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两人都是骑马的好手,还没等看见一群丫鬟婆子的人影,就一前一后出了营地。

    这里空地多的很,他们也没有走很远,不一会儿就停了下来,雪下的很厚,两个人下来,兴致勃勃的堆雪人。

    两人都不是什么耐心的人,堆着堆着,雪人只有个大体的形状,只是一堆雪,他们就不愿意再堆了,嬉笑着滚作了一团。

    先是姜子朔堆得烦了,抓了一把雪,趁林乱不注意撒了他满头满脸,林乱愣了一会儿,就也笑着扑了上去,抱着姜子朔的腰,两人一起倒在雪地里,滚出来老远才停下来。

    等林乱和姜子朔从雪里爬起来,两人眉毛头发都沾满了雪,活像个白胡子老头,样子狼狈的很。

    他们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林乱抓了一把雪,团了一团,塞进了姜子朔的脖子里,他被冻的一激灵,缩着脖子。

    “好呀,林乱你不要跑。”

    林乱把雪塞进他脖子里就转身跑了,这时候早就已经跑出了老远,听见姜子朔的声音,他咯咯笑着,一边跑一边回头,对着姜子朔吐舌头。

    “你来追我啊。”

    这话刚刚说完,他就撞上了一个人,因为冲击力快要跌到雪地上的时候,被人拉住了。

    他抬头,眼前是一个穿着硬甲武将装扮的人。

    他身量已成,跟叶战似的,手脚修长结实,一看就是在军营里熬练了多年,林乱已经长了不少,比周烟还要高上了半头,但这个人还是得让林乱仰头才能看见脸,虽然是个武将,但他的眉眼清俊,带了几分书卷气。

    那人将他拉住后就后退了一步,露出他身后穿黄袍的人,黄袍人身后还有五六个随从和大臣。

    林乱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这世上,能着黄袍的人,只有皇上。

    姜子朔也跑了过来,急急忙忙的想要开口解释。

    “父皇,他不是——”故意冲撞您的。

    他这句话只说了半句,就被打断了。

    鬓边已经生了白发的威严中年人抬了抬手,示意他安静。

    姜子朔心里再着急也只能不甘不愿的闭了嘴,心里想着若是林乱因此被怪罪,自己一定要去向母妃求个情。

    皇上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林乱,一刻也不愿移开。

    “像,真是太像了,陈华,你来看看,这孩子像不像你母亲。”

    皇上说的陈华,正是刚刚那个挡住林乱的武将。

    林乱被他盯着感觉怪异,低下了头看着地上的雪。

    皇上上前一步,抬起了林乱的下巴,让他被迫抬起头,露出脸来。

    “你看看,像不像。”

    皇上离得近,林乱闻见了他身上浓烈的酒气,林乱紧张的瞪大了眼睛,显得更加惹人怜爱。

    陈华恭敬颔首。

    “眉目是有几分相似,但我母亲出身尊贵,是世家贵女,自是不能与一男子相比较,也谈不上相像。”

    他这话说的有几分逾越,但是皇上并没有动怒,反而松开了林乱的下巴,点头赞同道。

    “你说的是,他自然是不能同你母亲相较,倒是我考虑不周,考虑不周……”

    他脸上露出怀念的表情,喃喃自语着,转身走了,能看出步履之间有些不稳,踉踉跄跄,看起来是醉的厉害。

    他身边跟着的人也都跟着离开,只有陈华落后了一步,跟林乱小声说道。

    “离远点儿,藏好了,别露脸。”

    他深深看了林乱一眼,匆匆跟上众人离开了。

    其实林乱和他母亲倒是有些相似,约有四分在眉目间,他的母亲号称周朝第一美人,也确实国色天香,担得起这个第一美人的名头,即便是已经为人母,也依旧风采不减,在他看见林乱之前,他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虽然说不能比较,但是,就容貌来看,这孩子,只有更出色,没有丝毫逊色的地方。

    若他是女人,用得好了,这般容貌自能为他带来荣华富贵,恩宠不断。

    但他是个男子,有这般容貌也不知是福是祸。

    希望圣上醒酒之后忘掉这回事儿吧。

    他的母亲当年是第一美人,圣上还是太子时就倾慕已久,但是母亲属意的,是他的父亲,最终嫁的也是父亲,两人两情相悦,和和美美。

    但是圣上一直耿耿于怀,直到如今还是不能释怀,他不是什么明君,做事儿也荒唐的很。

    为了这事儿,父亲之前战事兴起的时候,一直没有去边疆,只是守在京内,操练兵马。

    怕的,就是圣上昏庸。

    等那群人离开了好久,林乱还是有些愣神。

    姜子朔碰了碰他的脸,林乱转过头去看着他,看起来有些茫然。

    姜子朔也没有闹他,小心翼翼的开口。

    “你没事儿吧?”

    林乱眨了眨眼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嗯?嗯。”

    “你莫害怕,我父皇刚刚喝醉了,回去睡一觉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姜子朔自小跟着手腕厉害的母妃,人虽然娇纵了些,但也十分也聪慧,对这些事儿看的其实也清楚,知道自己父皇是个什么样的。

    不过就是个酒囊饭袋,朝中局势都看不清楚,还不如母妃为他分析的清晰。

    他最终还是没忍住,提醒道。

    “你莫要到他面前就好。”

    说完他又忍不住解释,他不想林乱提心吊胆。

    “若是他看见你想起来了,虽也没什么就是有些麻烦。”

    林乱知道他是为自己好,一律乖乖应下。

    姜子朔说着说着就红了脸,他还没见过这样乖的林乱。

    他耳朵都烧了起来,结结巴巴的说道。

    “总、总之,你反正不要随随便便到处乱跑就、就好了。”

    说完才感觉自己语气不好,又去悄悄看林乱的脸色,见他没什么难看的表情,这才松了口气。

    他又猛的掀起地上一层雪,落了林乱满身,然后立刻跑开,林乱顿了一下,笑了,又去开始追他。

    “姜子朔你好样的,有本事不要跑!”