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冬猎即将结束,这两天林乱和姜子朔把附近的地方走了个遍,旁的没有做什么,倒是和姜子朔尽释前嫌。

    林乱脾气大,记仇,但是他也好说话,只要你服个软,他面上不说什么,其实心里已经不记恨了,你试探着靠近他也不会拒绝。

    他跟姜子朔两人年纪相似,又都是爱玩爱闹的,姜子朔又有意讨好,一拍即合,关系突飞猛进,整日黏在一起。

    但是前日,林乱和姜子朔玩闹的时候不小心推了他一把,那里又正巧有个深坑,被雪掩盖了,姜子朔跌进去,扭到了脚。

    闻讯而来的一群仆从里面有个老嬷嬷,养的油光满面,眼窝深陷,身上穿的花哨的绸缎衣裳,据说是姜子朔的奶娘。

    一来就哭天喊地,话里话外都是林乱将她的小主子带坏了,还伤了小主子,她要禀告贵妃,严惩林乱。

    眼刀几乎要将林乱身上剜下块肉来,林乱对这种类型的人有些惧怕,他小时候被人贩子拐过。

    那时候周烟和丫鬟去铺子里拿胭脂,女人对这些东西总是十分热衷,他觉得无聊,就自己在门口玩羊拐,被一个婆子直接用帕子捂着口鼻抱走了,帕子上有迷药,但不知是药效不够还是药量太少。

    林乱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婆子跑出不是很远,他就死命咬了婆子的手,尖声叫了起来,最先出现的人不是周烟这些大人,反而是碎衣,他循着林乱的叫声寻过去,拦下婆子,要那婆子放下林乱。

    周围的人也都议论纷纷,要那婆子放下来孩子,那婆子看碎衣小,哭天喊地倒打一耙,说他们都是她孙子,跟她闹别扭闹着玩,想要把碎衣也一起拐走。

    幸而碎衣那时候就可以自己猎狼了,那婆子拽不动他,反而叫他抢下了林乱,制服在街边。

    后来才知道,那婆子是有名的拐子团伙里的一员,转拐好看的孩子,有些就卖出去,那些拐子贪钱,卖的地方都是糟蹋人的妓院这些龌龊地方。

    有些不卖自己留下来,剜去双眼,这样他们逃也逃不了,然后叫他们去做乞丐讨钱,白天讨钱,晚上就供那些拐子淫乐,每日将讨来的钱收上去,竟然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若是那时候碎衣没有追上来,又或者追上来但是没有抢下林乱,林乱不敢想象自己会在那里。

    这件事之后很久,林乱都不敢出门,后来碎衣看不惯,揪着他的领子强迫他出门,这才好了,但是他下意识对这样的泼辣的妇人产生了恐惧。

    而林乱又确实推了姜子朔一把,他有些心虚,下意识就看向姜子朔。

    姜子朔倒是讲义气,一口咬定是自己跌进去的,这让林乱松了口气,那老嬷嬷不依不饶,说要将林乱交给贵妃治罪,直到姜子朔发了脾气,手里的东西都扔了出去。

    “你算个什么东西,贵妃贵妃的!我说的话不算话吗?改明儿你就去我母妃那里,我这里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那妇人这才消停了下来。

    晚上姜子朔又派人送来东西,叫林乱放下心。

    林乱也不内疚了,只是没人陪他玩儿,他也失了兴致,冬猎也临近结束,他整日窝在帐子里抱着手炉,在姜子瀚的帐子里。

    灵芝进来给香炉添香的时候就看见林乱抱着手炉窝在毛毯上,恹恹的,本来帐子里就只有床前铺着一张毛毯,姜子瀚见林乱在帐子里不喜欢穿鞋到处跑,就吩咐灵芝将帐子里铺满了毛毯。

    如今灵芝想要进来都要除了鞋,所以若非必要,灵芝一般不会进来,只在门口喊林乱。

    她见林乱少有的安分下来,觉得不太适应。

    “你这几日是怎么了?也不出去玩儿了,也没有乱闯祸。”

    林乱抬头看了她一眼,又恹恹的把头放下,腹诽道,自然是闯了,你不知道罢了,前个儿还摔了三皇子的腿,要不然我能这么安分吗?

    “今儿我们就回了,你是骑马还是坐马车?你要是坐马车我就把你头发束起来,给你穿那件青色长衫,你要是骑马,我就给你穿骑装,正好我也得了闲,给你编你一直要编的小辫子。”

    林乱猛的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

    “要要要,编辫子,自然是要骑马回去。”

    他要回去给周烟看看他的辫子。

    林乱又混在队尾的侍卫堆里,他的马这两天放野了,正焦躁不安的不停动着,甩着头,打着响鼻,林乱到底还是小了些,有些压不住它。

    那马往前冲了一下,林乱没勒住,一不小心就跟别人的马撞上了,对方身着重甲,马又是成年的大马,上过战场的,被撞了一下马只是稍稍往前走了两步,没什么反应。

    林乱的马就没那么温顺,今日也不知怎么了,被人顶了回来,反而发起了脾气,林乱脚下踩的马镫不知怎么竟坏了,他脚下一滑,就要掉下马背,林乱骑马骑得不少,他知道这样掉下去是要掉到马蹄子下面的。

    在马蹄下面,就算只是匹小马也是不容小觑,更何况这马差不多已经快要成年了,只有一个后果,非死即残。

    幸而有人一把抓住了正要滑下去的林乱,将他直接从马背上抱了下来,抱进怀里,放在了自己的马上。

    林乱斗篷掉在了马蹄下,被踩进了泥潭。

    他惊魂未定,回头看,只看见一个带着青色胡茬的下巴。

    那人皱着眉。

    “怎么骑术不行还硬要逞英雄,坐马车不好吗?”

    是昨晚那个陈华。

    林乱不太服气,指着马镫反驳道。

    “我才没有,都怪那马镫坏了。”

    陈华先前没有注意到,如今顺着林乱指的方向看过去,心里有了思量,那断口分明是被人用刀割断的,这是有人要害林乱。

    他不动声色看着马镫,没有接话,只是说道。

    “你是哪家的?我把你送到马车上。”

    “我跟着二皇子殿下来的。”

    这话一出口陈华就诧异的看了林乱一眼,他只以为林乱是那家带来的小公子,这种场合,皇子们一般不会带一个只会玩儿的小公子来给自己找麻烦。

    他眼中深邃了几分,没想到二皇子殿下也会做出这种荒唐事儿,平日也没见二皇子竟然有好男风的爱好。

    他打住自己发散的思维,林乱老老实实坐在马前,一身骑装,英气勃勃,跟他弟弟一般大的年纪。

    陈华倒是有了些恨铁不成钢,在他看来,大丈夫就应该顶天立地为国效力,怎么能雌伏于人下,心下更是下了决心,不能让父母再这么娇惯自己的小弟弟陈莫云。

    他的小弟弟小时候受过劫难,那时候正值战乱,爹爹在一次大战中下落不明,娘亲将那时年幼的他和妹妹交给祖母,不顾自己身怀六甲就去前线寻人,在边关就生下了他的幼弟陈莫云,其中出了不少事儿,据说差点就没了这个弟弟。

    母亲回来之后更是有些过于紧张,父亲和母亲对他和妹妹都是严格管教,却独独对幼子宠溺非常,养出了一身的毛病,虽说不是娇气,但那副小霸王说一不二的秉性也够人头的。

    陈华心里想着自己弟弟,对林乱也多了几分关心。

    他纵马往前面二皇子姜子瀚的马车那里走。

    “你有手有脚,做什么不好,偏偏做这等低人一等的事情。”

    林乱不满的抓紧了马鬃。

    “你以为我想吗?谁愿意低人一等,还不是为了有个好前程,再说了,我一没偷二没抢,碍着你什么了。”

    林乱撇撇嘴,腹诽道,怎么,看不起侍读怎么着,你自己不也是给人当护卫,给皇上当护卫就是高人一等了吗?

    陈华眉头拧的更紧,正欲再说几句,想了想又闭了嘴,人各有志,他既然愿意以色侍人,别人也强逼不了他。

    他就沉默着把林乱送到了马车那里。

    “二殿下,陈华有事禀告。”

    马车里传来灵芝的声音。

    “何事?”

    “殿下府上的小公子,刚刚不小心受了惊。”

    过了一会,灵芝掀开帘子出来了,看见林乱没事这才松了口气。

    把林乱拉上马车,这才俯身道谢。

    “多谢陈大人。”

    陈华认得老是在姜子瀚身边的灵芝,知道这人是姜子瀚的心腹,他见林乱上了马车,遂抿着唇开口道。

    “陈华有他事相告。”

    灵芝诧异抬眼,陈华虽然是这年轻人里最出挑的那一个,家世样貌又好,是京中众多小姐们的梦中情人,但是出了名的认真负责,不讲情面,还没见过他除了要事,会说其他的事情,想必也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想到这,灵芝又俯身道。

    “大人请说。”

    陈华驱马靠近了些,压低了声音道。

    “转告殿下,小公子的马,要小心照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