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家子
    碎衣沉默了一下,过了一会才说了声。

    “好。”

    他声音有些沙哑,林乱只当他赶路累了,对刚刚自己发脾气难得有了点愧疚,他翻了一下身,离碎衣远了点,给他让出一大半榻,自以为很体贴的缩起身子。

    要知道碎衣最喜欢跟他挣床了,自己占那么大一块地方,还老是挤他。

    碎衣轻笑出声,将他拉近了点。

    “离那么远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林乱也没挣扎,碎衣向来喜欢这样,这又不是夏天,窝在一起也不热,若是夏天林乱就要叫了,说碎衣身上都是臭汗味,其实碎衣极爱洁,身上也没有什么体味儿,他每天都要出去骑马射箭,每次回来都会沐浴,身上只有清清爽爽的皂角味儿。

    碎衣随意的把胳膊横在林乱小腹上,貌似不经意的问道。

    “你那匹马是哪里的?听说好马都在边域那边。”

    “灵芝好像也说是什么边域蛮族那里的马,反正跑的很好,就是脾气差了点,上次就发脾气撩蹄子。”

    林乱没敢跟他说自己差点摔下来,只是轻描淡写的带了过去,他还惦着碎衣说的那匹马,他虽然已经有了一匹,但是,碎衣给的肯定是好马,林乱贪心,比小孩子还要贪心,那一匹他也想要。

    碎衣也没有多关心这个,好马几乎没几个脾性好的,撩撩蹄子也不算事儿,但事关林乱,他还是多了句嘴。

    “你骑马的时候在身上佩把刀,我给过你一把小弯刀,那个就很好,你拿去别在腰里或者靴子里,这样不小心跌下来的时候,你就反手刺进马脖子里,它就不会踩着人。”

    他说完就没有再开口,闭上了眼,好像很疲惫,林乱感觉有些痒动了动。

    被碎衣又往怀里带了带。

    “别动,陪我睡会儿。”

    林乱现在是背对着碎衣,微微曲起腿,靴子踩在碎衣的膝盖上,被碎衣抱紧怀里,像孩子抱着自己的娃娃那种抱法。

    林乱撇了撇嘴,倒是没有再动,打了个哈欠,他早上太兴奋,醒的早,现在也开始觉得困了。

    碎衣却没有睡着,他快马赶了两天一夜的路,本来是很困的,现在却感觉没了睡意。

    林乱的头发就在他鼻端,他嗅了嗅,突然就张口咬住了,咬的很紧,他鼻子和眉毛因此皱起,像只咬住猎物的凶狠恶狼。

    林乱刚刚说,他有的那匹马是边域的马。

    晋国万里河山,平原居多,百姓安居乐业,连马都性情温顺,性子温顺了,便不会想着跑的更快,所以这里养不出真正的千里马,这里的马脖子短,四肢短而且粗壮,跑不快,还比不上边域的驴子大。

    谁都知道,最好的马在边域。

    那一片贫瘠的只能长出稀疏杂草的草原上有敢和狼群对上的凶悍马群,一望无际的地形让它们无处躲藏,那里没有跑的慢的马,跑的慢的马都进了野兽的肚子。

    它们脖子四肢都修长,性情暴烈。

    晋国这里的好马都是边域运过来的,近年边域对晋国多次进行劫掠,和晋国关系十分紧张,边贸早就不再进行,但是惊人的利润让一些马贩子铤而走险。

    边域那边的贵族和领主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们也需要钱来养活自己的军队。

    但最好的马不会被运过来,任何马贩子都不敢贩卖这种马,它们被精心饲养,将来是要做战马的,马贩子只要敢贩卖一匹,一旦被发现就会被处死。

    碎衣这次带来的那匹马,就是这样一匹将来要用作战马的马。

    即便是他,要带这么一匹马过来也是很不容易的。

    可林乱刚刚说,不必。

    碎衣瞳孔骤缩,这一刻,他就是一匹撕咬着猎物的狼。

    他以为,林乱一直是他的,是他当年从战火里把他捡回来,那时候他还是个六岁孩童,林乱连走都不会走,瘦小的不像一个三岁的孩子。

    那时候很乱,街上到处都是士兵,路边随处可见折断了的武器,逃难的人一波一波的往城外跑。

    碎衣是跟着自己的叔父随军队来的,他当时六岁,刚刚能骑稳战马,即使是好战的蛮族也不会让这么小的孩子上战场,这并不是个好差事,但是他别无选择。

    他的母亲是个被抢到边域蛮族的汉人女子,虽然父亲是大首领,但他一出生就不受宠爱,母亲视他为耻辱,从未给他半分怜爱,父亲子女众多,不会在意他。

    周围的人也对他冷眼相待,连侍卫和侍女都看不起他,觉得他出身卑贱,因为他有一半的汉族血统。

    那时候几个蛮族女人为了自己的孩子能继承首领之位争权争得厉害,他被夹在中间,处境堪忧。

    他只有靠自己,他自己去求的叔父,那个男人答应了,他喜欢野心勃勃的孩子。

    但叔父也不会特别关照他,叔父只答应了一个机会,如果他能抓住,才表示他有被拥护的潜质。

    碎衣跟着军队一直躲在后方,他还太小,只能勉强跟上大部队。

    在攻城的时候,碎衣在那一阵混乱里跟大部队走散了,没了马,街上到处都是晋国士兵,他割了蛮族样式的辫子,换了衣服,混进了难民堆里。

    他就是在那时候碰见的林乱,瘦瘦小小一个孩子,走路都不利索,跟在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身边,碎衣不知道那个老人是不是乞丐,因为那时候所有人都跟乞丐没什么分别。

    那个老人应该是林乱的爷爷或者外祖父,又或是仆人,反正无所谓,现在林乱在碎衣身边。

    那个老人把自己的口粮省下来,用水泡了,喂给林乱,但林乱还是咽不下去,他一直哭闹,碎衣不喜欢林乱,这让他感觉他自己也是那么弱小到无助。

    碎衣觉得,林乱活不下来,那个老人也活不下来。

    晋国士兵冲过来的时候,他也觉得他自己活不下来,但他活下来了,那个老人替他挡住了刀剑。

    他将碎衣护在身下,只来得及对他笑了笑,温热的血就流了他满身。

    碎衣觉得他真傻,林乱也傻,他当时坐在一旁的角落里拿着沙子往嘴里塞,还一直咯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