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第46章
    那披着青袍的男子点了点头, 示意自己知道了, 而后将手里的凳子放了下来。

    凳子与地面接触, 发出几不可闻的声响, 一头披散下来的青丝微微晃动, 宽大的袖子在他的动作下也不显丝毫累赘,说不出的行云流水, 让人心里舒畅。

    那大汉啐了一口,阴狠道。

    "你又是那个?要保这两个小子可要先好好掂量掂量自己。"

    大汉身后一个人眯着眼看着这突然出来的两人,脸色突然变了变,一把把那正破口大骂的汉子拽了回来。

    脸上堆起笑来,一边说一边后退。

    "我这兄弟脑子糊涂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那大汉脸上有些不满, 嚷嚷着。

    "大哥你不要拦我——"

    被那个男子一把捂住了嘴, 几个人一头雾水的快速走了。

    等离了老远,那个男人才狠狠一下打在那汉子的后脑勺上,破口大骂。

    "你睁大你的眼好好看看,那个男人身边的侍卫可是黑甲卫,穿着暗纹黑衣的,人家的刀连四品大员都砍得,你一个白身有几条命去送。"

    那汉子脸色立刻煞白。

    黑甲卫佩刀,杀人无罪。

    *

    那边的林乱惊魂未定的放下手来,脸色苍白, 原本抱在坏里的小玩具散落一地。

    姜子朔也反应过来,立刻围上来, 捉着林乱的手,急急的问道。

    "林乱你没事儿吧,有哪里疼吗?被吓到了吗?"

    说着狠狠的在地上甩了下鞭子,在青石砖的地上都留下一道浅浅的白色印记,可见他是着实恼怒了。

    "我定要治他罪,斩了他全家!"

    林乱还是脸色苍白,没有缓过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边那个男子放下凳子,蹲下身,捡起了一个滚到脚边的小瓷人,那是个白面的胖娃娃,穿着红肚兜,可爱极了,只是滚落到地上,肚皮上隐隐现了两道细细的裂缝。

    他朝林乱走过去,将那个瓷人放到了林乱手里,对他弯了弯嘴角。

    "可惜了,有裂纹了。"

    林乱抬头,对上一双极漂亮的眼睛,深邃的像深山里的深潭,幽深,离得近了却又感受的到渗进骨头里的凉意。

    那个男子顿了顿,伸出手摸了摸林乱的头,像是在安抚。

    林乱本来还有些没缓过神,原先这事儿也没什么,左右没有打到他,这时候不知为什么一下子觉得委屈极了,眼泪大滴大滴的涌了出来。

    就像小时候,他跌倒了,磕到了石头上,他自己不声不响的爬起来,直到鲜血浸湿了裤子,周烟才发现,心疼的抱住他,他原先不觉得疼,周烟抱住他的时候,他就慢慢开始哭了,好像是找到了可以哭诉的人,这才放心开始哭,连哭都那么小心。

    那个男子明显有些讶异,这个连接住凳子的时候都从容不迫,衣衫未乱半分的人此时略显笨拙的安抚林乱。@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将那小瓷人细细看了一遍,说道。

    "其实这裂缝不算太大,不细看,看不出来的。 "

    在他看来,刚刚那实在不算什么,若是要哭,也就只有那个摔坏的小瓷人了。

    姜子朔嘴角抽了抽,知道林乱这是被吓到了,揽过他的肩膀,把林乱的头按到自己的颈窝,这才道。

    "多谢苏大人出手相助。"

    他是认得苏凌然的,苏凌然虽然多年都身处塞外,但是每次他回来,宫里都会举办宴会为他接风,姜子朔远远的看见他过好几回。

    他尤为喜爱青衣,一身长袍穿在身上,眉眼温润,不像个武将,倒像个温文尔雅的英俊公子。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听说他当年在京中,是大半京中少女的梦中情人,然而少年不识情爱,他谁也不亲近,之后去了边关,不知有多少少女偷偷红了眼睛。

    再然后,便是他在那里娶妻,生子,京中的少女也死心了一大半,最后妻子双双死在战乱中,传到上京的时候这消息几乎震动了整个上京。

    皇上亲自连下数旨安抚,生怕他守不住,然后便是数十年的边关生活,不知为何,他在这数十年里只回过两次京,都是不得不回京述职才肯回来,每次回来都是轻骑简车,匆匆来去。

    他的母妃不太喜欢苏凌然,说他不识抬举,好像是母妃想将自己母族的一个堂妹嫁给他,牵线搭桥,话刚刚出口,就被人拒绝了。

    母妃一直不让他多和苏凌然接触,苏凌然少年的时候在京中,那时姜子朔还未出生,等到姜子朔在京中活跃的时候,苏凌然在守边关,迟迟不归。

    几次回京述职,也是来去匆匆。

    算起来,这算是姜子朔头一次跟苏凌然直接接触,若是他的哥哥姜子瀚,倒是还跟苏凌然多有公务上的交接。

    "无碍,这是为臣子的本分。"

    姜子朔有几分惊讶的看着苏凌然,他只远远看过苏凌然几面,未曾想到苏凌然竟然认得他。

    苏凌然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轻笑了一声。

    "你和你的母亲一样,使得一手好鞭子。"

    说完,转身走了,黑衣侍卫跟在他身后。

    将要出门的时候,他回了一下头,这时候天色正好,林乱在阴影里,头埋在姜子朔的颈窝。

    不知为何,他的心就抽.动了一下,有些刺痛,自从数十年前那次之后,他很少感受到这种刺痛了,他脸上带着笑,却从未快乐过那怕一刻。

    他明明知道的,当时他知道蛮族已经攻进了城里,知道府里不过数个丫鬟,数十护卫,根本就抵挡不了蛮族的大军。

    天上下着大雨,他带着一队兵马疾行,他那时正年轻,没有现在这样沉稳,他知道妻儿凶多吉少,心急如焚,最庆幸的一件事就是天上下着大雨,士兵看不出他已经泪流满面,他是主帅,是军心,只有他不能倒下。

    他的妻子怀孕了,那时候正是临近生产的时候,他的孩子,他还没见过一面,哪怕抱一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短小了,QAQ,我打了两千乱码出来的,你们不知道一直乱,它竟然还智能识别,不算字数orz

    明天周末,日五试试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