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45.灯会
    姜子朔这几天, 老是来找林乱, 他临近成年, 要出宫建府了, 母妃这些时日也少了对他的管束, 姜子朔出入宫里本就比那些小皇子和公主简单,再加上他没了约束, 几乎三天两头出去。

    他能玩到一起的同龄人其实没有几个。@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的几个兄弟虽然和他同龄,但是见面能好好说上两句话就算是关系不错的了,更别提一起玩儿了。

    他身边的侍读一个个又都战战兢兢,谨守本分,生怕招来祸事,若是和那个人走得近了些, 身边的老嬷嬷就要张口闭口禀告娘娘。

    姜子朔不耐烦她, 却也没什么办法,那老嬷嬷是照看母妃长大的,现在又被母妃指派来照看他,派头大的很,连素来嚣张的姜子朔也不得不给她几分脸面,轻易不会跟她起争执。

    认真说起来,姜子朔竟然也就只有那个陈莫云能来往,陈莫云的母亲跟母妃交好,身份又高, 那老嬷嬷自是不会多嘴。

    但是让姜子朔去找陈莫云,他宁愿老老实实待在宫里。

    林乱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根基, 只一个关系好一点的叶战还去了边塞,在学院里也学了不过那么一些时日,他就进了二皇子府里当了侍读,根本就没有几个玩的好的人。

    如今姜子瀚去赈灾,他不用去二皇子府,也不必去学院,在家就没了事,姜子朔领他去的地方也都新奇有趣,不是领他射箭就是去骑马,这上京有马场的地方不多,林乱很少能骑个痛快,他也乐的姜子朔来找他。

    周烟也见了几回姜子朔,来的多了也姜子朔就不讲究什么规矩,直接进门。

    他刚刚见周烟的时候还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那时候可做了不少惹人嫌的事儿。

    周烟更不自在,不过她会做人,绝口不提那时候的事儿,只当做第一次见面,调笑了几句后也就跟姜子瀚相处自然了。

    姜子朔这次又来找林乱,如今临近开春,天气转暖,人们也不像冬天一样,老是窝在家里。

    街上小贩也多了起来,而今晚街上有花灯会,街上更是从早晨开始就熙熙攘攘,比平日热闹的多。

    他这次是来找林乱上街去玩儿,就只看那些灯,也能看一天,更不要说还有整条街的吃食和小玩意。

    姜子朔来的多了,混的熟了,也就不客气了,老是直接三步两步窜进林乱屋里,院里的小厮都没他跑的快,如此几次之后,院里的小厮也就不通告了,左右还没等通告完,姜子朔就已经进了门。

    这次他也直接进了屋里,林乱没在正屋,倒是挂着竹帘的侧间里隐隐传来笑闹声,掺杂着人说话的声音,还有似哭非哭的喘息。

    "别、别——"

    姜子朔一把掀开了帘子,喝道。

    "你们在做什么?"

    屋里供人歇息的榻上正有两个人。

    林乱躺在榻上,曲着腿,披着衣裳,看样子刚刚起来,另一个人站在榻边,一条腿跪在榻上,俯下身捉了林乱一只手腕,林乱伸出另一只手挡在身前。

    那站着的人一身劲装,眼眸深邃,似是有外域血统。

    两人现在都停了动作转过头来,看着进来的姜子朔。

    林乱突然趁碎衣分神抬了脚,踏在碎衣腰上把他推开了,然后立刻翻身从碎衣腋下溜了出去,藏到了床上的帐子里。

    这才嚣张的分开帐子露出一个小脑袋冲碎衣喊道。

    "碎衣,说好不能挠人痒痒的,你要是再挠我痒痒,我就去找娘。"

    碎衣本来就没打算接着跟他闹了,否则他那把子闹着玩儿一样的力气别说推开他,就是想让他动一动都是难事。

    碎衣直起身,看向门口的姜子朔,挑了挑眉,似笑非笑,有些似有若无的敌意。

    姜子朔也盯着他,有些不悦,他对这个人从第一眼就没什么好感,两人之间的氛围有些剑拔弩张。

    姜子朔突然抬了抬下巴,显得有些倨傲,他冲林乱道。

    "林乱,他是谁?你家的下人吗?"

    林乱看碎衣不过来,也就不躲了,拉开了帐子倒在床上,习惯性的用脚去够墙,闻言抬了抬头。

    "不,他不是,他是碎衣。"

    碎衣突然就尽数褪去了敌意,神色也缓和了下来。

    林乱也觉出不对来了,这两人明显不太对劲,他一边从床上起了身,一边对姜子朔说道。

    "你先去外面坐坐,我待会穿好衣服就出去。"

    姜子朔闻言掀开帘子出了,只在帘子放下的时候看了碎衣一眼。

    林乱系好外衫,又胡乱套好一只靴子,另一只却怎么也套不进去,一边跳着脚,一边把脚往鞋李塞。

    碎衣默不作声的过去蹲下,林乱就很自然的扶住他的肩膀,抬起那只脚,好让碎衣给他套进去,套好后碎衣放下,拍了拍另一只脚。

    "另一个。"

    林乱顺从的抬起那一只穿连靴子边都被塞进去的脚。

    碎衣嗤笑了一声。

    "你就那么着急?连鞋都不肯慢慢穿。"

    林乱没接话。

    碎衣倒是也不要他回答,自己接着说了下去。

    "也难怪,你在这里憋了那么久,连玩儿也不能痛痛快快玩儿,去玩玩儿也无可厚非。"

    他慢条斯理的给林乱理好靴子。

    "只是别忘了分寸就好。"

    林乱只当他应了,碎衣一放下他的脚他就欢呼一声跑了出去。

    留下碎衣单膝跪地看着林乱的背影,直到那帘子不再晃动了,碎衣才缓缓起身。

    *

    姜子朔这次出来一个人也没有带,他就带了些碎银,就这些碎银还是他的小厮提醒,这才拿了。

    姜子朔没有这样在灯会的时候逛过,这时候看什么都想要。

    林乱也是个会玩儿的,姜子朔不知道的,他都知道 ,一会儿的功夫,他和林乱手里就拿满了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

    逛到晌午,太阳正是最大的时候,累倒是不累,他们正兴奋着,但是两个人都有些饿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们正好逛到一家酒家,招牌都有些褪色,但是人来人往,很是热闹,从大门里往里望,能看见里面坐满了人,跑码头的汉子光着膀子跟人高声交谈,跑江湖的买卖人行着酒令。

    桌上要么直接放着酒坛子,要么放在蓝青花色的大海碗,盘子里都是切好的大块熟肉,几乎看不见青色的菜。

    姜子朔没进过这样的酒楼,他进的都是人少幽静的地方,这时候就有些新奇。

    他拉着林乱就要进去,林乱也好奇的紧,两个人手上还拿着面具之类的小东西,就要往里走。

    正巧一个喝醉酒的大汉摇摇晃晃拿着酒坛子的要出门,和林乱肩膀碰了一下,林乱好好的,那大汉反而没站稳,往后退了几步,酒坛子也就碎在了地上。

    林乱愣了愣,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那大汉看样子就清醒了一些,破口大骂起来。

    "你这毛头小子怎么回事儿?好好的走路非要撞掉我的酒坛,现在你爷爷我酒撒了,你说怎么办。"

    酒楼里的客人听见他骂,也没有几个人注意,只店里的小二幸灾乐祸的咧了咧嘴,自言自语道。

    "这老流氓,又开始讹人了。"

    那边的林乱看了看地上,根本就没有多少酒渍,那分明就是个空坛子,但这事儿也实在不好分辨谁对谁错。

    那汉子说话不干不净的,一直骂骂咧咧,姜子朔那里受过这种气,挑了挑眉握紧了拳头就要往前,林乱拉住了要姜子朔,撇了撇嘴道。

    "一坛酒而已,赔你就是。"

    姜子朔听罢,皱了皱眉,倒是也痛快的掏了银子,拿出了大概有五两碎银,一股脑给了那大汉,就要拉着林乱走。

    不想那大汉又拦住了他们,得寸进尺道。

    "你们给这点怎么行?你知道我那是多少银子买的酒吗?"

    姜子朔不耐烦的又要掏银子,但是他刚刚大抵花的太多,这时候一点也没了。

    那汉子又道。

    "没有银子就留下你腰间那块玉,我就吃点亏,给了我那块玉我就立刻走。"

    姜子朔彻底恼了,把手上的东西一丢就取下了腰间的鞭子,取下了就大力挥了过去。

    "就怕你要不起!"

    那汉子被打中了腰间,立刻疼的哎呦哎呦的弯下了腰。

    姜子朔冷哼了一声。

    "就那些银子,多了没有,爱要不要。"

    那汉子跌跌撞撞的出去了,临走不忘放狠话。

    "你们有本事等着不要走!"

    那大堂里的客人有叫林乱和姜子朔快走的。

    "那个人可是这附近有名的痞子,待会他叫一帮人来,你们就走不了了,那群人可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儿,什么都干的出来。"

    姜子朔和林乱半信半疑,对视一眼,打算先走。

    刚刚到门口的时候却已经见了那汉子。

    七八个汉子跟着围了上来。

    姜子朔握紧了鞭子,拉着林乱往后退,很快就退到了大堂里。

    小二喊了一声。

    "王五你可当心毁了桌子,我掌柜的找你算账。"

    那汉子摆手。

    "放心,我们捉了人出去办事儿。"

    姜子朔脸色白了又白,立时火冒三丈,被林乱狠狠拉住。

    林乱小声跟他咬耳朵。

    "他们人多,不能冲动,待会我们趁乱跑。"

    话音还未落就看见一个人抡起一个凳子砸了过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下意识推开了姜子朔,双手护住头,闭上了眼。

    良久,没有动静,只听见一个声音。

    "你们闹什么闹,天子脚下也敢放肆,莫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林乱抬头,眼前是一个青袍的男子,头发长长的披散,看起来很有几分温文尔雅,却抬手稳稳的拦住了那个实木凳子。

    刚刚说话的那一个是他身边的一个佩黑衣侍卫神情冷肃。

    说完这话就到了男人身边,小声道。

    "将军,我们该回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QAQ

    小本本又可以记下一个flag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