打开了书桌上一个檀木小箱子,箱子里铺了厚厚好几层上好的云雾绡,这云雾绡是贡品,整个晋国也没有几匹,现在被苏凌然拿来铺了箱子底。

    箱子里,放了一些零碎的小东西,有一双孩子穿的虎头鞋,一件小衣裳,一块颜色微微暗沉的金锁,杂七杂八,诸如此类。

    他小心的移开那些东西,空出一个地方,小心翼翼的放进了那个小瓷人。

    *

    周烟今儿一早就将林乱叫了起来,姜子瀚已经回来了,今日是林乱去二皇子府上的日子,得了差事就得好好干,周烟一向紧着他,他就不能老在家玩儿了。

    林乱眼睛还没睁开,慢慢坐起来,伸出手,周烟拧了拧他的脸,留下一个红印子,林乱哼唧两声,还是没醒,周烟只好唠唠叨叨的给他套上外衫。

    "你啊你,整天这么懒懒散散,就指着别人,这么大个人了,也不学着看顾着自己点儿。"

    林乱这时候也醒的差不多了,抓起衣裳来,摆着手让周烟出去。

    嘟嘟囔囔的抱怨道。

    "我自个儿会穿,不要你,你快出去,我这么大了,你怎么还是老随随便便进我的屋子。"

    周烟一时走得慢了,林乱就摇来摇去的不乐意,直到周烟走出去了,这才安分下来。

    林乱直到了姜子瀚府上的时候还在懊恼,他觉得自己是个大人儿,如今在周烟面前丢了面子,闷闷不乐的苦着脸。

    姜子瀚正在用早膳,见了林乱很高兴又有些惊奇。

    "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来的这么早。"

    "我娘叫我早点来。"

    林乱打了个哈欠,径直来到桌子前,直接坐了下来,把脑袋放在桌子上,闭上眼就开始睡。

    姜子瀚摇了摇头。

    "你别在这睡,也不嫌桌子硬邦邦的,去屋里榻上躺躺吧。"

    林乱慢悠悠站起来,灵芝给他撩起了帘子,林乱就去了里面。

    林乱醒来的时候已经快要用午膳了,他起得早,那时候肚子不饿,就吃了几口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现在就饿的狠了,一醒来就找灵芝要吃的。

    灵芝在书房侍候姜子瀚处理事务,林乱过去的时候姜子瀚正在里面,灵芝在外间,以防姜子瀚有什么需要,能随时过去,他跑过去小声的跟灵芝道。

    "灵芝,我在这帮你看着,我饿的紧,想吃东西。"

    正巧姜子瀚从里面撩开帘子出来了。

    "你也莫要折腾灵芝了,你来的也巧,正好苏将军府上办生辰宴,虽然此次宴会是陈夫人张罗着给苏将军相看姑娘,去不去无所谓,但礼还是要到的,送了礼,在那里待会,吃吃宴席还是可以的,你要是晚起了些,我就不带你去了。"

    林乱听了高兴了一会儿,又皱着眉头不高兴道。

    "陈夫人说过要请我去生辰宴的,说了帖子到时候给我一份的。"

    "你一个小孩子,陈夫人一高兴就说了,那里会记在心里,你又不是她家亲戚要时时记得你,这生辰宴要忙的事儿可不少,现在八成人家早就忘了。"

    林乱闻言倒是也没紧抓不放,反正他也忘了,也就不能怨别人不记得了。

    姜子瀚原本打算派人送个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了,左右他跟苏凌然没什么交情。

    但看林乱这幅样子,又觉得在那里坐坐也可以,反正无事。

    *

    苏凌然府上不是那种金碧辉煌的门庭,红墙黛瓦,而是整体都透着古朴的气息,连墙壁颜色都比别处深沉些,能看出是老宅子了。

    尽管是这样喜庆的日子,他们也不像别处,一团喜气,热热闹闹,反而透出些冷清来,门口的人也不吵闹,井井有序的排队进门。

    门口站着迎客的管家,虽然须发尽白,腰背还是挺直的,精神矍铄,姜子瀚对林乱说过。

    苏家的下人,一多半都是曾经在战场上厮杀的老兵,老了,打不动了,苏家就接收一些伤残的老兵,干些清闲的活儿,给他们丰厚的报酬,反正苏家每年的赏赐也没什么去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苏府门口站了几个男子,都穿着便服,但是眉宇间那股气质就和旁人不一样,时刻挺直腰背,和门口的管家如出一辙,他们中有个汉子,身形魁梧,肩上扛着什么东西就来了,嚷嚷着说今日要和将军不醉不休,被身旁的青年用手打了后脑勺一把。

    "什么不醉不休,今儿将军可没空,再说下去文先生就要差人把你丢出去了,对不对文先生?"

    文青笑懒得理他们,敷衍了事的点了点头,心下细细思索着,他刚刚看见了姜子瀚,这位可轻易不跟人深交,如今一个生辰宴竟然亲自来了,这可要细细琢磨一下。

    文青笑皱起眉头,姜子瀚素来行事出人意料,这次又是为何呢?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任他怎么想也想不到,姜子瀚不过就只是简简单单的带林乱来吃个饭。

    文青笑那群人太过显眼 林乱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姜子瀚目不斜视,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里的扇子,一边对林乱解释道。

    "那是苏凌然的老部下,大概是来为他们将军贺寿,那可是群不讲规矩的家伙,除了苏凌然的话,谁也不认,前两天连阁老的面子都下了,远着点为好,靠近了就是一身骚,麻烦的很。 "

    林乱点了点头,心里也有自己的一番计较,姜子瀚看来对那些家伙没什么好感,他看样子对苏家倒是没有偏见,那么就是他们中有什么人招惹了姜子瀚,要是有人让睚眦必报的姜子瀚都甘愿远着点,那想必是很难缠的人物了。

    他想了一会,觉得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就兴致勃勃的去看苏府里的东西。

    如今天气转暖,正好那些花儿都开始开了,苏府靠山,种了上百株桃花,现在正开的艳丽。

    陈夫人索性就把宴席摆在了那里,还可以赏赏花,陈夫人盘算的很好,这么一副场景,再加上自家弟弟长的好,总能骗到几个小姑娘动心,对着含羞带怯的小姑娘,指不定自家弟弟就松了口。

    林乱跟着姜子瀚进了门,找了个角落里的清净亭子,姜子瀚不饿,到了就靠着软垫子闭目养神,林乱吃的倒是开心,待他吃饱就坐不住了,要跑去折枝桃花。

    姜子瀚也不管他,随他去,只自己闭目一会,让他待会记得回来就好。

    林乱左挑右捡,感觉那枝都不好,不知不觉就进了桃林,待他挑好桃花枝,准备折下来的时候,突然就满头满身都落满了桃花。

    树上传来一个人的笑声。

    林乱惊讶的后退了两步,眯着眼朝上看。

    是陈莫云,他坐在枝丫上,在花叶掩映间,有些朦朦胧胧。

    陈莫云晃着脚。

    "你是那天跟在姜子朔身边的小跟班,你怎么会在这里?谁许你折这桃枝的。

    "没人许不许,它又不是你家的,你还不是在糟蹋花瓣。"

    陈莫云听了就笑了起来。

    "你跟我能一样吗?这是我舅舅家的,苏凌然苏将军听说过吗?他的东西你也敢动,小心把你送到军营里服兵役,整日干苦力。"

    林乱气急,嗤笑道。

    "那也是苏将军,你来狐假虎威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