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灵芝闻言没什么动作,只是不动声色的抬了抬眼,还是那样恭顺的低着头,她的手拢在袖子里,妆容一丝不苟,没有一处不妥,看起来贤淑的很,只是藏在袖子里的手动了动。

    她微微颔首,头上的珠玉连晃都没有晃,恭敬道。

    “多谢陈大人提醒,改日必有重谢。”

    陈华调转马头。

    “重谢不必,举手之劳而已。”

    等她退进马车里,林乱早就脱了鞋袜,滚在马车里,抱着那碟子向来都是当摆设的点心坐在地毯上吃的开心。

    姜子瀚侧躺在榻上,一只手撑着头,正闭目养神。

    灵芝倒也没有避讳林乱,只膝行来到姜子瀚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

    “方才陈大人说,林侍读的马该小心照料了。”

    姜子瀚闻言睁开了眼,似笑非笑。

    “如此,是该换个马夫了,你让罗四去办这事,办完了向我禀告一声。”

    灵芝会意,点了点头。

    罗四是姜子瀚手下专门处理探子的人,为人也狠厉,只要咬住了就不会松口,真真正正是一头疯狗,手上的人命数不胜数,连姜子瀚身边其他的人也都不大愿意接触。

    现在派他去处理,说明姜子瀚是不打算善了,他这是想将伸手的人身上咬下块肉来。

    姜子瀚原先对这种事儿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顶多也就是回敬一下,警告一番,绝不会撕破了脸皮,他极有耐心,往后再慢慢回敬,教人吃了闷亏也不知道是谁动的手,如今一上来就打算见血了。

    这连灵芝都有些诧异,她不禁重新思量了一下林乱的分量,原先她就对林乱极有好感,现在怕是更要重新细细思量了。

    林乱在那边是能听见他们的谈话的,他听了两耳朵,觉得没什么意思就没有在意了,只顾着吃点心,那是糯米裹着果肉炸出来的,咬开还热着,稀奇的是里面的果肉还凉的,林乱以前没见过,这点心又精致小巧,这时候一吃就停不下来。

    姜子瀚拿折扇打了下他的肩膀。

    “莫贪食,这东西不好消化,到时候晚上又要叫肚子不舒服。”

    林乱记吃不记打,只顾一时痛快,这时候吃的高兴是一回事,到时候难受又是另一回事了。

    他往旁边挪了挪。

    “我就再吃一点点。”

    姜子瀚不听他胡扯,直接示意灵芝收了起来,林乱的话十分没有可信度,他就是个满嘴胡话的小混蛋,贪食贪玩儿,受不得一点委屈。

    林乱果然不高兴,闷闷不乐的往后仰,躺在毛毯上,翻过身去,不看姜子瀚。

    姜子瀚笑了一声。

    “你倒是脾气大,留着点肚子,回去让厨房里给你做点别的。”

    林乱还是不高兴,没理姜子瀚,许是熟悉了,他近日没了从前的那份拘谨,愈发放肆,他两三下脱了自己的袜子,赤着脚往马车壁上踩。

    车壁是用了深棕色的梧桐木做的,他踩上去显得脚莹白的很,甚至有些刺眼了。

    林乱一身皮肉都是雪白的,小时候更是肉肉呼呼就像只雪团子,长大了也怎么都晒不黑,整日上树爬墙的,还是那般柔滑,周烟和几个照看他的丫鬟就极羡慕。

    但是她们都不敢夸林乱白,生的好。林乱不许别人说他白,一说就要跟人急,他小时候不在意这些,本来小孩子就生的白皙些,他也不怎么打眼,等他长大了些,碎衣常常取笑他,比个小姑娘还要白。

    姜子瀚就盯着林乱的脚,抬手取了下来,绸缎一样,软软的,滑滑的,他一时没忍住,用拇指摩挲了两下林乱的脚背。

    林乱怕痒,笑了两声,赶紧抽了回来。

    姜子瀚又闭上眼睛。

    “当心点儿,当天莫要着凉了。”

    林乱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这马车小,放一个炭盆就已经有些热了,着的哪门子的凉。

    林乱去冬猎算上来回,总共用了半个多月,半个多月没回家,林乱再怎么爱玩,也有些想家了。

    又正巧最近江州大雪,姜子瀚接了赈灾的差事,不方便带着林乱,索性就直接放了林乱半个月的假。

    林乱倒是没有什么不舍,他连个样子都不做,自己高兴的很,当场就蹦了起来,想去抱灵芝的腰,被灵芝一眼瞪了回来,灵芝在姜子瀚面前一向不会跟他胡闹,他也不难过,自己抱着柱子瞎开心。

    被姜子瀚笑着骂了几句小没良心。

    他好多天没回去,想周烟了,想玉米排骨汤了,当晚就嚷嚷着要回去,被灵芝好说歹说劝住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一边打着盹一边说着要回家,连早膳都没用多少,姜子瀚见他实在没心思用膳,叫灵芝给他装了些不怕凉的点心之类的放在车上,就送他回去了。

    送走了林乱,姜子瀚也得出发,他看了看林乱剩下的半碗白粥摇了摇头。

    “到底是年岁小了些。”

    灵芝附和。

    “林公子小孩子脾性,藏不住事儿。”

    那一头的林乱嫌马车慢,懊恼自己没有骑马。

    马车只能送到林府门口,进不了府里,马车刚停,林乱就跳下了马车,连点心都没有拿,一溜烟跑进了府里。

    周烟的院子偏僻了些,他跑到院子里的时候额上已经有了细细密密一层汗。

    院子里的小厮正在忙乎着干活,林乱跑过去都没有注意,也就谈不上什么通报,林乱直接就到了正屋里。

    门是开着的,正堂里没有人,只隔着帘子看见后面影影绰绰的人影,他直接撩开了侧屋的帘子,还没见到人就嚷开了。

    “娘,我饿了,不想吃点心了,想吃油条豆浆,你让人给我去买——”一点。

    他话还未完就停在了那里,屋里周烟正和人谈话,看见他来了,不知为什么有些慌乱,站了起来。

    “怎么突然回来也不来个信,你看我也没有准备什么,吃的也都得先做,街上东西不干净,我让厨房里给你做碗馄饨吧。”

    林乱直到她说完也没什么反应,只是站在那里,顿了一会,才放下帘子。

    周烟旁边坐的,是碎衣。

    林乱有些冷淡,瞥了一眼碎衣,没理他,故意对周烟道。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碎衣知道他这是生气了,也站了起来,凑到林乱面前,笑着道。

    “我给你找了一匹好马,给你养在老家以前的庄子里。”

    要是以往,林乱早就别别扭扭的问碎衣是什么样的马,毛色是深的浅的,性子烈不烈这样的问题。

    今日却什么都没说,只冷哼了一声就绕开了,亲亲热热的坐到周烟旁边抱着她的胳膊撒娇。

    “娘我想吃嘛,你给我去买,什么干净不干净的,人家好好做生意,你不能这样说。”

    碎衣难得有些头疼,站在一旁。

    周烟笑着戳了下林乱的额头。

    “呦呦呦,碎衣没来的时候日日问我,现在来了你倒是摆起了架子。”

    林乱捂住耳朵,倒在榻上,矢口否认。

    “没有没有没有,我才没有。”

    周烟懒得理他。

    “好好好,没有就没有,我去给你看看有什么能吃的。”

    说完就撩开帘子出去了,她是希望林乱和碎衣关系亲近些的,这样,到时候多少念着旧情也会护着点林乱。

    这孩子她实在是不放心,又没个长辈或者兄弟姐妹照看,万一她有什么事儿顾不上,那可真的就毁了。

    碎衣虽然有长辈和兄弟,但那些虎视眈眈野心勃勃的长辈和兄弟还不如没有,但他和林乱不同,他从来都不是个孩子,他是匹孤狼,硬是自己打下一片天下。

    林乱倒在榻上,背对着碎衣,心里已经想好碎衣待会道歉,他要怎么端架子,来回几次再原谅他,他躺了一会,好半天没有听见动静,忍不住回了一下头。

    刚刚回过头就对上碎衣的脸,近的连他的呼吸都可以感觉到,林乱忍不住后退了一下。

    碎衣闭着眼,躺在他身边,堪堪半环着他睡着了。

    就像拥抱着他一样,林乱小时候是和碎衣一个屋子的,林乱小时候睡觉不老实,常常一觉醒来身上就已经没了被子,滚在了床下。

    碎衣小时候睡觉就抱着他,林乱夏天嫌热,不让抱,他就仗着自己手长脚长,堪堪环住他。

    现在他也是这样,就是脸上有些疲惫。

    林乱伸手捏了捏碎衣的脸,有些不忿。

    “这就睡了,真是坏碎衣。”

    碎衣笑了笑,闭着眼,知道自己理亏,倒是没有制止林乱。

    “净使坏,别气了,我真的走不开,这次赶了好久的路赶回来,你又在冬猎。”

    想了想他又说道。

    “我给你找了匹好马,等以后我陪你去看看。”

    “这倒不必了,又带不回来,再说二皇子殿下给我了一匹马,听说是好马,皇帝赏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